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爱你是无药可救的病 > 第114章 一切如故 (大结局)

爱你是无药可救的病 第114章 一切如故 (大结局)

作者:令狐沅沅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20:54

陈煜见陈妮妮坐了过来便开口问道:“你老实告诉爸爸,你最近状态不好,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陈妮妮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没敢把一切的事情都说出来。

看着自己的孩子边咬着嘴唇,边摇头的样子陈煜的心头就犹如刀割。

只见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轻声问道:“是因为宸颢吗?”

话音刚落陈妮妮脸上立马变了色般连忙摇头,可那脸上那划过的慌张却早已经出现了破绽。

知道自己猜对的陈煜连忙说道:“是不是宸颢对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变成这样子。如果是,你告诉爸,爸爸替你争了这口气。”

陈妮妮一紧张连忙扯住了陈煜的衣袖,情不自禁的连忙喊道:“不要,爸你不要找他。”

陈煜皱了皱眉头,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被拽得死紧的衣服,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说道:“妮妮,你这护宸颢还是护得比爸还紧啊!”

闻言陈妮妮便知道自己被自己老爸调侃了,耳根瞬间羞红了起来。

“好了,那你也得告诉爸,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让你终日躲在房间里不肯出来吧。”陈煜收起了玩笑的脸又瞬间沉了几分继续说道。

“爸,我没事,你放心吧。”陈妮妮犹豫了一下还是坚持不想把这些心事说出来。

“傻孩子,你是我女儿啊!我能不担心你吗?有什么事情不能坦诚说的吗?再难过也好,你也要知道你还有家里人啊。”陈煜白了陈妮妮一眼,继续说道。

闻言陈妮妮只好松了口:“宸颢哥和别人在一起了,我喜欢他喜欢了这么多年没想到还是没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其实我也不是自我封闭,我就是想趁这段时间好好自己一个人静静而已,或许过段时间爸爸你又可以看到第二个活泼乱蹦的女儿啦。”

闻言陈煜不禁皱起了眉头,妮妮说的是什么??

原宸颢和别人在一起了?要是和别人在一起,原宸颢这家伙又怎么会在前段时间自己生日的时候和自己说想要和妮妮结婚。希望自己同意?

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又或者有别的隐情?

“妮妮你老实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这样子?”陈煜微微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如果说你是因为宸颢喜欢上别人了,我不信。”

闻言陈妮妮顿时百口莫辩,有些急的说道:“宸颢哥真的是喜欢别人了,他……还亲口在我面前承认的呢。”

“那我现在给他一个电话。”说完陈煜不顾陈妮妮的阻止连忙给原宸颢打了个电话。

嘟嘟嘟——!

手机很快被原宸颢给接听了。

“原宸颢,是我。”陈煜也算是中气十足,说话的语气十分的有气势,大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来头。

只见那边的原宸颢只是轻轻嗯了一句后便轻声道了声好:“陈叔叔晚上好。”

“我现在一点都不好。”陈煜无语的回驳过去,随即继续质问道:“我今晚叫妮妮下来谈话,她说你亲口告诉她喜欢了别人,她才会一直这么闷闷不乐的,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没有。”原宸颢只是淡淡的应道。

还没等陈煜回应,他便淡淡的补充了一句:“我没有喜欢上别人,我从始至终都只喜欢妮妮一个人。”

“那妮妮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闻言陈煜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两个人的说辞出入实在太大了。

“我从始至终想要娶的人都只有妮妮,但是我觉得……我们之间产生了一些不可化解的误会,需要给彼此一些时间。”

说到这里原宸颢不禁皱了皱眉头继续说道:“不过陈叔叔放心,我会尽快理清这些事情。”

原宸颢说话的同时。电话那端时不时传来狂风呼啸的声音,听的人不由得有些担忧。

陈煜连忙问道:“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涟市。”原宸颢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现在赶回来找妮妮。”

随即陈煜还想说着什么的时候,手机通话突然被挂断。

陈煜盯着自己手上的手机兀自出了一会儿神后纳闷的说道:“他在涟市,现在赶回来找你。”

陈妮妮闻言脸上多了几分不自在,好一会儿才嘴硬的说道:“他都已经那样对我说了,就不要回来找我,反正……谁没了谁过不下去?!”

见着自己女儿难得也有小女孩闹脾气的一面,陈煜不禁也好笑的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刚刚问宸颢了,他说一切都是误会。”

“什么误会。”妮妮不解的抬起头看向陈煜。问道。

“不知道,不过他说会尽快的理清楚这些麻烦事儿,回来找你解释清楚。”

说到这里陈煜不禁又说另外一件事情:“其实宸颢这人挺好的,虽然个性是有些严肃冷清,但实际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很有能力,又是你原伯伯的儿子,把你交给他我放心。”

听言陈妮妮纳闷的嘟了嘟嘴继续说道:“其实宸颢哥可以找到更好的,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

“傻丫头,怎么就变得这么不自信?你可是我陈煜的女儿。”陈煜自信的说道:“我生日那天,那小伙子就跟我说了想要娶你,可诚心了。就是不知道怎么的第二天好像就不了了之了?”

