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红袖弈江山 > 一百五十九 此去何时见也

红袖弈江山 一百五十九 此去何时见也

作者:子衿娘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20:58

是夜,万籁俱寂,只有一两声打更的吆喝从远处传来。绿影拢了拢身上的灯芯绒斗篷,推门进了大殿。殿内沐修槿正半倚在榻上看着一本书,长长的睫毛在她光滑的脸上投下了一片阴影。明日她就要嫁给燕王殿下了,可看她的样子,淡然得一点也不像新嫁娘。依旧是那么清冷与孤独。

确是如此,明明都要出嫁了。可父母亲人一个都不在身边,又没有什么朋友,喜事这种东西,若是没有人一起分享的话,便什么也不算了。

案上的烛火随着绿影进门,不自然地跳动了两下。似是听见了绿影的声音,沐修槿放下手中的书,看了绿影一眼:“如何,皇后娘娘可还算安分?”

“回小姐的话,起初几天,她一直嚷嚷着要见皇上,说自己是被冤枉的。后来看门的太监按着咱们的吩咐,好好儿地‘劝了劝’,让她时时记挂着点寄养在柔妃那儿的公主。她倒是想明白了不少,也不胡乱嚷嚷些有的没的了。”

沐修槿点点头,又接着拿起手中的书。没错,为了防止皇后娘娘东山再起,早在皇上下令将她幽禁时,沐修槿便已经提出,皇后娘娘谋害龙裔,心比毒蝎,已经不再适合抚养公主了,建议皇上将公主送到其他嫔妃处抚养。皇上倒也通透,立刻便令人将公主送到了无所出的柔妃处。

沐修槿看着案上明明灭灭的烛火,微微一笑:只要控制了孩子,还怕母亲不听话吗?

“只是……”绿影看着沐修槿,欲言又止道,“小姐,如今皇后娘娘只是暂时失势,皇上也只是下令将她幽禁,并未废后,也未将她打入冷宫。万一哪天皇上再想起她来,咱们又该如何?斩草不除根,始终留了祸害啊。”

沐修槿抬起头赞赏地看了绿影一眼,不得不说,这几年来,绿影的变化确实是大,早就不是当初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了,她能想到这点,着实值得嘉奖。可她并未急着回答绿影,而是答非所问道:“算时间,契丹王夫妻快要进宫了吧?”

绿影一愣,随即便笑了:“小姐考虑得周全,谋害太子再加上欺君之罪,皇后娘娘可算是走到头了。”

沐修槿放下手中的书,转身向内殿走去:“明个儿我就要出嫁了,按着宫里的规矩可是需要折腾一天呢,你也早些睡吧。”

“是,奴婢遵命。”绿影转身出了大殿,随手关上了殿门。她孤身一人站在禧合宫的丹墀上,望着远处羲和殿在夜色中露出的檐角,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皇后娘娘,您的死期到了。”

是的,直到如今她也没有放弃要嫁给皇上的心思。甚至还将自己无法嫁给皇上的怨气,全都放在了皇后娘娘身上。总以为若是没有皇后,当初沐修槿选择送进宫的人就会是她。如今皇后倒台,她盘算着只要让皇后彻底消失,就可以求沐修槿让她随驾左右。眼见着自己离目标只有一步之遥了,她兴奋地攥紧了拳头。

北燕国境。

沐佑柠掀开车帘,望着道路两旁飞逝向后的景象,幽幽叹了口气。身边的耶律拓安慰的拍拍她的肩膀,缓声宽慰:“放心吧,她到底是你姐姐,就算她是为复仇而来,也终究会对你手下留情的。不然便也不会成全你,更不会为了救你与太后撕破脸皮了。”

沐佑柠回头看了耶律拓一眼,心事重重道:“虽说六哥经历这么多磨难终于能与心上人终成眷属,我应该祝福他。可我这心里,却一直不安。总觉得我姐姐不是真心想要嫁给表哥,只是为了利用他达成什么目的。”

耶律拓张张嘴刚要说些什么,骑马随行在车外的阿什那突然开口道:“主子,燕京来信了。”

沐佑柠与耶律拓对视一眼,紧张地抓住了耶律拓的手,一颗心立刻七上八下地跳了起来。燕京来的消息,又能让阿什那亲自通知的,除了她姐姐的信外,又还能有谁呢?

耶律拓拍拍沐佑柠的手,问道:“什么消息?”

“信上只有一句话,凤舞国宴。”

沐佑柠一听这话,立刻白了一张脸,眼眶中的泪水眼看着就要落下来。耶律拓看着自己妻子如此失色的样子也有些不安地皱了皱眉,低声询问:“你姐姐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沐佑柠深吸一口气,整理一下思路回答道:“当初皇后娘娘进宫,就是顶了这支《凤凰柘枝舞》皇上一直以为那舞是她跳的,才会宣她进宫。可我姐姐却要我在国宴上跳这支舞,这不是摆明了要告诉皇上,我才是那个跳舞之人吗?欺君之罪,又岂是儿戏?”

