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锦绣良缘之北地王妃 > 第174章 结局

锦绣良缘之北地王妃 第174章 结局

作者:懒语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17:11

远在北地的林子吟并不知道楚随风在背后为她出了这么大的一口气,她忙得几乎不可开交。阳春三月,各州的暖棚全都启动了。

王爷庄子里和十里村种田好手,很多都被抽到了各地去帮助育苗。而她则一边要忙着各项生意,一边还要兼顾秧苗的观察,更重要的是,每天她都会抽出两个时辰窝在天机阁中。

“王妃、王妃。”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她在观察秧苗的暖棚里晕倒了,红缨等人吓坏了,立刻将抱起,有人去找了郎中。

林家人全都被惊动了,而觉远和许郎中全都被第一时间拉来。

“怎么呢?”子歌和郭慧娘看到许郎中收回手,立刻紧张地问。

老爷子和林长书等人在外面更是心急如焚。

许郎中满脸笑容,觉远也是喜上眉梢。

“你倒是说话啊。”子歌急了。

“恭喜,王妃这是喜脉啊。”许郎中高兴地报喜。

“真的?”郭慧娘和子歌听了更是喜得合不上嘴巴。

“我出去告诉爷爷和大哥。”子歌带着惊喜的表情小跑着出去。

蕙娘看到她跑出去,又看到床上微闭着眼睛的林子吟,立刻放轻脚步,然后轻声请许郎中和觉远出去了。

“奴婢将好消息通报给王爷。”红缨喜滋滋地也出去了,而蕙娘和黄莺巧儿几个则安静地守在屋子里等着林子吟醒来。

许郎中说了,王妃只是因为连日的劳累睡着了而已。

外面守候的老爷子和林长书他们一直不安,心里焦急得要死,却又不好进去问。

“爷爷,妹妹是有喜了。”子歌风风火火地跑出来报喜。

“好、好、好。”老爷子等人听了高兴得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林长书不住搓着手,简直比听到蕙娘怀孕时还要高兴。

一时间,林家上上下下都变得喜气洋洋。

楚随风在丰城内并没有跟着林子吟出来,他在军中正忙着操练所有的将士,为的就是接下来的聊城之战。

“王爷,十里村的来信。”从一将小纸条递给了他。

楚随风脸色一变,嗖的站起来,急急忙忙地抢过从一手里的纸条。他已经被上一次的事情给吓怕了。

可当他打开纸条看清楚上面的内容时,却仰天大笑起来,“司徒先生,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了。”

司锦寒和罗延等人都纳闷地看着他。

楚随风也不解释,带着从一等人匆匆地走了。

司徒先生看到留在桌子上的纸条,不动声色拿起来看看,看完以后,他的脸上也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哈哈,好,妙!”

“啥事?司徒先生,你给我们说说。”所有人更好奇了。

“王妃有喜,王爷有后了。这是北地大喜事。”司徒先生大声解释。

顿时,营帐内传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接着这种欢笑声又传遍了整个大营。

司锦寒笑的很勉强,但他真的很高兴。为楚随风高兴,也为她而感到高兴。

“真的吗?”楚随风骑马疾驰,半个时辰就到了十里村,然后直奔林子吟的房间里。

林子吟刚醒来,郭慧娘和子歌正在叮嘱她要注意的地方。

说实话,林子吟对于孩子的到来,有些惊讶。准确地说,她还没有准备好孩子的到来,想想自己的年纪,才十七岁,在现代还属于未成年人了,这就要当孩子的娘,想一想还觉得挺惊悸的。

不过,很快的,她又变得开心起来。

有一个能和自己血脉相通的孩子是一件多么奇妙的事情啊!她想象着身边以后多一个孩子的情景。内在里,她是缺少爱的人,所以她渴望爱,渴望热闹。所以她特别喜欢炎知和哥哥姐姐家的两个胖孩子,现在,她也可以当胖宝宝的母亲,幸福的味道弥漫在她的身边。

楚随风的到来,让她更是高兴不已。“嗯。”

面对楚随风急切的询问,她羞涩地点点头。

一家三口的生活是她从小所梦想的,她一生没有得到过,但是她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得到这份完整的爱。

