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追妻99次:宠妻在隔壁 > 番外 爱你却不过是一场误会

追妻99次:宠妻在隔壁 番外 爱你却不过是一场误会

作者:顾十四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19:05

婚礼结束,到底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傅辰逸到底是来到了婚礼现场,既然不能和她在一起,那么,看着她幸福,也是一件好事吧!他看到,他曾深深保护的女孩,嫁给了别人,纵然脸色难看,可是眼底,掩饰不住幸福的笑意。他们一定会很幸福吧!

三年前,他故意利用了温柔,让温柔拍摄到了那些画面,发给了苏靳言。

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有机会和温暖在一起了,可是,却不过是,另一场悲剧的开端。

如今,她终于幸福了,他还能说什么呢!除了放下,还能怎样呢?

我爱的女孩,祝你幸福,

……

温婉看了看一旁发呆的易瞳,他正盯着南月看,在人群中,她的身影即便被淹没,他也能一眼就认出她。

站在他身旁很久的温婉,终究是忍不住开了口,“易瞳,既然爱了,那就别再放手了。趁着南月现在还在,还有挽回的余地,我可是听说,她婚礼结束之后,要去往A国呢!”

易瞳抬头看了看温婉,眸子里的情绪晦暗不明,“谢谢。”谢谢她及时告诉他,谢谢她的放手。

你的心早已不在我身上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就算我现在爱上了你,那又能如何,既然将来会是三个人痛苦,倒不如现在及时挽回,让她一个人痛苦,有些事情,总会随着时间慢慢变淡的。

就像易瞳对她温婉的感情,三年之前,有人戏说,如果易瞳哪天不爱你温婉了,那我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可是,现在,易瞳真的不要她了呢?

你还相信爱情吗?

她当初,怎么就会死心塌地的追求傅辰逸呢?呵,这世界啊,就像是一个圈,绕来绕去,谁能看得开,谁就能走出来,大概,这一次,只有她和傅辰逸走不出来了吧!

傅辰逸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悲伤一样,恰好回头,撞上她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两人相视一笑,那么多年的纠缠,似乎就这么结束了。

只是,那一笑,一如当年,从此她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而这一次,竟是解脱了。

来来回回,兜兜转转,这些年来,就像是一场梦,如今,梦醒了……

……

南月看到易瞳和温婉出现,心情有些不太好,她哪里那么容易放下,一个人往前走了走。

忽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

“谁……”南月的话还没说完,她便被拉扯着转身,唇也被人堵了上去。

这张放大的脸,还有熟悉的味道,让她的大脑有些眩晕,是易瞳呢!

他怎么会在这里?她突然想问问他是怎么了?

南月想要挣扎,而易瞳,就把她搂的更紧,似是要揉入骨血。

等她回过神来,就听到易瞳熟悉的声音响起,“南月,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不要走!”他搂着她,始终不放手。

南月突然有些受不住,他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再给他一次机会?

“你和温婉挺合适的……”话未说完,再一次被某人堵住,这一次比刚才更猛烈,似乎是在惩罚她。

南月无所适从,睁大了眼睛,这还是易瞳第一次,这样吻她,就像是,怕失去她一样,这个念头,让南月浑身一颤。

“再给我一次机会,这一次,换我追你!”易瞳搂着她,稍微松开了力道,两个人对视着。

南月怔愣了一会儿,还是开口说:“不用追我!”

过了好半天,易瞳傻傻地看着她,脸色苍白,浑身发冷,她不愿意给他机会吗?

南月看到他的反应,心下一顿,“谁让我还爱着你呢!”

易瞳觉得,大约这是他听到的最美的情话了。

原来千帆过尽,我爱你那三个字远远比不上那一句,谁让我还爱着你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又能怎样?谁让我还爱着你呢?

