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重生之傲世医女 > 第340章 惟愿平顺安康(大结局)

苏羽被打了一通,到最后也没看到姜云浅的肩胛上有没有疤,回到府上刚过了一夜,又被过来的王北打了一顿。想到自己一冲动就去姜家找姜云浅寻个真相,苏羽突然觉得他还真是傻的可以,他怎么就忘了自家堂妹对王北的感情了?或许堂妹只是因为不敢对付怀萱公主,才迁怒于与怀萱公主一同来寻王北的姜云浅。

不管她的那些话是自己编出来的,还是陈文志跟她说的,反正如此匪夷所思的话他都信了,他还真是个白痴。

姜老太这些日子心气儿不顺,明明她的孙女是岐王侧妃了,可她的日子却没好到哪里去了,身边也就两个侍候的丫鬟,真说出去她都觉得丢人,可如今京城也都知道因为她纵容老二一家,害得老大姜方丢了官,她想要跟人抱怨几句老大的不是,都会被人拿冷眼看着。

姜老太心里不痛快,在家里就看谁都不顺眼,想到之前在姜王村时,老二媳妇曾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她就恨二婶恨的牙痒,哪天不骂上几顿都不解恨。

而二婶虽然气在心里,却不敢表现出来,谁让如今家里的日子都要靠老太太从姜方那里得来的十两银子?

姜老太骂完二婶又骂姜宏,都说他是个死人,年纪也不小了就不知道找个正经营生做,还要靠她来养活,生个女儿本想着嫁个好人家跟着享福,可谁知又是个丧门星,才嫁过去多久就克的婆家家破人亡,这回到家里还要破她的财,如今在京城里名声都臭了,想找个好人家都不容易。

骂着骂着没听到姜云荷反驳,正奇怪着,问道:“死丫头呢?老大不小的到处跑,也不怕坏了名声!”

姜兴祖冷声道:“她那名声还用怕坏吗?已经坏到不能再坏了。”

虽然姜老太骂姜云荷时什么都骂,却容不得别人骂她不好,尤其是破坏名声的话,哪怕是她最疼的亲孙也不行。

瞪了姜兴祖一眼,“那是你亲姐,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姜兴祖委屈道:“我说的是事实嘛,刚还看到她跟个小子走了,正经人家的姑娘哪能这样啊?”

姜老太一听急了,别看她整日骂姜云荷这不好那不好,可凭姜云荷那模样,她还指望给姜云荷找个有钱的婆家,哪怕是做妾也行啊,怎么也能得些银子,再说姜云荷虽然嫁过一次人了,但好歹也还是少女的身子,若是被坏小子给勾走了,再坏了身子,也就得不到那许多银子了。

姜老太忙喊姜宏出去找人,二婶也急了,不管别人怎么看姜云荷,那都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自小就疼宠着,什么好的都紧着她,虽然是想让她嫁个好人家,可也是真心疼着的,若真被坏小子给拐了,她找谁哭去。

结果一家人出去寻了一日,甚至求到姜方,姜方也派出人跟着找了三日,也没找到姜云荷的人,这人就好像突然就蒸发掉了。

而在出京的路上,一辆小马车慢慢地跑着,车上坐着一个小少年和两个少女,小一点的少女和小少年都不过十岁左右的样子,而另一个少女则年长一些,约摸有十三四岁的样子。

三人虽然衣着普通,但相貌都很出众,只是此时车厢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小少女瞪着少女,少女瞪着小少年,小少年则嬉皮笑脸地斜倚在车厢里,坐都没个正形。

年长的少女看着坐在对面的小少年和小少女,紧抿着嘴唇,许久才道:“陈文志,真没想到你还活着。”

这三人正是陈文志和月艾,以及被人认为是被拐了的姜云荷。

陈文志道:“是啊,我还活着,让你失望了吧?”

姜云荷叹口气,“失望倒说不上,不过你劫我出来想做什么?”

她不过出了回门,就突然什么都不知道了,清醒过来时就已经在这辆马车上了,虽然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上的马车,但她明白一定是中了陈文志的手段。

陈文志用马鞍挑起姜云荷的下巴,左看右看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比在陈家时气色差了不少,可长开了也比以前好看了,我问我劫你出来想做什么?我们夫妻一场,你说我想做什么?”

想到自己在家里整日受姜老太的气,姜云荷突然觉得跟陈文志离开也不错,只是看向一旁瞪着自己的月艾气不顺地道:“这丫头是谁?不会是你新娶的媳妇儿吧?”

陈文志摇头,“不过就是个妾,你不必在意她,你是我明媒正娶进来的妻子,这辈子都没人能够代替你。”

姜云荷突然觉得自己竟然被陈文志这句话给感动了,瞧着他虽然年纪还小,却比从前成熟了很多,若他这话不是哄她的,这辈子跟着他哪怕是浪迹天涯也没什么不好。

只是瞧着月艾越看越别扭,就是不知道没事给她穿穿小鞋,会不会惹陈文志不高兴?不过,听陈文志话里的意思,还真是不怎么在乎这个小妾,要不就试试?

