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痛会教我忘记你 > 第126章(夏青完结)恶魔老公,再见10

痛会教我忘记你 第126章(夏青完结)恶魔老公,再见10

作者:华珊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4:59:59

夏青缓缓的弯腰,倏地伸手,食指一弹。

将黎雪的手机弹到半空中,她自动屏蔽掉黎雪惊讶的神色,帅气的在半空中接住黎雪的手机,神色冷凝。

“你叫我走我就走,岂不是表明我很窝囊,令人随意摆布?”

躺在床上的黎雪,似乎对她的手机落入夏青手中并不在意。

她娴熟的神态没有了楚楚可怜的神态,眼白充满的血丝透着一抹要同归于尽的意味。

“也对,像你这种人哪里懂什么叫爱情,你知道莫梵为了做到什么程度吗?我们交往十年,他舍不得轻吻我,舍不得越界,只等留到结婚那一夜,你却横刀夺爱!”

她说着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夹杂着满足的意味,“哪怕山体滑坡那夜我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主动亲吻他,他都舍不得吻我!你懂什么叫爱吗?”

夏青拿着她的手机,帅气的塞进自己的裤袋里,双手环胸,微挑的眉梢透着一抹嘲讽的意味。

“李老师果然文化水平高,追求的境界我们无法理解,我想知道爱能当饭吃吗?黎老师生病了用手机有辐射,我帮你保管!”

夏青说着转身欲要离开病房。

黎雪看到她一副不慌不忙的神态,急的从床上坐起来,情绪崩溃的低吼。

“夏青,爱能够让一个女人变得漂亮,也会让一个女人变成魔鬼!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相信明天网络上到处都会是莫梵的真实身份!”

走到门口的夏青,揣在裤袋里的手握成拳头,真特么的想转身,将床上的女人扯下来,揍成稀巴烂。

然而。

黎雪说,爱能让女人变成魔鬼,她信。

所以……莫梵的前程她不敢拿来赌。

只因为爱这个男人,更因为男人这么多年对她的隐忍,对夏家的宽容!

她并未扭头看向身后看似柔弱,实则颇有心计的女人。声音极冷极淡,“急什么?我现在就走,你觉得莫梵是傻子,不会有所怀疑?”

说着迈着步子,决然的走了出去,身后依然听到黎雪的激怒的嗓音。

“夏青,我只有一年时间的耐心,你很聪明,相信你有办法不让莫梵知道!”

走到门外的夏青不由得冷哼一声。

看似温柔娴熟的黎雪,这算盘打得腻好。

现在别墅还有李三爷的一对磨人的宝贝,病入膏肓需要人照顾的莫奶奶,似乎也活不了多久。

这些看似简单,实则很累人的事。十指不沾阳春水,又没吃过什么苦的黎雪老师注定承受不来。

一年后,很多事情也处理得差不多了,黎雪也不用应对这些乱七八糟的家庭琐事!

“呵,想得挺周到!”夏青冷哼一声,低着头下楼,却碰到了刚出电梯的莫梵,一脸暗沉的打电话。

电话那头的事情似乎很棘手,他的表情十分凝重,透着英气的眉毛,拧成一团。

“嗯,先组织开会,讨论新的方案。我明天早上到!”

夏青难得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依靠在电梯旁,迷人的丹凤眼夹杂着俏皮,“很忙吗?”

莫梵收了手机,转身把手撑在墙壁上,将她禁锢在自己和墙壁之间,表情十分认真,“我还是习惯你冷酷的样子!”

夏青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朝莫梵的脸上挥过去,莫梵似笑非笑的眼眸透着一抹宠溺,大概被打得太多的缘故。

当看到她的拳头挥过来,也不躲闪,似乎在期待着她的拳头。

夏青把拳头定在他的眼角处,目光冷冽,低低的嗓音懒懒的,“事业和唐门兄弟,你选哪个?”

莫梵将头抵在夏青的额头上,斯文俊逸的面容透着一丝严肃。

他嗓哑的嗓音极低极低,“夏青,我们在这里不谈这种事,唐门的兄弟和我在生死中一起走过来的,事业可以重新来,兄弟没了就没了,根本就不存在选择的问题!”

夏青眼眸低垂,长长的睫毛扑在眼睑上,如一把小小的墨扇。颤动了几下,透出一丝落寞。

“我明白了!”

