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鸾凤错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结局

鸾凤错 第一百二十八章 结局

作者:凤朝凰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13:49

玄墨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发现,他的离去亦然。

然而,乐无忧的突然消失却在风尧国皇宫掀起了一场惊天骇浪。

贵妃当即就变了脸色,果断地吩咐:“找,立刻去给本宫找,就算是上天入地也要把乐无忧给本宫找回来。”顿了顿,她又继续道:“她昏迷了那么长的时间,身体乏力,就算跑,也跑不远,你们多留些人将整个正阳宫的角落都找一遍。”

早已充满硝烟的皇宫顿时炸开了,皇上最爱的女人不见了,几乎后宫所有女人都在欢呼,她们终于又有机会得到皇上的恩宠了。

当然,更令她们欢呼的是,乐无忧一旦不在,看顾她的贵妃便难逃一劫。

一下就少了两个劲敌,任谁也会兴奋。

没有人知道,消失无踪的乐无忧此时正躺在仙境昆仑虚的玉床之上。

玄墨很是心疼地握着乐无忧的手,轻轻在其眉心印下一吻,然后,一定神,潜入其梦境。

乐无忧的梦境是在玄灵国的墨亲王府内,里面一切依旧,乐无忧正与“玄墨”坐在凉亭之中一边说话,一边吃糕点。

乐无忧的脸上带着笑意,可见她的心情不错,甚至可是说是非常愉悦。

玄墨心里顿时疼痛起来,无忧沉浸在往日的幸福之中,所以才总是不愿意醒来。这一次,他的死给她带来的伤害到底是有多大?才能让她绝望至此?

“无忧……”

玄墨轻唤着上前。

声音都是哽咽的,玄墨难受得无以复加,偏偏,他上前去了,乐无忧却似听不到他说话般,完全没有搭理他。

玄墨不死心地继续往前走,也不说话,直接站在了乐无忧的视线下。

乐无忧抬眸:“阿墨?”

玄墨点头:“无忧,是我,我来接你。”

乐无忧笑道:“接什么接?你要接我去哪?”

玄墨说:“我要带你离开这里,回到现实。”

说着,玄墨便伸手去拉乐无忧。

在将要碰到乐无忧之时,乐无忧却突然躲开了。

玄墨一阵错愕,乐无忧说:“你不是玄墨。你是什么人?冒充玄墨到底想要做什么?”

玄墨说:“我就是玄墨呀,无忧,你看清楚,我就是玄墨呀。”

“你若是玄墨,那本王是谁?”

闻声回头,玄墨见无忧梦境之中的玄墨走了过来,一脸凌厉地瞪着他:“你是何人?为何冒充本王,你到底有何企图?”

玄墨不理会“玄墨”,转而看向乐无忧,道:“无忧,我真的是玄墨,你现在身处梦境,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是你自己心灵深处最渴望的东西。”

乐无忧摇头:“不可能。”

“无忧,你以为如此麻痹自己。真的可以改变结局吗?你心里真的放得下?”玄墨看着乐无忧,心疼地问:“你看到了他,也就是你心里的玄墨,你们在这梦境之中很开心,以至于你不愿意醒来去面对面实的残酷,你想忘掉一切,可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可以忘得干干净净?”

乐无忧:“我不管你是谁,立刻给我滚。”

玄墨未动,反而向乐无忧靠近:“我说过,我是来接你的,若是没有把你接走,我又怎么可能会离开?”

乐无忧:“你走!”

