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婚路漫漫 > 第九十七章 番外:情为何物(徐乔森篇)

婚路漫漫 第九十七章 番外:情为何物(徐乔森篇)

作者:月半语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00:18

大家都相信了陈清就是柳如晴,唯独柳青川还怀疑着,即便我说柳如晴只是失忆了,他依然是怀疑的态度。

这就是只老狐狸,于是,我带着陈清把身上的纹身给洗掉了,然后就和她假装了一场亲热的戏码,这才勉强骗过了柳青川安排的眼线。

我对她说:“你配合我,我会给你想要的。”

她想要的,无非就是让张嘉痛不欲生,她就跟我一样,为了报仇,什么都可以放弃,哪怕是自己的幸福。

而这些,刚好,我能做到。

张嘉正在跟我争一笔单子,只要我把价码抬高百分之四十,再让给他,张氏企业就会损失至少三分之一的资金,而这件事,从刚回来我就开始着手了,只是没有告诉陈清而已。

因为的授意,陈清很顺利地得到了柳青川的认可,外界也很快接受了她失忆的“事实”,但让我意外的是,柳玲玲竟然不相信,虽然最后她被我劝住了,但她眼神里闪烁的怀疑,一直都在。

原来她那么了解柳如晴,即便长相一样身材一样,可她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那时候开始,我便把柳玲玲加入了计划里。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会一直按照我的计划往下走,可我忽略了一件事儿,那就是人心。

人心是不可能被计划的,陈清是这样,我,也是这样。

原本就只是想利用她而已,她为我办事,我帮她报仇,就是这么简单而已,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是利用彼此的关系慢慢发生了转变,我竟然会于心不忍……

其实在我眼中,陈清对张嘉压根就不是爱情,最多也只是一种需求,物质上也好,生活也好,他们俩个人的结合更多的是需求,而并非感情。

可是陈清不这么认为,她不承认自己的过往,或者说,是不敢承认,或许在她心里,十年的婚姻生活,即便是因为需求在一起,最后也会转变成爱情吧,可惜,感情本身就不是转变来的。

陈清在逃避,我也在逃避。

我逃避是因为慧慧,慧慧突然搬回来,说她要督促我们生孩子。

当时我的心里一阵悸动,是真的悸动,就那么一刻,心跳飙升了一个档,眼前就浮现出陈清抱着孩子的画面……

我竟然,也会有内心柔软的时候?我不敢相信,也不愿意相信,所以,我只能逃避。

可是有些事情,并不是我逃避就能躲开的,就像她……我们还是发生了关系,情不自禁也好,故意的也好,总之那天,我们前所未有的默契,我就只想抱着她,抱得紧紧地,把她融进我的骨血里,跟我彻底合为一体。

那时候,我想,我应该是对她有些感情的,可是陈清不这么认为。

从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出,我们的结合对她而言,就只是需求。

她觉得,我是因为需要一个女人。而她,则是需要一个男人。

我不想去解释,也不会解释,需求也好,动情也好,只要我一天不放手,陈清就走不了,只要她还在我身边,就算误会也无所谓,因为在我看来,感情是不需要说出来的。

那几分悸动我权当做是动心,或许只是有那么一点儿喜欢,但并不深。

后来陈清住院,因为柳玲玲给她吃了大量的避孕药,虽然是洗了胃,没什么大碍,但我心里还是很愤怒,就好像是我的孩子被突然剥夺,那种无法压制的愤怒,让我找到柳玲玲。

我质问她:“为什么这么做?”

“你以前不是一直这么做的吗?”柳玲玲丝毫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反倒问我:“森哥哥,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吧?就因为她失忆?森哥哥,就算是柳如晴现在失忆了,可她以前做过的事情呢?就可以当做没发生吗?如果她是柳如晴,她的心都是肮脏的,除非,她不是……”

“肮脏?柳玲玲,你看看你自己,你现在跟柳如晴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至少我比她要爱你,我也不会为了需求就跟别的男人上床!”

“她出轨不是你一手安排的吗?甚至把出轨的事情告诉记者,不也是你一手操作的吗?”我逼近她,毫不留情地说:“你亲自安排她出轨,又亲手把我的耻辱摊开给大家看,让我成为笑话,柳玲玲,你跟以前的柳如晴,没什么区别。”

柳玲玲眼中蓄积的眼泪突然滑落,她颤抖着嘴唇说:“你爱上她了?”