姜云荷最终也没找到,二婶哭了几日也就死了心了,只是对姜老太她再也不会像之前那样百般忍让,在她看来女儿就是被这死老太太给骂走的,如今老大一家都不愿养着老太太,他们家虽然花着老太太的银子,可如果他们都不养老太太了,老太太就是有银子也没人养。

于是二婶又硬气起来,整日与姜老太吵个不停,姜老太虽然仗着姜方每月给的十两银子硬气的很,可到底无论是打还是骂都不是二婶的对手,对骂了几次没占着上风,渐渐的也就不敢吭声,二婶再次当家作主。

可等她在与姜老太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后,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姜宏竟然与隔避的一个死了男人的小娘子打的火热,二婶闹了几次也没让姜宏回心转意,反是将小娘子接到了家里,虽然没正式纳娶,却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而小娘子对姜老太百般奉承,让姜老太再次找回一些做婆婆的威严。

于是,二婶除了要与小娘子斗,还要与给小娘子撑腰的姜老太斗,而姜宏大多时候也都是站在姜老太和小娘子一边的,直把二婶气的寻死觅活,却没一个人管她的死活,就是她生的儿子也整日整日不着家,不是去赌坊就是去茶馆,若是年纪大了可不还要眠花宿柳了?

姜老太一家鸡飞狗跳的,姜云浅与王南也商定好离京之日,便轻车简随地出了京城,为了让姜云浅路上舒服一些,马车自然是越大越好,随从虽然不多,却个个都是高手。

姜云浅这才知道原来顾家虽然出事了,但顾家的老人还真留下不少,尤其是这些曾经跟着顾侯出生入死的好手,他们不愿听从别人的命令,这些年或是隐藏在京城里等着顾家昭雪的一日,或是满天下地寻找顾家的后人。

如今知道顾家的案子翻案了,他们又都不约而同地回到王南王北的身边,当年没有护好顾侯是他们这辈子无法掩藏的痛,如今他们都发誓要好好地护好王南和王北,哪怕顾家不再是带兵打仗的武侯,他们只要能守在他们身边,这辈子也就足矣。

王北和怀萱公主同骑而来,如今顾家平反了,怀萱公主一直等着王北,就是皇上想要装糊涂,在德妃的暗示下,也不得把他们的婚事提上议程,毕竟怀萱公主是他最疼爱的女儿,这些年因顾家一事怀萱公主与他不再亲近。

如今看女儿也二十多岁的人了,再不嫁人可真就晚了,虽然他对顾家心中难免有结,可为了女儿的幸福,他也不能再棒打鸳鸯了。

而且,因怀萱公主和王北的年纪都老大不小,能早些完婚也能早了了心事,婚期就定在九月,天不凉不热刚刚好。

毕竟公主嫁人要准备的东西太多了,除了嫁妆,就是要绣嫁衣,公主的嫁衣可不是民间女子可比,六个月的时间绣嫁衣还是要赶工的。

怀萱公主没有上前与姜云浅道别,只是远远的朝他们挥手,她知道不管他们此时是否离京,但到了她与王北成亲时,做为兄弟,王南是一定要回来的,有什么话到时再说也不迟,如今在官道上送人,说太多了也怕引起别人的猜测。

虽说大家都知道姜侧妃还在岐王府里养病,但这么久了都没见着人,总有人怀疑,甚至已经有人在传王南的未婚妻其实就是姜侧妃,虽然这话因顾及岐王的面子不能摆在台面上说,但能避着还是避着的好,总不能别人都在说她弟弟头上发绿的时候,她也跟着附和两句吧!

坐在马车之上,看着京城越来越远,姜云浅问王南:“王南哥,咱们现在要去哪儿?”

王南却深情款款地望着姜云浅:“听你的,天涯海角,你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姜云浅伸手捏了捏王南的脸蛋,“怎么这么会说话呢?也不怕我把你卖了。”

王南便把头靠上姜云浅的肩头,“媳妇儿,这么听话的男人,你舍得卖吗?”

“舍得啊,就是怕卖不出去,只能委屈自己留着了。”

虽然嘴上说笑着,姜云浅的心却是满的,将头靠在王南的肩头,与王南十指相扣。

这辈子有夫如此,她还有什么好求的?或许王南不如别人精明,性子也不够沉稳,但他对自己的感情却是最真的。

重生这一世,经历了那么多的纷纷扰扰,接下来的人生,她惟愿平顺安康,再生几个可爱的儿女,哪怕是粗茶淡饭也甘之如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