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姑娘请自重 > 232. 万米高空的幸福玩笑!(大结局)

姑娘请自重 232. 万米高空的幸福玩笑!(大结局)

作者:三人山石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21:00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在柳市的时候,我第一次陷入危机,被公开庭审,我爷爷的出现救了我,还让我认了一个干爷爷,那个时候我就该怀疑,为什么已经退役那么多年的爷爷,还能有那么大的能量?

真的只是因为跟干爷爷是战友的关系吗?就算是战友,干爷爷也不会直接派遣黎叔跟着爷爷去救我吧?一面是法,一面是军,就像黎叔跟我说的,他们本身是管不到法院去的,就算那个法院的院长忌惮干爷爷的身份,也不应该那么直接就宣布我无罪吧?

还有后面跟安萱的接触,我记得安萱跟我透露过一个消息,她说死神基地的策划者之一,就有我爷爷在内,以及,她还说过,她曾经是我爷爷的部下!

小时候爷爷就用死神基地的训练方式训练我,让我去死神基地后,顺理成章的能成功度过第一个月不被淘汰,从死神基地出来后,因为的聂阳的关系,我又不得不来到京城。

在这之前还有一件事是让我怀疑的,那就是干爷爷适时的提出死神基地的事情,这一切的一切的,都像是早就铺好的路,只等着我去走。

还有很多很多,以前发生的时候,亲身经历的时候,并不觉得有什么,比如我第一次找秦天和帮忙拿到柳市那块地,他仅仅是因为秦梦菲才答应我吗?他是一位市长,后面的接触也让我了解到他是一位尽忠职守的好市长,这样的一位市长大人,怎么会单纯的因为心疼自己的孙女,而做出这么大的决策?

这可是有关于整个柳市经济指标的大事啊!亏我当时还沾沾自喜的以为,秦梦菲帮了我一个天大的忙。

现在想想,我那时候还真是单纯得可以,人心,本身就是一件值得令人揣摩的东西,而我那时候并没有学着怎么去揣摩。

直到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的心思才变得越来越喜欢思考。思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安萱,应该就是我爷爷安插在我身边的助手吧,毕竟她引导我做了太多事情了。

甚至我的很多决定,都是她帮我做的,而且之前离开死神基地的时候,安萱是跟着我们一起离开的,那时候我们问她教官不是不能离开么,她说因为下一批教员还有段日子才送过去,所以她可以出去。

但我发现,基地五个教官,只有她一个人离开了,另外四个,都未曾离开基地!那个时候,如果我心细一点。肯定能发现其中的猫腻!

因为这些事情看似毫无关联,所以我才被一直蒙在鼓里,现在猛地把这些事情全部串联起来,才发现,原来可以连成一条线!

而来到京城的这一系列事情,更像是有一只大手在操控着这一切,无论是周家,还是聂家,都只是这只大手的棋子,包括我也是,只不过我是里面最重要的一颗而已。

秦梦菲的话提醒了我,蓦然回首到这些经历过的事情,我才忍不住震撼,如果我猜测的都是真的,那么,我爷爷的身份必然是一个最大的谜团!

秦梦菲已经停止的哭泣,像是一个受了委屈哭够了的孩子,重新端起那碗白粥,一勺一勺的喂给我喝。

可此时我哪里还有心情喝粥,我几乎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把握认为我的猜测是对的,没有谁在猜测到这些的时候,还能够泰然自若,尽管这个下棋的人是我的爷爷。

“唐哲。”在我心神不宁的时候,秦梦菲怔怔出神的看着我,呢喃的轻唤了一声。

她的轻唤把我拉回了现实,瞳孔恢复聚焦,视线也放在了她的身上。

“我们回柳市好不好?我们回去就订婚,你继续回名扬大学,等我们都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好不好?”秦梦菲带着哀求的语气冲我说道,美眸里,也满是期待的目光。

我笑了一下,伸手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轻的点了点头,说:“好。”

或许是没料到我会点头说好吧,秦梦菲闻言脸色一喜,惊喜的看着我说:“真的?!”