我心里猛地一震,爱上了吗?没有吧,我只是心疼可能存在的孩子,我怎么可能爱上她呢?顶多、顶多也就是有些喜欢而已。

于是我说:“爱不爱是我的事情,你就只需要乖乖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如果再让我知道你私下做什么手脚,柳玲玲,你知道惹我生气的后果的。”

说完,我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柳玲玲很爱我,可惜她的爱我不能接受,因为,我不信。

对柳家的人来说,爱情就只是为了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当初柳如晴出事儿的时候,柳家就放弃了这个继承人,所以柳青川才会着急把柳玲玲找回去,为的只是要培养她,这几年,柳玲玲已经彻底变了。

她比柳如晴更阴暗。因为她本身就生活在阴暗里。

我不觉得我的警告可以阻止柳玲玲,所以我在陈清身边安排了保护的人,可王叔却说柳青川要她回去住一段时间,虽然没有明说,但我能感觉到里面有猫腻。

王叔亲自来接人,我当然不能说什么,只把陈清送了过去,接着,柳青川就来公司找我,说:“阿森,如晴这种情况,我觉得,她不太适合做徐太太了。”

“爷爷的意思是?”

“如晴已经完全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这对她或许是好事儿,但对你,对这个徐氏企业,都不是好现象,徐家需要有一个有手段的女人掌家,所以,我决定让玲玲嫁给你,如晴,还是回柳家吧,她是我孙女,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我笑了一下,说:“那就按照爷爷的意思去办吧,只是如晴那边,还得爷爷去说,她自从失忆之后,就更执着了,我怕……”

“这个你放心,我自己的孙女,我最了解。”

就这么几句话就决定了我的妻子要换人了,柳青川这算盘打的真响亮。我把慧慧叫来,吩咐她透露消息给媒体,并且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安排和柳玲玲之间的约会,甚至是去婚纱店。

柳青川以为我是在配合他,很高兴,特意安排了一次记者招待会,就在柳家。

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没去看陈清,我怕自己见了她,就会忍不住带她离开。

招待会这天,王叔做我的内应,我稳住柳青川和记者,而王叔则是放陈清来找我,我希望她能明白我的意思,然后能够跟我演一出夫妻情深的戏码。

可是当她真的出现的时候,我被惊住了。

陈清整个人苍白到几乎透明,她下巴都瘦尖了,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她竟然瘦脱了像,所有的记者都看向她,柳玲玲的手使劲儿抓着我的胳膊,生怕我会过去,而柳青川眼里则是闪过一丝狠厉。

陈清就站在上面,一手扶着把手,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我听见她嘴里呢喃着叫我,然后突然她直接就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柳玲玲尖叫一声,我看到她身下一片猩红,就像我十八岁那年,妈妈留下的猩红一样……

我甩开柳玲玲的手,快速跑过去抱住她,这个时候,我心里的恐慌没办法再忽略,那种害怕失去的恐慌,让我意识到,原来,我真的爱上她了……

后悔、害怕……这样的情绪充斥着我的内心,原本只是一场戏而已,而我这个布戏的人却成了演员,并且深陷其中。

我带着陈清去医院急救,医生说是小产。

我不懂医学,但小产的意思我还是明白的,也就是说,我的孩子,真的……没了?!

医生给我看了片子,说是胚胎发育不完整,并且呈现不规则形状,即便这次没发生意外,也是保不住的,这是当初避孕药留下的后遗症,原来当时,她就已经怀上了,只可惜……

让我意外的是,陈清知道了之后竟然只是呆了一会儿,然后她也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她说:“我要跟柳家,断绝关系!”

我知道她一定已经猜出我的用意,所以她选择了这样的方式配合我,顺便自保!

我没说什么,虽然她的决定打乱了我的计划,但我还是想顺着她,说不清原因的,就是不想再看到她难过。

报道一出,柳家的生意开始衰败,股票的价格也跌得很厉害,而我则成了痴情郎,连带着公司股票直线上升,可我并不觉得开心,因为这一切,都是用我孩子的生命换来的,怎么能开心?