听了沐佑柠的叙述,耶律拓才忽然想起,那日在钦国侯府他与皇上从撞见沐佑柠跳舞再到偶遇沐修槿,一步步都像是被人设计好的一般。如此看来,当初的一切都该是沐修槿早就安排好的。目的就是让皇上被沐佑柠惊艳到,然后再借着假扮成沐佑柠的沐修槿之口将郁莺仪推出去。

可既然当今皇后是沐修槿的人,她又为何要让沐佑柠在国宴上跳当初那支舞呢?莫非……耶律拓拉着沐佑柠急切地问:“柠儿,你实话告诉我,当初被你和舒阳公主送进宫的那个人究竟是谁?她不是郁莺仪对不对?”

沐佑柠点点头:“她的确不是郁莺仪,当初圣旨确是下给莺仪表姐的,可临到领旨时,莺仪表姐却消失了。后来父亲与姐姐闭门商量了许久,决定让她来冒名领旨。但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谁。只知道她一直在我家偏院住着,而我父母对她都很尊敬的样子。你为何要问这个,莫非她的身份……”沐佑柠说到这儿突然愣住了,“你的意思是,她可能也和我姐姐一样,是黑齿族后人?!”

耶律拓点点头;“一定是这样,你姐姐从一开始就没想让郁莺仪进宫,她想要的,只是如何给皇后一个合理的身份。如何让一个应该躲在阴影中一辈子的人,光明正大的进宫。如此看来,郁莺仪的失踪应该与你姐姐脱不了干系。看来一开始你姐姐只是想要在宫中安排一个自己的人,可过程中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你姐姐觉得皇后娘娘不再听话,或是皇后娘娘为了什么东西想要背叛你姐姐。所以你姐姐才会想要利用你和当初那件事,来达成威胁或是扳倒皇后的目的。”

“那我该怎么办?就这样被我姐姐利用吗?你要知道,这可是欺君之罪啊,万一……”

“你放心,既然你姐姐能舍得出你,就说明她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你也说了,这可是欺君之罪。若是处理不当,就连钦国侯府也会被牵涉进来,你姐姐是个聪明人,绝不会做这种杀鸡取卵的事的。”

沐佑柠点点头没有说话,虽是听耶律拓这样讲了,可她那颗心仍旧是七上八下地跳个不停。她出神地望着燕京城的方向,总觉得这座久违了的皇城中正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只要牵涉进去,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尸骨无存。

寒阙天,禧合宫。

还未到天明,沐修槿便被宫中的丫鬟婢子们从床上扯了起来。朦朦胧胧地便被喜娘摁在绣墩上换衣服,梳头发。院子里也一改往日的冷清,吵吵嚷嚷的尽是各尚宫局来来去去送东西的宫女太监。

沐修槿端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镜中那个正被两个喜娘按着梳头发的女子,突然觉得有些不真实。她没有想到,来到北燕前以为要孤独终身的自己,竟然嫁了人。而新郎还是当初那个自己曾心心念念的人。

正发呆时,喜娘已经将一支凤钗插到了沐修槿发间,纯金的凤钗坠得沐修槿的头一直往下偏。喜娘一边扶着沐修槿的脖子,一边舌灿莲花道:“公主殿下戴上这凤钗后,可真是国色天香啊。老奴做了一辈子喜娘,还从未见过像公主这么美的新娘呢。”

沐修槿随着喜娘的话看了一眼头顶金光闪闪的凤钗,嘴角扬起了一抹苦笑:什么最美的喜娘,怕是最奇怪的新娘吧。身为御赐的当朝护国公主,又是太后娘娘的侄女,她出嫁时竟然没有一个亲人陪在身边。也对,她自从帮皇上治理国事以来,手段狠辣得人尽皆知,就连自己族人都敢下手的毒妇,又有几人敢亲近呢?

“公主,咱们该动身了。”喜娘满脸欢喜地递给沐修槿一面织着鸳鸯戏水图案的缂丝团扇,扶起沐修槿向殿外走去。

在众人簇拥中出了禧合宫后,沐修槿站在车前,回头望着夕阳中熠熠生辉的寒阙天,突然有些恍若隔世的感觉。当初第一次被太后娘娘宣进宫时,她还是个满心仇恨,一直想着如何报复皇帝的小姑娘;不过是才过了几年,她就要嫁为人妇了,而那原本看似刻骨铭心的仇恨,也随着汐儿的出嫁而放下了。想到未来,她竟然感到了茫然。不知自己放下仇恨后,又该为何活着。

身边的喜娘开始低声催促沐修槿登车,沐修槿轻轻地叹了口气,收回思绪,坐上了牛车。既然未来不可知,就留给上天做主吧。现在的她,不再是固陇公主,也不再是沐修槿了,她是燕王妃,那个她最爱的男人的妻子。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