玄墨继续逼乐无忧:“无忧,你在怕什么?你其实很清楚自己身处于梦境对不对?你也知道眼前的玄墨随时都会消失不见对不对?你保持着清醒,你知道一切,但是,你害怕去面对。”

“你闭嘴!”乐无忧道:“不要再说了。”

玄墨却未听乐无忧的,而是继续道:“无忧,你看清楚,我是玄墨,鲜活的玄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乐无忧摇着头后退:“你不是玄墨,玄墨已经死了。”

话音落下,乐无忧整个人都不好了,她满目痛苦了地蹲下,双手抱着双膝,将脸埋于双膝间,把自己紧紧抱成一团,一看就是那种极无安全感的做法,任是谁看了都忍不住心疼。

也是在她承认玄墨死亡那一刻,玄墨身前那个与他一样的身影消失了。

玄墨上前,伸手将乐无忧抱入怀中,不住安慰:“无忧,我是死了,但是,我又活过来了,你看看我,我这不是来找你来了吗?无忧,跟我离开好吗?现实中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们去做呢。”

乐无忧明显不信,连声音都哽咽了:“我不管你是谁,你肯来骗我一次,我心里很感激,但是,我不需要。”

已经死掉的人,怎么可能会复活?

玄墨道:“无忧,你听我说,我并非普通人,我是天上的神。死去的那个只是我的肉身,我的灵体民灵魂都在,现在站在你面前的就是我的灵魂。”

乐无忧不说话,玄墨继续道:“无忧,我知道这事令人难以想象,但是,我说的都是事实,我活过来了,也把你带离了风尧国皇宫。”

“真的?”乐无忧抬眸,急切地问道。

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双目通红,且还浮肿着,玄墨抬手轻轻为其拭去眼角的泪痕,道:“真的!无忧,你再也不必受苦了,我保证以后会好好的疼你,爱你。”

乐无忧很不确定地问:“你真的是阿墨?”

玄墨再一次点头:“是。”

乐无忧问:“你有什么可以证明的?”

玄墨说:“你闭上眼,放开心,我证明给你看。”

乐无忧微犹豫了一下,还是照做了。

玄墨见其听话地闭上眼睛,也没有再犹豫,直接伸手搂着乐无忧便将其带出了梦境。

玄墨睁开眼,离开乐无忧的额头,轻声道:“无忧,醒醒。”

乐无忧期待地睁开双眼。

四目相对,玄墨的心亦在那一刹那放松了不少。

会睁眼了就是好事。

玄墨问乐无忧:“无忧,现在可信了?”

乐无忧眨了眨眼,又四下看了看,还是很不敢相信:“我真的不在风尧国皇宫了?你真的活了?司徒铭说你和尚大哥都死了。”

“惊天一直都好好的活着,而我……还记得我之前对你说过什么吗?”

乐无忧想了一下,道:“你是天神?所以,你死了又活过来了?”

玄墨点头:“无忧,我知道这事很匪夷所思,但是,这是事实,我们现在所在便是昆仑虚,我的地盘。”

乐无忧似乎反应不过来:“你的昆仑虚?”

玄墨道:“无忧,其实你上一世就来过这里的,只是,你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

乐无忧越发诧异了:“我们上一切就见过?”

“我们上一世便是情侣。”玄墨道:“无忧,我保证,再也不会让你受一星半点的伤害。”

乐无忧关注的问题却是:“司徒铭呢?他……”

“我会处置他的。”玄墨道:“在那之前,你先把身体养好。”

乐无忧说:“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吗?”

玄墨说:“只要你的身体好了,你自己去杀了司徒铭都行。”

乐无忧笑了:“一言为定。”

在这之后的几天,乐无忧便在努力的调养自己的身体,子音负责照顾她,又在前世就见过乐无忧,故而,与乐无忧的关系很好,乐无忧有什么想知道的,子音都会告诉她。

转眼便是七日过去,乐无忧的身体已经完全好了,但是,她失去的异能没能再回来。

幸在,乐无忧并不是很在意这一点。

玄墨一直观注着人界的动态,回来看到乐无忧越来越好的身体,也是止不住开心。

且说那一日司徒铭去战场找玄墨未能找到,回来却发现乐无忧不见了。他气得差点当场就杀了贵妃。

虽没有真的杀了贵妃,却也将其关了起来,并在第一时间派人四处去寻乐无忧。

然而,寻了好几日也没有乐无忧踪影,乐无忧整个人就像是从人间蒸发了般,令司徒铭焦急又无奈。

气到极致,司徒铭直接去向尚惊天要人了。

两军对峙,风云变幻。

司徒铭凌厉的眸直射尚惊天:“尚惊天,只要你将无忧交出来,朕饶你一死。”

尚惊天毫不退却,冷冷道:“你将无忧囚困,现在又反问我来要人,不觉得太可笑吗?”