“真的。”我满心宠溺的看着秦梦菲,她此时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得到了自己心爱玩具的小女孩,或许,爱到极致,就会流露出这种模样吧。

听到我的肯定答复,秦梦菲有些喜不自胜,这时候,病房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我跟秦梦菲都循声往门口看去,秦梦菲看了我一眼,我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

秦梦菲这才走到门口,打开了病房的门,门一打开,安萱就抱着一大束花站在门口,在她旁边还有姜语冰跟肖妹他们。

我松了口气,至于为什么看到他们我会松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现在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我那位至亲的人吧。

安萱跟姜语冰肖妹蚊子他们都进来了,见我醒了,一个个都喜笑颜开的,公鸡看着我说:“我就说葫芦这小子命大,啧啧,这可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那可不是,人家可是糖葫芦,本来就是穿到一起的,他这还没穿孔呢,肯定死不了!”肖妹也是冲着我挤眉弄眼的打趣说。

我笑骂了一声:“都滚蛋,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人还活着,所以可以尽情聊天打屁,我也知道他们这是喜形于色的表现,有些东西,不用说,放在心里,都懂。

安萱把花放在我旁边的桌子上,看着笑了笑,随即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打断她率先说:“晚上吧。”

安萱脸上浮现一丝自责,什么都没说,给了我一个歉意的眼神后,点了点头。

我把视线从她身上移到姜语冰身上,姜语冰也在看着我,四目相对,她嘴角撇了一下,迅速偏头不跟我对视,我笑了笑也没说话。

跟肖妹他们聊了没多久,护士就进来了,看了一眼他们说:“病人现在还需要休息,你们不要打扰他太久。”

肖妹他们自然是连连点头说知道,护士交代了一句就出去了,他们也知道是为我好,笑着说就在京城等我出院。

等他们都出去,病房里面只剩下秦梦菲的时候,秦梦菲才笑着跟我说:“那我也先出去了,护士要给你换药。”

我点头嗯了一声。

不过秦梦菲并没有立即出去,而是站在原地扭捏了一下,支支吾吾的问我说:“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我哑然失笑,带着点点宠溺的说:“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秦梦菲这才嫣然一笑,轻轻的嗯了一声,出去了,那嫣然一笑的绝美,让我看着她的背影有些发呆。

秦梦菲出去没多久,护士就进来给我换药,换完药,我也痛得差不多昏睡过去了。等我再次睁开眼睛醒来的时候,病房已经坐了一个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他就坐在我的床沿,看到他的时候,我差点吓了一跳。

“哲儿。”老人一脸慈祥跟内疚的看着我,轻唤了一声。

听到这久违的称呼,我喉咙有些发干,原本心里的怒气,也在看到他脸上的皱纹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我心里,不可抑制的冒出两个字,爷爷。

没错,这个老人,就是我的亲爷爷,唐山河。

“唉,苦了你了!”爷爷叹了口气,看着我一脸慈爱的说道,脸上的自责跟愧疚是那么明显,甚至还有一些后悔的神色。

我心里轻轻颤了一下,忍不住开口问道:“爷爷,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是吗?”

在我喊出这声爷爷时,我清晰的看到,爷爷苍老的身子猛地一震,豁然抬头看着我,原本浑浊的双目,也陡然发出两道精光,随即,他欣慰的哈哈大笑起来。

“不错!我唐山河的孙子。岂会是庸人之辈?!”爷爷哈哈大笑了几声,便盯着我沉声说出了这句话,眼神里面满是欣慰跟自豪,就好像有我这么一个孙子,格外的给他争光一样。

听到爷爷这句话,我心里之前的那点不快,也彻底消失了,语气只剩下好奇的问道:“爷爷,能告诉我这一切的真相么?”