如果没有这些,再等几个月,那个生命就出生了吧?可就是因为这些,没了……

头一次,我对报仇产生了动摇,头一次,我开始怀疑自己到底值不值得,我怀疑我以往的十几年,到底应不应该。

我成功吞了柳家一半的产业,可是王叔却告诉我,柳家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大的影响,资金还是跟以往一样充盈。

这说明什么?柳家果然有见不得人的生意,很有可能就是毒品走私。

我让王叔继续盯着,顺便查找证据,这时候我跟柳青川已经算是撕破脸了,没必要再跟以前那么继续装下去,所以接下来要完全靠王叔自己查了。

为了弥补陈清,我把张嘉送进了监狱,并且把她儿子带回去了。

陈清心心念念想的就是张旻文,这个小子年龄不大,其实一肚子主意,就连张嘉入狱,他都很镇定,还问我:“如果我跟你回去,你会教我管理公司吗?”

我问:“你以后想管理公司吗?”

“当然想,那是张家的产业,我是张家的继承人,以后当然是由我来继承,现在只是暂时放在你手上而已,等我长大,我会再拿回来的。”

我挑眉,觉得这孩子的心智太过早熟,便问他:“我把你爸爸送进监狱了,你不恨我?还想跟我学东西?”

“你不是说,我爸爸杀了我妈妈吗?杀了人,就该坐牢。”

“也不算是他杀的,他只是没救,是你继母杀的。”

“那就是帮凶,帮凶也该坐牢,另外,那女人不是我继母,只是我爸爸的女人,而已!”

“你那么信我?”我问他:“我可是你爸爸的对手,你就不怕?或许这只是我的手段呢?”

“你有证据,我信!”

稚嫩的声音,严肃的表情,张旻文真的不是一般地早熟,也不知道张嘉是怎么培养的,才十二、三岁的年龄,竟然就能这么深沉。

我把他带了回去,即便不能跟陈清相认,好歹也能让她看着,她应该也会开心的吧。

只是我们才进家门就看到陈清躺在楼梯上哀嚎,而柳玲玲手里拿着一块儿搬砖,似乎正准备行凶,张旻文反应很迅速,扔下书包就跑了过去,我紧随其后,把柳玲玲控制以后就把陈清送进了医院。

柳家给了警方又一份证明,不用看我也知道是什么。

果然,柳玲玲被保释,然后送到国外治疗,又一个精神病患者。

当警方告诉陈清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她的震惊,她看着我,眼里有心疼,有探索,我说:“你别怕,你不会遗传的。”

我知道她在探索什么,她以为柳如晴也是精神病,可是她却不知道,这种遗传性疾病。只是柳家拿来脱罪的借口,我怕知道柳玲玲来家里的目的,是为了我的一方印章,她当初去书房翻过,可惜没有找到,她以为会在卧室,其实,我却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就在客厅的茶几上,一个大家都会用的烟灰缸,那上面就是我的印章。

柳玲玲被送走之后,我也派人暗中监视她,柳家送她去国外肯定是有目的的,国内的生意被我吞噬了一大半,不难保证柳青川的目的是发展国外范畴,而所行的生意,肯定不会是正规的。

让我没想到的是,没多久,柳青川亲自来家里找我,他跟我说起了当年的事情,我以为这么多年,我已经淡忘了,或者说,没忘,但却可以很平淡地去回忆。

可惜,当他说起的时候,我心里还是狠狠地抽在了一起,我的愤怒再次冲上大脑,陈清安抚我,什么也不敢说,而柳青川却拿出一份文件给我,说是要我把公司股份的一半转给柳如晴。

即便柳青川说的合情合理,但我还是怀疑,以我对他的了解,这个要求背后一定是有着什么阴谋。

可我还是应下了,只不过把柳如晴的名字换成了“我妻子”这几个字,当我拿起烟灰缸上的印章时,我看到柳青川的嘴角抽了一下,心里莫名地开怀了不少。

一份文件,我换回了徐家的最后一些东西,我告诉陈清我的过往,并把那个小匣子交给她,当时就觉得,该给她,或许以后用得着。

第二天我就派人去查了柳青川的动向,发现他之前竟然去了法国,我预感不好,果然,医院那边给我消息说柳如晴被人接走了,而陈清却突然跑来跟我说有人跟踪她。

我不敢放松,让闵旭阳立刻找人保护,我不想告诉她,是怕她害怕,可是陈清最近舒坦日子过的多了,竟然甩开了保镖,结果还是被柳如晴抓住了。

然后,柳如晴来找我谈判,她带着帽子和墨镜。脸上也带着口罩,把伤口遮盖住,她说:“看来没有我的日子,森哥哥过的不错啊。”

“人是你绑的?”