“嗯。许郎中和觉远来看过了。”林子吟羞涩地回答。

“以后在府里好好养身体,地里的事情和生意上的事情,你不许再操心。”楚随风板着脸训斥。

进了十里村才从老爷子嘴里知道她在暖棚里晕过去的消息,他差点儿吓得腿儿发软。孩子重要,但是对于他来说,林子吟比孩子更加重要。

由于担心,他又让慧真大师过来一趟。

“只是有点儿劳累,其余的都好着了。”慧真大师笑眯眯地说,他也高兴啊。想到以后能有一个像楚随风一样的小萝卜欺负,他就高兴。

这都多少年没有欺负到楚随风了,人长大了一点儿意思也没有。

要是楚随风和林子吟知道老和尚此刻的想法,夫妻两个肯定会狠狠合伙揍他一顿。

“回府以后,让陆嬷嬷嬷和秦嬷嬷跟在你身边,食谱的话,慧真大师和许郎中也一起商讨好了,你只管好好养身体,其余的都不用管。”楚随风霸道起来。

“别的事情,我可以暂时放一放,但是我自己做得东西却不能放。”林子吟轻轻地说,“再有几个,很快就能完成了。这个东西杀伤力太大,我不能让别人做,更不能让别人学会了。”

楚随风有些吃惊,能让子吟如此重视的东西,绝对不是一般的东西。可他更不放心林子吟的身体。

“每天只做一个时辰,很快就完成了。”林子吟再一次说。

楚随风看到她认真的眼神以后,终于点头答应了。

回王府的时候,蕙娘等人就慎重多了,林长书在马车里垫上了厚厚的三床被子,就这样还不放心了。

“哥、嫂子,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严重。慧真大师和许郎中都说了,我的身体好着了。”林子吟看到大家草木皆兵的模样,笑着说。

“你现在是双身子,不能马虎。”林长书严肃地回答。“你嫂子以前整天在地里忙,身体壮实,你的身体原来就亏损不少,哪能和你嫂子的身体比。”

“听大哥大嫂的话准没错。”楚随风看到支持自己的人多,又怕他的话,林子吟不放在心上,于是将林长书和郭慧娘放在了前面。

“快要当娘的人了,哪能那么任性,少让王爷为你操心。”家中没有女性长辈,不能在背后指点子吟,老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拿出长辈的派头,让林子吟多听听楚随风的安排。

虽然大家小心过头,也显得啰嗦一些。可林子吟却一点儿也不反感,她知道这是家人对她的关心和爱护。

回去的马车,由于她的缘故,车速也降低了很多。

进了王府后,王府所有的下人更是小心翼翼,一点儿声音都没有发出来。晚上桌子上的才很丰盛,却很清淡。林子吟喜欢吃辣,但桌子上一根辣椒丝也没有。

她很快就失去了胃口,但楚随风不让,硬让她吃了不少。

就这样,林子吟进入了大熊猫状态,不过正如她要求的那样,她每天都是要到天机楼去。

十五日过后,司锦寒、司徒先生、罗二等主要战将全都出现在靠近大山的空旷地带。

林子吟身边有三个怪模怪样的东西。

“司三公子,你将这根线拉开,立刻投到远处,要远一些,最少得五十米开外。”林子吟吩咐。

普通士兵扔,最多能扔三四十米,但司锦寒会武功,应该能扔的更远一些。

司锦寒看到她用空的手雷演示一遍后,然后才用实弹。他飞快地拉了手雷上的引线,然后扔了出去,比林子吟要求的要远得多,足有七八十米,因为他听过林子吟反复强调过,这些古怪的玩意十分危险。

的确很危险,大家只听到轰隆一声,手雷落下的地方炸成了一个坑,溅起的石子草木涉及的范围更广。

所有人全都傻眼了。纵然是见多识广的司徒功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司锦寒吃惊地问。

“手雷。”林子吟淡淡地回答。

“杀伤力太大了。”吴将军兴奋地说。

司徒功和楚随风几个已经到远处去查看了,不大一会儿几个人又回来,“让本王试试。”

“引线打开,就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投出去,否则的话会误伤自己人。”林子吟叮嘱。

楚随风点点头,拉开一个手雷,然后换了一个方向扔了出去。轰隆一声,有一个土坑出现,雪地上出现了斑斑点点的泥土。

要是换成硬地,就是炸起的硬土块都能伤人啊!大家都是从战场出来的,第一时间看出了这种新型的武器的重要性。

“我只能做出两千个,多了我不会再做。这种武器伤人太厉害。”林子吟默默地说。

众人沉默,楚随风上前拉着她的手,“很危险,即使你只想做,本王也不会答应。”