司徒铭微微眯眸:“朕不知道你们是用何方法将无忧在朕的人眼皮底下将人给带走的,但既然带走了,就必须把人给朕送回来。”

尚惊天只觉得好笑:“司徒铭,你以为你是谁?别说我不知道无忧在哪里,就算知道,也不可能会告诉你。”

司徒铭大怒:“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落下,司徒铭便运起灵力,光芒闪耀间,凶兽穷奇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那是什么?”

在场上百万的将士,不管敌我,皆震惊了,一个个脸上皆写满了惊恐,有些人甚至本能地往后退,生怕一个不慎,便被会那么一个庞然大物给吃了。

相较于玄灵国这边,风尧国的将士在害怕之后便是止不住的兴奋。

司徒铭一声令下,穷奇便如脱缰的野马般,直奔尚惊天而去。

尚惊天骤然眯眸。手挑琴弦,势要与穷奇相抗。

然而,就凭尚惊天那点本事,于人而言是杀机,于穷奇而言不过是挠痒,又怎么可能伤到穷奇半分。

结局,可想而知,尚惊天整个人都被穷奇咬起来摔在地上。

穷奇逼近,所有将士皆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在穷奇与尚惊天所在之处,方圆五里没有任何人。

现在的尚惊天不过就是一个待宰的羔羊。

司徒铭道:“尚惊天,如果你现在告诉朕无忧在哪里,朕立刻放过你。”

尚惊天哼道:“有种你就杀了我,我死了,你也得不到好下场。”

司徒铭:“你夺威胁朕?你凭什么威胁朕?你有何能耐?一个将死之人,你凭什么?”

尚惊天懒得再回答司徒铭,只冷冷地盯着穷奇。

他现在浑身都疼,穷奇要他的命,不过瞬间的事情。

司徒铭:“你当真不说。”

尚惊天就是不答。

司徒铭大怒,向穷奇作了一个手势,穷奇顿时兴奋起来,撒欢似的扑向尚惊天,张着血盆大口就咬下去。

司徒铭凌厉地扫过玄灵国的其他将士,道:“如果你们谁告诉朕,乐无忧在何地方,朕立刻放过竹他,不然,尚惊天就是你们的下场。”

众人皆变色,他们倒是想要说,问题是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怎么说呢?

众人皆同情地看着尚惊天一眼,担忧着自己的性命,他们几乎是下意识地转身就要跑,可是,他们脚下全像生了根般,完全动弹不得。

在场将士越发的惊恐,心里那种恐怖感怎么都压不下去。

他们以为尚惊天必死无疑,以为玄灵国的将士都得死在这里,葬于那只凶兽的嘴里。

然而,令他们始料未及的是,在穷奇将碰到尚惊天的最后一刹那,一道光束从天而降,紧接着凶兽穷奇便被整个掀飞出去。

众人的嘴张成O型,他们好奇,到底是谁如些有能耐。居然能够一招就将那只庞然大物给掀飞出去。

待看清时,所有人都不淡定了。

当然,更多的还是兴奋。

“墨亲王、墨王妃……”

一时,欢呼声四起,所有人都仿佛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希望般。

玄墨与乐无忧在尚惊天的惊讶之中一左一右将他扶起,转身往玄灵国的军、队而行。

将尚惊天交给一位将领,玄墨扭头看向司徒铭,其眼眸中尽是凌厉,杀气四溅。

“司徒铭,你的末日到了。”

“你以为披着玄墨的一身皮,你就是玄墨了?”司徒铭心里的震惊无以言表,面上却在装镇定,他说:“玄墨已经死了,你到底是谁?”

