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九尾帝妃 > 第一百零七章 藏身地

九尾帝妃 第一百零七章 藏身地

作者:香飔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4:59:33

九城从后面一把拖住九然还在晃荡的身子,面具下的脸皱成了一团,轻嗤道:“然!你这是怎么了!?”

九然借着他的力,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形,被他这一问,浑身不由僵住,声音生硬的答道:“没……没事。”

站在最后的九赫没有出声,眼神却是异常的古怪。

而九玉,则是回头看了九然一眼,复而又瞧了一脸莫名的合锦一眼,最后缓缓扭过脸,负手看向山崖深处,不知在想什么。

石崖上的气氛一度有些冷凝,最后还是合锦受不了这气氛,也实在是琢磨不透自己身上可是有什么不招人待见的东西,竟然能吓得白灏这厮培养出来的青丘九隐这般失态。

不过,好在她想不透的事情一向不逼自己去想,摆摆手算是揭过这件事道:“先不必下去呢,我还要等个人。”

她要等的人自然是伯瑜,按说掐着时间,算起来三四个来回也该够了不是。咫尺铃碎了还不到两个时辰,她身上应该还残留了余震,虽然她自己都感觉不出了,但制铃之人必然还是可以听到的,不会找不到她吧?

正琢磨着这伯瑜怎么还不露面,便听得站在最后面的九赫一声厉喝:“什么人!?”

几人闻声扭过头去,就见九赫拔剑直指着身前一缕俞凝俞浓的青雾。刹那间,除了合锦之外,几人均是大惊失色,赫然冲上前去,纷纷拔出利剑。

明晃晃的寒光打在青雾之上,多了几分肃杀之气。

对于这人的出现,他们竟然没有一人提前发觉,不怪他们警觉太低,而是此人修为高过他们太多。若不是刻意出现在九赫眼前,只怕是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他们才会惊觉已受制于人。

“都散了吧,是我师傅。”合锦跑了两步,扒拉开面前剑拔弩张的九玉,又挥挥手让其他三人收了兵器。“真要是敌人,才不会跑到跟前来现形。”

她话音一落,九玉等人脸色有些讪讪,皆是懊恼的收剑回鞘,退到合锦身后站成一排。

“师傅啊,你倒是快些啊,都什么节骨眼了!这烟飘了这么久,你就别卖弄风骚了行不行。”合锦拽着长袖扇着面前团团的青色雾气,脸色有几分不悦。

自己这师傅最爱一个装字,装的雅,装的脱俗,让世人皆以为他是翩翩浊世佳公子,其实啊……假的可以!!腹黑到脱俗才是真的。

“没大没小!你当我取魂那般容易?好歹是一方神域的帝君,即便身死也是有几分能耐的。”

烟雾逐渐散去,伯瑜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孔首先映入众人眼帘。口中念念抱怨连连,同样苍白的唇一张一合,只那唇角约莫有一丝颜色,艳红直染到齿间。

合锦乍一见他这幅惨淡的模样也是一惊,但惊过之后,朱唇轻抿,未在言语。

是了,东陵帝君应天神之劫失了肉身,但好歹是一位几近天神之位的神祗,与伯瑜争执起来,即便打不过他,重伤他也是绰绰有余。

“成了成了,你师傅我还死不了,收起你那见鬼的模样,我看不惯。”伯瑜瞅了蹙着一对儿黛眉、眸光略微闪烁的合锦一眼,便不耐的摆了摆手。那样子十足十的嫌弃,像是在驱赶什么肮脏不入眼的玩意儿一般。

合锦白了他一眼,顺势收回担忧不已的神色,接着素手向他面前一摊,抖了抖手指道:“拿出来吧。”

伯瑜慢吞吞的伸手入怀,顿了一顿,复又更加慢吞吞的往外扯着什么东西。“小锦儿,你确定要……”

“别啰嗦了老头子!”合锦伸手一把捉住伯瑜的手腕,用力带着他一扯,连着他那染了血的手一同扯了一根金黄穗子出来。

穗子之后,便是一方玉牌,剔透的仙玉方方正正,女子手掌大小,约有小指宽的薄厚。其中困着一缕淡金色的烟,扭动盘旋,犹如金色的笔墨点入清水之间,妖娆而舞,却不晕开。

“谁是老头子!”伯瑜一指怒戳在小狐狸的额间,跳着脚气急败坏的嚷开,再无形象可言。“有你这般埋汰师傅的吗?我风流倜傥更盛当年,哪里老了?哪里像是老头子!?”

合锦抓过玉牌攥在手中,甩了伯瑜一个鄙夷的眼神,轻嗤道:“跟我父亲一般大的年纪,不是老头子是什么?幻化的年轻而已,你这絮絮叨叨的毛病,一准已经暴露真实年龄了。”

“你这臭丫头!”