“对啊,绑来跟你谈个条件。”柳如晴摘下墨镜,她眼睑下方还有些伤疤可见,她说:“当初秦一鸣的老婆绑了我,跟森哥哥要一个亿,我现在,也要一个亿,森哥哥,你觉得我不值,那陈清值不值?”

我眯着眼睛看她,柳如晴又戴上墨镜,站起来说:“明天一早在清水河边交易,森哥哥,我等着你。”

说完,她就走了,而我则是迅速让闵旭阳按着清水河相反的路线去查陈清的下落。

以我对柳如晴的了解,她肯定不会把陈清放在清水河边,如果她选择在那里交易,那么陈清就必定会在交易地点相反的方向。

第二天一早,我带着钱来了清水河边,却只有柳青川在,柳如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再次确定陈清肯定不在这里。

柳青川看着河面,跟我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哪,我儿子是这样,没想到你也是这样。”

“钱我带来了。人呢?”

“别着急,阿森,其实爷爷很不明白,你说那个女人现在顶着的是如晴的脸,你要是喜欢那张脸,为什么还要对如晴这么狠?我柳家对不起你父母,好歹对得起你吧?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我柳家的照顾,你会有今天的成就吗?”

“我问,人在哪里?”

柳青川转身看着我,说:“如晴说,如果你不来,晚上就会把人放了,如果你来了,就让你自己找,阿森,以你的本身,找个人应该不难吧?”

说完,柳青川越过我就走了,我心里就像被大手抓着一样难受。

怎么就没想到呢?以柳如晴的性格,怎么可能会这么爽快的就放人?她就是想让我着急,就是想让我痛苦。

我给闵旭阳打电话问结果,可是闵旭阳说找不到,我联系了警方,希望能得到他们的帮助,而这时候,已经是第三天了。

警察按照我的分析找了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无功而返,而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了一个念头,我了解柳如晴,而柳如晴也了解我,那会不会……

我不敢想后果,只让人赶紧去清水河附近。

如果柳如晴故意误导我的话,那么陈清肯定是在清水河附近。

很快,警方在清水河附近的一个化工厂里找到了陈清,她蜷缩着躺在地上,整个人被乳胶漆包裹着,散发出刺鼻的气味儿,她脸上,胳膊上有些模糊的血迹,而一把水果刀正插在她手掌上,直接穿透了钉在地上。

我想过去,可惜双腿颤抖着不知道怎么走路。

警方和医护人员进行抢救,陈清就躺着,没有任何的反应……

好在医生抢救及时,才保住了一条命,可惜,却因为伤了耳膜,夺走了她的听力,我吩咐大家都尽量不要说话,我怕她会接受不了,可惜在她醒来的时候,我却破了功。

我抱着发狂的她,心里跟着她一起难过,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惜我却哭得不能控制,我恨,恨我自己,如果不是那么自负,是不是她就不会遭受这样的结果?如果不是我要拉她下水,是不是就不会……

陈清被救了出来,柳如晴一点儿都不意外,甚至还对外发布说自己被人伤了脸,然后,她顺理成章地回到我身边。

我把陈清安排在别的地方,离我很近,我随时都可以过去看她,可是她却一心想要离开我。

或许,放她离开也不是坏事儿。

于是,我让刘婶只负责照顾她,别的都不用管,就在她要离开的前一晚,我还是没忍住,再一次将她揉进怀里。

如果这辈子就只能这么错过,那就再让我放纵一回,就只这一回……

第二天一早我就离开了,我不想面对她的离开,我装作不知道,假装她还会一直在那里等我,我刚进公司,盯着柳如晴的人就发讯息告诉我她要出去,我心里觉得不安稳,便让徐慧快去陈清那里。

等她到了地方,还是晚了一步,她把陈清接回来,质问我:“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没怎么回事儿!”

