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锦绣良缘之北地王妃 > 第173章 报复

锦绣良缘之北地王妃 第173章 报复

作者:懒语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17:11

鲍氏“啪”一个耳光落在了大狗子的脸上,“他是你爹,他对不起北地,对不起王爷王妃,对不起十里村,但从来没有对不起过你,对不起过我们这个家。”

大狗子眼泪不住往下掉。

“你做得对。”马二郎眼泪终于也落下来,在知道是鲍氏出卖了自己时,他对鲍氏简直是恨之入骨。可现在他不恨了,鲍氏做的对。他做的事情简直是在刀口上过日子,迟早有一天身份会暴露,然后就会陷入地狱中去。他死了倒是不打紧,反正这些年在北国,他过得连猪狗都不如。北国人根本就看不起他,还时时拿他出气。

为了能活下来,他每天拼了命锻炼。鲍氏揭发了他,他也不用每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了,可以好好睡一觉了,而且还不用担心以后自己的孩子被牵连。

“你们好好过日子,以后安心地在村里子过日子。不要学爹,你们只要没有害人之心,村里人不会对你们怎么样。就是大伙儿说几句不中听的话,你们也不许往心里去,就当为爹赎罪了。”人将死,其言也善,这话放在马二郎这儿,倒也合适。

“爹。”大狗子抱着他嚎啕大哭,而二狗子更是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带着孩子回去吧,以后咱的坟上啥也不写,省的给孩子添乱。”马二郎哭着交待,死很可怕,但他又觉得莫名的有解脱之意。“新才、大侄儿媳妇,你们要是有空的话,就拉扯他们娘三一把,孩子以后不会不念着你们的情。你们夫妻是好人,他们跟着你们,我走了也可以安心了。”

“大伯,只要我们能帮的,一定帮。”马新才还有些胆怯,生怕楚随风怪罪下来。可黄氏却大大方方地答应了。

连王妃王爷都放过了鲍氏娘三个,那么他们在危急的时候帮一下,也不会让王妃认为他们无情无义。再说了,两个孩子的确也算可怜,搭把手的话问题不大。

鲍氏两眼泪水不住往下流,怎么擦也擦拭不完。

“你带着他们走,让我走的安心一点儿。”马二郎扭过头再也不看鲍氏一眼。

鲍氏低着头,在众人鄙夷而又同情的目光下,拉着两个孩子一步一步往前挪。

“银子你们带走。”林子吟淡淡地发话,“不管这份银子是怎么来的,也算一位父亲和相公对家庭的用心,你们带走吧。”

鲍氏转过头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走过去将地上的包裹仔细地收拾好,接着拉着两个孩子重重地给林子吟磕了三个响头。

林子吟明白鲍氏的意思,鲍氏不是在给北地的陵王妃磕头,而是给她林子吟给林家磕头。马家二房和林家的恩怨到此算了解了。

老爷子也没有说话,鲍氏的道歉,他代表林家受了。从今以后,他不会再和鲍氏这个弱女子有任何的恩怨。

“林家的秧苗会留给你们一份,让这两个孩子到学堂去读书吧。读书明事理,你也好好教导他们。”老爷子开口。

鲍氏抬起头,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水。

“起来吧,回去后,我会让村里人一起帮你将地整平,等着开春一起插秧。”里正叹口气说,林家表态,那么他则是代表着村里人说话。从今天开始,村里再也不会排斥她,也不会再提起马二郎的事情。

鲍氏不说话,只是对着里正和村里几个德高望重的人又磕了三个头。

周围的人看到他们孤儿寡母的模样,心软已经抹起眼泪,而马二郎则已经泪流满面。

人生如清水,你给它什么,它还给你的就是什么。可惜这个道理他到临时的才知道,要是他当初能像村里其他人一样勤劳种田,不贪心,那么今天他们一家四口人也会像村子里其他人家一样其乐融融。

