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旧梦红妆 > 第八十章 谁的险境

旧梦红妆 第八十章 谁的险境

作者:粟忻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22:21

〔1〕

天空早已黑透,不过时间尚早,正是汉城夜生活的开始。街上行人熙熙攘攘,行色匆匆,好些男人都脸颊泛红,定是去那些灯红酒绿的地方消遣过的。

顾从贞得知苏芸怀孕的消息,一气之下从许家跑出来,没有给任何人知道。司机在守卫房里看见她,问要去哪里,她也直接拒绝了。说要自己出去走走。

司机自然是乐得自在轻松,也就随她去了。

顾从贞此刻心中,满是想象的苏芸和许琢玉抱着孩子幸福生活的模样。当即叫了路边的黄包车夫,往民意四路99号过来。苏芸住在这里,她之前听宁源说过。

顾从贞从黄包车上下来,二话没说,握着拳头就冲苏芸家的木质大门出气,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敲门。却没有平常的妇人破口大骂的勇气,毕竟她还年轻,还有面子要在乎。

“谁呀谁呀?催鬼呢?”屋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以及大嗓门的陌生女人声线。

顾从贞稍愣了愣,敲门的右手也停滞空中片刻,又用力捶打起来。哼,你苏芸要跑要躲,我偏要找到你!

顾从贞提起拳头来,正要用力敲打下去,房门却猛地被从里拉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现身在门后,身形稍臃肿,样貌平庸。妇人还来不及看清是谁,嘴里的话已经出口了,“敲什么敲?哪个敲门跟你这样?若是在前朝,便要把你送到官府去!”

顾从贞本来心里就不好受,如今又被这个无名妇人指着鼻梁开骂,顿时火冒三丈,瞪着对面的妇人大声质问道,“苏芸呢?苏芸藏到哪里去了?把苏芸给我叫出来!”

“陈妈,外面是谁呀?”苏芸在里间听得清清楚楚,也分辨得出来顾从贞的音色,偏偏故作姿态躺在屋子里,不肯出来。

外面顾从贞听见苏芸的声音,推开陈妈就要进去,却被陈妈挡住去路,到底是常年做事的妇人,任顾从贞怎么用力推攘,陈妈都岿然不动。

“夫人,认不得的泼辣姑娘。”陈妈回了个头,冲着里间回话道。

“哎哟,还夫人呢?”顾从贞见推不动陈妈,索性作罢,双手环抱于胸前尖声讽刺道,“谁家的夫人,住在这个见不得人的院子里?”

陈妈也不是怕事的主儿,何况许琢玉当初雇佣她的时候,就是看重她能说会道,能打结实。陈妈见这么个不开眼的泼辣姑娘,上门来就开始破口大骂,实则忍不得,遂撸起长麻袖子来,作势吓唬吓唬顾从贞。

谁想顾从贞却无所畏惧,倔强的仰着头,“哟,你家主子不敢来见我,就让你这么个粗人用拳头来对付我?说出去也不晓得是谁难看呢。”顿了顿又说,“你有本事,倒是动手呀!”

陈妈本是看在顾从贞年幼不更事,不想跟顾从贞斤斤计较,谁想顾从贞却得理不饶人,竟是跟她叫起板来。遂拿起门后倚靠着墙壁放着的扫帚,冲着顾从贞挥霍,要将顾从贞赶出民意四路去。

〔2〕

苏芸此刻才缓缓从里间出来,站在院子里喝住陈妈,“陈妈,住手。”苏芸本就只是想挫挫顾从贞的锐气,并没有想真用拳头来收拾她。对付顾从贞,尚且不需要武力。何况,许琢玉那边,始终是要有个交代的。

陈妈听见苏芸发话,自然也就放下了扫帚,但并没有打算让顾从贞进去。毕竟里面那个肚子里的小家伙,可比自己的命值钱多了,半点差池都是出不得的。顾从贞来势如此凶猛,哪里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顾从贞看见苏芸,嘴角微微扬起,却并不是微笑,“呵,你总算是出来了。躲在里面那么久,又打什么鬼算盘呢?”顾从贞说着,就要推开陈妈进去。陈妈自然是不让的。

苏芸站在原地,浅笑着吩咐陈妈,“陈妈,这是从贞小姐,我的朋友,让她进来吧。”

陈妈却犹豫不决,看着苏芸为难地说道,“夫人,先生可是吩咐过的,除了他和黎珺小姐,旁人是不让进的。”

“不碍事的。出了什么事情我担着就是。”苏芸看了眼顾从贞说道,“再者,从贞小姐不会对我做什么的,对吧?”

