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灵异 > 活人棺 > 新书预览:乡村小巫医

活人棺 新书预览:乡村小巫医

作者:浊酒与新茶 分类:灵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13:51

新书《乡村小巫医》,希望大家喜欢。

***/book/469099/

简介:打工仔冯小刚,无意中获得巫皇陈九章的传承。从此以后用风水种田,用巫医看病,用蛊术对付敌人,带领村民发家致富。

第一章:苏醒

“哗哗哗。”

柳淑贞从浴桶中站起来,晶莹的水珠顺着白皙娇嫩的肌肤滑落,好似在前凸后翘、雪白性感的玉体上披了一件薄纱。

“唉……男人啊!”

柳淑贞一边擦拭着身子,一边来到镜子前,怔怔地看着镜子里面完美性感的玉体,眼神中是掩饰不住的寂寞和失落,同时发出一声幽怨的长叹。

正是风华正茂、需求旺盛年纪,却要独自忍受空旷与孤独,虚度光阴。

自从三年前丈夫去世之后,每到夜深人静一人独处的时候,柳淑贞总会觉得身体躁动不安,骚动难耐,甚至要靠自己动手解决。

今晚,寂寞依旧,不一样的是屋里第一次多了个男人。

柳淑贞转过身,看着里屋炕上静静躺卧的男人,虽然盖着毯子,但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壮实健硕的性感身躯,古铜色的肌肉块散发出男人特有的魅力,让她不由得怦然心动。

这个男人叫冯小刚,是隔壁邻居,父母死的早,从小在村里吃百家饭长大,为了供妹妹读书,近几年一直在外面打工。

七天前,冯小刚被人从外面送回村子,说是打工的时候受伤,成了植物人,动弹不了,也醒不过来。

柳淑贞见冯小刚怪可怜,妹妹在上学,家里没人照顾,便主动请缨,把冯小刚接过来照顾。村委会为这事儿,还决定给柳淑贞每个月补贴三百块钱,不过现在都没看到一毛钱。柳淑贞并不在意,反正自个儿是寡妇,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钱多钱少的无所谓。

“挺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呢?”柳淑贞惋惜长叹,看着久违的男人身体,秋水般明艳美丽的眸子中隐藏极深的火热一闪而过。

柳淑贞忍不住看了眼冯小刚两腿之间,隔着毯子都能看到本钱夸张的尺寸,足足比之去世的丈夫大了一倍还不止。

想到这里柳淑贞下身渗出一股热流。她幽怨地看了眼昏迷不醒的冯小刚,走到外面准备在清洗一下。

这时窗户前似乎有人影一闪,柳淑贞吓了一跳,立马披上衣服,盯着窗外,紧张地问道:“谁……谁在外面啊?”

寡妇门前是非多,丈夫死后,这几年自家院子晚上就没消停过,时不时有混子半夜敲门。

“哗啦。”

锁着的大门竟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接着喝得醉醺醺的村长许大炮直接闯了进来,淫光四射地盯着柳淑贞道:“淑贞妹子,还没睡呢,我来看看你!”

柳淑贞长吁口气,拍了拍胸脯,道:“村长,是你啊,大半夜的你咋过来了呢?”

她收一拍,胸前的两团雪白庾满便上下晃荡起来。

“我给你送钱来了。”许大炮说着,从兜里掏出三张鲜红的钞票,递到柳淑贞面前。

趁这机会,许大炮越发不老实了。

眼珠子瞪的大大的,几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死死地盯着那胸前大片的雪白美景,继而贪婪地上下打量起柳淑贞性感的身子。

因为刚刚洗完澡,柳淑贞身上就只披了一件白色衬衣,湿漉漉地贴在身上,雪白的身子不说一丝不挂,一览无余,也差不多了。尤其是白色衬衣,下摆刚好到大腿根,下面两条白生生的修长大推,跟刚洗净的白萝卜似的,叫人怜爱。

许大炮淫邪的眼神,看得柳淑贞浑身不自在。目光落在身子上,仿佛毛毛虫爬行,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没想到一向德高望重的村长居然是这种人,柳淑贞顿时慌了。她小心肝砰砰直跳,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柳淑贞接过毛爷爷,随手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后强自镇定地说道:“村长,夜深了,没事你就回去吧。嫂子还在家等你呢。”

许大炮不在意地摆了摆手,满口酒气地说道:“那黄脸婆,早就睡了。倒是淑贞妹子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是不是在等我啊?”说完,许大炮朝柳淑贞扑去。狼子之心,一览无余。

柳淑贞大慌,连忙后退,尖叫道:“你快出去!要不然我就喊人了!”

“你喊吧,我看有谁敢管我的闲事!”

许大炮酒后力气大,很快就抓住了柳淑贞。可是柳淑贞心里一急,连忙冲着里屋喊道:“冯小刚!冯小刚你快出来!”

“冯小刚醒了?”

许大炮一愣,马上就松开了手,柳淑贞趁机跑到里屋中。可是还没等她锁上门,许大炮又闯了进来,老脸上浮现着洋洋得意的邪笑:“臭娘们,居然唬我?有本事你让他醒过来试试。”

说着,许大炮搂住柳淑贞的腰,就把她扑倒在床上。看着依旧还是昏迷不醒的冯小刚,柳淑贞露出一丝绝望的表情。清清白白的身子,宁可死也不愿被许大炮糟蹋,柳淑贞眼中闪过一丝决然,银牙半咬,已是做好了咬舌自尽的准备!