马新才一家四口就是典型。

鲍氏最终还是拉着两个孩子离开了,没有继续留下来观看。

而跪着的文官和文人,则已经冷汗连连,大冬天,很多人额头上还在不住冒汗。

“王爷王妃赎罪。”有滑头的官员已经开始求情。

“腐朽至极。”楚随风冷冷地看着地上的一群人,“既然没有脑子,就不要再霸占官职了。梅汉卿、司徒,你们两个人尽快在各书院中找出能者接替他们的位置。”

“王爷,下官可是有朝廷印章的。”一个官员不服,不过说完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陵王今天分明就是在杀鸡儆猴,他们就是那群猴。

楚随风既然将事情闹得这么大,既达到了为林子吟正名的效果,也利用了此事肃清一部分他不喜的官员。

关键是,通过此事,估计丰城内再也不会有人对林子吟有任何的不满。

楚随风的确下定决心整治北地的风气,既然选择做,他就不怕朝廷对他不满。

确定了马志才等人的罪行,马志才再喊得厉害,还是被削成了人棍挂在城墙上,他的边上是他所效忠的主子鞑子们,而严氏亲眼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儿子被一刀刀的削掉肉,只剩下骨头和内脏,当场就疯了。

马大郎和马有才虽然没有参与通敌,但受到了牵连,直接被送到了冥城去服劳役了,终身不得离开冥城。

马新才虽然心疼他们,但也只能偷偷塞了一点儿银子给马大郎、严氏,还是背着黄氏给的银子,数目不多。

到此,楚随风很漂亮地处理了谣言的流传。

“开年,你还是找合适的人家订了亲。”司家花厅内,司夫人拉着司锦鱼的手,语重心长的叮嘱。

“我看罗家那小子就不错。”老夫人笑着说。

“祖母、母亲,我还不打算订亲。我想在书院里多做一些事情,现在做的事情很有意义,能为北地能为王爷王妃分忧,我感到很自豪。”司锦鱼笑着拒绝。

“可……”司夫人有些不甘,女孩子岁数大了,可不好找婆家。看女儿的浑身干劲,她阻拦的话却又说不出口。

“路是她自己选的,让她自己走吧。”司老将军发话。

司夫人心里担忧却也不甘再说什么。当初司锦鱼是作为侧妃培养的,是准备进陵王府的,包括罗家那丫头。可世事难料啊!

她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司锦鱼。

“不进王府未必是坏事,还有罗家吴家即使再好,锦鱼也不能嫁入这两家。”老将军淡淡地说。

即使他没有说出理由,司夫人等人还是听懂了,顿时女眷的脸上全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或许,梅家那二小子也是个不错的选择。”老将军笑着建议。

司锦鱼不说话,作为学院中的女夫子,她可以自由选择婚姻。暂时她心目中还没有合适的人选,至于以后,遇上了再说吧。

处理了丰城内的风言风语以后,林子吟彻底清闲下来,于是后院女人的去留变成了手头上最紧的事情。

后院女人们的处理,楚随风已经让人贴了告示贴在了集市口。如果是原来,这么一大件事情,还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呢?

可因为上一次谣言事件,让丰城的百姓对林子吟这位王妃有了全新的认识。告示贴出来以后,大家好像觉得理所当然,只有少许的人不咸不淡的议论几句。

“你们马上收拾一下,王爷已经给你们安排了新的住所,在那儿,王爷会给你们安排半年的生活费用,同时也通知了你们的家人来接你们回去。如果半年以后,京城内还没有人来接你们,你们必须自力更生,王府内就不再给你们发放生活费用了。”白贤将后院所有的女人召集到了大厅内训话。

“我们要见王爷。”一位美人立刻急了,第一个呛声,“我等姐妹可都是皇上钦点而来,犯错的又不是我们,凭什么要将我们发放出去。”

“对,不知我们做错了事情,这样惩罚我们。”

……

屋子里顿时吵翻了天。

也有比较镇定的,“白管家,不知道此事是王爷的意思还是王妃的意思?”