闻言陈妮妮不禁胡思乱想了起来,难道真的事情好像原宸颢说的那样儿吗?

都是一场误会么?

因为这个事情一直胡思乱想而一夜失眠没睡的陈妮妮却在第二天听到了消息。

“原宸颢在回来涟市的时候突然在山路区和他人碰撞,导致重伤送去医院。”

听完,陈妮妮六神无主,什么也没想,便叫司机将她送去了医院。

可来到原宸颢病房门口时,陈妮妮却在这时顿住了,迟迟没有伸手去开门。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伤得重不重?她该以怎样的姿态去面对他?

狠抽了口气,她才找回勇气拧开了门,可进去后病床上并没有找到那个人的身影,她即失落的同时又舒了口气。

冒冒失失的走出病房,才将门打开,她迎头撞上了一个厚实的胸膛,眼看就要摔个四脚朝开,那人长臂一捞将她给拉入怀中,力道如同铁钳般扣过了她纤细的腰身。

丝毫没给陈妮妮反抗的机会,她拼命的挣扎,可却始终抵不过男人的力量,很快的便被屈服在男人的怀里。

“妮妮,我好想你。”低沉沙哑的声音,透着磁性声声传入她的耳中,她的心脏骤然一紧,泪水一下子便无法自抑的涌上了眼眶。

心中大喜与他相拥,哭着说道:“宸颢哥,你没事太好了。”

“没什么大碍,只是皮肉伤,别担心。”原宸颢轻轻的敲了敲妮妮的头,随即又一把将她抱紧,轻声说道:“这些日子我一直都在想着你,你呢?”

闻言陈妮妮脸顿时红了几分,过了好几秒后这才说道:“我……我也很想你。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我了”

没见到她之前,一直担心着这丫头会将他远远的推开,现在看来……

原宸颢笑了笑。他也得到了他最满意的结果。

看着眼前明显刚哭过的女人,原宸颢替她擦了擦眼角的眼泪说道:“其实一切都是林珊的谎言。她故意误导我,让我认为你和jone上床,你们在一起了。而我也是傻,居然一时气愤便和你说我和林珊在一起。所以……”

闻言陈妮妮不禁有些犹豫的反问一句:“我只想知道,宸颢哥是真心喜欢我吗?”

原宸颢微微点了点头,怔了一下后不禁补充了一句:“只喜欢你一个人。”

“妮妮,嫁给我吧!我希望从现在这一刻开始,永远幸福下去。”原宸颢看向陈妮妮的眼神多了几分期待,眼前的可人儿啊!

就在发生车祸那短短的几分钟内,他想了很多很多,他不想再去错过,也不想再这么轻易的放开她的手。

陈妮妮没敢吭声,似乎还有一些犹豫,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我是愿意的,可是,我害怕你再离开我。”

“不会了。”原宸颢连忙摇了摇头,一把将她的手弄紧。随即漆黑深邃的眸子陡然露出了深情,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妮妮,我爱你,很爱很爱你。”

似乎也看出了原宸颢的认真,陈妮妮脸上划过一抹羞红,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原宸颢低低的笑了,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看你哭的,跟小花猫似的。”

他伸手,宠溺的替她擦掉了脸上了泪水,衷爱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这时突然电话响了,妮妮看了眼来电,是Jone的。几乎是下意识的抬眸看向原宸颢。

原宸颢似乎懂得了,所有误会解开,自然也不会再这么小气让她为难,只说:“接吧。”

陈妮妮这才接过电话,jone在电话那端惊喜的说道:“妮妮,公司终于度过难关了!!”

妮妮看了一眼原宸颢,有些尴尬的说道:“恭喜你啊jone……”

原宸颢挑眉。问道:“我能和他说几句话吗?”

陈妮妮咬了咬唇,点了下头:“jone,宸颢哥要和你说几句话,那个……”

Jone微怔了片刻,笑了笑说:“正好,我也有话要对他说。”

妮妮将电话递给了原宸颢,原宸颢显得极有风度,寒暄着:“你好,我是原宸颢。”

“不用这么自我介绍,我们已经不陌生了。”闻言Jone沉默了一下后连忙问道:“你现在和妮妮在一起了?”

