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不能说的秘密 > 213 不能说的秘密(5)

不能说的秘密 213 不能说的秘密(5)

作者:唐微微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07:56

“你让她走吧,我不见他。”我固执地摇了摇头。

狱警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然后扭头就走了。

第二天,我们吃完午饭之后,狱警又来找我,说,“你女朋友今天又来了。”

我没有理睬他,就当做是没有听见,第三天的时候,狱警又来找我了,他说,“你女朋友天天来找你,你就出去看她一眼也行啊,你这不是为难我们工作人员吗?”

“你父母前两天才让我们申请给你减刑,你这样不配合我们的工作,怎么能申请成功?”

我停在路上,扭头看了他一眼,随即问他,“不是说一个月只允许探监一次吗?她怎么来了三次?”

“他没见到你。就是没有实施探监行为啊,如果她没有看见你,就可以每天都过来。”

每天都过来。

我愣住了。脑子里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朝狱警回答,“那我过去吧!这个事情,你能不要记在我的档案上面吗?”

“你去了的话,我还记你过干什么?赶紧过去吧,人家姑娘来了三天,你都不闻不问的,心里不知道该有多伤心了。”他跟着我往前面走的时候,朝我可惜道。

“你要是心疼她的话,送给你做女朋友得了。”我忍不住朝他开了句玩笑。

“那我倒是求之不得呢,可是她不要我啊!你这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人家一个大明星,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公众身份,对你这么死心塌地的,你说你碰到这样的姑娘,你还不珍惜,让我们没老婆的情何以堪?”

我没吭声了,一路跟着他往前面走。

其实我这也不叫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知道白一凡对我好,我只是不想耽误她而已。

我进到探监室的时候,看见白一凡果然已经坐在那里了,可怜巴巴的一个人坐在窗前,低头玩手机,她眼角余光看见我进来了,脸上随即闪过一丝喜悦,立刻抓起话筒要跟我说话。

我没有立刻坐下,而是打量了她一眼,我妈说的没错,她比之前更瘦了,瘦的只剩下了皮包骨头,人在面对摄像头上镜的时候,会比在日常生活中看着胖一点,所以女演员一定要保持身材,这我都知道,她跟我说过,但是瘦成这个样子,也是太不像话了。

我拿起话筒的时候,就听见她在对面问我,“你为什么不见我?为什么不敢见我?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吗?我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进来!为了看你,我把这几天的戏全都推掉了,整个剧组都在等我一个人呢!”

我望着她,忍不住朝她笑,“拍的什么戏啊,要把自己折磨成这样。我出去之后再找导演谈一谈,怎么能这么折磨一个小姑娘呢!”

“没有。”她撅着嘴朝我摇了摇头,“倒也没有要求我要减肥,只是这些日子,我不知道你在这里过的好不好,心里总是想着你,吃不好,睡不好,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瘦了几斤。”

白一凡个子不高不矮,一米六五左右,体重却一直维持在八十八斤,哪怕胖了半斤,那天晚上就不敢吃东西了。

这么高的个子,又瘦了几斤,就是因为我。我看在眼里,忍不住的心疼。

“我爸妈前两天来看过我之后,没有去找你吗?”我问她。

白一凡随即撇了撇嘴,“我不想听这些别人转达的话,如果那些话,都是你想对我说的,那么你现在就看着我的眼睛,跟我说,你要是能忍心,你就说出来。”

她说的这几句话,虽然是撒娇的语气,但是,说话的内容,却让我觉得心酸。

我扭过头去,没有看她,隔了会儿,低声问她,“你怀孕没有?”

“没有。”白一凡很快地回答我,“我倒是希望肚子里有你的孩子,你要是心疼孩子,说不定就不会这样对我了。”

她这么说着,没等我回答,又问我,“所以,你知道了我没有怀孕之后,就会更加毫不犹豫把我推开,是吗?你心里是不是有这样的打算?所以这几天都不肯见我。”

“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孩子,你还这么小,才二十一岁,你说你现在这么好的年纪。你又有这么好的前途,找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呢?为什么要……”

“要缠着你这么一个劳改犯是吗?”白一凡自己把我的话接了下去,理直气壮回道,“理由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就喜欢你,我长得这么大,最喜欢的人就是你。因为你真实,因为你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你就对我说,不像其他男人那样,拿好听的话哄我。”

“可能我这样子,你会觉得我有点作吧!但我就是不喜欢别人一味奉承我捧着我。我这个人活到这么大,这辈子都是一帆风顺的,碰到你就变了,我觉得这可能是上天对我的一个考验。”

“你已经成年了白一凡!怎么说话还跟孩子似的?”

