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夜太长,爱无眠 > 117 结局篇

夜太长,爱无眠 117 结局篇

作者:桐陌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14:14

他牵着两个孩子,向着我走来……

雪白的雪花落在三个人的头上,墨色的头发站在我面前时变成了白色,我看看他,又看看俩个孩子,忍不住笑了。

沈亦宸看着我说,“小唯,我回来了。”

张开双臂拥紧他,“嗯,我知道。”

保姆在家门口把两个孩子叫回了家里,整个院子里只剩下我跟他,他握着我的手,放在他里面衣服口袋里,“冷不冷?”

我笑着摇头,“只要你在,我就不冷。”

他俯身,鼻尖摩挲了下我的鼻尖,“傻瓜。”

脸贴在他的胸膛,多希望时间这一刻停止,“沈亦宸,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下雪的冬天吗?”

他轻笑,“不就是因为可以一下子白头到老吗?一点追求都没有,我陪着你慢慢到老不好吗?偏偏要一瞬间白头到老,你这追求是不是太简单了一点?”

额,想法一下子被知道,真不好玩。

“以后,我看着你,你看着我,白头发一根一根多,好不好?”他亲了亲我的眼角,温柔又动情的说。

“才不要你看着。”不好意思的推开他,我跑进了家里,他也跟着走了进去。

家里有暖气,脱去外衣,身上的雪片刻不见,两个孩子见到好了非常非常高兴,一左一右的坐在他身边,一遍一遍的叫着爸爸,爸爸。

家里的欢笑声多了道男人的笑声显得格外温馨。

拿出洗好的水果摆在他们面前,沈亦宸趁机拿水果的时候,不着痕迹的好手指从我掌心滑过,冲着我暧昧的挑了下眉,又不动声色的把葡萄拿到手里,问小磊吃不吃。

仿佛刚才的举动是意外,是不小心。可明明就是故意的。

一家四口坐在客厅里看配佩琪小猪,小勋学着叫我妈妈猪,叫他爸爸猪,还学着她的叫声,打呼吸似的,沈亦宸摸摸他的头说,“原来,我们家有个小猪啊。”

小勋急忙拉小磊下水,“不是一个呢,还有哥哥也是小猪。”

小磊说,“我才不是。”

“你是小猪。”

“我不是。”

“你跟我长得一样,爸爸说我是小猪,你怎么不是呢?”

小磊,“……”,偷偷瞪了眼沈亦宸。后者笑着说,“怪我咯。”

电视真的好简单,一家四口简单又幸福。

终于把两个孩子哄着睡着了,沈亦宸伸了个懒腰,“孩子小的时候,你一定很辛苦吧?”

说着,手落在我肩上,给我按摩起来,我手里拿着画笔,被他柔得根本不能再画,索性放下手里的东西,靠在椅子上任他按着,力道不大不小,按得很舒服。

“辛苦的时候就看看孩子的脸,又觉得很满足。”想到那个时候。心头难免还是有些涩。

我还好,一直都有人帮我。

只是关于孩子的成长,他们学会叫妈妈时的喜悦,他们会笑,会让我心疼,暖心,种种举动,我都没有人跟我分享,找不到人分享,如果他在,我就可以跟他说。

一起见证孩子的成长。

可是没有,每每这个时候,我心里就无比的心疼。

当初自己决定生下孩子,以为自己给他们所有的爱就行了,在后来的生活里。才发现,母爱永远是母爱,它代替不了父爱,母爱是柔情,温柔的化身,却缺少了父爱的理智,其实这是不行的。

有很多事我是无法办到的,比如沈亦宸教他们玩球,玩得那么利索,我是做不到的,同样,我爸也办不到。

“如果,我当初再用点心,说不定我找到人了,我就能陪着你了,小唯,虽然我觉得遗憾,但我也不想你再受一次生产的苦。”沈亦宸认真的说着,每次他想着我腹部的伤口,就会想着当时庐该有多疼啊。在肚子上划开一道伤口,把孩子抱出来。

他觉得女人真的特别伟大。

为一个男人生儿育女的,是最伟大的事。

男人一定要好好疼爱这个女人,她冒着生命危险为你生儿育女,那是她爱的表现,你唯一能做的是,就是用下辈子来疼爱这个女人。

“其实我想再生个女儿的。”我转过头来看着他笑着说。

“有儿有女多好。你想不想要一件小棉袄?”