“没错,我们之间的误会都解开了。”说到这里原宸颢很是严肃的补充了句:“我想你也应该会祝福我和妮妮。”

Jone笑了笑,长叹了口气:“很报歉,我无法祝福。但我希望,你可以给她幸福。”

说完jone匆匆挂断了电话。

“他……”妮妮还想说着什么的时候,却突然被原宸颢给抱紧。

“没有他,以后你的眼里心里脑海里,只能是我。”原宸颢难得霸道的宣布着。

陈妮妮抿唇脸蛋儿绯红,点了点头。

满满的幸福感让她相信,嫁给这个男人的决定是幸福的开始。

好累,刘聆思走在回家的路上,只觉身心俱疲。想到与原宗晟的事情,便只想逃得远远的。

“我喜欢你。”

突然,一道诡异猥琐的身影从黑暗处窜了出来,吓了她一大跳,她下意识的往四处瞄了几眼,好安静,没一个能帮得上忙的路人。

“我……我不认识你。”

“呵呵,没关系,我认识你就够了。你知道吗?我特喜欢你,要不要跟哥哥去玩点儿好玩的?”

说着,那人竟直接伸手去抓她的手臂,她吓得脸色苍白:“放开我!你想干什么?!不要,别碰我!!”

“嘿嘿嘿,别害怕,来嘛!哥哥保证让你欲仙欲死!”那人拼命的将她往黑暗的巷子里拽。

“你再这样我报警了!”她才拿出手机,那人挥手一把将她的手机打落在地。

“敢报警?装什么。大晚上的一个人走夜路,不正是想找男人上你吗?!”

“你……你神经病!!”刘聆思简直快要哭了出来,第一次遇到这种变态,她一边呼救一边挣扎着,却无事于补。

她害怕极了,无助极了。突然,一道高大的身影冲了上来,一把将对方给撂倒,扑上前就一一顿拳打脚踢。

当看清楚来人之后。刘聆思整颗心安定了下来,不再惶恐不安。

原宗晟怒吼着:“你他妈改动老子的人,不想活了你!老子抽死你,知道她是谁吗?”

那人打得满身是血,痛苦的倒在地上痉挛着:“不要打了,求求你,不要再打了……”

眼看这人越见不行,刘聆思害怕出人命,上前一把拉过了原宗晟:“宗晟。别打了,出人命了怎么办?”

“这种人渣,打死一个少一个!”原宗晟大声说道。

“你总是这样冲动,要是你真的把他打死了,我怎么办?孩子怎么办?”刘聆思伤心的喊了声,泪水沿着脸颊滑落,她到现在终于认命,此生此世,没办法再放下这个人。

“我……聆思,你别哭!”原宗晟强硬的语气终是放软了下来,沉声说:“我一想到这人刚才碰了你,就恨不得杀了他!”

闻言刘聆思心底莫名也有了一丝感触,他们之间经历了太多,她不知道还能不能再信任他一次?可悲的是,不论如何,她也没办法再离开他,哪怕犯贱。

“我想你,老婆。”原宗晟有些无奈的说道:“我把向晴赶走了。我现在已经把自己的心看得很清楚很明白,我也很清楚自己心里现在想要的人到底是谁。”

见刘聆思不说话的原宗晟唯恐怕她不肯同意回来,便连忙说道:“孩子需要你,而我也很需要你,老婆??”

刘聆思一直沉默着不吭声,只是眼盯盯的盯着原宗晟看,原宗晟紧张的情绪紧绷着,看他这模样,刘聆思又不由觉得好笑。

“老婆?”原宗晟不甘心的又喃了一句。

见眼前的男人如此低声下气。她心底的那道坚固的围墙轰然倾塌。

“我……”刘聆思咬了咬唇,想原谅他,却又觉得这样太便宜了他,只说:“看你以后的表现。”

正当原宗晟以为自己又要被拒绝的时候听到这句话时,如同得到最大的赦免,立马兴奋得一把将刘聆思抱了起来,将她紧紧的禁锢在怀中。

刘聆思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薄唇便立马吻了上来,他强势的攻城掠地。让她无从抗拒。

“老婆,我们回家。”

“好。”刘聆思红着一张脸便随着原宗晟一起回了原家。

刚回到家便看到了坐在客厅的陈妮妮和原宸颢。

原宗晟和原宸颢对视了一眼后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哥,恭喜了!”原宗晟瞥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陈妮妮,随即看近原宸颢耳边继续问道:“什么时候和妮妮结婚啊?都带回来见家长了!”

听到了原宗晟的称呼,原宸颢有些无语的白了的一眼原宗晟继续说道:“什么妮妮,她是你大嫂了,我刚刚和她去领了证,下个星期就举办婚礼。”

“我勒个去……这么赶。”原宗晟顿时懵了:“一个婚礼再怎么说也得准备一个月,你这是什么时候就在背地里筹备了?”