她说着伸手推开莫梵,俏丽干练的面容又恢复了冷漠,嗓音冷冷的,“黎雪好像很严重,你看看要不要转往云城,也方便你照顾!”

莫梵嘴唇抿成一条线,脸色暗沉,缓缓的站直身子,撑在墙壁上的手放下来抓着她的手,一言不语的拽着她一起朝黎雪的病房走去。

“莫先生,您来的正好,这病房的病人不见了,我们正要带去拍CT呢!”从病房走出来的护士笑盈盈的说着。

这家小私人医院是唐门属下的私人诊所,里面的医生和护士都是唐门训练有素的人,保密性极强,并不担心莫梵的身份被人宣传出去。

只是……

夏青的神色冷凝的盯着护士几秒,转身朝消防通道的方向走,却被莫梵伸手拽住,“夏青,黎雪可能觉得留下来不太好,她要走,就随她!”

她扭头看着莫梵风轻云淡的神色,勾起的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意味,“好歹也是你的曾经喜欢过的女人,这突然这样多让人伤心啊!”

莫梵抬手扶了扶架在鼻梁上,拉着夏青坐在病房门口的椅子上,极其冷静的表情透着一抹阴冷,嗓音低低的。

“夏青,这么多年,不管我怎么伪装讨厌你,都无法忽视自己的心,黎雪很好,但不该利用你来欺骗我!”

夏青皱了皱眉,“你知道了?”

莫梵伸手将她额前的乱发捋顺到她的耳后,镜片底下的平静的神色透着一抹阴鸷,“七年前凌辱她的几个流氓,是黎雪自己找的,她没什么错,错在伤害你来误导我!”

夏青,“……”

黎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两人的视线里,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莫梵整天忙得焦头烂额,千灵眼睛瞎又消失……欢欢从岛上被解救回来后,大概是被关的太久的缘故,精神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李三爷整天消沉至极,唐门的幕后无人主持大局,莫梵不禁要忙政务,还要回唐门主持大局,根本无暇估计黎雪的离开。

他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夏青整天在他面前晃悠,即使膈应他、和他拌嘴都很满足。

夏青通过黑鹰查找黎雪的背景,她已经提前办了教师停止的手续。除了父母是简简单单的职工家庭,并未有什么异常。

然而,其中有一条线索让她开始怀疑。

黎雪是领养的,当年的福利院已经停办,没有任何线索。

夏青顺着停办的福利院找下去,竟然找到了黎雪竟然是唐老的小女儿。

那么……

她和安景会不会?

夏青顺着黎雪的方向继续查,到被封锁的唐家大院查找线索,没有找到黎雪的蛛丝马迹,反而找到七年前李哲欢被安景带走的真相。

“唐家想削弱李三爷的势利,安景的任务就是离间李三爷和木子诺?”莫梵坐在办公桌上,勾起的嘴角噙着浓浓的宠溺。

他一边说着,手却开始不安分的覆在夏青的腰上,作势要把夏青拉到自己的大腿上,却被夏青愤怒的拍开。

“莫梵,你认真点!这是一个很严肃的事情!”

莫梵将文件推到一边,站起来搂着夏青的腰,嗓音轻柔至极,“夏青,我们多久没做了?”

家里住着小萝筐和李元基两个小人精,外加如小孩子般的莫奶奶,每次想拽着夏青亲——热一下,都被打断。

夏青也乐在其中!

这段时间,夏青虽然不排斥他,但总感觉怪怪的。

具体去想也想不透。

“莫梵,其实你也在找黎雪吧?其实……我都知道!”夏青心虚的推开莫梵的拥抱,逃也似的走出了他的书房。

莫梵。“……”

两个高傲的人,若即若离。

心中都各有心事,谁也不挑明!

……

这一年,秋天。

发生了很多事。

木千灵回到了云城,莫奶奶驾鹤西游,欢欢有患有轻微自闭症,被木子诺带往米国治疗!

夏青悲喜交加!