顿了一下,司徒铭又看向乐无忧,继续道:“无忧,你看清楚,在你眼前的人并非玄墨,玄墨早就已经死了。”

“是你杀了玄墨。”乐无忧点头,道:“我知道。”

司徒铭面上一喜,诱道:“无忧,你面前的人不是玄墨,快过来,他会伤害你,我却不会。”

“司徒铭,我就没有见过脸皮比你还要厚的人。”乐无忧冷冷道:“他会伤害我?你不会?说这样的话,你到底还是不会脸红吗?”

司徒铭紧紧盯着乐无忧,乐无忧继续道:“墨亲王玄墨是死了,可是上神玄墨又活了。”

司徒铭看向玄墨,话却是对乐无忧说的:“此话何意。”

玄墨道:“本尊应该感谢你。若然不是你召唤穷奇杀了本尊,本尊又怎会如此快复活重生?”

司徒铭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玄墨继续道:“你身为苍鹰,不好好坚守你的岗位,造福苍生,居然下界为祸人间,简直可恶,今日,本尊就灭了你,以儆效尤。”

随着玄墨的话音落下,他缓缓抬手,一道白色的光芒自他指尖弹出,瞬间冲向司徒铭。

看起来漂亮无比的光芒竟带着十足的杀机,令人本能地退却。

司徒铭这才露出其真正面目,反手一击,迎上了玄墨。

两道光芒相撞,迸射出强大的能量,司徒铭被震得直接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司徒铭欲图借着这个时机溜走,玄墨哪会给他机会?他微微眯眸,抬手盖下去,司徒铭当即被强大的力量给压得摔倒在地,就连地面也压出了一个人形的坑,坑足有半米深。

乐无忧啧啧:“司徒铭,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司徒铭挣扎着爬起来,嘴里不停地涌着血,浑身皆被泥土和血给染了,使其看上去甚是狼狈。

司徒铭看着乐无忧,很是不甘:“无忧,所有人都可以说我活该,唯有你不可以,你怎么可以?”

乐无忧冷冷地说:“我为何就不行了?你口口声声为我,当你囚禁我,杀玄墨之时可有想过我什么感受?”

司徒铭止不住悲凉:“所以,你是巴不得我死?”

乐无忧说:“没错,我就希望你死,只要你死了,才能天下太平,像你这样的妖怪,就不该留在人间继续害人。”

司徒铭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看上去甚是疯狂,声音更是渗人。

乐无忧止不住蹙眉。

玄墨则是毫不犹豫地出手,只见两道光芒自他指尖飞出。瞬间便将司徒铭给击倒在地。

而与此同时,司徒铭被迫现出了原形。

一只巨大的苍鹰,通体黑色的羽毛,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即使不动,就那体型也够令人震惊了。

事情发展到现在,在场之人无不震惊,风尧国的人看着地上的苍鹰只觉得惊恐:他们的皇上,竟然是一个妖怪。

玄墨对风尧国的将士们说道:“大家也看到了,司徒铭,也就是你们的皇上风逸轩,实则是一只苍鹰,他实为妖,并非统领人界江山之人选,你们先回去。本尊随后会去皇宫,为你们挑选一位新的帝王。”

闻其言,有人点头准备离开,亦有人抱怀疑态度,更有人大胆道:“你说你是神,皇上是妖怪,如何证明?”