爷爷点了点头,随即脸上浮现一丝追忆的神色,开始娓娓道来,我呢,则静静的听着,听着这隔了快半个世纪,属于我太爷爷那辈的恩怨。

原来,在我太爷爷那辈,我们唐家跟聂家的恩怨就开始了,其实这事儿以前我从干爷爷口中听过,我太爷爷那时候,唐家说是京城第一大家族也不为过,但后来我太爷爷去世后,唐家就渐渐没落了。

当时干爷爷只告诉我,唐家的没落跟聂家有关,可随着爷爷述说,我才知道,我太爷爷的身死,也跟聂家有关!

我太爷爷当时是身体不好病死的,虽说那个时候我太爷爷的年纪已经很高了,但在那件事之前,我太爷爷的身体一直是很好的。不说再多活几十年,至少,十年八年没问题。

而那件事,就是聂家的一次宴会,我太爷爷当时受邀前去参加,当时聂家跟唐家的关系就不怎么好,所以太爷爷去聂家参加宴会的时候,爷爷他们这些做晚辈的,就一个劲儿劝说太爷爷不要去。

不过最终还是拗不过太爷爷,他一个人去参加完宴会回来了,可虽然太爷爷回来了,却因此落下了致命的病根,太爷爷的身体也在那之后一日不如一日,直到后来,爷爷他们终于查出来,太爷爷身体的病根,就是聂家搞的鬼,那是一种慢性毒药,或者说一种违禁药,能渐渐破坏人体的机能,让人加快老死。

而且那种慢性毒药,正是出自周家之手,在当时那个时候,医疗技术还检查不出来!但就在爷爷他们查出来这些致命的信息时,聂家跟周家同时携手,率先发难了。

其中再夹杂着当时京城的一些其他二流三流家族落井下石,唐家在我太爷爷身死之后,终于撑不住各方面的打压,彻底倒台了。

其实在倒台之前,唐家内部就已经瓦解了,只有爷爷跟我父亲,一直撑到了最后不得不离开的时候,才被迫离开京城,远走柳市投奔干爷爷。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我出生的那年,或许是我的出生让爷爷看到了希望,或许是我爷爷原本心里就有一颗复仇的种子,只不过是随着我的出生,而发芽了。

后面的事情爷爷没说,只说了一句他最终通过干爷爷,跟国家领导人其中的一人联系上了,并且因此得到了那位的支持,展开了以我为种子的复仇计划,还命名为种子计划。

我,就是那颗种子。

听完爷爷的述说,我仿佛身临其境把当年的事情经历了个遍,想了想,我又忍不住皱着眉头问爷爷:“那干爷爷当初跟我说的真相……”

“老姜也没说假话,当年我的军衔的确是少将,只不过具体的,在你没有成功之前,他不方便透露给你而已。”爷爷笑了笑,冲我说道。

我这才恍然的点了点头,忍不住在心里苦笑,一个个都是老狐狸,只有我蒙在鼓里毫不知情,纯洁得就像是小白兔啊!

既然事情都说开了,爷爷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聂家算是彻底完了,聂阳的这件事只能算是导火线,他们缺少的。就是一个那聂家开刀的机会,而现在这道口子被我撕破了,不,应该说被聂阳自己撕破了。

王彪所在的王家是聂家的附属家族,王彪开枪伤人,并且是受聂阳指使,单这一条,就足够展开调查了,而有了这个理由,剩下的,交给爷爷跟干爷爷,以及跟爷爷当初一起合作的那位国家领导人了。

我有些唏嘘,一直以为我要对付聂家肯定还需要大把大把的时间跟精力,却没想到,因为我猜测到了真相的一角。而好好配合的这场戏,就直接给了聂家致命一击。

“行了,不要感慨了,等你再经历一些事,你就会知道,所谓的世家,在国家机器面前,什么都不是。”爷爷叹了口气,让我不要感慨,自己却颇为感慨的说出了这句话。

“好好休息,明天回柳市。”爷爷从椅子上站起来,走过来慈祥的摸了摸我的脑袋,随即又加了一句:“你爸妈也想你了。”

