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大弱攻的追妻交响曲 > 第一百零七章 当年真的不是我

大弱攻的追妻交响曲 第一百零七章 当年真的不是我

作者:晓黄蚊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11:23

黝黑的眸子明亮,一尘不染,夹杂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苗蕊不愿意开口,即使她知道他和素凤的关系匪浅,知道了他手上沾满鲜血,她还是不愿意让他自责心疼。

算了,如果上天注定要让她失声,那就这样好了。

有些无力,她又缓缓的闭上双眼,陷入一场黑暗。

谢恒不知道她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就算是闹脾气也不能拿自己的声音开玩笑。他长眉紧蹙,拧在眉心形成了一股无形的痛楚。

“苗小蕊,有什么气都等你病好了在处理,现在不是你闹脾气的时候。”他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维持温柔的声调,天知道他已经在暴走的边缘。

一秒,两秒,苗蕊始终没有给出回应,静默的躺在那里输液。

突然,‘哗啦’一响,摆在推车架上的药品仪器全被谢恒的手臂一股脑推到地面,溅起满地的微黄液体,刺鼻的药水味弥漫开来。

深黑的眸子异常冰冷,高大的身体带着与生俱来的霸道气场让人不寒而栗。他拿出手机,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算是挨个医院给我找,五分钟之内我要一个人的全部病例。”他的声音低沉的骇人,如暴风雨来临前的预兆。

不知道电话那端又说了什么,只听他几乎咬着牙缝说,“……苗蕊。”

‘哐当’一声,手机也成了牺牲品,摔在地面,碎成片。

自始至终苗蕊都都没有任何反应,或许她心里也知道,以他的能力,想要找到自己的病例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尽力想要隐藏的事情,最终还是要被人发现,这种挫败的无力感吞噬着她脆弱的灵魂。

一滴晶莹的泪珠顺着眼角滚落,悄无声息。

等待的五分钟对谢恒来讲是漫长的,好在,她就在他一抬眼就能看见的地方,好在,她就在他一抬手就能触及到的地方。

这才让他焦躁的心逐渐平静,心绪也冷静了下来。

很快,武励就风风火火的推门而入,他拿出一个牛皮纸袋递给了谢恒。

谢恒抬起眸子,闪过一丝狠戾,“有人看过里面的内容吗。”

“没有。”武励回答。

当然没有,这可是苗蕊的病例,一点都马虎不得。吩咐下去的时候他就再三叮嘱下面的人,谁要是好奇心大看了这份病例,后果只能自己承担。

这个回答谢恒还算是比较满意,他用鼻音发出一个‘恩’字后就再也没管武励的存在。

武励杵在那里,谢恒没让他走,他也不能走,站在病房可能不小心还会听到一些他不能听得秘密,索性他退出了病房,找了一个离门口不算太远也不算太近的椅子坐下。

谢恒解开白线的缠绕,把一摞病例资料拿在手上,翻看了起来。

时间过去的越久,他的眉头就蹙的越深,脸色也逐渐变得愈发阴沉,双眸黯然的仿佛凝结成了一层薄霜。

下一秒,他几乎是瞬间来到苗蕊面前,双手都在微微颤抖,

“苗小蕊,四年前你突然去监狱看我一副一样怪气的模样,还留下一张奇怪的字条,就是因为这个?”

他在生气,气她居然不信自己。

可气归气,转瞬即逝就被满满的心疼所代替。

她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姑娘,心里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和痛楚才会让她到了失声的地步。

就像李玉珍走的时候她也仅仅只是结巴,而她想当然的以为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他所设计的时候居然成了哑巴。

在她心里,究竟造成了多大的打击,他不清楚。

只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如刀割。

他急迫的想要拥她入怀,这么想着,也就这么做了,他长臂一捞,柔软的身体带着清新的味道和比寻常时略高一些的温度落入怀中。

他的下颌抵在她的肩窝,高大的身躯还是微微颤抖,“苗小蕊,我谢恒敢作敢当,不是我做的我不会承认,当年那件事……真不是我。”

苗蕊的心口一软,想去伸出手臂回抱他的腰,可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画面再次涌出,她的双手又无力的垂在了被子上。

谢恒松开了她,吻了吻光滑的额头,站了起来把手中的病例资料扔给了站在一旁的医生,冷声说道,“我不希望别人知道这件事。”

“我知道,谢总。”就算是在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告诉别人呀,他还想要多活几年呢。