我实在忍不住了,忍不住扭过头去看向她,皱着眉头,几乎是用骂他的语气在说他,“这不是小时候,跟别人抢玩具,你抢不到你就喜欢。抢到了就放在一边,无所谓了!”

“你对待你的人生就这么儿戏吗?你能不能,用你的脑子想一想,我这么一个人对你的将来有什么帮助?等我四十多岁出去的时候,我一无所有,只会拖累你,你这么缠着我有什么意思呢!”

我以为我用这么严重的语气来骂她,她肯定会心里难受,肯定撂下电话就走了。

哪知道,白一凡看着我,只是无所谓地摇了摇头,“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去找一个潜规则我的导演了?你希望我这么去做吗?为往上爬而无所不用其极。如果你说可以,我可以怎么去做,那我就像其他演员一样好了。”

“我跟你说,我这部新戏的导演,已经看上我很久了,总是给我发短信,给我发些暧昧的话。他已经四十六七岁了,刚离婚。家里有两个小孩,你觉得我想这样的男人怎么样?他对我的将来很有帮助啊!”

“白一凡你……”我就说这么几个字,就说不下去了,我感到很愤怒,她这是故意在气我吧!

我气到忍不住重重捶了几下桌子。

“我怎么了?你不是希望,我找一个能对我的将来有帮助的人吗?我觉得我选的人很好啊,我跟他相差二十多岁,等到这导演死了,我还能继承他巨大的遗产!他死了之后我还能包养小白脸呢,我觉得这样的人生设定很不错啊。至少这辈子,不愁钱,想要什么就什么!”

“你敢!”我被气到忍不住站了起来,狠狠地吼她。

“为什么不敢?你敢推开我,我就敢这么去做。你自己考虑好吧,我这部戏大概要拍五个月的时间,现在才开机一个礼拜,我跟那个导演还有很长的接触时间,我下次来看你的时候,你给我答复。”

她不说完。很酷地撂下了电话,拎着自己的包,转身就走。

之前从来都是我在威胁别人,我从小开始,就只有我威胁别人的份,她这么理直气壮的样子,我忽然觉得她很像我。

这种感觉,让我既生气,又无可奈何,我终于知道之前。那些被我威胁过的人,心里都是什么感想了。

接下去的一个多月,我始终都过得不开心,感觉心里很憋闷,我爸妈来看我的时候,我第一个就是问她,“妈,白一凡来了没有?”

我妈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又跟上次一样怪异,“你说你这小子啊,上次又说不要别人来看你,这次怎么又有急事找她呢?”

“哎呀,妈你不懂……”她这么一说,我就知道白一凡没有来了。

我急得浑身像有蚂蚁在爬似的,难受的不得了。

“她最近在忙着拍戏呢,二十四个小时得有十八个小时都在片场,她妈前几天才跟我说呢,说这丫头拍戏拍疯了,每天吃饭都不定,有的时候一天就吃一顿,把胃都饿坏了。”

但是为什么要十八个小时在片场?

“她每天下班的时候,有没有叫他们家司机去接她?”我总觉得,她确实跟那个导演有一腿了。

“我不懂什么?自己喜欢她,就去挽留,不要别人来帮你,我才不给你当跑腿传话的呢。”我妈忍不住朝我翻了个白眼。

没过几天,白一凡就过来看我了,狱警跟我说的时候,我几乎是急匆匆跑到了探监室。看到她果然就在外面,脸色不怎么好看,没化妆,眼睛底下的黑眼圈特别重。

“白一凡,你这部戏要么别拍了,不就是几百万一集的片酬吗?我给得起!”我拎起电话就这么告诉她。

“怎么着?你还想像你哥哥一样,买我啊!”她随即朝我露出一个贼兮兮的笑,“都拍到一半了,没有不拍下去的道理,再说了,这戏是你哥给我争取来的机会,女导演,你怕什么?”

我彻底败给她了,我有种预感,我要栽在白一凡手上。

五年之后。

狱警打开我手上手铐的时候,朝我郑重其事地又重复了一遍,“卓益,我跟你说啊,这是上面好不容易为你争取来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离监探亲的机会。如果你跑了。或者是满了四十八小时没回来,你就是通缉犯。回来之后,还得加刑!”

“知道。”我朝他笑了笑,“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出去是跟我女朋友领结婚证去的,如果我跑了,她怎么办?”