玄墨凌厉地扫过去,那人顿时吓得噤声。

不过,玄墨也没有再多言什么,直接幻化。

顿时,一条黑色的巨龙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龙飞九天,在场之人无人敢再怀疑,皆齐齐跪了下去,尽情膜拜。

玄墨龙身落地,瞬间成人,他说:“你们回去吧。”

风尧国的将士不敢再多言,转身就离开了。

玄墨与乐无忧走向尚惊天,玄灵国的将士们看到两人走来,心情皆是说不出的复杂。

玄墨道:“大家不必紧张,本尊虽为神,但是,在人界与大家共处的十几年也不是白处的,你们依旧是本尊的好兄弟。”

此言一出,众将士顿时感动得泪流满面,齐齐跪了下去,高呼:“墨亲王万岁。”

玄墨笑着道:“大家都起来吧,现下无事,李将军,你先带着将士们返回玄灵国,待本尊处理好风尧国这边的事情,立刻赶去玄灵国。”

李将军领命:“末将遵命。”

随即,李将军带着一众将士返回玄灵国。

玄墨将尚惊天治好后,让尚惊天回了江南,让其好好处理江湖事情。

末了,玄墨才将司徒铭收入随身空间之中,与乐无忧赶去风尧国的皇宫。

一路上皆是玄墨与乐无忧的传言,两人早已从妖怪升级为神了,所有人皆是一片向往,眼中尽是膜拜,唯有司徒铭是妖之事,令很多人唏嘘。

两人很淡定,短短时间便出现在了风尧国的皇宫,那里,早站满了文武百官,及风尧国的各王爷。

玄墨和乐无忧的到来。使得所有人皆紧张起来。

玄墨说:“以往之事,本尊不会计较,但是,从今以后,你们要与人为善,不可再动歪心思。”

众人齐齐应道。

玄墨又道:“风尧国什么情况,你们比本尊更为清楚,现下,你们的皇上风逸轩已经不可能再继续统领风尧国,你们自行商量,推举一位新的帝王。”

当即,众人窃窃私语起来,很快就有了争执。

不过,短短时间,他们又有了答案。

当朝丞相率先开口:“臣推举逸阳王为帝。”

“臣等附议!”

玄墨扫了一眼那位年轻的王爷,只问了一个问题:“为帝者,当如何?”

“万事以民为先,得民心者,得天下。”

玄墨点头,道:“本尊唯一的要求便是亲民、爱民,做一个人人爱戴的好皇帝,可能做到?”

“能!”

于是,风尧国的新帝王就定下来了,至于后续处理司徒铭的后宫及不服他之人那些事情,全都是新帝的事了。

玄墨与乐无忧在见证了新帝登基之后,便离开了。

两人离开风尧国之后,直接回了玄灵国。

玄灵国内早已疯传了风尧国之事,乐无忧瞬间从妖变成了神,玄墨更是万民敬仰。

而一直将玄墨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玄昱心情更是复杂。

至于一直加害乐无忧的凤萧萧与太后。就只剩下害怕了。

玄墨身为神,现下有足够的能力来保护乐无忧,自是不可能再与普通人计较。

乐无忧历经数次生死,也早把一切看淡,她对凤萧萧与太后说:“我不怪你们的一再加害,我只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为恶。”

玄墨对玄昱说了同样的话:“皇上,以后,本尊再不会是你的威胁,本尊希望以后你能好好当这个皇帝,把所有算计的心思都留待处理政事上,做一个好皇上。”

顿了顿,玄墨看了太后与凤萧萧一眼,道:“太后很疼你,记得好好孝敬太后。还有萧萧,她本性不坏,你好好照顾她。”

玄昱说:“我会的。”顿了一下,玄昱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对不起!”

玄墨挑了挑眉,玄昱继续道:“之前答应过你们不会再找你们麻烦,却没有做到,我没有想到凤萧萧和母后会……”

“本尊已经说过了,都已经过去了,本尊并不介意。”玄墨道:“你只要做好这个皇帝,便是对本尊最好的回报了。”

玄昱点头:“朕一定会做一个好皇帝。”

玄墨点了点头,继续道:“本尊会看着的。”

说完,玄墨又了看向太后与凤萧萧,两人皆用复杂的眸光看着玄墨,真的待玄墨看过来时,两人又害怕地将视线收了回去。

玄墨道:“你们也不必如此害怕,本尊身为上神,不会与你们计较,只要你们不再与人为恶,本尊便不会对你们怎样。”

太后和凤萧萧相视一眼,凤萧萧这才大着胆问:“真的吗?”

