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黑暗无疆 > 一百一十五章:迷

黑暗无疆 一百一十五章:迷

作者:吾乃天少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00:14

此时,海里漂浮着一具具的巨大身体,将海面都遮盖住了,已经像是一个血人一样的勿乱,正安逸的躺在一具鲨鱼身体上,享受着海风吹拂,头发丝儿被粘稠的血液凝在一起,变成了一绺一绺的,海风刮得衣服使劲儿的动,头发确晃也不晃一下,勿乱的脸上也血,将整张脸都弄得血糊糊的,就像是把脑袋伸进了染缸里,然后拿出来的一样,几乎都已经认不出勿乱原本的样子里,勿乱看见了船上伸出脑袋出来张望他的宣静和阿强,不由的笑了一下....

阿强看着躺在鲨鱼身体上的勿乱,大叫道:“快看哪儿,那不是阿力吗?阿力在哪里!!”

宣静看着勿乱,轻轻的笑了,笑如这徐徐吹拂的海风,她说过勿乱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她在勿乱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心里居然也隐隐的有点儿在担心,万一勿乱回不来了怎么办?

已经很久,宣静没有这样的去担心过一个人了,勿乱给他的感觉就像是第一次偷吃禁果时的样子,有些期待,有害怕,有些憧憬,有些希望,有些恐惧...新奇...总之是五味杂陈的。

“那在下面干什么?快上了啊!!”宣静对着勿乱招了招手,叫道:“你下海干嘛?真的是想死了吗?这几天你都死哪儿去了?”

勿乱对着宣静裂开嘴下了一下,嘴里也是一片猩红,从下面的鲨鱼身上掰下来一只鳍,说道:“找吃的啊!!你看,等我上来就有鱼翅吃了,怎么样?是不是感觉很期待啊!鱼翅耶!”

宣静看了一眼勿乱,有看了一下后身的极具尸体,一具尸体已经被她咬烂了,她原本预计的这是就是她的食物,她忽然有种感觉,她不想让勿乱看见她吃人的样子,宣静摸着自己的脸蛋儿,她感觉自己的脸蛋儿居然微微的有些发烫,就像是一个小女孩看见自己期待已久的情人,带着美丽的胜利归来一样,宣静用冰凉的手背把有些发烫的脸蛋儿压下去....

宣静看了一下自己在吃人的时候,不小心染上的鲜血,她擦了一下发现擦不掉,宣静对阿强说道:“看着点儿,人上来的时候记得叫我,我换身儿衣服,我这个样子可没法见人。”

“呵呵....”阿强有些嘲讽的笑了一下说道:“你以为阿力看得上你吗?就算是你换得了衣服也换不了皮,换不了你那残忍狠毒的心,换不了你那烂心,烂肝的肺...”

“是吗?”宣静的脸上笑得有些难看的说道:“我对他没有诱惑力,那对你怎么样呢?”

宣静说着忽然身上的衣服,就像是一匹丝一样,直接的就滑落了,掉到了脚跟下,**的**就像是堕落的黑色天使,不仅仅充满了极致的诱惑,也带着极致的危险,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大多数的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诱惑,就算是那里面龙潭虎穴,也要进去探一探...

看着宣静的身体,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每个人男人都是一个痴狂的收藏家,没有谁抵挡得了这样一件完美的艺术品的诱惑,宣静的纤葱细手轻轻的移到了阿强的双腿间,宣静轻轻的靠近,吐出来的温热气息,像是一只小猫伸出舌头舔在脸上一样,黏黏糊糊的,温温柔柔的,阿强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唾沫下去,感觉喉咙里像是有一股火在烧一样,烧得阿强口干舌燥,一直烧得他的全是都像是燃起了火来一样,顿时欲火焚身,全是焦灼无比...

就在阿强全身的活都被点起来的时候,宣静猛然的一膝盖,狠狠的往阿强的下身上一撞,瞬间阿强只感觉脑袋一昏,整个世界天昏地暗了,原本全身燥热的,此时就像是掉进了一个冰窟髅里一样,全身被冻得身体里的血都结冰了,不在流动了一般,阿强整个人瞬间的就萎靡了下去,脸色难看得就像是吃了一把死苍蝇下去一样的,说不出的味道,说不出的难看....

“呵呵...”阿强直接的瘫倒了下去,宣静笑着轻蔑的看了一脸痛苦的阿强之后,说道:“你不看看自己算是个什么东西?你真的以为老娘把当棵菜了啊!!一点儿自知之明都没有,你这么多年简直就是白活了,活他妈的狗身上去了。你这种人早就该死了你知道吗?你活到现在都已经祷告上天了,感谢上天居然让你活了这么多年,你说是不是啊!哼...现在死时候也不晚,要我现在就送你一程吗?我觉得你死后肯定不会下地狱,因为地狱也不会收你这种软蛋!!”