沈亦宸说,“我已经约好了后天去医院做手术。”

这么快?那天他说去结杂,我都觉得不会那么快,回来更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以为他一时也忘记了,却没有想到才回来多久,就竟然把手术时间都约好了。

“那个,我们……”握住肩上的大手,我缓缓起身。

沈亦宸挑了下眉,“如何?”,声线低低沉沉,无比悦耳,其实我的意思,我知道他肯定听得出来,却故意问我什么。

“我们再生个女儿,好不好?”我有些害羞的垂着头,感觉自己的脸有些发烫。

沈亦宸笑了起来,是的,是那种很开怀的笑声,整个画室里都洋溢着这种笑声,我的心跟着燥动不已,咬了咬唇,我问他,“行不行啊?”

脸被他捧起来,他的薄唇贴在我的唇上,细细摩挲几秒后问我,“你真的这样想?”

我轻轻嗯了声。

隔着衣服,他轻碰我的剖腹产的伤口处,“小唯,我心疼你。”

握住他的手,我亲了亲他的手背,最后吻上他的食指,做着那种非常暧昧的举动,我感觉他的目光越来越幽深,吐出他的偏食指,很不平静的说,“我想。”

话刚说话,眼前这个男人就以非常快的速度把我整个人拉到他怀里,重重的吻了上来。

他喘着粗气的说,“一没人就撩拨我,知道代价吗?”

我,“……”

好像说得我不撩拨,他就是柳下惠似的。

“回房间。”

好在这个时间点都在房间里,直接把我抱回了房间……

一段时间没有见面,现在热火朝天,连我开口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最后累得我气喘呼呼的,整个人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喉咙也干干的。

他倒是神清气爽了,玩耍着我的头发说。“小唯,头发不要减了,留长发好不好?”

“我觉得短发好,易打理。”

“我喜欢你长发的样子,我记得小时候的你,头发就已经及腰了,梳着长长的辫子,特别特别好看。”紧紧的按着我在他怀里,他满是怀念的口气。

我对那个时候的记忆真的不太多,毕竟年纪也小。

如果不是那场大火的记忆特别深刻,一直以来都会梦到,说不定,我也忘记了我生命里还有沈亦宸这个人。

“你以前叫我阳哥哥,我以前也不叫沈亦宸,我跟我妈姓,叫萧阳阳。”沈亦宸开始回忆着过去的时候,而我静静的趴在他胸口,听着他说起我们小时候的记忆。

“小唯,以后你很爱笑,总喜欢摸我的脸,却不准我摸你的脸,你说,你妈妈说女孩子的脸是不可以乱摸的。”说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

这个确实在我记忆里有,我记得于静冬跟我说过,女孩子的脸是不能给别人随便乱摸的,还有就是,女孩子穿衣服的地方也不能让别人看到,关于这些**,于静冬从小就教我。

忍不住听了他的话。也去摸摸他的脸,他笑着说,“对,小时候你就是这样虐待我的。”

“一张老脸,谁想要虐待了?”我撇撇嘴,一脸不在意的神态,心里却挺高兴的,他把过去的事记得这么清楚……“你该不会就从那时候就喜欢上我了吧。”

灯光下,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看到沈亦宸的脸红了,是的,是真的红了,一点点。他干着声音说,“你胡说什么呢,你才那么屁点打,都还穿着开档裤,谁要喜欢你了。”

我,“……”,重重哼了声,身子麻溜的从他身上滚下来,转过身,留了个背给他,大有他不承认,我就不理他的姿势,才发现自己耍起无赖来也是挺有本事的。

他过来抱我,我又往旁边挪了挪。

他说,“刚才说累了,做不动了,我看你精神蛮好的啊。”

“你无耻。”

“是谁说,要一个女人听自己的。就得把她睡得服服贴贴的,显然,我还没有做到。”

猛的转身,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沈亦宸,你无赖。”

他笑着把我抱在怀里,“那个时候你还那么小,我要说我喜欢你,不是让你当成变态看吗?”