“是王爷的意思。”白管家笑着说,“王妃忙于育苗事情中,根本没有太多的时间管你们的事情。王爷发话了,如果有不服者,直接送冥城去自力更新,让其家人到冥城去接人。”

冥城?众位美人一惊,却再也不敢有人多嘴了。

如果说北地是大秦重犯服刑之地,那么冥城则是北地重犯的服刑之地。

那儿在北地的最深处,四周一片荒芜。据说,要想出冥城,就是骑着马也得一个多月。送去的人,在那儿每天都有精兵看管犯人开荒种田。

物资更是少的可怜。

她们这些娇滴滴的美人要是过去,可怎么得了?

白贤看到这些美人全都被震慑住了,心里暗笑。果然都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

“明日开始搬出,你们赶紧收拾吧。凡是王府内的东西,一概不许带出。”白贤又补充一句。

“简直是欺人太甚。”等白贤走了以后,有人愤恨不平地说。

可她的话几乎没有撩起任何人的兴致,所有人全都脸色灰暗地带着丫头回自己的院子去了。

林婉儿没有回去,她带着丫头来到了林子吟的住所。

“请姑娘通报一声,林婉儿求见。”她恭恭敬敬地对秦嬷嬷说。

秦嬷嬷打量了她一眼,看到她低眉顺眼的模样还算恭敬,又想到她通报秦美人的事,点了点头,给了她一点儿面子,“我自然回去通报王妃,不过王妃愿不愿意见你就不好说了。”

“我知道,只是劳烦嬷嬷了。”林婉儿一点儿没有不耐烦的意思。

秦嬷嬷转身进了院子,见到林子吟,将林婉儿求见禀报了一声。

“难不成她还想着和王妃攀关系吗?”巧儿不满的猜测,实在是因为上一次林婉儿给傲气的模样给她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

“不会吧,上一次她可是帮了大忙。”黄莺疑惑地说。

“让她进来说话。”林子吟发话。

秦嬷嬷就出去将林婉儿带了进来。

“小女见过王妃。”林婉儿是侧妃,进来后,她行的却不是侧妃之礼,而是跪下来给林子吟扎扎实实磕了头。

还算识抬举!巧儿等人脸上的表情全都松了下来。

“到这儿做什么?”可还没等林婉儿起身,楚随风却一脚跨进来了。

他一见到地上的林婉儿后,本是笑意灿烂的俊脸立刻布满了冰霜,看着林婉儿的眼神也带了刀子般。

实在是因为秦美人和明姑娘的事情,让楚随风害怕了。

他厌烦后院女人,也提防后院所有的女人。

林婉儿的出现,在他来看就是一种不怀好意。

“女人之间私事,王爷,稍等一会儿,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谈。”林子吟看着楚随风轻柔地说。

面对林子吟,楚随风又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脸上布满了笑意,眼神也变得温柔起来,“好,本王在书房里等你。”

“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林子吟问。“坐。”

“谢王妃,小女还是站在说话比较好。”看到楚随风对林子吟的重视,林婉儿更不敢有一点儿的不敬,“小女过来是恳请王妃给小女一次机会,小女想进书院做一个女夫子,哪怕是做女童的启蒙夫子也行。”

说着说着,林婉儿又跪下了。

这个请求让屋子里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你不想回京?”林子吟诧异地问。

林婉儿的眼中慢慢地蓄满了泪水,她轻轻地摇摇头。

“为什么?”林子吟好奇地问。

“上一次,父亲来观礼,恰逢王妃出事。王爷曾经愿意放小女离开,可父亲他却拒绝了。从那时我就知道,以后我就是一个没有家的孤女了。”两行清泪从林婉儿的眼中流出。

“王妃,奴婢识字,也能烧火做饭洗衣服,愿意跟着我家姑娘一起进书院去。”两个婢女磕头说,“姑娘琴棋书画什么都会,女工也不错,让她做夫子绝对不会有问题。”

“做夫子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林子吟看着她,带着怜惜说。

“小女知道,但是小女愿意尝试。”林婉儿坚定地回答,“如果不是因为她们两个打小跟着我,我也不会带着她们。吃苦我不怕,只要能养活我们三人即可。”