最疼爱她的长辈离开了这个世界,自己珍惜的好友千灵性情大变。

夏青的情绪几近崩溃。

她站在阳台上,仰头看着满天繁星,长长叹一口气。

以黑鹰的能力都没有找到黎雪的下落,她从来没有想到这么较弱的女子,有一天竟然会成为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爆炸。

她忍不住想仰天咆哮。

“老婆。别担心,以三爷的尿性,既然不会放弃木千灵!”莫梵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后,将她搂在怀里。

她站着一动不动,任由莫梵抱着自己,感受着他独有的气息,缓缓的闭上双眼,墨老大的话在她的耳边久久无法挥散。

——夏青,该回意大利了吧?——

就这样吧!

这段快乐的日子,她过得小心翼翼,不敢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太爱莫梵。

黎雪一直是两人之间的借口。

她害怕有一天自己离开,那些真正的理由被别人发现,对他伤害极深。

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

在她以为黎雪不会出现的时候,却收到了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夏青,还记得我们的一年之约吗?这都过了十个月了!】

“呵,我还真小看了你,竟然这么有耐性!”夏青利索的删除了手机上的信息,查找这个号码的信号来源,却发现来自偏远山区,信号时有时无。

她不动声色,等待黎雪再次联系她。

黑鹰那边传来黎雪进入云城的消息,根据这个号码查到黎雪离开之前,去过一趟莫家购买在山腰上的山庄。

接到这个消息的夏青,冷漠的面容透着一丝疑惑。

这个别墅,她去过!

当时莫梵把她关在那里几天。

“黑鹰,我需要这栋别墅具体的信息!”夏青在电脑的专属交流平台上,打出了一排字,发给黑鹰。

路过莫梵书房的她,隐隐约约的听到莫梵的怒吼声,“想尽一切办法,都要找到黎小姐!”

她依靠在墙壁上,淡定的神色里闪过一抹落寞。

……

木千灵顺利产下一对双胞胎,都是男孩!

李三爷简直把木千灵宠上天,有时夏青都看不下去,好像这个世界只有他有老婆似的,恨不得一巴掌将这个男人一巴掌拍飞上天。

满月酒是在李家在海边的一栋私人别墅办的,李三爷挑衅的邀请墨老大参加。

墨老大只派了一个兄弟带来一份硕大的礼物,并未亲自到现场。

容凌欧文起哄着要看情敌送来的礼物,木千灵还未来得及阻止,手脚麻利的容凌当场打开了墨老大的礼物。

箱子打开的瞬间,在场所有人都傻了眼,反应过来的几个兄弟们开始七嘴八舌。

“靠……这么多套套三爷要用到何年马月啊?”

“咦,还有一张纸条,念念……”

“祝你们百年好合,别再生了,千灵身子受不住,别违反了国家/计划/生育!”

“哇……”

坐在一旁的木千灵抬手扶额。

李三爷一脸阴沉,“回去告诉你们老大,我的老婆,不需要他操心!”

酒过三巡,兄弟们纷纷回房间。

木千灵拉着夏青到阳台上。做完月子出来的她,被李三爷养的珠圆玉润,颇有贵妇人的气质。

她看到千灵的精致的面容,挂在嘴边的话,好几次都差点脱口而出。

“夏青,你好像有心事,你……跟莫梵还好吧?”斜躺在贵妃椅上的木千灵,灵动的眼眸微眯着,似乎嗅到一抹不寻常的意味。

夏青帅气的依靠在围栏上,拿着一只啤酒抿了一口,侧脸看着一望无尽的大海,海风吹乱了她的长发,性感迷人的气质透着一抹落寞。

“千灵,我很累!”

斜靠在贵妃椅上的木千灵,缓缓的站起来,走到夏青旁边,将头靠在夏青的肩膀上,低低的嗓音透着一抹沧桑。

“夏青,我希望你幸福!”

夏青轻笑出声,仰头将手里的啤酒一饮而尽,冰冷的嗓音透着一抹无奈,“我一直很幸福啊,丫头!”

依靠在她肩膀上的木千灵,倏地抬起头,侧脸看着她,勾魂的眼眸闪过一抹精光。“不,你有事情瞒着我!”

“老婆,不早了,可以回房间睡觉了!”李三爷穿着睡袍,站在两人身后,一脸哀怨。

木千灵不耐烦的低吼,“你先睡,我还有事!”

李三爷拿着一只红酒,坐在阳台上的贵妃躺椅上,一脸警惕,“我不困,在这等你!”

夏青咧嘴干笑,“要不……你去陪老公吧。三爷看着我的眼神,好像我欠了他的洞房花烛夜似的!”