“……我说的喜欢又不是那种喜欢。”我无语的说着。

他重重在我腰上挰了把,“在我心里,只有这种喜欢。”

低声骂了句流氓。

他摸着我的肚子说,“这一次,不知道成功没有。两个儿子一次就中了,也许这次也中了。”

我幽幽的说,“谁说上一次是一次就中了?明明有两次。还有次在车里好不好?”

他又作怪的挰了下我的腰,故意生气的问我,“你说说,那个时候你是不是早有预谋的?早就想着带着我的孩子逃离我的掌控去国外?”

我缩了缩脖子,“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不管,这一次,你得好好补回来。”

什么补回来?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出口,整个人又覆了上来……

-------

不知节制的后果就是第二天睡到日晒三竿!

甚至在我出房间后,发现家里气氛不太对径……

沈父来了……,坐在客厅里,眉宇之间能看出来,沈亦宸遗传了他的父亲长相,虽然不太喜欢他,但还是很恭敬的唤了一声,伯父好。

沈父听到我的响声,顿了顿,“孩子都替我们沈家生了,怎么还叫伯父。”

想了想,也对,我立马换口叫了声爸。

他嗯了声,上下打量我一翻,就没有再说话了。

我也不懒得理他,就去跟孩子玩了。

沈亦宸跟沈父坐在客厅里,谁都没有说话,电视里播放着新闻……

远远的,我都能感觉到,这两父子关系并不怎么样。

可能都是要强要面子的人,沈父坐了会儿就起了身,对着沈亦宸说,“我走了。”

沈亦宸看着电视,头也没回,“知道了。”

沈父皱了下眉,最后叹了口气,出去的时候绕到我们这边来,我让两个孩子叫他爷爷,孩子倒也听话,每个都叫了他一句爷爷,沈父笑了。

“真乖,下次爷爷来再给你们带玩具。”

只是客套话,反正我没有当真,在他走的时候,客套的说了句,有空过来看看孙子。

沈父似乎很激动,连着点头,重复着好好好。

我回到客厅,沈亦宸对我说,“用不着讨好他,我们过我们的生活就好,跟他没关系。”

语气明显不太好,我握着沈亦宸的手,他的手很僵硬,许是想起过去不好的回忆,“都过去了,现在不是有我们吗?”

沈亦宸点了点头,淡声道,“他辜负了我母亲,却又在我母亲生产的时候强行安排人带走了孩子,他不知道我母亲怀的是双胞胎,带走的是我的哥哥。”

我心头一惊。

沈父真的好狠。

沈母那个时候一定很伤心吧。

“我一直都知道沈家,从我懂事后,我就知道我是他的儿子,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回去,我母亲身体不太好,因为生产时受到情绪受到创伤。”

握紧沈亦宸的手,用力道告诉他,我在他身边,永远不会离开他。

“小唯,我想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他,在他眼里,我只是可以利用的棋子。”沈亦宸说完,闭了闭眼,他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原由,这当中肯定还有很多让更让他不愿意回想的事情。

沈亦宸突然站起来,在电视柜那里拿出东西在我面前,“看看,这款婚纱喜欢不喜欢?”

“啊?”

“傻瓜,婚礼啊,我得给你一个婚礼,让你成为宁城最漂亮的新娘。”沈亦宸无比自豪的说着。

我说,“不用这么高调,毕竟你……”

“你以为我进了监狱这辈子就毁掉了?你也特小看我了好不好?我进去是理所当然的,你不觉得我出来得太早了吗?爸都说要一年,我才三个月多,我肯定有留后一手啊。”

“什么后一手?”

“男人的事,女人少问,你只需要好好的给我花钱,给我伺寝就好。”他大言不惭的说道。

我额头顿时冒出几条黑线,还有理了是吧。

“这款好不好?我给你在订做了,我觉得很适合你。穿起来,绝对高贵又美丽。”沈亦宸指了指画册上的婚纱。明明让我逃的,结果都已经在做了。

不过沈亦宸的眼光真的很不错,这款婚妙我一看就喜欢。

快速的亲了亲他的脸,“老公,我爱你。”

沈亦宸一愣,脑海一直在回响着老公两个字……

心里很满足。

--------

原本是要田欣要当我伴娘,结果被杜傅容严厉拒绝,让她别闹了,有见过插着个肚子当伴娘的吗?