“不要让人去尝试,很危险。比例不对,一不小心就会炸死自己人。”林子吟还不放心。

“王妃决定的事情,就是旨意。我等自然不会违背。”司徒功有些动容。

他也不喜欢战争,本身并不是一个好战分子。论起来,他更喜欢淡然的生活,可北地的局势太复杂,也许通过聊城一战,可以彻底安定了。

众人也跟着表态。

林子吟点点头。

三个手雷试过以后,大家就回去了。

“其实利用火药可以做成很多的热武器,但热武器的出现,会改变很多很多,甚至会出现生灵涂炭,我不希望……”回去的路上,林子吟轻声对楚随风解释。

“不用担心,本王全都明白。你不喜欢不希望做的事情,本王就绝对不会让人涉及。”楚随风斩钉截铁地打断她的话,“你为本王和北地已经做了太多。”

林子吟笑眯眯地听着他一个人,听着听着居然睡着了,怀孕以后,她特别容易犯困,胃口倒还好,也不挑食。

楚随风本来就是将她搂在怀里,看到她睡着了,一愣,然后再也不说话。

手雷的事情结束以后,司徒先生他们对聊城一战,充满了信心。而且,即使北国从背后夹击,他们也不怕。

不过,聊城一战,还需要一个契机,事情得先缓缓。

这段时间,林子吟是最清闲的了。地里的事情,账本什么的,楚随风全都不许她碰。老爷子是长辈被他直接请到府里,目的就是监管林子吟,让她好好休息,好好吃饭。

这样的日子下来,林子吟觉得自己都被当做猪来养了。

“不能光吃睡觉,孩子太大,容易难产。”林子吟说。

楚随风听了也不紧张,林子吟浑身上下就没有几两肉,哪里会因为孩子太大而难产?再说了,每天他都会腾出时间来陪着她散步,也会弹琴读书给肚子里的孩子听。

因为他听林子吟说了,胎教很重要,孩子在娘肚子里也是能感知到外面声音,也会熟悉他常接触的人和东西。

为了和孩子培养感情,楚随风可是下足了工夫。

“王爷,京城来信。”司徒先生拿着一个小卷纸匆匆进来。

楚随风让人将面前的琴搬走,然后让司徒功说明原因。

“朝中下旨让梅学士和武杰他们回京。”司徒功解释。

林子吟一听愣了一下,看样子京城方面已经知道梅汉卿、武杰四人故意请缨到北地来。现在他们四人两文两武,已经成为楚随风得力的干将。北地无论是镇守还是文官治理,他们都参与极多。

皇上现在想将他们调离,分明就是想来一个釜底抽薪,希望北地这边自乱阵脚。

阴谋诡计,林子吟不擅长,所以对于此事她并不想参言。

梅汉卿和袁彦召就在丰城内,他们一会儿也到了王府内来,看样子,司徒功来之前已经通知过他们了。

“王爷,下官这就写奏章辞去朝廷任命。”姜还是老的辣,梅汉卿很快就想到了对策。

司徒功在一旁听了微笑起来,这个主意也是他早就想到的。不过梅汉卿几个当事人怎么想,他总得给他们一个机会说出来。

而事实上,梅汉卿没有让他失望。

“如此一来,聊城一战可能会提前。”袁彦召说。

“一切都准备好了,等秧苗插好,一切就妥当了。”司徒功回答,如果没有王妃的手雷,他们或许还会谨慎一些。聊城一战,他们本来就打着速战速决的想法,现在有了手雷,胜利几乎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只是,他们还在等一个契机。今日的消息让他们看到了契机来临的前兆。

袁彦召听了,彻底松了一口气。

“我等回去后,会马上写上请辞的奏章。”梅汉卿高兴地说。

别人怕皇上震怒,来一个诛连九族,可他们不怕。

他们四人都是小家族,家族里的人全都通过各种渠道搬迁而来,像武杰,更是光杆司令一个,全家也就他一个人,根本不用当心。

再说了,这儿是北地,他们不离开北地,皇上也拿他们没辙,反正迟早要翻脸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梅汉卿和袁彦召一点儿心理负担没有地给皇上写了请辞的奏章。

德公公带着皇上的旨意,一路上虽然不是风餐露宿地赶时间,但是他也没有敢耽搁时间。毕竟,能在宫里混的人,全都是老油子,苗公公从北地一身是伤回去,给他敲起了警钟。

他虽然在宫里混的不错,可论起各方面,却是比苗公公差一些。连苗公公在陵王手里都没有讨到好处,他小德子又能厉害到哪里去?