“你还瞒我?柳如晴是是什么情况?还有这个女人,她……”

“她是陈清!”我看向她,不理会她的惊讶,说:“你不是说,陈清很可怜吗?所以你甘愿被她误会,让她发泄,我也觉得她可怜,所以我救下了她,让她在我身边,就这样。”

“哥,你不会爱上陈清了吧?”

手指一顿,我说:“你先把她藏起来,然后然闵旭阳带她离开。”

我不想否认自己的感情,也不想承认。

既然都是要走的,何必再给我增添烦恼呢,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这样彼此再无交集,挺好的。

徐慧带着陈清离开了,而我则是极力跟警方交涉,并安排陈清尽快离开。

柳如晴比我想的要狠,她把周慧文杀了,然后嫁祸给陈清,周慧文是我给张旻文请的老师,很漂亮的一个女孩儿,我准备培养起来放到公司的。

可柳如晴以为我跟她有什么关系,正好一箭双雕,偏偏我暂时还不能揭发她,因为陈清现在的样子,就是柳如晴。

当初为了保险。我在走廊的角落里安装了不止一个摄像头,可现在,即便我拿着证据,却依然没有用。

这就好像是之前她受伤,只能躲起来,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柳如晴自己杀自己?谁会信呢?

两个月后,闵旭阳带着陈清离开了,没有说去了哪里,我也不敢问,我怕问了之后自己会忍不住去看她,我安排闵旭阳带她去做手术,顺便把助听器植入耳中,她一直想做自己,而我现在唯一能为她做的,就是帮她做回自己。

可是意外往往就是那么不经意之间发生的,闵旭阳给我传消息,他说陈清怀孕了!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我的孩子。

问了地址,我还是忍不住想要去见她,哪怕只是偷偷地看。

他们在马尼亚的一个地方,陈清决定把孩子生下来,我心里某处柔软的地方似乎被人揪了一下,原来她也期待我们的孩子,原来,她也跟我一样,早已经情不自禁……

我把卓伟调过来暗中保护他,卓伟之前跟陈清见过,所以只能悄悄地躲在暗处,可惜还是被她发现了,好在她只是怀疑有人跟踪她,并不肯定。

闵旭阳总是跟我哭诉这任务不好做,既要表现的很聪明还要时刻记得装傻,还说做完这一单,以后他就金盆洗手了,并且说我欠他一个人情。

我说:“你保护好她,等事情结束后,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这样,闵旭阳才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尽快准备一下,因为陈清快生了。

而我这边接到的消息,柳如晴似乎也得到了风声,正在全力查找陈清的下落,我不敢有任何的冒失,也不敢去见她,只等到她生产的时候,我才赶过去。

当时陈清已经疼的有些神志不清,我过去抱着她,听到她在我怀里呢喃:“阿森,是你吗?”

我在她耳边回应:“宝贝,你坚持一下,孩子马上就出来了……”

不知道她能不能听到,我只是抱着她,亲着她的额头。

最终她为我生了个女儿,那小小的样子,刚出生,浑身都皱巴巴的,我看看孩子,再看看陈清。总觉得不像她也不像我,闵旭阳让人给孩子洗了澡,然后包好了递给我说:“快点儿带走,等她醒了,你就走不了了,孩子小名叫亚亚。”

“趁着这个机会,你带她把手术做了。”我抱着孩子,那柔软的一团窝在我怀里,我都不知道该用多大的力气,我回头看陈清,她已经昏了过去,头发粘在苍白的脸上,显得柔弱不堪,我小声说:“等着我,等我来接你。”

然后,我抱着孩子回去了,不再看她一眼,因为不敢看,怕看了就再也舍不得走了。

我把孩子交给刘婶,让她找信得过的人照顾,然后我开始着手安排要做的事情。

没多久,媒体再次报道出柳如晴出轨的新闻,第一次是柳玲玲做的,而这次,是我亲手做的。

我没有瞒着她,柳如晴也能猜出来,她恨恨地问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为什么。”

“我不会承认的,徐乔森,你想拜托我?门都没有。我会告诉媒体,这都是你陷害我的!”