在杜傅容严肃的眼神下,田欣不乐意的说那好吧。不当就不当,明显生气了。

她跟杜傅容的婚礼,是我当的伴娘。

田欣现在过得很好,我从杜傅容的举动中看出他对田欣的好不仅仅是为了孩子,也是为了田欣。

所有的事都向着完美的方向发展着,我也很开心这样的结果。

我的伴娘是叶凌。

她一直单身,没有结婚,没有男朋友,像要抱着对沈亦枫的思念到老似的。

结婚前一夜,说新郎跟新娘不能见面,这一个多月我们都腻在一起,突然之间分开,倒是各种不适应啊。

半夜都还窝在被窝里打电话,他在那边说,“老婆,再等等,再过五个小时,我们就能见面了。”

我看了下时间,凌晨三点。

“沈亦宸,你再不挂电话,我明天就会黑眼圈。眼袋一起出来,到时候就不是一个美美的新娘了。”其实我有点想睡了,沈亦宸似乎特别亢奋,一直跟我聊聊聊,结果到了三点了。

“嗯,你睡你的,电话别挂,让我听着你的声音睡觉。”听了他的话我无语极了。

别人都是女人粘男人,为什么到了他这里是男人粘女人?

后面我没有管他,就睡着了……

第二天是被敲门声吵醒的,两个儿子现在已经穿着小礼服了,那个帅气的样子啊,特别萌又萌,我看着重重在两人脸上亲一口,“妈妈,今天我跟晋雅昕做花童,哥哥负责看着我们。”

晋雅昕啊,晋隽阳小女儿。

“嗯,小磊负责吃好不好?”我看着小磊说道,他呆呆的看着我说,“妈妈,你今天一定会是最漂亮的。”,因为他已经在楼下看到婚纱了,特别特别漂亮。

“那当然啊,我今天可以新娘子呢。”

化妆师已经到了,我洗漱后吃了点东西就开始化妆,整个过程我都昏昏欲睡的,没办法,昨天晚上实在是睡得太晚了。

孩子位跟外公在玩,阮贝宝。阮振国,还有我养父全部人都到齐了。

当把妆化好,穿上婚纱的那一刻,我看到大家都吃惊的看着我,明明被惊艳到了。

更是印证了一句话,这个世界没有丑女人,有的是懒女人。

门外突然传来喧闹声,从玻璃窗看去,家门口的马路上连着停下统一颜色的黑色桥车。

“新郎来了。”化妆师说道。

“快快,把门关上要红包。”

“快把锁上了。”

“把后门关了。”

“把窗户锁了。”

我无语极了,这到底是防新郎还是防外面的黑社会呢?

外面,列队整齐的黑衣人齐声喊,“接新娘,接新郎,接新娘。”

我忍不住笑了。

沈亦宸最后才从下车,穿着红色的礼服,骚包得不得了,别人结婚穿黑色礼服,他倒好,来个大红色,身边跟着薜浩跟晋隽阳,还有一个不熟悉面孔的男人,对了,我记得好像是律师,顾琛。

四个男人颜值都很高,黑衣人站在两边让开路,最后面跟着摄像机。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好紧张,手心里全是汗。

叶凌笑着说,“排场好大,一唯,你真幸福。”

田欣也道,“就是,我以为我结婚的时候很高调了,现在一对比,简直了!我那根本就是小儿科好吧。”

“你们这是羡慕嫉妒恨,要不,你们再来一次?”我笑着说。

田欣说,“去你的,你想我离婚再来一次啊?叶凌是单身没有问题。”

“我啊,打算一辈子一个人过了。”

外面的敲门声响起,“开门,接新娘了,接新娘了。”,在起哄。

阮贝宝挡在门口说。“先让新郎唱首歌。”

听了这话,我忍不住笑了。

“快,哥,你把喇叭从窗户丢出去给他们。”阮贝宝命令阮振国,睢这架势,早有准备的!

沈亦宸接到喇叭的时候,脸红了!