“小子,你给我滚一边去!”许大炮嫌床上的冯小刚碍事,一脚就把冯小刚踹下了床。冯小刚脑袋重重砸在地上,发出了一丝轻微的闷哼。

许大炮本来就紧张,听到冯小刚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他一回头就见到冯小刚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站起来,茫然地打量四周。

“这是哪?”冯小刚摸着隐隐作痛的后脑勺,迷迷糊糊地问道。

冯小刚只记得半个月前在工地干活的时候,工人们挖出了一座古墓,大家嫌晦气没人敢下去。后来工头出价一千块钱,冯小刚二话不说就自告奋勇接了这单活。妹妹明年就要念大学了,一大笔学费都现在都没着落,为了挣钱冯小刚只能豁出去了。

可是冯小刚跳下古墓,就被一块墓砖砸中了脑袋,失去了知觉,直到刚刚脑袋再次磕到地面才苏醒过来,看到眼前这一幕:

夜半三更,一个是泪眼婆娑衣衫不整的寡妇柳淑贞,一个是面容狰狞、醉呼呼的村长许大炮,正在发生什么,不言而喻,傻子都能看出来。

只是刚醒过来,浑身软绵绵的,提不起一点力气。想帮柳淑贞,必须智取,先拖延时间,等恢复了力气,再教训丫的!

冯小刚眨巴眨巴眼睛,佯作惊奇:“村长,你干啥呢?”

许大炮有些心虚,看了眼冯小刚,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小刚啊,我跟淑贞妹子谈点工作,要不你先回避一下?”

“哦!这么晚还在谈工作啊?村长你真是辛苦,不愧是国家的好干部,大半夜的还要深入群众。”冯小刚找了张凳子坐了下去,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茶,感觉身体恢复了一丝力气,接着说道:“我一定帮村长宣传宣传,把这件事情跟村民们好好说说,让大家都知道大炮叔是个好村长。”

许大炮一听冯小刚话里有话,脸色一下变得煞白。身为村长,他不怕村里的风言风语。可要命的是,家里的母老虎战力爆表,知道这事儿还不得闹翻了天?更可怕的是,一旦丑事捅到小舅子镇长那儿,哭诉几句,说不定还把他头上的乌纱帽摘了!

许大炮连忙从床上跳了下来,一边提裤子,一边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刚你太客气了,给群众送温暖,是村干部的本分,就不用帮我宣传啦。好啦,正事办完,叔我先走了。你今晚就住这儿吧……”说着,许大炮朝大门走起。

没成想,冯小刚站起来,三步并两步走在许大炮前面,抢先一步就把房门关上了,笑眯眯地看着许大炮的丑态:“村长,你就是这么送温暖的啊?大半夜的闯到寡妇家里,还把裤子脱了?该不会是想欺负淑贞嫂子吧?”

你个龟孙子村长,干了龌蹉事儿还想跑,哪有这么便宜?

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再休息一会儿,冯小刚自信对付一个被酒色掏空了的老男人不成问题,到时候非得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灰孙子不可!

“冯小刚,你瞎说什么呢?往村干部身上泼脏水,这是犯法的,你知道不?赶紧的,快让让,我要回家了。”许大炮被冯小刚笑得发毛,心里已经有些慌乱,伸手就要拨开冯小刚。

“你胡说!”正在这时候,柳淑贞反应过来,冯小刚突然醒了,还主动为她撑腰,女人的胆子便大了起来,指着许大炮便骂:“你这个畜生,你不是人,想要糟蹋我!”

“你说糟蹋就糟蹋啊,有证据吗?”许大炮可不怕柳淑贞,回头就是一声大吼,想要把她唬住。

冯小刚一拍大腿,哈哈哈大笑起来:“哟,村长,你还要证据呢?要不这样好了,淑贞嫂子,你赶紧打电话报警吧。警察一调查,啥都清楚了,免得总有人说我们诬陷他。”

许大炮顿时蔫了,脸色涨红,一口又腥又臭的老血翻涌,卡在喉咙半响无言。这小子说话阴阳怪气,膈应人不说,偏偏每句话都戳到他的死穴。

乡派出所是镇里吴书记的人马,一直和小舅子镇长不对头。警察真要是下来了,把他抓回去调查,掉两层皮是小事,但要是吴书记趁机把他帽子摘了,这辈子就完了。

许大炮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看着刚刚苏醒脸色尚是苍白的冯小刚,竟是心里一横,恶向胆边生,一条毒计涌上心头:这小子刚刚苏醒,八成还没缓过劲,趁机先做掉他!紧接着,今晚就强行吃掉柳淑贞,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拍几张照片,不怕她不听话!哼哼,既能除掉眼中钉,又能得到美娇娘,娘希匹的,干!

想到这里,许大炮露出一丝得意的奸笑,突然一指门口道:“看,有小偷!”

冯小刚下意识地往后望去,外面院子空荡荡的哪有什么人,正在这时却听到柳淑贞惊恐的尖叫:“小心!”

冯小刚猛地回头,只见许大炮那厮拎着一个啤酒瓶,劈头盖脸地朝自己砸来。

冯小刚身子迅速一闪,堪堪躲过了这要命的一击。

“小子,有种别跑,我打死你!”别看许大炮虽然肥得跟死猪似的,但是动作倒是很快。一击落空之后,马上就再次朝冯小刚头上砸来。

“阳虚之相,肾水为竭,咎会阳、关元、命门!”

眼看着就要被啤酒瓶砸的头破血流,就在这时,冯小刚脑海中竟然出现一句话,接着,鬼使神差地手指一探,戳在许大炮腰间。

“啊!”

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本来还气势汹汹的许大炮捂着肥腰,就跟触电一样缩成虾米状摔倒在地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