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他与光影同行 > 大结局

他与光影同行 大结局

作者:鹿西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20:12

“唐小姐,终于察觉到了吗?”乔纳森不请自来,直接走入了屋子。

外面一排人,全都是乔纳森带来的保镖。光是站在那儿,唐伶就被那种可怕的气势所震慑。

“我一招失误,却没有料到会输得这么惨。”乔纳森坐在沙发上,冷淡地看着唐伶,“你也看了新闻吧,我现在被限制出境,现在那群人还在外面监视我。而这些,都拜齐先生所赐。”

唐伶看着他。

“我有一个非常叛逆的儿子。”乔纳森说,“他小时候,什么都看不惯,老是要跟我作对,我想捏死的人他不同意,我要做的事他不同意,就要去阻拦。”

昨天在电话里,齐瀚什么都告诉她了,她当然知道乔纳森在说谁。

“我要让他继承家业,他不同意,老是要在外面乱闯。还加入了黑金,自称什么S级的杀手鬼面。其实黑金的后手一直是我,他跑去当什么杀手,又有什么意思?”

本来唐伶以为乔纳森会更婉转,却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已经摊牌了。

“唐小姐,我真的不知道Abner为什么会喜欢你。”

Abner,林允奚的英文名。

唐伶以前一直以为是Abner-Lin,却没想到是Abner-Jonasson。

林允奚,姓乔纳森,他从始至终,都不是林又启的儿子。

林允奚是混血,以前唐伶以为是林又启亚裔,他妻子欧美裔。

但事实上呢?是乔纳森欧美裔,他妻子亚裔。

他们有一双一模一样,只来自于遗传学缺陷的眼睛。

“哦。对了。下令黑金杀你父亲的人,也是我。”乔纳森说着这种可怕的话,却仿佛是在拉家常一样。

“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乔纳森说,“我打一开始就不想隐瞒,也根本不想铺这么长的线,我一开始就想杀了你。”

“可是那个时候,齐瀚已经救了我。”唐伶看着他。

“不不不。”乔纳森摇摇头,“唐小姐,你果然不聪明,才会被我儿子给骗了这么久,Abner也是用心良苦。”

“难道在几年前,你以为从黑金的手下逃了出来,我就放过了你?你就真的活下来了?”

唐伶无声地看着他。

“其实这也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很多人都知道。齐瀚知道。盛家那位公子也知道,我儿子当然也心知肚明。”乔纳森说,“恐怕在世界上,唯独不知道的人,就只有你而已。”

“哦,对了。你一直在我的监视之下,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你猜一猜。”

“从你找人冒充林叔开始。”

一听到这句话,乔纳森的脸上总算是露出了笑容来:“没错,从那时候开始。”

“不过,倒也说不上是冒充,只不过我恰好认识这么一个学者,也姓林。”乔纳森说,“这不,顺水推舟送个人情,让他收你做养女,根本就不让我出什么手,你就一直在我的监控范围之下了。”

他叹了一声气:“但其实说实话,我根本用不着兜那么大的圈子,还不是因为Abner。”

“我儿子啊,太叛逆了。什么都跟我对着干。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这件事,非要跑来搅局,一开始欺负你好玩吧,后来死活不让我动你。”乔纳森说,“我溺爱他,这不,还专门为他捏造了一个身份。让他好好待你身边。本来我以为你就是个普通人,根本没有威胁。”

乔纳森长长地叹了一声气:“但是很可惜,你居然跟齐瀚撞了这么大的反应。现在好了,我已经被他毁了,顺着黑金的线索,他查到了我,证据确凿。黑金跟极端组织的烂摊子搅在一起,其实我没有插手,但被他害得不能脱手了。”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唐伶看着他,已经气愤地咬着嘴唇,却仍然装出的镇静的样子。

“你说。”乔纳森也看着她。

“你为什么要找人杀掉我的父亲?因为那个文物吗?”

扑哧一声,乔纳森居然笑得出来。

“不不不。”他笑,“唐小姐,可能你不太了解我们的世界,其实我悄悄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件事齐瀚知道。盛家那位公子知道,我儿子也猜出来了,恐怕被蒙在骨子里的人,又只有你了。”

“其实那个什么文物,一切都是假的。都是我洗钱用的工具而已。”乔纳森笑,“世间洗钱的方法千千万,但是古董投资这一条,没有风险,还稳赚,非常不错的选择。但是我想洗的钱实在是太多了,小数额根本就满足不了我的胃口,所以,我必须把这批假冒伪劣的文物,抬到一个天价去。”

他微微一顿。脸上仍然是笑:“其实,整个文物界的专家,基本上跟我都有那么些关系,只要我下令,没有一个人敢说东西是假,但是还不够。”

乔纳森站了起来:“我还得为这些文物,创造一个非常传奇的故事。”

“比如说,这件文物一出土自带厄运诅咒,让挖掘遗迹的考古队莫名死亡。这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故事,还能把我的文物炒到一个非常高的价钱。”乔纳森站在窗前,冷淡地回头看了唐伶一眼:“其实我用这种手段,做了很多类似的事故,不,准确来说这根本不用我授意。你不是第一个,但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却是让我栽跟头的一个。”

“你是说……我父亲的死亡,只是你抬高你那批假货的手段而已!”唐伶气得发抖。

“没错,只是手段而已。”

“所以所有查出了遗迹的地方,全部都被你买了地?还直接在那儿开发的油田?!”

“不不不。”乔纳森又笑了,“唐小姐,开发油田是大投资。我可不敢胡来,这倒都是顺带的而已。”

“哼。你现在来做什么?”唐伶看着他,“我看了新闻了,现在你们已经快要倒台了吧,舆论造势这么大,你来见我做什么?不应该好好保护你的集团吗?”