我说完这句话,就看到在外面等着的白一凡,迫不及待地朝我走了过来。

她今天穿着一条白裙子,特别美,化了淡妆,比几年前的她看起来成熟了一些,但还是像我们最初见面时的那个样子,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

一看见我,就开始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

“四十八小时啊,晚回来一分钟,都不行!”预警一边朝我们笑着,一边又加了句,“提前恭喜一声,记得给我带个喜糖。”

“肯定的。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份,我给亲自送过来。”白一凡,眯着眼睛也朝他笑。

她搂着我往车子上走的时候,一边又朝我嘀嘀咕咕,“我妈以前就跟我说呀,如果到二十六岁都嫁不出去的话,她就要把我赶出去了,这不正好吗?二十六周岁。”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脚尖,满脸的笑。

“你可想好啦?”我听她说了一会儿,故意要气她,“跟我领了结婚证,你就跑不了了。要是跟我谈二十年的恋爱,出去了你不要我了,你还能有一条后路呢,我跟你领了结婚证就不可能离婚的。”

“咱们不是说好了吗?都已经商量了一年了,怎么又想反悔呢?”她着了急了,立刻撒开我的手臂,着急道,“你要是再这样的话,我就跟那个四十多岁的导演跑了!”

“你跑到哪里去?你跑到哪里去我父母都能找到你,我跟你说,我还要把那个不要脸的男人整的身败名裂!”我伸手用力揪了下她的脸。

“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东西呢?爸妈算好的时间,十一点零分,去晚了一分钟都不行!”卓航摇下车窗,忍不住朝我们这边叫了一声,“快点,都已经十点钟了。”

他开来的是加长版的房车,我们拉开车门上去的时候,只看见一车子的小孩在里面,少说也得四五个。在里面闹翻了天。

微微坐在最里面,正拉着路易斯还有安宁低声骂他们。

“安宁我再警告你最后一遍,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哥哥的作业本,不允许你碰,你把他的作业本画成那个样子,还在上面骂他的老师,如果真的交上去了,被他老师看见,妈妈还得被老师叫到学校里去教训!”

她说到一半,看见我们上来了,随即朝我们两个人笑了笑。

他还没说话呢,安宁就转身,一下扑进我的怀里。

“叔叔啊,妈咪她今天又骂我了,路易斯老师给他们布置那么多作业,一晚上都写不完,我骂他们的老师,有错吗?”

卓航对孩子比较严厉,微微同时要照顾那么多的小孩。当然会有脾气不好的时候,所以可以这么说,安宁不过一年跟我见几次面,最喜欢的人却是我,因为我宠着他。

“你有本事,在你二叔面前告状,怎么没本事回去跟你爷爷告状呢?”微微忍不住无情地嘲笑了安宁一声,“看他回去不打你屁股。”

“回去让爸爸打你屁股。”安宁随即朝她扮了一个鬼脸。狡辩的同时,却往我怀里缩,害怕微微会打他的样子。

然而,我现在听到这样的话,竟然不觉得吃醋了。而且,童言无忌。

“今晚回去不准你吃清炒虾仁!”微微随即低声威胁了他一句,朝他挥挥自己的小拳头。

“你有本事凶他,怎么没本事打得过卓航呢?”我把安宁牢牢护在自己怀里,也跟着嘲笑了一声微微。

“行,你们厉害。”微微咬牙切齿回了一句,不搭理我们了,又转过身去,帮路易斯擦着作业本上被安宁画的一塌糊涂的铅笔画。

我们到民政局的时候。发现我养父母也来了。微微去年回南城的时候,给我的养父装了一条假肢。

现在我的养父基本上已经能适应了,虽然走的有点慢,但总比缺了一条腿的要来得好。我的养母,还得坐在轮椅上让人推着,但是现在和别人交流,基本是没有问题的。

白一凡说,要把他们,留在这里住一段时,带他们逛逛东城。我没有尽到孝。我不能做到的事情,她说她要帮我完成。

我们上去的时候,十一点零五分,掐准了零七分的最后一秒,我和白一凡同时在宣誓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一大家子人,二十多个人在家里等着我们。

回去的时候,我父母已经在家里院子后面,放好了摄像机的支架,就等着一家人站好拍全家福。

排队的时候。本来是卓航站在我左手边的,然后爸爸去按快门的时候,卓航忽然伸手搂了一下微微,让微微紧贴着我站着。

我扭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竟然没有觉得一丝尴尬。

在这个瞬间,我忽然觉得,我应该已经放下了。

那些疯狂的年月,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淡淡退去。

我那么疯狂地喜欢着她的时候,也已经过去了。

从拍下这张照片的瞬间,那些只有我们四个人知道的事情,终究会成为一个秘密,掩藏在心底。

然后,就想,我对微微已经淡去的感情一样,记忆也会消失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