不过,虽然心里在担心,也想磨蹭时间,可他也不傻。因为他是在皇上面前混的,要是在路上耽搁了时间,回去后,他的脑袋也就不要了。

于是,一路上,他全是算计好了时间赶路,选择了比一般人快,却又不是太赶的速度行进。

楚随风有他自己传递消息的方法,他手里有一批训练有素的老鹰,所以出了聊城以后,他才转用快马将四份请辞奏章传到了京城。

“梅汉卿,朕诛你九族。”皇上拿到请辞的奏章以后,勃然大怒。

他可以容忍楚随风的不敬,因为此逆子手里有先皇的旨意,却不能忍受梅汉卿、武杰这样的逆臣对他挑衅。

人是他派到北地去监管楚随风的,可梅汉卿等四个人却背叛了他这个主子,选择投靠了陵王。别说有一个背叛了他,他不能忍,现在一下子同时出现了四人,这让他更是怒火冲天。

“传朕的旨意…。”皇上红着眼睛下旨。

圣旨下去,京城内又是一阵兵荒马乱。梅汉卿等人的投诚,让京城很多官员人人自危,他们个个暗自审视,努力撇开和梅汉卿等人的关系。

皇上诛九族的圣旨是下了,可收获却几乎等于零。

和这四人亲近的人全都搬离了原籍,早就去了北地。甚至,他们四人还脱离了家族。

这样一来,皇上的圣旨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传朕的旨意,派五万大军大北地去捉拿逆贼梅汉卿…。”气愤之余,皇上再也忍不住,直接颁布了圣旨。

可关键是谁去北地捉拿,是个问题。

皇上阴沉着脸看着地上的武将们,这些武将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文官也缩着脖子。

捉拿的是逆臣,那么光是武官过去肯定是不行了,必然需要文官一起随行监督才行。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北地,那儿的主人是陵王,一个叫战神的人物。谁也不想过去招惹他。而梅汉卿等几个此时是楚随风得力的手下,楚随风对此事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无论是上一次的京城集体桃色事件,还是现在的请辞奏章,傻子都能看出,陵王根本没有将皇上放在眼中。

而皇上今日做出的决定,和挑起战事没有什么不同。

“儿臣愿意接旨。”瑞王站出来。他和楚随风有杀妻之仇,不杀楚随风,他心里恨意难平。

瑞王有这么大的怒火,一部分因为瑞王妃是和他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两个人之间是真的有感情在。瑞王妃背叛他,那是绝无可能的事情。楚随风却设计杀了瑞王妃,让他怎么不恨。二来,作为男人,头上戴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这成了他一辈子的污点。他不能接受。

只要杀了楚随风,瑞王觉得自己的脸面才能找回来。

“冷将军,你作为本次捉拿逆臣的主帅,配合聊城的关庆谷,一举拿下逆臣。”皇上阴沉的指派了官员。

“末将领旨。”冷将军心里暗暗叫苦。他只是一个护军参领,皇上怎么就指派了他过去?这趟差事不好做啊。

别的人看到出征的人已经有了指定人选,个个都松了一口气。

带着旨意而来的德公公还不知道京城里已经准备派军出来捉拿梅汉卿等人,历经个把月终于来到了北地。

“梅汉卿、文武状元接旨。”也不敢拿乔,他到了北地首先拜见了陵王和司徒功,态度十分恭敬。又隐隐解释了逼不得已的苦衷。

梅汉卿等人倒是很给面子,老实地听完了圣旨,然后接下了圣旨。

“各位大人,杂家皇命在身,各位大人还是赶紧收拾一下,一起跟着杂家回去吧。”宣读完圣旨以后,德公公还很高兴。看陵王和梅汉卿等人的态度,此次任务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完成。

他伏低做小,梅汉卿等人的态度同样也很好,只是接下来梅汉卿说的话,却让德公公的脸色剧变。

“回去就不必了。”梅汉卿笑眯眯地解释,“公公可能不知,我们已经让人写了辞呈递上去了。公公回去后,自然就明白了。”

“圣旨我也接了,王爷,末将先回水军部了。”武将大声询问,眼神还若有若无地瞥向德公公。

“去吧。”楚随风和随意地挥挥手。

“末将也要操练士兵,末将告退。”

“书院还有事情,下官先行一步。”

其余三人没有人再理会德公公,而且他们的言行全都无声地在告诉德公公,他过来根本就是个笑话。

德公公的脑门上一下子出了冷汗。

“他们既然已经写了辞呈,自然是不会跟你回去的。你回去后自然看到结果,北地物资贫乏,就不留你了。”楚随风的目光十分冷淡,落在德公公身上,德公公额头上的冷汗冒的更多了。