两个丫头听了哭得更加厉害了。

秦嬷嬷等人看到她们主仆情深,也被感动了。

“进书院并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凡是做夫子,都是需要经过严格考核的。我会请梅先生他们对你进行一系列考核,如果能通过,你就可以到书院中当女夫子,她们要想在书院里作杂事,也是要经过考核的,不过要是你出钱养着她们,倒是不用考核了。”林子吟解释。

“不不,奴婢愿意接受考核。”两个婢女争着表明态度。

“如果女夫子做不成的话,小女也愿意在书院中做一个打杂的。”林婉儿轻声说,“哪怕去远一些也可以,只要在北地就行。”

看样子,她是下定决心了。

林子吟点点头,“你回去收拾一下,等会儿我会派人将你送到书院去。不过,作为夫子不够自信可不行。”

林婉儿听了猛地抬起头,看到她眼中戏谑的神色,重重地点头,“我明白了,谢谢王妃。”

“是个聪明人。”等林婉儿主仆走了一些,陆嬷嬷微微叹息说。

“的确很聪明。”林子吟笑着回答,“如果她能走出自己的心病,以后也不是不能招到合适的男人。”

在林子吟看来,林婉儿不算坏,生在林氏家族那样的环境中,很多东西她是没得选择。当机会放在林婉儿的时候,林婉儿每一次都能及时的抓住机会。关键是,林婉儿很能看清形势。王爷将后院的美人们放了出去,林子吟猜想,京城里不知道会有几家将人接回去,就是接了回去后,又能将她们放到什么样的位置呢?

毕竟,这些美人们是在北地待了好几年的时间,只要她们回去,京城那一位必定会对她们身后的家族有所猜忌。那些京城老油子们,不会留这样的忧患!

王爷报复心还真重,当初皇上和那些家族送了美人给他添堵,现在他都准备一一还回去了。

“红缨,走。”林子吟站起来,有了上一次的事情以后,楚随风再也不放心,让红缨几个必须有一个人陪在她的身边。

林子吟到了书房以后,红缨和从一等人一样留在了外面候着。

楚随风看到她过来,十分高兴,放下了手里的书,“无关的人还管她干什么?”

“林婉儿很聪明,也很可怜。再说了,她从来没有伤害过我们,所以能帮就帮一把了。最主要的是,咱们北地缺人,能有人愿意真心留下来,我们应该欢迎才对。”林子吟笑着说。

楚随风说不过她,当然不愿意和她争论。林婉儿在他看来,和路人甲差不多,子吟高兴留就留呗。

“让我来有什么事?”楚随风将她拉到自己的身边问。

这些天,他一直在准备,是为攻打聊城做准备,当然也防着北国人在背后捣乱。

没有重要的事情,林子吟绝对不会找他回来。

“酸吗?”楚随风伸出手给她捏腰。

提到这个,林子吟脸色一红。从她身体养好以后,楚随风每天精力充沛,每一夜不将她压榨得求饶绝对不会放手,他似乎要将失去的一个多月全都补回来了。

可林子吟脸皮薄,对于夫妻之间的私密事,一提就会脸红。因此,即使早上醒来腰要断了,全身骨头痛,她也不会让身边的丫头给捶一下。

“王爷。”看到楚随风没正经的模样,她红着脸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别动,你说你的话,我给你捏捏。”楚随风脸上的表情变得正经起来。

算了,捏捏,的确舒服多了。书房内也没有别的人,林子吟默许了。“这是我需要的东西,你给我找来,还有这是图纸,你帮着打造两千个出来。”

“这是什么?”楚随风拿过图纸一看,可看了半天,只看到是奇怪的东西。

“这东西的尺寸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差别,否则的话,会出人命的。”林子吟正色说。

楚随风憋着一股气,所以选择了和朝廷撕破脸。而且即使按照事情的发展,或许即使北地愿意妥协,朝廷也不会愿意留出时间去给楚随风有成长的时间。

如果真的要一战的话,聊城的位置就显得太重要了。

王爷愿意一战,那么作为王妃的话,就绝对不能拖他的后腿。林子吟并不愿意将热武器带到古代来,因为热武器杀伤力太大,她不愿意也不想看到那样惨的场面。所以当初边城一战,她并没有给楚随风设计任何的热武器。