丢下这句话,爷爷转身就离开了病房,都不带一丝犹豫的。留下被触动泪点的我,独自在病房红了眼。

你爸妈也想你了,我又何尝不想他们。

翌日。

我是被人抬上车然后又抬上飞机的,飞机是专机,哪儿搞来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很舒服,安萱跟姜语冰以及宁依人还有秦梦菲,都在围着我在照顾,香风萦绕让我享受不已的同时,也收获了肖妹他们无数双羡慕嫉妒恨的白眼。

京城的事情没有任何交代,因为不需要任何交代,唯一让我有点儿遗憾的,估计就是周思琪了吧,但有些事情,总是无法十全十美的。人生在世,不就是这样才有意思么?凡事尽善尽美,那是童话,不是人生。

我甚至觉得,当初的离开,再也不要相遇才好,再次相遇,也只是给回忆的线条,添加了一抹弧线,仅此而已。

方皓轩跟方琴来送我们了,方皓轩走过来笑着跟我碰了一下拳头,颇为遗憾的说:“没能看到你在京城掀起一股暴风雨,感觉有些可惜啊!”

“你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我也笑骂了一句。

“我也觉得。”方皓轩深以为然的说道。

紧接着,我们相视一笑,笑罢。方皓轩才认真的看着我说:“不过你对付周家的那场戏,的确很精彩,过阵子我会去柳市。”

“欢迎。”我点头笑着说。

方琴也走过来看着我,我咧嘴一笑,伸手勾了勾,说:“方老师,跟你说一件事儿。”

方琴俏脸上浮现一丝疑惑,半信半疑的走过来弯下腰,我继续勾手,神秘一笑,说:“这是秘密。”

方琴撇了撇嘴,不过还是继续弯下腰,把耳朵凑到我嘴边。

我强行移开落在她傲然胸部上面的视线,看着她粉嫩粉嫩的耳垂,忍住咬一口的冲动,小声说:“我住宿的那几天,我那几个室友跟我说你有一个外号叫妖精教师,而且还骂你是个妖精,太会折磨人了!”

话音刚落,方琴的耳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浮现一层粉红,诱人至极,正当我沾沾自喜时,方琴并没有站起来,而是在一个秦梦菲她们看不到的角度,伸手在我的胳膊上狠狠的拧了一记!

我吃痛之下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没敢叫出声来,因为方琴的声音已经传入我的耳中:“你敢叫出来,我就告诉你女朋友说你调戏我!”

拜托,临别之前的赠言好吗!怎么能算是调戏呢?!

好吧,我最终还是妥协了,方琴连让我怒目相视的机会都不给,只留下一阵好闻的香风,她就已经重新走到了方皓轩身旁,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飞机起飞了,目的地柳市,万米高空中,安萱娇笑着问我:“刚才你跟人家方大美女说什么悄悄话呢?不会是偷偷表白吧?我看她脸都红了!”

正在享受秦梦菲亲自喂苹果的我,听到这句话差点没一口把舌头咬掉,我这个失态的举动让秦梦菲跟姜语冰以及宁依人几女,都把视线放在了我身上,连不远处的肖妹他们,都悄悄把视线移了过来。

见几女都是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眼神,我急中生智,偏头深情款款的看着秦梦菲,柔声说:“也没什么啊。她是我的老师,我跟她说,记得下个月来柳市参加婚礼。”

“婚礼?”安萱一脸疑惑的问道,随即,她一脸暧昧的看了一眼秦梦菲,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

秦梦菲此时早已是俏脸通红,绝美的容颜美艳得不可方物,拿着苹果喂我吃的玉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脑袋微微的低了下去,却掩盖不住她内心的欣喜。

宁依人浅笑着看着我们,只是眸子里,有着一抹小小的遗憾,跟大大的祝福。

姜语冰扯动了一下嘴角,没能笑出来。所以只好把目光看向窗外,怔怔出神,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僵硬,有些生冷。

我把她们的模样尽收眼底,却只能在心里微微叹气,终究,还是要走到这一步了么。

“谁的婚礼啊?”就在气氛有些微妙的时候,安萱明知故问的看着我笑着问了出来。

微妙的气氛被打破,几女又把视线放在了我身上。

我心里快哭了,心想我平时也没得罪安萱啊,怎么这个时候还不忘给我使绊子,明知道我跟姜语冰她们的关系有些微妙,她还在这里火上浇油!