“好啊,你可以去说,没错,是我给你下的套,可是要钻进来的却是你自己,不管是柳玲玲还是我,都没有逼着你做什么,柳如晴,出轨的事情,是你自愿,因为你是柳封玉的女儿,就注定跟他一样好色成性!”

我把话说完,就有警察进来要带她回去调查,柳如晴还在极力反抗,我看着她说:“你杀周慧文的证据我已经交上去了,好好配合调查,别做一些无谓的反抗。”

柳如晴被带了出去,她临走前的那个眼神,就像当年我爸爸自杀之前的眼神一样,愤恨,却又不甘!

我提交了离婚协议,心里轻松了不少,终于可以彻底摆脱了。

而之后,柳青川来找我,却不是为了柳如晴,而是为了当初我签的那份协议,柳青川把一份协议放到我桌子上,说:“如晴把你转给她的股份,转给了柳家,作为柳家的大家长,我现在来拿回属于我孙女的东西。”

“柳老爷子是不是弄错了?当初签协议的时候,那上面写的可是我妻子啊。”

“难道如晴不是你妻子吗?就算她出轨了,就算她杀了人,她也依然是你的妻子。”

看着柳青川愤怒的模样,我突然浑身清爽,我也拿出一份协议放在桌子上,看着他说:“看来柳老爷子消息不太灵通,我已经跟柳如晴离婚了,就在今天早上,所以柳如晴现在不算我妻子,而且她出轨在先,所以我不需要支付任何赔偿。”

“你!”柳青川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我说:“阿森,你跟如晴好歹夫妻一场,难道真的要做到这个地步吗?得饶人处且绕人。”

“是啊,得饶人处且绕人,如果当初你能明白这个道理,或许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我起身,不在理会他。

今天是陈清回来的日子,我还得去机场接她呢,当然没时间跟柳青川去沟通,而且,那个老顽固,十几年前做事儿一点儿都不心软,现在,不过是因为成了手下败将,才不得不服软。

对陈清。我采用的是暴力手段,这个女人是个矛盾体,经常自己在心里自我承认又自我否定,为了防止她出现犹豫的情况,我直接把她抓了回来。

闵旭阳就在后面看着,瞪着大眼看了半天,才比给我一个中指,鄙视我不知道怜香惜玉。

我带着她回去,跟她说:“要走可以,等你还我一个女儿,我就放你走。”

果不其然,她抱着自己哭,跟我说对不起,却不再说离开的话,我看着,心里闪了一抹愧疚,可是我只能用这种办法留下她。

我想留她在身边,光明正大的留在身边,可还没等我开口,陈清就说:“阿森,我们结婚吧。”

我不知道她这话里的认真程度有多少,但我认真了,很认真,于是立马就带她去办理了结婚证,这下,她想跑也跑不了了。

之后,她做了一件让我不太理解的事情,她竟然证明了自己的身份,要求放张嘉出来。

我不解,难道她不想报仇了吗?

可陈清却说:“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付出代价,张嘉已经付出代价了,也够了,我不想因为报仇,让那么多人不舒坦,而且,我自己也并不舒坦。”

她说:“你说的很对,我对张嘉其实没感情的,有的只是需求,可笑的是我一直不愿意承认,我把自己的虚荣当**情,一错就是十年。”

“嗯。”憋了半天,我只嗯了一声。

我想让她知道我的感情,想保护她,想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可是似乎每次我做的事情总是让她难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陈清说我对她不坦诚,说实话,我很无辜,我觉得我已经足够坦诚了,除了孩子的事情。

她当初说我明知道柳如晴回来却不告诉她,可是我已经派人保护她了,难道不是因为有危险吗?而对她来说,所有的危险就是来自柳家,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可是慧慧告诉我,要哄女人开心,就是她说什么,我都说是。她说我错了,那我就是错了。

所以我跟她道歉,但陈清似乎并不开心,她说她想听到的,不是对不起。

我说我知道……其实,我是真心不知道。

我很苦恼,正巧兰茗来了这边考察,我想,或许兰茗知道该怎么讨女人欢心,毕竟慧慧没有谈过恋爱,而兰茗可是不止一个男人了。

于是,我接近兰茗,请她吃饭,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只能间接地打探女人都喜欢什么样的男人,结果却引起了陈清的误会,而闵旭阳竟然当着我的面就抱着她走,我心里火大,直接走过去质问。

兰茗问我她是谁,我想也没想就说是我的秘书。

她不是说我不坦诚吗?好啊,那就当秘书吧,一天到晚都跟着我,这样足够坦诚了吧?