“等一下。”情急之下,德公公还想到另一件事。

皇上让他下旨,他做完了,至于梅汉卿等人的反应与他无关。可另一件却是私事,他是拿到了好处的,所以必须完成。

“说。”楚随风显得十分不耐烦。

“德公公,王爷事情很多,有话请说。”司徒功微笑着催促。

“杂家来的时候,带了林家人过来,他们是来接林小姐回京的。”德公公立刻很有眼色地回答。

“人在偏院中,你自己带着人过去。”司徒功解释。

得到自己想要的,德公公立刻告辞了。

陆陆续续的,偏院中的小姐们都看到了家族来人接他们回去,顿时个个喜笑颜开。终于能离开北地这种苦寒地带了,她们也算是熬出了头。

林婉儿和两个婢女却一心一意守在自己的房间里备考。

德公公和林家人的到来,她们并没有觉得高兴,“我是不会回去的。你回去回禀你们老爷夫人,就说他们的女儿已经死了,这是她的遗物。”

说完,林婉儿从头上拔下了簪子递过去。这支簪子是林夫人的陪嫁之物,她来北地的时候,林夫人特意给她准备的。

“林小姐,你这又是何必呢?”德公公相劝。下人更是脸色一变。

可林婉儿十分坚持,下人没办法,拿出三个箱子出来,“老爷猜到小姐可能不愿意回去,这是夫人和老爷为小姐准备的物品。也算是全了他们的一点儿情义。”

林婉儿不说话。

德公公和下人只好叹息着离开了。

五月份,北地进入了全面抢种的季节,绿油油的秧苗十分喜人,在百姓们共同努力下,田地里变成了绿色,到处显得生机勃勃。

玉米和豆类也在之前下了种子,栽了秧苗,又有人家找了空地种上了甜菜。

丰城内外再也难找空地和荒地了。

林子吟的肚子也鼓了起来,两个小家伙在里面正茁壮成长了。是的,林子吟怀的是双胞胎。

这样一来,府里所有人更是小心翼翼,负责监督的老爷子更是将她盯得死死的。

“王妃,李家又出了大事。”红缨小心翼翼地看着她说。

“何事?”林子吟问。

“尤氏被人杀了,首级挂在了大门口。”绿萝回答,一边又瞪了红缨一眼。

红缨微微一笑低下了头,王妃在府里觉得闷,她也是将八卦说给王妃听听而已。

“孩子呢?”林子吟好奇地追问,“凶手是谁?”

“凶手倒是没有杀害孩子,也留下了话,听说原本是李嫣然身边的死士,木氏临死之前留下的遗嘱就是要他们杀了尤氏。”红缨抢着回答。

“你们都是闲的发慌是不是,好不好的,和王妃说这些晦气的事情做什么?”秦嬷嬷进来,狠狠地训斥了几个丫头。

红缨等人立刻笑着不再说话了。

林子吟猜想,李家肯定会为此事再上门来。

果然如她猜测的一样,下午的时候,林家就来人了,请楚随风过去一趟。

“王爷说了,你们李家的家事,他不会过问。”司徒先生直接出来打发了他们。

下人没办法只好回去照实回话。

李侯爷惊得半天没有说话,完了,从此以后,王爷再也不会上门。

“爹,我们离开丰城,到别的地方去吧。”李杰庸叹口气说,他对李侯爷一点儿办法。事到如今,二房已经脱离了侯府,李侯爷居然还是看不开,对王爷还有期待。

李侯爷看着身边哭泣的两个孩子,再看看二儿子,心里一酸。他想到了老夫人还在的时候,李家的辉煌,再看看现在的空旷,第一次产生了厌倦,想离开丰城去重新生活。

李杰庸听到他松口,立刻安排人去准备了。

新家搬迁的地方,他早就找好。就在岳城,离丰城只有两百里路,以后回来烧纸上香也很方便。

六月份,朝廷五万大军到达了聊城,加上聊城关庆谷手里的人,足有十来万。隐隐的,有和楚随风一战的架势。

“王爷,一切都准备好了,大军就等开拔。”丰城内,两万多人将士正等待出发,这些士兵全都是精兵。

武器也十分精良,弩车、连发的弓箭,包括最新锻造的武器。

虽然知道对方的人数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可北地的将士却一点儿也不胆怯。为了北地的荣耀,为了北地的百姓,所有人视死如归。