“不管他!”千灵眉头紧蹙。

“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房间?”莫梵站在楼下的草坪上,双手斜插在裤袋里,仰头看着两个女人,笑得一脸****荡。

“你自己睡,别来烦我!”夏青拿着易拉罐朝楼下的莫梵砸下去。

莫梵伸手接住夏青扔下去的易拉罐,无框眼镜衬得他一本正经,说出来的话却特么的无耻。

“不抱着你睡我睡不着!”

“滚!”在阳台上的夏青歇斯底里的怒吼。

莫梵灰溜溜的摸着后脑勺,心不甘情不愿的消失在草坪上,只有李三爷坐在躺椅上,雷打不动的盯着夏青和木千灵。

夏青,“……”

木千灵,“……”

……

夏青并未回自己的房间,在走廊上,她接到了黑鹰的电话。

她没有联系任何人,连夜离开了别墅,也做好了离开云城的打算。

那天,天气很好,阳光灿烂,空中万里无云。

夏青记得极其的清楚。

她回到了莫家没有人打理的山庄,黎雪一袭连衣长裙,撑着一把粉红色的伞,站在陈旧的山庄的门口。

“夏青,莫梵陪你这段日子,够了吧?”

夏青帅气的从车上跳下来。白衬衫下面的扣子没有扣,打成一个蝴蝶结。搭配着一条黑色皮裤,长筒靴子,干练帅气,十分迷人。

她浑身透着慎人的寒意,目光冷冽的看着黎雪,“你待在莫梵身边是假,让他想办法放了你姐姐安景是真吧?”

一脸平静的黎雪,眼眸中慌乱一闪即逝,“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夏青冷哼一声,迈步走进黎雪,伸手掐着她的脖子,伞也扔在了地上,“我这个人最讨厌打哑谜,你录下的那段视频呢?”

黎雪被勒得满脸通红,极力的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你掐死我也没用,莫梵是唐门门主的资料就放在山庄里,你有本事自己去找啊!”

夏青咬牙切齿的掐着黎雪,从她的明亮的眼眸里读出了没有撒谎的嫌疑,才干净利索的将她摔在了地上,隐隐约约的听到了警笛声。

她神色冷凝,侧脸瞪着摔在地上的黎雪,嗓音冰冷至极,“你报警了?”

摔倒在地上的黎雪,踉跄的站起来。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

“夏青,我迫不得已离开这么久,我说过,爱能让我漂亮,也能让我变成魔鬼,如今我想毁了他,看看你有没有能耐来阻止我!”

她说着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笑得极其的奸诈,“听这声音,比我想象的来的还要早啊!”

夏青走过来一个飞毛腿将黎雪踢到在地上,“你这么作死,怎么到现在还没上天呢?”

说完咬牙切齿的转身,上了自己改装过的越野车,开车直接飞进了木质的小山庄别墅。

在横梁倒下的那一瞬间。

她从车窗里跳出来,滚出了山庄,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一把枪,一脸暴戾的对着油箱位置,毫不犹豫的开了一枪。

“砰”一声……

瞬间灰飞烟灭,伴随着熊熊烈火,山庄全是木质的,又是建了多年,很快便熊熊烈火给掩盖住。

夏青冷静的看着万张高的烈火,凌乱的头发依旧无法掩饰她身上的迷人气质。

站在一旁的黎雪急忙踉跄回退,吓得目瞪口呆。

她愣了半天,瞳孔睁大的看着夏青,低低的嗓音在颤抖。“夏青,你太狠了,这别墅可是莫梵的父母生前留给他的,他会恨你一辈子!”

夏青扭头看向黎雪,一手拿着枪,一手伸手掐着她的脖子,猩红的双眼充满暴戾,“那就恨吧!我夏青做事向来只追求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不稀罕别人的爱恨!”

“夏青,放开她!”

莫梵嘶哑的嗓音透着怒吼,在不远处传来。

黎雪侧脸看着莫梵的那瞬间,憋在眼眶里的泪水倏地哗哗直流,哽咽的喊道,“莫……梵!”