但现在不一样了,两面夹击的战争,楚随风未必能兼顾得来,北国的野心向来不会小,她不想让楚随风出一丝一毫的差池。

只要能尽快地拿下聊城,再给对方一个有力的震慑,那么有利的一面就会出现在北地这一边。

“危险?”楚随风严肃地看着她。

林子吟点点头。

“我会让人去做,不会出现差池。”楚随风认真地保证。

“嗯,这几天我也要到新建的育苗棚去看看。”林子吟说。

与此同时,京城各家终于接到了北地送来的信,连皇宫里也接到了北地的奏章。内容差不多,楚随风在信中、奏章中解释了为什么要送回后院的美人事宜,而且还很直白的说明由于原来身体原因,那些美人们还是清白之身,希望各府能尽快将人领回来,当然如果各府不领回的话,他将按照北地的条令,让各位美人自力更生下放到开荒的人群中。

接到信的府邸,家家风动。楚随风送来的信简直就是一种挑衅和侮辱。好好的女儿送进过去,陵王居然嫌弃的不愿意接受,不是在打他们的脸吗?

还有楚随风此意分明有挑唆的意思,要是皇上真的为此猜忌的话,怎么办?

气愤之余,所有接到信的大臣们全都跑到了皇宫来讨公道了。

皇上阴沉着脸看着下方的人,“众位爱卿有什么想法?”

本来各位大臣闹起来,一来是想让皇上支持自己,二来也是为了让皇上打消顾虑。可皇上将问题丢给他们,他们就为难了。

接还是不接?无论选择哪一个,都不妙。如果在皇上面前抱怨,是不是就有挑唆皇上发动战事的嫌疑?

大殿中出现了一片寂静。

“父皇,儿臣认为陵王此举不妥。”太子站出来,众位大臣心里都松了一口气,也感激地看了太子一眼,“自古道好女不伺二夫,他这样贸然地让各府去领人,分明就是对各府的藐视,也是对父皇的不敬。”

“启禀皇上,陵王让老臣将女儿领回,她还有何脸面回京?陵王简直是不给她活路啊,请皇上为老臣做主。”太子少师站了出来喊冤。

“请皇上为臣做主。”有女儿在北地的官员全都跪了下来请求。

“皇上,此事都是因为陵王对陵王妃太宠爱的缘故,陵王妃被北国人掠走数日,已属不洁,她不配坐在王妃的位置上,请皇上三思。”一个老臣站出来。

“臣也认为陵王妃应该下堂,名声不洁,不仅仅是给陵王抹黑,也会让皇室被人所诟病。”

……

楚王看到说话的人,心里冷笑不已。

说话的人大部分都是太子一派的人,而支持他的官员,因为看到他无动于衷,所以很多人也都忍着没有说话。

“楚王,此事你怎么看?”皇上阴沉着脸看着楚随云。

太子心里冷笑,他主动站出来谏言,皇上无论高兴或者不高兴,都不会对他记恨。可楚王如果答不好的话,呵呵……

“回禀父皇,儿臣认为这件事应该从长计议。”果然楚随云的话一落音,皇上的脸色也更加难看了。

“儿臣认为这件事有两面性。先皇有旨意,陵王的婚事有他自己做主,陵王妃好与不好,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且儿臣听过了,北国人掠走她,也是因为她身怀绝技。有能力的人总有一丝傲气,如果陵王妃真的不洁的话,儿臣觉得陵王绝对不会忍受,而陵王妃也不会有颜面回到北地。陵王能派人送奏章送信回来,可以从中看出他的诚意,并没有对父皇有不敬的意思。不过,其二,他也不是一点儿过错也没有,各府的小姐都是名门闺秀,陵王怠慢他们总是有些不妥,请父皇酌情考虑。”楚随云就是一个滑头。

太子气的要命,好话坏话全都让他一个人说了,却等于什么都没说。

“请皇上定夺。”支持三皇子的人站出来。

“各府将人领回吧,至于怎么安排,你们自己看着办。”争论来争论去,什么结果也没有出来,而皇上似乎也在偏袒陵王,所有大臣虽然心里在打鼓却也不敢多说什么。

皇上回到御书房却气的将奏章全都摔在了地上。

楚随风的挑衅,他哪里不知道?只是大秦多年已经没有战事,而北地现在属于楚随风管辖,那一片地已经完全是属于了楚随风。

他能怎么办?他可以料到,下旨,楚随风绝对不会听他的,而派兵去攻打更是最不明智的举动。一个皇上对着一个儿子无助,皇上怎么能不气愤?