“哎。”乔纳森叹了一声气,“还不是我太爱我这个儿子,他从古尼回来以后,我把他关起来不让他见你,他快得抑郁症,这不,我乖乖把他给带来,我觉得只有你才能治好他。”

“你不恨我?你不怪我把齐瀚招来惹你?让你现在身败名裂?!”

乔纳森冷笑了一声:“唐小姐,你,还轮不上?”

唐伶也冷笑了一声:“那么你,罪有应得。”

乔纳森起身,径直走到了屋外去。

“Abner,你过来,你不是有话要跟她说么。”

林允奚走了进来,他看起来很憔悴,不过一个月没见而已。他意气风发的样子都消失了。

碰一声,门关上了。

他俩还像以前一样,还在这间屋子里,还是一对关系好的姐弟。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唐伶恍然之间,记起一开始林叔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让自己不要去追究真相了。

如果她一开始不那么执着,是不是事情都不会演变这样,她还会跟林允奚是关系良好的姐弟,她跟林叔也是关系很好的父女。

但是林叔在一开始,又为什么会独自前往肯因,拉起了一切的序幕呢?

那一天林叔在齐瀚面前自杀,是不是就是为了拦住她,避免她一直往深处挖掘出这样的庞然大物呢?

唐伶叹了一声气。

“林允奚。”唐伶沉默,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

真相终于大白了,但是她这几年却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里。

这件事情其实齐瀚知道。盛赢在红石镇的时候,也早就知道了。

他俩都是因为不忍心让唐伶的信仰崩塌,毕竟足足7年,林又启对她是很好的。难道他们反过来对唐伶说,一直对你好真心待你的林叔,其实从始至终就是监视你的坏蛋?

所以他们都瞒着她。

乔纳森财阀体系是黑金背后的黑手,所以势力庞大。齐瀚从一开始没办法把黑金给捏死,一直忍辱负重。

新年前,乔纳森为了利用古董文物洗钱,作假造了一个考古现场,而唐伶父亲,正好去了那个现遗迹场,并且挖出假文物来。

接着考古队全员被屠,却只是为了创造出一个更好的故事,提高文物的价钱而已。

唐伶那时候因为齐瀚活了下来,她以为自己是幸存者,然而这件事情乔纳森早就知道了,但是他兜了一个大圈子,并没有杀唐伶,反而是派了一个林又启,去照顾唐伶。

这一照顾就是7年。

而林允奚呢?

他从一开始就不是林又启的儿子,他长得一点也不像林又启。

林允奚是混血,没错,乔纳森是彻底的美国人,而他母亲是亚裔,所以是混血。

直至现在,唐伶才忽然明白了。林允奚当时对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曾经不止一次说过,是他林允奚,从大坏蛋手里救下了唐伶的一条命。

那时候唐伶不懂,现在她却全都明白了。

不过,过去了,就都过去了。

“林允奚。”唐伶忽然开口,顿了一顿然后说道:“谢谢你保护我。”

林允奚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然后死死地咬着牙:“你什么都知道了?”

唐伶点点头:“我什么都知道了。”

又是一阵沉默。

“7年前,瞧你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现在都还记得。又懦弱,又可怜,像是一只小老鼠,怕得要命。倔强得要命,却根本没力气抗拒。”林允奚说,“这7年来跟你在一起,我根本就不开心,不快乐!我只是好玩,就因为好玩才离家出走的。我根本没有保护你!”

唐伶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林允奚的语调却忽然变得非常古怪。

“我根本就不喜欢你!”林允奚忽然站了起来,他没头没脑地开始发飙,“我根本就讨厌你!讨厌你讨厌得不得了!你又蠢,又笨,看了齐瀚就走不动道,我根本就不想保护你!”

“我爸那是胡说八道!他胡说。”林允奚夺门而出,“我讨厌你,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虽然林允奚极力隐藏。但是她看到林允奚的眼眶通红,像是哭了。

而这,是她最后一次看到林允奚了。

……

又过了一个月,新闻报道越来越多,重磅新闻持续播放了出来。

什么乔纳森财阀体系,多年以来不为人知的黑幕,洗钱内幕。还跟黑金联合,跟极端组织分子有不可告人的联系,每一条都足以把乔纳森财阀这个庞然大物,击得粉碎。

然而这些新闻在平常人的口中,也只是骂骂咧咧几句世事无常,全是贪污罢了。没有一个人会有唐伶这样的实感。

外面又是天降的暴雨,天阴沉沉的。

就像是。唐伶第一次见到齐瀚的那个夜晚一样。

唐伶心里很沉重,这些日子以来的事情全都压在心口上,像是做梦。

她走在路上散步,却忽然大雨倾盆而下,不过一会儿,她便被淋成了落汤鸡。

唐伶把手举在头上,想快点回家,这时候却听到后面有车嘟嘟的声音。

一辆车就在她的背后,一个人影斜斜倚靠着车身,雨太大了,她看不清这个人是谁,长什么样。唐伶只想快点回家,根本不想搭理他。

这时候却听到这个男人说:“喂,美女,我的车陷进水坑里去了,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这一句话,轻而易举地把唐伶带到了跟齐瀚见面的那个夜晚。那时候……齐瀚也是这么说的。

她一愣,震惊地抬起了头。

天上大雨倾盆,滴滴答答坠落在地上,发出叮叮哐哐的声响,而在唐伶看来,此时此刻一切都静止了。

雨静止了,风静止了,整个世界都静止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而已。

齐瀚头微微一侧,也被大雨淋得湿润,但是他桃花眼的笑意却一丝未减。

“唐伶。”他微微启开薄唇,声音磁性得坠在唐伶的心上,他双臂微微一张,像唐伶伸出了怀抱,宠溺地笑道:“过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