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尸案密码 > 第两百一十章:大结局

尸案密码 第两百一十章:大结局

作者:阿丑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07:52

我伫立在原秀宇的尸体面前,身体禁不住打起冷战,仿佛在做一个恍惚的梦。“囚鸟”原秀宇被枪杀了,这对于我来说,这将是多大的嘲讽。而对于原秀宇来说,这一切似乎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我扭过头看着冷漠举枪的白教授,白教授开枪之后,子弹在射穿原秀宇眉心的一刹那,他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死了,终于死掉了,臭小子,你还是嫩,你还是嫩了点。”白教授嘴里嘀咕着,此时,他看了我一眼并收起手枪。我木然望着白教授,白教授朝我走过来说,“袁圭,这小子跟你说的那些话不足为信。你别被他给影响了。”

“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白教授,至少在我心里,对于突然发生的这一切是抱着怀疑的,我已经尽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是原秀宇的那些话如同寄生物一样缠着我,在我的脑际落地生根。

白教授得意无比。和我说完之后,他的眼神落在死亡的原秀宇身上。他眼里满是不屑,我能明白过来,这一切似乎也在他的计划之中。

秋千瞳带着小庄、陈易炫匆匆赶过来,发现原秀宇死亡之后,秋千瞳从身后掏出一副手铐走到白教授面前,“白教授,我怀疑你是犯罪组织‘火云花’的头目,跟我走一趟吧!”

“胡说,我怎么会是火云花的头目?”白教授一脸诧异。

“别狡辩了,原秀宇在死之前,他给我们寄来一份关于火云花的资料,那份资料显示,你便是这个犯罪组织的头目。资料虽说存在真伪,但你必须得配合我们的调查。”秋千瞳毫不犹豫地将手铐铐在白教授的手上。

“居然跟我玩这一招,呵呵,行,我配合调查,我看你们能查出什么。”白教授白了一眼死在椅子上的原秀宇后冷冷地说了一句。他没有做任何的抵抗和挣扎,但他身为“火云花”组织的头目,这件事让我们大吃一惊,目瞪口呆。

秋千瞳夺走白教授的配枪,她押着白教授往外面走去。白教授走过我身边的时候,他看了我一眼,在他的眼里,尽是得意。这双得意的眼神让我不寒而栗。和他四目相对,他的两只眼睛如同两座深渊,这里边不知道藏着多少的秘密。

陈易炫看到秋千瞳带着白教授离开,他走到我跟前,打算问明白事情怎么落得如此地步。但我没有理会他,他很好奇,我却无法满足他的好奇。我只是把车钥匙交还给他,关于“囚鸟”,他的死亡让我瞬间丢了魂魄似的,我打算让自己沉淀一段时间再说这个事。

陈易炫得不到回复,一脸失落地拿过车钥匙。小庄倒是能理解我,他看出我和原秀宇之间的事儿,他过来拉着陈易炫往外走。但我没有给他离开而是扯着他走到一边,我提起龙山林场的事儿,小庄他想了一会儿才跟我说起一件事。诚如原秀宇所言,小庄他的的确确调查过龙山林场这一件事。

他押解犯人臧阿民从首都回沐城县的途中,有人给他留下一个信笺。信笺上的内容大概是关于龙山林场的。小庄后来去查证了一下,但他找到的资料不多,龙山林场的人对他基本都是避而不谈。唯一找到的稍微有点用处的信息是林凡的父亲在1976年的时候,他也在龙山林场工作。最让我意外的是,林凡的父亲和我的父亲曾是师生关系,她父亲是法律学的专家,后因我的父亲的案件遭到连累,从而丢掉了前途,之后去了云甸镇生活。

林凡的父亲知道我爸遭受陷害,为人刚正不阿的他一直想帮忙翻案,也因为这个才被谭宗海给盯上。我听着小庄跟我提起这件事,小庄说。事情过去很久了,是真是假他无法去证实,只是的的确确有这么一个说法。他不敢确定,所以迟迟没有跟我提起。而且这件事和林凡有关,他只想着案后再和我说。

想到了林凡,低头看了一眼原秀宇,没有想到我和林凡之间的命运早在很久以前便牵涉在一起了。林凡那么拼命地寻找全家被害的真相,如果她知道这个结果,我不知道她会怎么想。而我也将会去努力证实这件事的真伪,当然,这些事还得白教授如实交代,只是以白教授现在的状况。他似乎想把一切给掩盖过去。

小庄和我说完这件事后,他说他要带着简雪妍回沐城,关于龙山林场的事儿,他会继续帮我盯着。

后来,我回到了学校,原秀宇的案子则交给其他人去处理。陈易炫他则回到了八里街派出所上班。不再受秋千瞳的差遣。

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我们全体宿舍的人去医院探望还在接受治疗的沈奕。探视结束后,我从医院出来,打算回学校的时候,秋千瞳出现在我面前。秋千瞳带着我走进一辆黑色桑塔纳轿车内。坐好之后,秋千瞳将车子开出医院大门朝存厚街的方向去。

在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直到车子来到郊区一座监狱的门口,秋千瞳才开口跟我说:“小乌龟,我答应过你的事儿,我绝对不会辜负你。”

“哦……”我都不记得她曾答应我什么了,自从原秀宇死亡之后。我的日子过得浑浑噩噩的,生活可谓是一塌糊涂。

“林凡就在这里边,你有半个小时的探视时间。”秋千瞳对我说道。

“林凡被你关起来了?”我惊讶地问道。

“不,我哪有资格关押她?她一直被关着,我告诉你,她可不是什么善茬,在我派她去云甸镇之前,她已经住在这儿了。”

“怎么会?”