戳着小狐狸额上的手指一抖,还想再用些力道,却被合锦一臂挥开。

“师傅年纪大了,快些回府上修养吧昂,取个魂都能去掉半条命,真是……”

拿到想要的东西,合锦好不客气的赶起了人,颇有一番过河拆桥的架势。说罢,更是连眼神都不再给伯瑜一分,转身便招呼起九玉他们。“走吧,趁着公子没回来,咱们尽可能的速战速决。”

看着女子衣裙翻飞,乘着崖上的冷冽寒风,一个纵身,毫无犹豫的跃下那万丈深渊。身后四名身形相似的男子,亦是跟着纵身而下。而瞬间变作孤家寡人的伯瑜,半张着口,骂人的话还没吐出来,便只得化为一声叹息。

半晌,阔步上前,苍白的唇略勾,眸中温润之色一闪而过。双臂一展,身子前倾,亦随风而下。

风中,一道若有似无的声音划过,最终撞上四周围的石壁而被放大了些许。

——真是倔强的笨丫头,关心人都学不会。

崖下的风光真是别具一格,这是合锦脚踏在崖底之后的有感而发。原本打着这一路降下,即使没有守卫刁难,也会有陷阱相阻。

结果……竟是顺利的不像话!别说守卫了,就是连个鬼影都没瞧见。

魔族这么自信一个赵木槿便能死死牵制住一方力量?就不怕他们即使下不了手,却也会弃了赵木槿而改来刺杀宋皇吗?

好吧……也许岳晨那家伙很了解人心,算准了敖极那个窝囊废会被缠住,他这是想削弱天界,趁机玩儿死白灏不成?

幸好她知道这么一个借用帝魂,能暂时欺瞒过紫徽星的禁术。说是禁术,自然有其被禁的道理。如此违逆天道的术法,被锁在天机阁深处,若不是伯瑜在一次醉酒后无意中跟她提起过,她也不会知道。

而冥冥之中就似有一双手,操控着机遇,摆弄着命运,就是让她知道了这一禁术,从而有了如今帮助白灏的机会,更有了迫使伯瑜答应让她留在九重天下的本钱。

有时候,不信命真的不行。命运就在那里,不悲不喜,却有本事让人又悲又喜。

望着眼前如镜般的巨型湖泊,一牙弯月映在湖中心,随波而轻缓的扭曲震颤,而湖中心又被一座浮于水上的竹楼占据。银月如钩,托着竹楼荡漾浮动,像极了那月上仙阁,却又比月宫仙阁少了浮躁奢华,多了淡雅清新。

镜湖从这边崖下,延伸至那边崖下。说的简单点儿,就是这山谷里的地界,已经全部被这湖水占据,唯一可供人站立的,就只有合锦此时脚下这磨盘大小,一方凸出水面不过寸许的圆石了。

跟随她下来的九玉等人,毫无例外的,只能点水而立。目光触及那湖中央的竹楼,也不乏有几分惊讶。

那个追求长生不老,却不肯清心寡欲,爱极了奢侈荣华,以至于不惜投靠魔族的宋皇,竟然会住在这样一处清雅仙气十足的地方?

“……”合锦盯了那处半晌,最终一展长袖,脚尖轻点,像是凡间江湖之中武林高手使用的轻功一般,身如展翅滑翔的鸟儿,裙摆犹如凤凰尾羽,纵身飞跃向那月影托扶的竹楼。

轻轻落在阁楼门前的竹筏上,右掌凌空划过,握住一把墨色的匕首,正是白灏给她的那把,同时左手缓缓推开门。

就在她要再往前迈上一步的时候,屋内,毫无征兆的一股子热浪袭来,直掀得门板‘砰’的敞到最大,撞在壁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紧接着,不等合锦快速后退,冲出来的热浪又是一吸,直将合锦卷入了竹楼内。再后,门板又是‘砰’的撞上。

随着门再度关上,竹楼周围的水面上,却是突然窜出无数光柱。看似无害的光芒,直逼的眼见合锦被吸入竹楼而惊慌失色想要救人的青丘隐卫们,生生被隔离开来,难以寸进。

那光烫手的很,皮肉触则灼伤,甚至烧出青烟。不仅如此,这光壁更是坚如磐石,刀剑难开。

“锦姑娘!”九玉倾剑想要劈开光壁,却被光壁弹开,反伤心肺。

“小心!快退后!”

九然、九城两人一左一右架住被震的内伤的九玉,在九赫的惊呼声中,向后疾掠。

九赫呼声方落,本被光壁笼罩的竹屋中,突然炸出更为耀眼的白光。光芒被建造阁楼的竹子分割成几百光束,道道如箭,射向四面八方。

待到白光褪去,原本刀剑难伤的光壁瞬时变得破破烂烂、千疮百孔,像极了破败的蜂窝。而那竹屋,在星辉的映射下,显得那般晶莹剔透,犹如水晶铸成的艺术作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