丰城内的百姓们也很热情,站在路边带着吃的硬往士兵的手里去塞。

两万人是轻装上阵,半个月时间就抵达聊城。

关庆谷正在头疼要用什么样的借口去攻打北地了,没想到楚随风就主动给他提供了机会。

“吴将军、司徒先生,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他站在城楼上怒问。

“你等想造反?”瑞王更是直接给他们安下了一顶大帽子。

“瑞王爷真会说笑,你见过以两万人来攻打有十万大军守候的城池?”司徒功微笑着反问,态度不疾不徐。

“那你们这是何意?”瑞王脸色阴沉,再也没有往常的温和之色。

“我等奉命来捉拿隐藏在聊城内的响马黑子,他和北国人勾结,劫持王妃,背后倒卖粮食,实在是罪大恶极。同时此人十分狡猾,帮凶较多,所以王爷特意派我等来一举拿下,凡是勾结者,一个不放。”司徒功高声回答,“其二,我等是奉王爷之命,接收聊城。”

“司徒功,接收聊城是什么意思?”关庆谷冷声问,心里涌过不妙的感觉。

“按照先皇的旨意,北地所有州县全应该属于王爷的封地。而聊城虽然在边界,却是属于我们北地,不信的话,关将军可以回去查地图。”司徒功笑着回答。

“一派胡言。”瑞王冷冷地指着他,“本王看你们是司马昭之心,聊城什么时候属于北地?倒是这一次,本王是带着旨意而来,逆臣梅汉卿、武杰、袁彦召和邵柳峰违抗圣旨,本王奉命捉拿他们回京,你等赶紧将人送来。”

“瑞王还是读多一些书出来再说话比较好,否则的话,会闹出笑话的。”吴将军大笑着说,“聊城是不是属于北地,你回去一查鸿照年间的地图立刻即知,先皇当初标的清清楚楚了。”

这是骂他是空腹的草包,瑞王气得脸色铁青。

“还有,本将军第一次听人说,还有人赶着人当官的。”吴将军扮演的就是一个大老粗,使劲地激怒瑞王,“行,你自己看不过眼,可以直接到丰城去抓啊,又没有人拦着。不过,今日谁敢拦着本将军捉拿叛匪,本将军绝对不会手软。”

“不好意思,关将军。你看什么时候让我们进城比较合适?”司徒功完全一副老好人模样。

关庆谷脸色一片铁青,交出城池,他哪有那个权力?而对方的架势,分明就是不给就要抢的节奏。

聊城是重要的关口,老地图上,的确是属于北地的一个州。但圣上登基以后,就完全改过来了。

司徒功拿着老皇历不放,让他有种理亏的感觉。

“司徒功,本王让你赶紧将人交出来,否则话,当以逆贼处置。”瑞王看到北地的人,他心里的火气就忍不住想发泄出来。

“人在北地,王爷可以自己去找,没有人拦着王爷。所以王爷给草民的大帽子,草民不敢收。”司徒功慢条斯理地说,好像在和他讲道理。

关庆谷一直是个老油条,他看到司徒功一直在试探激怒瑞王,立刻拦住了他。

“王爷,司徒功此人诡计多端,他们是来者不善,还是先静观其变比较好。”

瑞王看看下方的人,终于克制住了心里的怒火。

关庆谷看到双方僵持住,心理暗自琢磨楚随风和司徒功的用意。

“司徒先生,吴将军,聊城内并无任何匪徒存在,否则的话,本官也不是吃素的,抓着绝对不会轻饶。”他笑着解释。

“那么,关将军又打算什么时候开城门让我们进去查账接受了?咱们北地穷得很,王爷和弟兄们都快吃不上饭了,也就这聊城的日子好过一些了。”吴将军哈哈大笑着说,显得十分鲁莽。

关庆谷却不敢小看此人。吴家能作为楚随风信任之人,又怎么会是光有武力没有脑子的人。

他没有想到楚随风居然会派出两万人来收取城池。

问题不好回答,城墙上的人集体无语,城门还是关闭得紧紧的。

司徒功等人也不着急,而是在城外选择一处空旷之地安营扎寨了。

第二日,司徒功又派了人到城门下大声询问,让关庆谷和瑞王将聊城交出来。

关庆谷和瑞王在里面装聋作哑。

冷将军和瑞王心里有些焦急,圣上派他们过来是捉拿逆臣的,带着五万人过来,也不过是为了故意震慑陵王,却没有真的要开战的意思。可现在北地的人先挑衅起来,他们怎么办?

不过看对方的架势,来的人也不多,他们有什么阴谋诡计?