“哈哈...好好祈祷你的蛋蛋吧!软蛋总比没蛋要好...”宣静桀骜的转身。

“啊!!”阿强捂住裤裆,疼得脸上都已经扭曲了,但是对他最大的伤害不是疼,不是身体上的羞辱,而是精神上的,就像是一道烙印,深深的将耻辱两个字烙在了他的脑门上一样。

“啊!!”阿强疼苦的锤着地面大叫着,声音就是被抛弃的狗,在嘶吼着一样。

宣静在地上捡了些衣服的碎布条,勉勉强强的在身上拼了一件看着可以的衣服,把身体的主要部位给遮盖住了,露出一双迷死人的大长腿,那腿又白又细,苗条无敌。

此时没有镜子,宣静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怎么样,他向一旁还在地上捶地的阿强踹了一下,让阿强仰面朝天的看着自己说道:“看看,我这身怎么样?说话,不说话我下一脚就不是踹在你身上了,不知道你弹蛋碎了没有,想不想再继续的碎一下啊!!”

阿强眼神就像是一头复仇的饿狼一样,盯着宣静说道:“就算是你衣服穿得再好,也掩饰不了你身上那腐烂的气息...你省省吧!阿力怎么可能看上你这种的女人,阿力给我说过,他想娶的女人是不一定要漂亮,但是必须得干净,你知道阿力有多么的恨你这种女人吗?”

“哦...”宣静好像一副很好奇的样子,问道:“看你这口气里面是有故事啊!来说说我听听看...”

阿强看着宣静,说:“你想知道?凭什么我就得告诉你?滚...老子不开心,没心情。现在你还能把我怎么样?你大不了就是杀了啊!!羞辱我,你再继续的羞辱我啊!老子现在还在意什么呢?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要我脖子伸给你杀,草尼玛...”

“是啊!”宣静摸着额头,好像一副很头疼的样子说道:“你真的就想死了吗?呵呵...我可以你让你活,你不想活吗?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很饿了,就算是给你盆狗屎,你也会狼吞虎咽的的吧!我还有那么的食物,我害怕自己一个人吃不完啊!你想为我分担一点儿吗?”

“好。”阿强立刻的就点头同意了,说道:“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但是我确别无选择,你确实看透了我,我想活...想活得更好,成为人雄,成为人屠,耀古烁今,无论是名留青史,还是遗臭万年,我想要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深深的记住我,记住我的名字,我姓屠,叫屠强。”

“是吗?”宣静就像是在看一个小孩子在幼稚的宣誓,自己长大之后想干,要做什么一样,显得是那么的悲哀和可怜,因为小时候总是那么的满怀憧憬,那样的满怀希望,几乎那就像是自己的一切了一般,但是希望越大,最后的失望也越大,因为这个世界从来不公平,从来不会顺着你的希望而走,它不停的忤逆,你也不停的失望,你不停的选择其他的目标....

原本的目标从很大,很豪壮...然后,变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一直到你只希望明天能吃饱,下一顿能有饭吃就已经满足了,你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失望,不断的食物,你开始抱怨自己,然后抱怨社会,最后抱怨这个世界...之后你会开始求自己,求这个世界,最后求仙,求佛...求那虚构和不现实的东西来保佑自己,之后,你会发现你一切都没有任何的用。

当你对这一切都已经失去了希望,你已经在绝望之中难以自拔的时候,你看到这个世界就像是你借酒浇愁,然后喝醉呕得那满地肮脏的排泄物一般的恶心,你会开始报复自己,但是在不停的报复自己的过程里,你会发现这不过瘾,也不公平,明明你已经那么的努力了,但是确没有得到一点儿的回报。但是有些人,明明从来没有努力过,确可以高高在上的,对你,对所有人指手画脚,你的心里就像是堕入了一个无尽的深渊一样,在里面除了黑暗以外,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你的心就像是死了一样,你的一切都丢失了一般...

最后,当你从黑暗里睁开了眼睛,你的一切都变得黑暗了,你感觉自己从地狱来,你就像是要报复这个社会,你觉得那些不努力确可以高高在上的人都该死,你会看着那些依旧在卑贱之中打滚,和在不停的重复着走你的路的人,根本的就不应该在这个世上存在,那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意义的东西,都该毁灭掉...全部的毁灭掉。

你向这个黑暗不公的世界宣战,你要报复世界,毁灭这个可悲的世界,或许在毁灭之后才是新生,新生之后这个世界会变得光明,而公正...虽然,最后的结果只是你个人的毁灭,这个世界已经是无疆的黑暗,但是你知道你不会后悔,从来没有过后悔。因为,你会觉得这样值..