可是我这句话就好像捅了她的泪腺,她打了闵旭阳一巴掌,然后把我送的戒指给扔了,说了一通决裂的话,闵旭阳狠无辜,我知道那些话是说给我听的。

我也很生气,为什么我怎么做都不对?

见她离开,我也走了,可最后还是又回去把戒指找了回来。

徐慧和兰茗都说,女人生气的时候,男人一定要哄着,一定要服软。

好吧,我服软,我跟她解释,她问我什么,我都说,然后我问她闵旭阳的事情,她竟然说闵旭阳喜欢徐慧,这小子竟然敢窥探我妹妹?

不过窥探了也好,这样就不会再打陈清的主意了,至于徐慧,我不多说,他有能耐就自己追到手,总之我是不会帮忙的,顶多就是不反对。

这之后,我把陈清带在了身边,兰茗对她则是冷嘲热讽,而陈清却是一点儿都不退让,我想等投标结束后,就告诉她孩子的事情,然后把公司交给徐慧,我带着她们好好休个长假。

可惜还没等我开口,陈清就知道孩子的下落了。

她再一次指责我,并且不听我的任何解释,我想缓和,但她不给我机会。

我不敢逼得太紧。于是就搬到了书房去住,有时候我听到她在房间哄孩子,我会站在门口细听一会儿,然后再躲回书房去。

我怕她会再次要求离开,便找了闵旭阳和卓伟看着她,另外则是可以就近保护,因为柳玲玲回来了。

柳如晴被我送进了监狱,我不知道柳玲玲这次回来会是什么打算,王叔说,柳家最近被注入了一大笔资金,找不到来源,这很有可能跟柳玲玲有关系。

我不能让陈清再受到伤害,所以我让闵旭阳保护她,然后着手调查柳家的事情。

可惜,人算到底还是敌不过天算,任我怎么防护,柳玲玲还是找到她了,陈清再一次求了我,她求我放了她。

我多了那么些日子,最终还是没躲过。

心里的疼说不出,只能憋在心里,最后,我答应了下来,签了离婚协议,但却一直拖着不去办离婚证。

陈清似乎知道了我的打算,每天催着我,直到后来,她说:“明天一早我等你,你去哪我就跟着去,你说忙,好,那就等你忙完咱们去办。”

我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就只能带着她一起去办事儿,先到公司开了会,之后我便对徐慧说:“下午的签约我也过去。”

“你不是不去吗?那个签约仪式,我自己就可以了,你去了也多余,不用去。”

“没事儿,你签你的,我去看看有么有需要补充的地方。”

徐慧盯着我看,眼里尽是怀疑的神色,她问:“哥,你不会……是在躲陈清吧?”

“你想多了,我就是觉得要是没有事儿做,浑身不舒坦,就这么定了啊,下午的签约仪式,我过去。”

说完,我就出去了,准备带着陈清去吃饭。

如果今天必须办理离婚证,那这顿饭就成了我们最后一顿了。

我带她去了火锅店,还记得第一次带她来的情景,她脸上就直接写着四个字:我不高兴!

然后一直抱怨说:“徐乔森,你这钱是大风刮来的啊,吃顿饭还这么不自由,还这么贵……”

我就看着她一边说着,一边往嘴里塞东西,就为了心疼这顿饭钱,再次带她过来,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局限,任由服务员给她布菜,一句话不说,一直优雅地坐着。

吃了饭,再想躲,估计也躲不了多久了,我开着车,尽可能的慢,每一个红绿灯我都停下,就觉得今天的时间怎么这么慢?

终于,我忍不了这压抑,问她:“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她可以打我,可以骂我,甚至冷战,不说话,都可以,难道,就一定要离婚吗?