“我只是利用她的技能罢了,说真心话,她能力还不错,我挺欣赏她。”

“她犯了什么事?”

“故意伤人,你可以亲自去问问她嘛!”秋千瞳微笑着说。

我抿抿嘴。想了想说:“对了,白教授他--”

“关于火云花组织的案子,他仍在接受调查,一时半会也出不来结果。不过,他和火云花组织的牵连还真不少,暗地里也不知道帮了火云花组织多少忙。至于他是不是火云花组织的头目且不说,根据原秀宇提供的资料,反正他一时半会也脱不了身。小乌龟,如果白牧奎他没有任何问题,你还会选择相信他吗?”秋千瞳说着说着突然问了我一句,这一句话问得我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

看到我愣住了,秋千瞳呵呵一笑说:“算了。去见你的林凡妹子吧!见完她之后,赶紧出来,我还有一个案子要交给你,这个案子或许和你的老师白牧奎有很大的联系。”

秋千瞳邪魅地笑着,这个女人,真拿她没有办法。我只能下车进入眼前这座监狱,千算万算,我怎么也算不到林凡居然是一名女囚犯。林凡她和秋千瞳之间到底什么关系,她明明是阶下囚,为何会让秋千瞳颐指气使?我带着满腹的疑问走进这座关押着林凡的监狱。

林凡她显得很憔悴,看她的样子,扭扭捏捏地被狱警押着出来,她好像不大想去面对我。见到我之后,她先是有些诧异,之后便变得冷漠无比。坐下来之后,她用冷冰冰的口吻对我说:“你怎么来了?我让秋千瞳她瞒着你,看来她失信了。”

“我只是想见你一面。”我淡然一笑道。

“有啥好见面?回去吧!”

“真心不想和我聊聊?”我问道。

林凡说:“我们之间有啥好聊的呢?我不喜欢你看到我这副模样,走吧!”

“我们找到囚鸟了。也弄清楚你家人被害的真相。”我说道。

林凡一脸冷淡地看着我说:“我已经知道了。”

“怎么会?谁告诉你?秋千瞳?”

“别以为我被关在这儿就会对外面的事儿一无所知,行了,咱们别再见面了。”林凡的态度变得无比冷漠,我体内一颗热乎乎的心都凉透了。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站起来招呼狱警。我有些不舍地看着林凡,林凡朝我低声说了一句,“袁圭,最后和你说一句,不要相信秋千瞳。”说完她随着狱警离开了。

我瞬间石化,愣愣地看着林凡离开,我无法理解她最后一句话,她到底怎么了?想表达什么?我恍恍惚惚地从监狱走出来。走到秋千瞳的轿车跟前。秋千瞳她没有在车内等我。我站了一会儿,秋千瞳匆匆忙忙地从监狱内跑出来,她拉着我上车说:“大事不好了,白牧奎他在看守所自杀了。”

随后,我和秋千瞳赶到白教授自杀的看守所,白教授死在关押他的房间内。他死的时候很安详,大概是吃了安眠药之类的致命药物。白教授自杀之前,他写了一份供罪证词,这份证词似乎交代了关于他所犯下的一切罪行。

得到证词的秋千瞳显得异常高兴,我不知道她和白教授说了什么,面对白教授的尸体。我满是惆怅。关于白教授的死亡,这像是安排好的一样。我看着兴高采烈的秋千瞳,想着林凡最后跟我说的话,我的心是一阵一阵地透着寒意。

“我只需结果,至于过程怎么样,我才懒得理会。我还以为他能撑几天。这么快就不行了。行了,一切都结束了。”秋千瞳朝我笑着说,说完拍拍我的肩膀,“袁圭,你功不可没。”

“秋姐……”我想问清楚。

“啥也别说了,回头我再找你。”秋千瞳打断了我。她拿着白教授亲笔写的供罪词兴冲冲地走了。

我走到白教授的尸体跟前,低头望着白教授安详的死状,脑子中转动着原秀宇的那番话。关于我父亲袁泽霖的事儿,我后来有问过家里人,但是,不管我怎么问。家里人没有一个人跟我说真话,包括我的母亲,他们总是用别的话搪塞过去。

我本以为自己可以等到和白教授见一面,让白教授告知真相,看来没有这个机会了。

一个星期后,秋千瞳派人给我送来一份文件,这份文件的内容便是关于秋千瞳曾经跟我提起的案子。

案子的发生地点位于西南边陲沐城县的龙山林场,在龙山林场发生了一起离奇杀人案子。工作于龙山林场的护林员、林场工相继遭到杀害,案子迟迟没有找到凶手。关于案子的流言也渐渐地多起来,有人说和林场内的“山神”有关,有人说他们曾在林场内见过野人,这起案子和“野人”有关。也有人说,这和二十年前发生在当地的一起悬案有关……

阅读着这一份关于龙山林场连环凶杀案的文件,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