“一周之前。”原宸颢淡淡的说道。

他哥这心藏得未免太深了吧。

从二楼下来的黎洛欣和原皓臣看了一眼坐在一楼客厅里身边都有可人儿的儿子后。嘴边的笑容也不禁大了起来。

感情这东西就是这么奇怪的东西,总是来得这么让人措手不及,丝毫没有防备。

看了一眼原宸颢和原宗晟那对着可人儿时候的眼神和脸色,黎洛欣和原皓臣又不禁笑了笑。

可如果找对了人,又有何不可呢?

————尾声————

星辰全部交由给原家两小子打理之后,业绩也蒸蒸日上起来。原皓臣终于可以放下这些,跟老婆开始美好的渡假之旅了。

订好了行程之后,黎洛欣提议要照几张全家福,全家福出来的那天,她摸着放大的照片,坐在沙发上,想起了过往许多事情。

原皓臣轻轻上前,接过她手中的照片,微笑着说:“你还是这样美。”

黎洛欣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记得刚认识的那会儿,你拒绝我,我死缠烂打。”

原皓臣挨着她坐下,说:“其实,这叫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时常在想,如果那个时候,你没有坚持要和我在一起,而是就这样放弃了我,我今天又会在哪里?”

黎洛欣轻轻笑了笑,伸手抱过他的手臂,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就算没有我,你也能找到更好的。我一直坚信着,你不是一般人,总有一天会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来。”

岁月沉淀。历尽苦难,男人从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是成熟内敛还有包容。

他伸手,握过妻子的手,说:“可是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相信,所以我才有以后的成就。当时,连我自己都开始怀疑自己,欣欣,谢谢你,一直、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现在说这些干什么?都过去了,以后等待我们的都是幸福。”黎洛欣舒了口气:“现在老大老二都有了归依,就差我家等等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我们女儿这么优秀,一定会找到一个如意郎君的。”

黎洛欣突然想到了什么,说:“再过三天,是妈妈七十大寿,大哥和莱希说要尽全力操办这次寿宴,不知道能不能帮他们什么忙?”

“莱希做事这么缜密。估计也没什么能帮得上的。你就别操心了。”

黎洛欣笑了笑说:“很久没有看到大哥家的那两孩子了,这些年在外国读书,奶奶七十大寿会赶回来,我想让等等和他们一起回来。”

老太太七十大寿那天,城内最大的酒店被包下了。来客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记者们早早在外蹲点,但保镖护得严实,没能打探到有利的八卦。

原希回和黎家那两孩子一起回家的,做为姐姐,原希回一路极有责任心的照顾着他们,黎睿和黎馨这俩孩子继承了两位父亲所有的优点。

虽年纪不大,但一派从容,举手投足间,隐隐透着豪门之后的大气。

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说得一点也不错,原希回抱着妈妈撒了好一会儿的娇,直到黎馨过来找她说话。

黎馨是莱希的精子做的试管,长得十分漂亮,而且很有艺术方面的造诣。待他们走后,莱希不知何时来到了黎洛欣身边。

看着走开的黎馨说:“看看馨儿怎么样?”

黎洛欣笑着抿了口白兰地说:“很有你当年的风彩,你现在是想把馨儿培养成你的接班人了?”

“是啊,毕竟我一生都为了设计而生,怎么能没有一个接班人?想想馨儿,我就觉得是我生命的延续。”莱希说得很骄傲。

“那黎睿……估计是要继承大哥的产业了。”黎洛欣回头看向身后,只见原家两小子正在和黎睿兴志冲冲的说些什么。

“在聊什么?”原皓臣捧着酒与黎昂走了过来。

“在聊……”黎洛欣想了想,感叹道:“长江大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话音刚落。另一道低沉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我可不服!现在的年轻人,想要干过我们这一代人,还得拼命努力啊。”

韩城与卓雅微笑着走了过来,这俩夫妻一直恩恩爱爱,几乎都不绊嘴,都快成了所有人的榜样。

哪像陈煜与曾依农……

“陈煜!你是白痴啊!!”依农撸起了袖子就要朝陈煜抽上去。

陈煜眼一瞪:“曾依农,你打试试!老子忍你让你这么多年,你以为是因为什么?!”

“我呸!你倒说说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老子爱你!!”

所有人懵逼的看着这对儿,花式秀恩爱,秀出了新境界。

原皓臣低低了笑了,悄悄搂过爱妻,低语:“欣欣,我也爱你。”

“今天寿宴,该发狗粮。”黎洛欣眉眼都是笑意。

多年前,他们是朋友,是家人。多年后,他们依旧如初,一切如故。人生,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吗?

至于赵一帆,大概和他的妻子又开始了新的旅程吧,不知道此时此刻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幸福的生活着。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