在她们的眼神下,在秦梦菲也带着些许期待的目光下,我终于还是败下了阵,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的说:“我的婚礼。”

“你跟谁的?”安萱继续追问着,眼神灼灼的盯着我,让我颇不习惯。

我吞了一口口水,控制着自己不去看姜语冰,不去跟宁依人对视,眼里只看着秦梦菲,脑海里也想着跟秦梦菲经历过的一幕幕,最终,我闭上了眼睛,随即睁开,看着秦梦菲深情的说:“跟菲菲的。”

“我答应你的,回柳市,我们就订婚,等毕业了,我们就结婚。”我看着秦梦菲,柔声说出了我们在京城病房的约定。

秦梦菲美眸迅速浮现一层雾气,她还没来得及用手抹掉,雾气就已经汇聚成泪水,顺着她绝美的脸颊,流了下来。

“葫芦,你这是在高空万米求婚啊!”肖妹夸张的叫了出来。

“浪漫啊!玩得6啊!”公鸡也跟着接腔起哄。

紧接着,唐子斌他们,也都是一个个兴高采烈的看着我,起哄说:“下个月?这么说日子你早就定好了?”

“那可不是,葫芦你想娶咱嫂子不是一天两天了吧?佩服,这么痴情的男人,现在可不多见了!”蚊子在旁边煞有介事的表扬了我一句。

不过让我们都傻眼的是,秦梦菲居然在这时候哭着摇了摇头,正当我们满心疑惑不解时,秦梦菲站起来走到了姜语冰旁边,伸手拉住了姜语冰的手,拉着她往我这边走。

姜语冰娇躯猛的一颤,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秦梦菲,美眸里也满是不敢置信跟忐忑不安,但秦梦菲依旧一声不吭的拉着她往这边走,而且,她又继续伸手牵住了宁依人的手,一左一右拉着她们,流着眼泪,带着泪光看着我说:“还有她们。”

宁依人整个人都懵了,等秦梦菲说出来这句话时,她也跟着哭了,泪水,无声的滑落,那是惊喜跟感动。还有感激的。

姜语冰没哭,但眼眶红了,看向秦梦菲的眼神,也浮现了一丝坚定,随即,她准备推开秦梦菲抓着她的手,不过秦梦菲一句话,让她立即停止了挣扎,并且眼里刚才浮现的那一丝坚定,顷刻间消散了个干净,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抹深深的感动,跟满足。

秦梦菲一边哭一边看着姜语冰说:“你要是不答应,我也不嫁。”

此时懵逼的轮到我了,看着秦梦菲一手牵着一个,就连腹部的伤口,我都感觉不那么痛了,不是,谁能解释一下,这是闹得什么?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旁边的安萱,也娇笑着说:“这么热闹,要不我也加上好了,一起嫁给这个走了八辈子运的臭男人?”

安萱话音刚落,姜语冰跟宁依人的视线就都放在了秦梦菲身上,隐隐间,她们已经以秦梦菲为首要意见了,安萱的美眸里,同样带着一丝期待。

秦梦菲会不会答应我已经不关心了,我只知道。这一刻,我仿佛有了一种失重的感觉,就算这只是一个玩笑,也是一个幸福的玩笑!!

----

一个月后,柳市沿海的一艘豪华三层游轮上,响起了阵阵喜庆的音乐跟鞭炮声,甲板上,铺上了一层红毯,我身穿一身雪白的新郎装,领着身穿款式各异但都美得令人窒息的她们,朝前面主持婚礼的公鸡走去……

原本就祸国殃民的她们,穿上婚纱走出来的这一刻,周围仿佛失去了声音,音乐跟鞭炮声都小时了,海浪声像是对她们美的衬托,公鸡已经长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所有人的视线,都在她们身上。

而她们的视线,都在我身上!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