于是,他拿着病例站在一旁细细的研究起来。

地面很光滑,反衬着灯光映出两人的影子,和谐温柔,安静的像一幅水墨画。

苗蕊脸颊呈现着不自然的红润,精致的五官立体协调,无论哪一个都挑不出一点问题,就像是她本身就该如此,就该这般完美。

她紧闭着眸子,浓密的睫毛弯翘,像是江南小调里传唱的溪中小船。

谢恒就这么静静的望着她,连眨眼的功夫都舍不得,因她和方采陈私下见面而生出的怒气也被掩盖。

医生真是不想打破这种美好的画面,奈何又不敢让谢恒久等,迫不得已走过来。

“谢总,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位女士一定是听了什么她心里无法承受的打击所以才会再次造成这样的失声现象。”

其实不用他说,谢恒大概也能猜出一二。

“我再说一遍,我要的是结果。”他厉声清吼,眸色愈深。

这件事情有些棘手,医生有些为难,他欲言又止的说,“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知道她究竟听到了什么。”

谢恒一怔,他恍惚有种预感,这件事情和自己脱不了关系。

“是不是方采陈跟你说了什么?”他的语气轻柔,眸色深情专注,粗粝的大手把她两只手叠加在一起窝在掌心。

苗蕊也缓缓睁开眸子,对上那双如墨的眼,她的心仿佛露了一拍,张了张嘴,无声的说,“谢恒,我究竟该不该相信你。”

见到苗蕊愿意理他,他慌张的拿出备好的本和笔递给她,“你想说什么,就写给我看。”

对视着深情的眸子,她接了过来,一瞬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想了想后,在雪白的纸上写到,“谢恒,如果你不爱了,请一定告诉我。”

如果说,是他杀人这件事和背叛她这件事来比较,她更不能接受的是背叛。

她的道德观念不强,是非黑白从来划分的也不是很清晰,究竟什么是对,什么又错,只是站在不同的角度去看罢了。

这个世上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人,甚至无故死去她也认为上天这样安排总有它的道理。

因果轮回,本来就是人生常态的溯源。

可她接受不了他爱她的同时心中还惦记着其他女人。

谢恒看着白纸上娟秀的字,眉头拧的愈深,英俊的脸都在皱在一起,“如果我之前说的话你忘记了,那我就在说一遍。”他咬着牙,死死地盯着苗蕊的眸子,让她与自己对视,“我谢恒这辈子只会爱一个女人,她的名字叫苗蕊。”

这么多年,这是苗蕊第一次听见他叫自己苗蕊,无论怎么听都感觉很怪,就像是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可又挑不出毛病来。

心中有些发酸,漂亮的眸子染上一层雾气。

苗蕊一哭,他的心都乱了,手足无措,“苗小蕊,老子说过的话你都忘了,老子没哭,你他娘的还哭上了。”

他嘴里又开始说着混话,饶是这样,还会用指腹擦拭着她眼角的泪水,又不敢用力生怕弄疼她。一个大男人,这小心翼翼的画面,就像是拿着绣花针不知道该从哪下手。

感受着谢恒独有的温柔,苗蕊犹豫了片刻还是在纸上写出,“今天中午你去了哪?”

她心中也是忐忑的,不确定谢恒究竟会不会说实话。

不知为什么,谢恒就是能感觉到她的担忧和惊慌,她在不安,她在难过,她在等着自己给她一个解释……

不是,不只是个解释,或许是最后一次机会。

“我去了医院。”他低声说着,缓缓的后开口,“去看素凤。”

坦白承认,是不是就证明心中无愧?苗蕊不清楚,却又不得不这样安慰自己。

至少她没骗自己……

她写了几个字,“她得了什么病?很严重是吗?”

谢恒有些苦恼,对于素凤他心中有愧,“苗小蕊,这是她的**,我不方便说给你听。况且,她变成这样我有一部分责任,所以,我不能扔下她不管,我希望你能理解。”

这是个理解万岁的年代,无论做了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只要说一声我都是迫不得已,你要理解我,就能让人消除芥蒂。

可苗蕊偏偏是个小心眼,眼里容下沙子的女人。

“如果我理解我不了,你会怎么办?”她“唰唰’在纸上写下几个娟秀的字,铿锵有力,让人能看出她的坚决。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

就算素凤在重要,可同苗蕊相比,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他的眸子微暗,凝视着苗蕊的红润的脸颊,“如果保护她的前提是伤害你,那我做不到。”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