陈清扭头看我,我们俩离得那么近,可是我却总觉得抓不住她。

她说:“我……”

话还没说完,脸上就惊恐了起来,我从她眼睛里看到异常,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就扑了过去,脑子里就想着,一定要护着她……

猛烈的撞击让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身后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接着便是黑暗来袭。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有那么一度时间里,我觉得我可能去了天堂,或者……下了地狱。

可是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却还在人间,我躺在病床上,徐慧趴在我床边睡觉,眼下是浓重的黑眼圈,我看着她,想伸手抚摸她的头,徐慧被惊醒了,然后就是大大的惊喜,她看着我笑,笑着笑着就哭了,她说:“哥,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

“陈清呢?”

徐慧脸色有些难看,说:“回去照顾亚亚了,她……右腿膝盖,碎了。”

我心里疼了一下,似乎那个场景又回来了,恍惚中,我听到她在我耳边痛苦的喊叫,有人拉我出来,然后,我们被分别推上救护车。

“查到什么了?”我问。

徐慧抹了把脸,说:“已经找到证据了,是秦一鸣,但柳玲玲也有关系。”

“估计,柳家都跑不了吧。慧慧,把证据交给警方吧,不要再查了,柳青川是老狐狸,查到那些已经是我们的底线了。”

我说着,有觉得一阵头晕,徐慧赶紧找了医生过来,我没说话,就呆滞地看着天花板,然后等医生走了之后,我对徐慧说:“公司的事情都交给你打理,明天……让陈清来吧。”

“哥,她既然想离开,你就让她走好了,干嘛非要这么折磨自己啊?要不是你死抓着不放手,这场意外就不会发生了!”

我知道徐慧生气,但感情的事情,我说不明白,也没法跟她说。

第二天,陈清过来看我,她坐在轮椅上,眼里喊着泪水,惊喜地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看着她,咧开嘴笑着说:“姐姐,你好漂亮啊。”

说完这句话,陈清就呆住了,徐慧在一旁瞪着大眼看着我,我悄悄朝她挑眉,然后起身走到陈清身边。蹲下说:“姐姐,我喜欢你。”

我想来想去,觉得,如果我装傻的话,陈清肯定不会离开我了。

所以,我就装傻了。

医生又来给我做了检查,却什么收获都没有,只说可能因为伤了大脑,陈清抱着我,哭着跟我说对不起,我想亲她,告诉她我没事儿,可最后我还是搂着她,像哄孩子一样哄着:“姐姐不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不哭不哭,我不哭,等你好了,姐姐带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去,以后都好好的。”

我成功得到她的承诺,徐慧则是捂着自己的额头,很无奈。

装傻是有好处,但也有弊端,比如说……我的幸福生活。

我是个智力只停留在儿童时期的人,所以在这方面肯定不能太主动,不然就会引起陈清的怀疑,于是我让徐慧给我买了一些碟片,然后趁着陈清不注意的时候放进电视里,又等着她快回来的时候打开。

果然,陈清红着脸就夺了的遥控器,说:“这个是谁给你的?”

“旭阳哥哥给的。”我把事情推到闵旭阳身上,好歹我叫了那么久的哥哥,帮忙背个黑锅总是没问题的吧。

“该死的闵旭阳!”陈清低声骂了一声,然后笑着说:“你乖,不要总跟旭阳哥哥学,他可坏了,这个不是小朋友该看的,你不能看。”

“哦……那他们刚才在干什么?我听到里面的那个姐姐好像很痛苦的叫,却还不让那个大哥哥离开。”

“额……那个……那个是游戏,大人才能做的游戏。”

“哦,那我知道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等着陈清躺下后,我一个翻身就搂住她,小声说:“姐姐,我们来做游戏吧?就是电视上的那个游戏……”

“不行!那个是大人才能做的游戏,你是小孩子,不可以……”

“可是你是大人啊,你可以做……”

“但你是小孩子啊,不可以做……”

“我比你高,比你大,我就是大人!”说着我就扑了上去,把她还要说的话尽数吞进了嘴里。

陈清总说我不够坦诚,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她想要的坦诚是什么,于是我含住她的耳垂,也不管她的颤栗,轻声说:“宝贝。我爱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