旁边晋隽阳摸着下巴说,“是要唱国歌吗?”

连薜浩都忍不住笑了。

“要唱什么歌?”沈亦宸拿着喇叭对着屋里问,咬牙切齿的模样,阮贝宝听着急忙问叶凌,“凌姐,结婚后我姐夫会不会把我煮了?”

“叶凌,原来是你出的主意啊。”

“当然,娶媳妇哪有这么简单的事?”叶凌想了想,“我最近去幼儿园的时候看到那些小盆友跳的一个课间操特别有意思,名字叫《小猴子的勇敢军队》,贝宝,你把外面的显示屏打开,让他们学着跳,让新郎唱。”

我,“……”,差点就喷了。

这首歌,小勋最喜欢了!沈亦宸刚好听过几次,但是让他领着众人唱,还要跳,这样真的好吗?特别是沈亦宸后面的兄弟团,在宁城都不是普通人物。

叶凌玩得真大。

我都在想,沈亦宸会不会跟着唱起来。

阮贝宝已经把要求丢了出去,外面的LED显示屏里马上显示出这个舞蹈了。

外面的人几乎都是一头黑线。

晋隽阳跟顾琛很没有形象的笑得前扑后仰的。“太好玩了,亦宸,快跟着音乐来吧。”

沈亦宸真的是豁出去了,拿着喇叭当下就吩咐,“薜浩,你去领舞。”

薜浩的内心是崩溃的,这么大好的日子,竟然蹦出这么件事,但还是走到黑衣人面前,几句口号大家都列好队了,沈亦宸干咳两声,看着屏幕跟着唱了起来。

然后那边跟着屏幕跳了起来。

隔着透明玻璃,里面的人都笑瘫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笑不起来,我所有注意力都在喇叭里传来的男音上,低低沉沉。唱出来就像成人儿歌,可我的心跟着软了又软。

那边还有摄像机对着呢,穿着红色礼服的沈亦宸就这样拿着喇叭唱了起来。

终于结束,门又被敲响,大家在外面叫开门,开门……

门终于被推开,顾琛走在最前面,后面跟着晋隽阳,两个人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收敛,指着我所在的方向说,“新娘在那里。”

穿着红色礼服的沈亦宸在一些黑色衣服之间显得格外的耀眼。

他向着我走来,我竟然好紧张。

心头说自己紧张什么,连结婚证都领了,就是补办一个婚礼,我怎么就紧张成这样了。

叶凌站在我身边轻声说。“这是我认识阿宸以来,他最帅气的一天,一唯,祝你们幸福。”

“嗯,谢谢。”

沈亦宸生怕叶凌还会搞什么举动,走到我面前一把抱住我,擦了把额头的汗说,“真要命,娶个媳妇这么难,幸好,这辈子就这样娶你一个。”

“你到是想娶多少个啊?”

“一个,就是你一一,只有你一个。”他坚起两根手指头,特别严肃的说道。

“吉时到了,快抱新娘子出去咯。”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沈亦宸手一伸就把我打横抱了起来,“我们走。”

我脸贴在他胸膛里轻轻嗯了一声。

整个地方都是用香槟色的玫瑰来装饰,像花的海洋似的,当他牵着我的手走上红地毯的那一刻,我震惊得不行,除了婚纱给我看过后,后续所有工作,沈亦宸都给我保密,说要给我一个惊喜。

这个惊喜,我将要记住一辈子。

小勋跟雅昕两个孩子在我身后当花童,雅昕长得像她妈妈夏惜,非常漂亮,小勋一下一下又走到了她身边,挨着她走……“昕昕姐姐,你喜欢吃什么东西?那里有好多吃的,一会儿我去给你拿。”

“不用你拿,我自己会去,你可不可以不要跟我走得这么近?”昕昕的话从身后传来。

我低眸笑了笑。

沈亦宸紧握我的手,“小唯,你真美。”

在牧师面前,我们交换戒指,我们亲吻彼此,在所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我们承诺着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我们都会永远在一起!

望着男人眉眼之间的幸福,我觉得此生无遗,我想,我受尽所有苦,只为余生跟眼前这个人在一起。

余生那么长,有你真好。

夜那么长,有你真好。

-----END!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