“来人,让小德子带着朕的旨意到北地去。”不过,不做些什么,皇上是绝对不会甘心的,他冷静片刻后,拿出圣旨写了起来。

苗公公在外面长舒口气,他被楚随风吓破了胆子,这辈子再也不想到北地去了。由于他是带着一身伤回来的,皇上倒也没有对他有过多的不满,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林大人回府以后,家里人全都围了上来询问。他只是淡淡地摇摇头。

今日在大殿中,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不是他故作深沉,而是因为愧疚。上一次离开北地的时候,因为林婉儿举报有功,楚随风当时就愿意放她跟着自己一同回京,可他拒绝了。

就从那时,林婉儿再也不愿意见他,他知道女儿是怨恨上自己了。而且他有种预感,林婉儿不会再回京来了。但是这些他都没有对家里人说。

官员回到家中,各府又炸开了锅。因为各家都不知道要将人接回来以后怎么办?

帝王心从来都很难猜测。

这爆炸性的消息还是最大的了。

第二日京城里爆发了一个天大的消息,瑞王的王妃居然和人私通,被人抓住了。和瑞王一样带上绿帽子的,还有几个重臣的夫人。

私通的狗男女全都是被人直接抓住的,瑞王等人想捂都捂不住。

没等宗人府到瑞王府去抓人,又传来消息:瑞王妃直接上吊自尽了。

这几天京城里的大街小巷人人的传疯了,哪里都有人在议论此事。桃色新闻什么的最容易遭别人的热议了。

瑞王躲在家里不敢出去,看着床上冰冷的瑞王妃,满眼狰狞之色。“楚随风,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很大大臣们也猜到了事情应该是楚随风做的,因为凡是出事的人,全是在大殿中对陵王妃出言不逊的人。这是楚随风毫不顾忌的报复,所有人明知却没有人敢说出来。

无论是瑞王还是几个重臣全都保持了缄默,可以说楚随风这一招杀鸡儆猴取得的效果很不错。

太子提心吊胆几日,下令太子府严加防备,他在大殿中也对林子吟出言不逊了,现在也只剩下他的媳妇还没有给他戴绿帽子。

他将来是要做储君的,太子妃红杏出墙肯定不行。

好在,一连半个月,太子府都是风平浪静,太子妃也寸步不离的紧跟在太子身边。

就在太子微微松口气的时候,京城居然看到大街小巷的墙上到处都贴着太子妃和别的男人的画像,同时边上还有说明,简直就是一部精彩的戏文。

“楚随风。”当太子看到揭下来的画像和戏文,差点儿气疯了。因为上面还特别用小字标注上:如和太子妃故事雷同,纯属巧合。

打脸,**裸的打脸。

不说明倒还好,几个字已标注,让人不往太子和太子妃身上想都不可能。

太子妃当时听到消息就晕过去了。

皇上大怒,下旨严查此事。一时间,京城里变得鸡飞狗跳。

明日本书完结了,为大家推荐两本好友的书:

佳若飞雪的《攻妻不备之夫贵难挡》,另一本是好友忆冷香的《药女淼淼》。

感谢[2016—07—12]QQ51b05bc0f03403 送了1朵鲜花

[2016—07—12]默默崽 送了1朵鲜花

[2016—07—12]qquser9539459 送了1314朵鲜花

[2016—07—12]裙摆扶风 送了1朵鲜花[2016—07—12]QQ51b05bc0f03403 投了1票(5热度)

[2016—07—12]susannana 投了1票(5热度)

[2016—07—12]龙搓搓 投了1票(5热度)

[2016—07—12]zhenxinxiner 投了1票(5热度)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