猜不透也理不清。

司徒功一连派人来问了五天,第六天,热闹起来。

关庆谷他们站在城楼上看到他们居然搭起了戏台子听起了大戏来。疑惑中,他们派出探子过去打听。

“你再说一遍?”没想到探子带回的消息居然彻底惹怒了瑞王。因为对方唱的大戏,竟然是改版的王妃出墙记。

瑞王妃的死,是瑞王心里的一道伤疤,这道伤疤还是刚刚结疤,他哪里受得了这个。“本王要杀了他们。”

“瑞王殿下,请冷静。”关庆谷大惊。

“谁敢阻拦本王,本王就杀了谁。”瑞王此时哪里还有一丝的理智,直接点兵带将,“全跟着本王出去杀敌。”

五万将士是他带来的,自然听从他的吩咐。

于是密密麻麻的人从聊城内终于冲了出来。关庆谷不敢大意,带着自己一队将士也跟着出来。

司徒功等人早就严阵以待,看到对方冲出了大部分的人,吴将军冷笑着让一群士兵排成一排,然后扔出了手雷。

瑞王等人只看到对方扔过来一些黑乎乎的家伙,然后这怪家伙就在他们的头顶上开花了,接着自己这边的人死伤无数,简直是到了人间炼狱。

瑞王还没有冲到地方面前,一颗手雷就在他不远处爆炸了,一块蛋片深深地扎进了他的胸口处,他一下子从马上栽下了。

“保护王爷。”冷将军大惊,连忙策马过去抢人。

司徒功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直接下令,密集的箭雨又到了,于是一批将士又倒下了。

“杀。”趁他乱,要他命。两万北地的将士直接杀过来,摆的却是小型的八卦阵。

关庆谷看到自己一方,还没有迎战,就伤亡如此之多,急的要命,赶紧让人鸣金收兵。

司徒功也不追击,而是直接命令将士们原地休息待命。

这一战,北地以极少数的伤亡取得了极大的胜利。

夜晚降临,关庆谷守在瑞王床前,心急如焚。要是瑞王在聊城出事,他也要跟着倒霉了。“让城内所有的良医全都过来。”

他咆哮着,冷将军站在一旁,心里微叹。对于北地的实力,他知道自己远远低估对方了。

深夜,夜幕中,一队穿着黑色衣服的士兵轻巧地来到了城墙下,然后扔出虎抓很快爬山了城墙。

“有敌人偷袭。”上面的人刚喊一嗓子,已经被北地的人一刀劈了。

很快又有一队的北地士兵上来,而聊城的士兵也上了来。

“闪开,丢下武器者,有命。否则的话,别怪本大爷拿出杀手锏。”领头的将士拿着手雷大声喊起来。

白天,聊城的士兵是看到过手雷的威力的,那种爆炸绝对不是他们肉身可以抵挡的。当他们看清楚上来的好几个将士手里都拿着手雷,他们立刻软了。

震慑住敌人以后,北地的士兵很快将城门打开了。于是城外等候的人立刻蜂拥而至。

等关庆谷知道消息以后,已经晚了。他要是再留下硬抵抗的话,只能是白白丢了一条命。

他和冷将军看看床上昏迷的瑞王,相互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长叹一声,一起将瑞王命人抬起走了。

关庆谷觉得十分憋屈,想他关庆谷在大秦也算是一位名将了,可聊城这一战,他居然输的这么惨,甚至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司徒功和吴将军得到聊城以后,立刻飞鸽传书,几日以后,北地第二批重兵进入了聊城,至此聊城彻底成为了楚随风的手中之物。

接着罗延果然在聊城内抓住了黑子以及他的同伙,算是第二次将响马给清缴了。

大秦官员知道后,再看到瑞王重伤昏迷的模样,个个胆战心惊。当皇上将关庆谷抓到御书房问过以后,居然诡异地保持了沉默。

楚王过了几天也得到消息,只是相比瑞王丢了一条命,他只是损失了一批眼线和赚钱的路子,已经算是好的了。

“王爷,要不要再换人去北地重新……”

“罢了,陵王已经崛起,他不会再让人在他的眼皮底下作妖。”楚随云叹息一声。即使争夺到了皇位,楚随风也会在新的帝王心目中扎下一根刺,好在楚随风没有野心。

“鞑子果然派兵来偷袭了,只是被罗将军先发制人赏了他们几颗手雷尝尝,他们就偃旗息鼓回去了。不过大皇子趁回京之际反过去攻打京城谋反了。”晚上,夫妻两个躺在床上,楚随风对她说起近期的事情。

“北地很广,足够我们生存的。战争只会让更多普通的百姓受到伤害,王爷……”林子吟看着他。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楚随风回答。

皇上本来想用陵王造反的罪名再派兵出征,可楚随风夺得了聊城以后,再也没有踏出聊城一步,他在聊城也的确清缴了响马。于是,皇上想出的理由就显得可笑多了,加上有先皇的圣旨,最后的结果,即使贵为皇上他也只能吃了哑巴亏。