宣静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会想这么多,她本就是一个绝望的,看得太多的愁别,丑恶了,她应该是没有思想的,对...不应该有,不应该有的,宣静忽然的就变得有些麻木了,就是失神了一样,看了一眼屠强说道:“你不是要讲故事的吗?说了听听吧!”

屠强看着窗,说道:“阿力其实也听不容易的,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他母亲是一个靠身体为生的人,一次意外才有人阿力,她把阿力生下来也并不是打算养的,她已经过了靠身体吃饭的那个黄金期了,她想生两个孩子,卖了之后也算是捞一笔吧!”

“阿力是个早产儿,生下来的时候都以为是死了,往路边就扔了,那是个冬天,冰天雪地的,但是他还是活了下来,第二天她母亲来扔垃圾的时候,发现阿力没死就有捡了回去,她一直想把阿力给卖了,但是阿力身体孱弱,都不敢买,害怕卖回去就死了。阿力就像是一直顽强的蟑螂一样的生存了下来,尽管没吃没喝的,但这也造成了阿力那孱弱的身体。阿力六岁的时候,他那个**的母亲就瘫痪掉了,阿力至今也没告诉为什么会瘫痪掉,我估计里也没有好事儿,启齿到阿力都难以开口吧!然后六岁的阿力就开始照顾他那瘫痪掉的母亲,我真不知道他这是怎么活下来的,捡垃圾为生,还是祈求怜悯的乞讨为生,反正他就是活下来。”

“在阿力十四岁的时候,那个倒霉母亲才终于是死球了,然后混了两年社会,既没有读过书,身体也弱得像是只火鸡一样的阿力,就是被欺负的对象,但是他好像特别的会生存,虽然挨了很多的打,虽然有时候十天半个月的吃不上一顿饱饭,他还是能活下来...他是在十六岁的时候遇到我的,那时候他正被船长骗上船,说得很好其实也就是把阿力当一个低廉,甚至免费的劳工而已。在船上阿力也逃不脱欺负的命运,船上那些老油条条子,总是让阿力去做那些最辛苦,并且最危险的事情,好几次都差点儿丧命了,我这时也在开始有意无意的照顾一下阿力。”

“反正船上这群几年就这么过来了,船上我和他最亲近,反正我家里的那些早死鬼也都死光了,我就当他是弟弟一样的,他有什么事儿也和我说,我郁闷的时候也喜欢和他聊聊...”

宣静听完了,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很平淡的一个故事嘛!我还以为会有多么的波澜壮阔,我告你,我十二岁的时候,杀过的人就已经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了。”

“是很平淡,平淡得就像是那臭水沟里的水一样,永远的都是那样的肮脏,并且惊不起任何的波澜,就是一摊死水没有改变。”阿强顿了一下说:“但是,就是这样的一摊死水,莫名的,没有任何征兆的就成了一片**,掀起了滔天骇浪来...到现在我也没有想通,这到底是为什么?阿力就像是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了,我甚至都怀疑,他是另外一个位面穿越过来。”

“哦,是吗?”宣静微微的有些出神了,她也感觉到这一切的事情都是那么的微妙,为什么一个怯懦的普通人,会有那么大的改变,并且还特地的救她,宣静实在是想不出,这个阿力冒着生命危险来就她的理由,如果仅仅是为了得到她,单纯的爱慕,那为什么自己几次献出身体去,阿力确又将她置之门外?宣静想过无数的理由,但是根本没有一个说得通的....

“为什么?为什么?他不可能没有任何目的的去做一件事情,而是还是赌上性命的一件事儿。”宣静想着想着,眉头不由的微微的褶皱了起来,她确实是想不出任何的理由来,这不可能啊!到底是为什么呢...

勿乱此时忽然的成了一个迷,一个让让所有人都猜不透,看不清的迷...

宣静无力的坐在地上,脑子瞬间像是有一万个思绪在闪烁一样...闪得宣静的脑袋都快要炸了一般,这一刻间,他对勿乱的所有憧憬都化成了灰烬,就像是烟尘一样的随风飘走了,他更多在意的是勿乱的目的,想勿乱这样一个突然异变的人是相当危险的,一个好人可以变得很坏,一个坏人...可以变得更加的坏,就没听说过变好的...

宣静觉得自己的身上,肯定是有勿乱想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可能会直接的毁了她,宣静眼睛微微的眯成了一条线,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在勿乱下手之前,线把勿乱给解决掉了,已经很好,免得已经毒如骨髓的时候,救不了自己了。

勿乱感觉自己休息得差不多了,下水去硬生生的掰了几只鱼鳍向着船游过去,至少现在有吃的,他想宣静肯定是已经饿极了吧!

不对...勿乱游着游着,这时候才想起来,为什么刚才宣静的旁边还有另外一个男人,难道宣静已经被他们冲破了舱门给逮住了,勿乱不由的加速向船上游去。

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