玄墨点头,凤萧萧还是不信,她本能地看向乐无忧,乐无忧冷冷道:“我可没有玄墨那么大方,如果是早一两个月让我看到你们,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我和玄墨不会发生这么多事,也不会历经这么多的磨难。”

说着,乐无忧直逼近凤萧萧,凤萧萧吓得直往玄昱身后躲。

玄墨伸手将乐无忧捞入怀中,道:“无忧,算了,这里差不多了,咱们去看看你爹和大哥他们吧?”

闻言,乐无忧当即罢了手,拉着玄墨就走。

乐云翔和乐无心,及其尚文秀皆从尚惊天那里听到了玄墨现下的惊人身份,至于乐无忧,他们全是不确定的。

他们自得到消息后就没有平静过,待到乐无忧和玄墨真正出现在眼前,他们便是怎么也无法平静了,连手脚怎么摆都不知道了。

乐无忧见到他们则是非常兴奋,重逢之初直接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熊抱,把乐云翔和乐无心都吓了一大跳。

乐云翔和乐无心皆在第一时间将乐无忧给推开了,关心地问:“无忧,你没事吧?”

乐无忧摇头:“我没事。”

乐云翔犹豫了一下,问:“玄墨真的是天上的神?”

乐无忧点头,乐云翔又问:“那你呢?”

乐无忧道:“我不是。”

说完,乐无忧不免失落起来,她和玄墨,一个地上,一个天上,她寿命有命,他永生不灭,他们之间怎么有可能?

乐无心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直接将乐无忧的担忧给问了出来:“无忧,你们一个神,一个人,如何在一起?”

乐无忧垂眸,玄墨倒是率先开口:“这一点你们完全可以放心。不管我是神,还是人,都会是无忧的玄墨,我和她并非一世的情,以前我没有放弃她,现在也不会,以后更不会。”

“可是,人和神可以相爱吗?”众人皆有此担忧。

乐无忧本能地抬眸看玄墨,玄墨也垂首看着乐无忧,四目相对,玄墨说:“我的幸福,我自己作主,这一次,我一定会力护无忧。”

顿了一下,似是想到了什么。玄墨继续道:“无忧不是神,我可以助她为神,反正,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不会放弃无忧,只是……”

乐无忧整颗心都开始紧张起来。

玄墨说:“无忧,恐怕要委屈你了。”

乐无忧道:“只要你不弃,我便不离,不管要历经多少苦难。”

玄墨点头,伸手将其拥入怀中,毫不避讳,道:“永生不弃。”

乐无忧紧紧回抱玄墨,亦道:“永生不离。”

乐云翔等人看得皆热泪盈眶,他们都感动于玄墨对无忧的情。

乐无忧和玄墨留下来陪了乐家人两天便返回了昆仑虚,昆仑虚内,神界的公主还在等着玄墨,眼见着玄墨带着乐无忧这么一个凡人回来,且还是她一千多年前就见过的女人,她自然是受不了。

然而,还不待神界公主说什么,玄墨便毫不留情地将人给丢出了昆仑虚,并在同时布下了结界,将所有人都拒于昆仑虚外。

乐无忧有些担忧:“阿墨,她是神界公主,你这样真的没事?”

玄墨说:“她是神界公主,可我是上神。把她扔出去便扔出去了,就算是神界帝君也拿我没法。”

乐无忧:“可我还是担心。”

玄墨伸手将乐无忧搂入怀中,暧、昧道:“无忧,你与其担心那些无需担心的事情,不如把精力留来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事?”乐无忧本能地抬眸,但在看到玄墨如火般炽热的双眸时,又不自觉地低下了头,俏脸瞬间通红。

玄墨伸手勾起乐无忧的下巴,缓缓凑了过去。

“无忧,咱们失了一个孩子,现在就把他努力找回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