听到喊声的夏青,胃里突然一阵泛酸,有想呕吐的趋向。

她咽了咽口水将这股不适给强压了下去,倏而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一紧,被大力的扯开,黎雪也被推到了一边。

“夏青,你这样会掐死她!”莫梵紧紧的捏着她的手,歇斯底里的怒吼。

“莫梵,她烧掉了我们曾经一起住过的房子!”被女警扶着的黎雪,哭的肝肠寸断。

夏青一阵头晕目眩的扫了一眼身后黑压压的一群警*察,勾起的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没错,我就要烧掉这房子,有些东西,她不配拥有,哪怕是过去的也不行!”

这火太大了,根本就灭不了!

莫梵脸色极其的暗沉,捏着她的手腕手劲加紧,似乎要折断她的手臂才罢休一般。

夏青冷笑的和他对视,她能清楚的看到他的眼白在渐渐的发红,极其的慎人,伴随着他阴冷的吼声。

“夏青,这是我母亲留给我的念想!”

夏青仰头哈哈大笑,笑声穿透熊熊大火,透着慎人的凄凉,“是你母亲留给你的我也要烧。因为它被黎雪弄脏了!”

莫梵浑身一震,倏地松开手,转身冷漠的背对她,嗓音极冷,“把我的妻子带走,依法处置,不用顾及我的面子!”

站在一旁神色紧绷的黎雪,悄然的松了一口气。

夏青被带走了……

莫梵侧脸看着她冷漠毫无哀怨的神色,胸口绞痛得难受。

黎雪被警察带走送往医院,协助调查。

夏青被带走了三天,莫梵失眠了三天,黎雪来找过他,都被他冷漠的拒绝了。

唐门查到了最大半年了。夏青和一个意大利籍的男子走得十分近,几乎两天会见一次面,地点都约在宾馆。

莫梵气得暴跳如雷。

第四天。

警局传来消息,夏青请求见一面。

莫梵故作生气的怒吼说不见,人却早已离开了办公室……

接待室。

夏青找女警借了一支口红,特意的打扮一下,头发也梳得极其的整齐。

莫梵并未坐下,玉树临风的站着,双手斜插在裤袋里,极冷的嗓音透着嘲讽,“还擦了口红,打算打扮给哪个男人看?”

夏青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目光冷冽。“谁将来陪我走黄泉路,我就打扮给谁看!”

“夏青,你太狠心了!我在爸妈坟前说我爱上你了,要他们祝福我们,我今天他们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傻子!”莫梵轻笑出声,淡淡的嗓音夹杂着自嘲。

他的眼神,冷的可怕!

夏青并未说话,只是缓缓的抬头看着莫梵的脸,泪水悄然的滑下脸颊。

莫梵,你真的爱我吗?

如果爱,那为什么你的眼神,却是那么冷漠?

想到这里的夏青,冷抽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缓缓的走出了接待室。

他曾经告诉她,他的梦想是希望这座城市成为繁华都市!

那么……

就努力的去实现他的梦乡吧!

她来帮他把哪些不堪的秘密掩盖掉。

所以,她不能说,什么都不能说!

如果恨能让他依旧清白的实现自己的梦想,那就恨吧!

莫梵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接待室的。

那个晚上,他的别墅闯进一个陌生男人,男人把他一拳打倒在地上,“这世上,没有哪个女人像她这样爱你!你既然娶她,为什么要伤害她?”

黑鹰把一切的真相告诉了他,他胸口痛的在滴血。

他等不到天明,疯了一样跑去找夏青。

只是……

夏青竟然无罪释放了!早半小时前离开的!他身为丈夫。身为市长却是最后一个知道。

那天以后,他再也没有看到夏青。

黎雪被唐门兄弟设计变成失心疯,关进了疯人院,整天和一群疯子住在一起,渐渐的也开始变成疯子。

两年后,他引咎辞职……云游四海,到处寻找夏青的影子。

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

有人说看到夏青出现在黑——手——党,也有人说夏青出现在北极。

再后来……

再也没有人看到她……

莫梵疲惫的到处游。

有一天,一个粉嫩的小女孩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冷酷的神色像极了夏青。

“叔叔,我见过你!”

莫梵扭头诧异的看着小女孩,莫名的亲切,难得好心情的弯身问道,“你在哪里见过?”

“我在妈妈的钱包里,叔叔能带我回家吗?我迷路了!”小姑娘一本正经,奶声奶气的说道。

莫梵挑了挑眉,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夏青!”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