……

苏靳言和温暖婚后的第二天,还是回温家看了看。

对于温暖来说,这终究是一个有着回忆的地方。

两个人出现的时候,温父温母惊讶了一下,幸好,温暖还没有忘记他们,婚礼,他们也参加了,看到温暖幸福,温父也算得上是高兴的,毕竟,他还是他妹妹的女儿。

而温柔,并没有去参加婚礼,可是电视上的直播,她却看到了。

他们两个人盛大的婚礼,她真的是好恨好恨。

尤其是那两个人脸上洋溢着的幸福,她差点就崩溃了。

为什么不是她?为什么不是她?

她哭了整整一夜,她真的好恨。

和她几乎一样崩溃的,还有程燕,怎么办呢,就因为苏靳言的一个微笑,她陷了进去,而如今,又看着他娶了别人,呵呵!父亲最终,选择了让她出国,说是让她散散心,可是,她爱的那个他,又在哪里?

在温柔听到苏靳言和温暖来温家的时候,她的眼睛瞬间就被点亮了。

她心底仍然充满着希冀。

“靳言哥哥……”温柔的嗓子,因为哭泣,有些沙哑,两只眼几乎肿的像桃子。

苏靳言搂着温暖,脸上都是笑意,听到温柔的喊话,脸色僵硬了一下,“我希望你能喊我姐夫!”他揉了揉温暖的脑袋,他知道,她还是在乎温家的,她那么心软,有些事情发生了之后,没多久,她就忘了。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温柔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温父温母同时斥责她,甚至温母拉扯着她,想让她回房间。

“你问吧!”这一次是温暖开口说的,她看着温柔,其实温柔以前真的不坏,就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公主,也许有些话,说出来就好了。

温暖看了看苏靳言,有些歉意,不知道她的自作主张,他会不会不开心。苏靳言自然舍不得责怪她,淡淡的看了一眼温柔,示意她说下去。

温父温母十分有眼色的,找了个借口,走出了客厅。

温柔神色复杂的看着在苏靳言怀里的温暖,她知道,也许这一次再不问,她就没机会了。

“靳言哥哥,既然你不喜欢我,你当年为什么要救我?”

苏靳言听了她的话,似乎在回想着什么,但是什么都没想起来,“我什么时候救你了?”

温柔脑袋发懵,“就是我十岁生日那天,在那个巷子里,你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还为了救我受伤了!”

苏靳言似乎是回想起来了,嫌弃的看着她,“你错了,救你的人不是我!”

“怎么可能不是你,我明明记得你的手臂为了救我,受伤了!”温柔激动的解释,她不相信是她记错了。

“救你的人是易瞳,我的手臂是因为为易瞳倒水的时候,被他恶作剧不小心烫伤的,也是他,硬要拉着我,陪他一起缠上绷带的。”苏靳言的话,如同平地惊雷。那时候易瞳缠着一个绷带,见苏靳言笑话他成了残疾人,一怒之下,就烫伤了苏靳言,死缠烂打,还给苏靳言缠上绷带,后来,苏靳言也就由着他去了,结果,自然是易瞳被家里人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被罚面壁思过,扣零花钱。

温柔不敢置信的看着苏靳言,原来,原来这都是误会。

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她错了!

那这么多年来,她对苏靳言的感情,又算什么?

到头来,她才是一场笑话!

温柔大笑着,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这么多年来,竟是活在了一个误会里……

温暖不禁有些悲哀,没有想到,这些年来,温柔竟然被这么一个错误,误会了那么多年。

……

“苏靳言,你魂淡,这是什么?”温暖手里拿着两本红彤彤的结婚证,可是那里面的日期,却是三年前。怪不得,她每次提出去领结婚证的时候,他都找理由拒绝,原来是这样!

她们两个人竟然早就结婚了!

“老婆息怒,生气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某男谄媚的奉上剥好的橙子,话梅,葡萄干……

此生有她,什么也不怕了。

【作者题外话】:亲爱滴天使萌,让你们久等了,到此,这本书完结了,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撒花啦,谢谢大家一直的理解,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我爱你萌。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二,完美的结束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