司徒功利用聊城的优势,立刻将此建立成了商品周转站。

北地的局势慢慢的稳定下来,今年是个风调雨顺的好年头,地里的庄稼长得十分好,样样几乎都是大丰收。

十月份,北地全面进入秋收季节,到处都能听到欢声笑语。

而此时,陵王府内,林子吟鼓起的大肚子终于也开始瓜熟蒂落,“王妃用力啊,奴婢看到头了。”许丹华经过两年的锻炼,在接生上已经颇有心得,她和老稳婆不停地鼓励着林子吟。

别看林子吟瘦,但是她经常锻炼,身体素质很不错,不大一会儿,孩子就落地了。

“恭喜王爷,是两位小公子。”陆嬷嬷和秦嬷嬷抱着两个孩子出来。

守候在外面的楚随风立刻冲进了产房内,进了屋子,他紧紧地抓住了一脸虚弱的林子吟,“王妃,辛苦了。”

“以后一定要生个女儿。”林子吟淡笑着说。

“本王觉得两个就足够了。”楚随风怜惜地说,刚才他在外面看到一盆盆的血水端出去,他的腿都在发抖,就暗自想以后再也不让林子吟生孩子了。没想到林子吟居然还惦记着女儿,呵呵,其实他也想要女儿。

有了孩子的生活有些鸡飞狗跳,因为林子吟不许请奶娘,她坚持自己母乳喂养,晚上的时候,孩子也是放在自己房间内的。对此,老爷子在背后责备了她一顿。

倒是楚随风顺着她的性子,坚持将孩子放在了屋子里两个人带。

“该给孩子换尿布了。”睡得迷迷糊糊之间,林子吟轻轻地嘀咕。

楚随风立刻爬起来熟练地给大儿子换了干净的尿布,然后将孩子递给了她。林子吟抱着一个先喂奶,接着楚随风又将老二换好,又递给了她。夫妻两个配合得相当默契。

……

五年后。

“小子,你别跑,赶紧将鸡腿给我。”慧真大师的中气还是十足。本来以为可以找到欺负的对象,没想到王府内一下子送进了两个。

这两个小家伙人小,心可不小,整天闹得寺里鸡飞狗跳,反过来,他这个想欺负人的老和尚,倒是每天被两个小家伙气得直跺脚,更何况和这两个小家伙一起进寺的还有他们的伴读和死士、侍卫,简直是群殴他老和尚一个啊。

“你往左,我往右,咱们分开跑。”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粉雕玉琢般的孩子嬉笑着拿着鸡腿往定安寺后面跑去。

“阿弥陀佛,慧真,你是不是又犯戒呢?”主持大师拦着了找人的慧真。

“哪有,贫僧是在找两个小家伙,是他们犯戒了。”慧真大师讪讪地回答。

十里村,已经和周围的村落连成了一片,这儿几乎变成了繁华的地带。穿着各色服装的商客云集,不时看到有商队运走大批的商品。

“王妃,小心一些。”挺着大肚子的林子吟又被人当熊猫供着了。

“王爷。”看到楚随风的身影,林子吟欢喜的叫起来。“怎么样?事情可曾办妥呢?”

“阿尔哈图代表北国和本王已经签订了百年不开战的协议。”楚随风将她搂在怀里,红缨等人则已经退到了不远处守着,“常春国的太子也定下,是五皇子。以后,这两国的贸易会安稳下来。”

“王妃,南洋商客过来,下了大订单要座钟和手表。”于少辉过来恭敬地禀报。

“我们要的金属,他们可曾带来?”林子吟摸着大肚子问。

“带来了,很齐全。”于绍恩回答。

“你负责吧。”林子吟放心地挥挥手。

于绍恩立刻走了。

田地里,沉甸甸的稻子笑弯了腰,黄澄澄的玉米露出了胡子,而一个个豆荚则如摇铃一般,空气中弥漫着丰收的香味。

楚随风搂着一起看着田地,两个人轻轻对视一眼。

幸福,就是我在你的心中,你在我的怀里。

感谢所有朋友的支持,很多朋友是懒语的坚定支持者了。像龙搓搓、黄姐0126、熊爷mihu、林巾月、胡钰杉、水晶zl等等都是从懒语第一本书追到现在,也有从第二本《哑医》追到现在的,秋心自在含笑中、古武天地、玲儿与志等人,也有后加入的新朋友,懒语再一次感谢所有支持者。

希望懒语下一本《枕上香嫡女在上》到时候能同样获得大家的支持,新书可能11月1号上传,当然准备好的话,也可能提前到10月下旬,再一次谢谢大家。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