顾从贞冷哼了一声,轻轻推开陈妈就向着苏芸走去。

苏芸领着顾从贞去西厢房里,转头吩咐陈妈做些点心进来。

顾从贞冷眼看了眼苏芸,冷哼一声,“需不着,夜里吃什么点心?”顿了顿又说,“琢玉哥对你还当真是好呀。肚子尚且没显呢,做事的倒是请上了。”

苏芸微低了低头,手里拿着手绢捂嘴做呕吐状。

顾从贞冷眼看了眼,双手环抱不屑说道,“显摆什么呢?不过就是个仆人而已。顾家仆人那般多,我还用不过来呢。”

片刻后,苏芸恢复了,开口缓缓说道,“近来夜里总是饿,还以为是天气凉了的原因,故此叫陈妈做点心,担心顾小姐饿了罢。”苏芸的表情没有因为顾从贞的话语有任何的波动。面上瞧着客客气气跟顾从贞说着话,底子里却从始至终地炫耀着。

顾从贞冷哼一声,看着苏芸骂道,“不守妇道,未婚先孕,自己倒拿出来说道。真是不要脸!”

苏芸却掩面盈盈笑起来,靠近顾从贞小声说道,“纵算是你作为顾家小姐,富可敌国又如何呢?琢玉给你的,偏偏寥寥可数。”

苏芸说罢,赶忙往旁边跨了步,只怕顾从贞发怒,跟自己动起手来。

顾从贞自然是如苏芸所料,怒火中烧侧头狠狠瞪着笑意盈盈的苏芸,一时间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苏芸见状,更加得意起来,“不晓得刚刚顾小姐那般生气敲门,是想问罪苏芸呢?还是问罪琢玉呢?”苏芸说着,低头看了眼自己尚且平坦的肚子。

顾从贞看见苏芸得意的模样就恶心得不行,此刻却大笑起来,“你以为许家会承认你?妄想吧。若是许家会因为你肚子里这个东西承认你,那琢玉哥也不会叫人来看着你,仔细照料不让旁人进。”

〔3〕

苏芸看着顾从贞微怔了一怔,但随即就反应过来,“好歹我有个孩子,不管许家承不承认。就算你嫁进了许家又能如何?你依旧是一无所有。”

顾从贞冷眼瞧着苏芸的肚子,冷嘲热讽说道,“话不要说得太早了,这个孩子到底存不存在,尚且是个未知数呢。”顾从贞的意思是讽刺苏芸靠假怀孕来博取许琢玉的同情。可任任何人听了,都只道她这句话的意思是,她容不下苏芸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苏芸盯着顾从贞,脸色瞬间变了,厉声质问道,“你说什么?!”

顾从贞见苏芸终于生了气,自然觉得自己扳回一局,好不开心。笑着反问苏芸,“怎么?被我说中了?”却不晓得苏芸就在这里等着她呢。

陈妈此刻拿过厨房里的点心过来,正好听见顾从贞这句话,两步并作一步走,快步走到苏芸面前挡住顾从贞,用力将点心放到桌上,发出响声。双手叉腰瞪着顾从贞,“我瞧着你小姑娘,怎得起这般心思?你要是敢生什么邪念,我立刻就把你赶出去!”

顾从贞冷笑着,“我当真是可怜你。侍奉这么个不知是人是鬼的主子,却还这么忠心。真是叫我好笑。”

苏芸推开护在自己身前的陈妈,盯着顾从贞反驳道,“你倒是说说,我怎么不人不鬼了?!”

“抢人家的丈夫,你还是正经人家不是?”顾从贞不屑说道。

苏芸加高了声调反问顾从贞,“到底是我跟你抢,还是你跟我抢?!”

此刻敲门声又响起。听着力道稍大,但却不是顾从贞那般故意为之。

陈妈在一旁欣喜说道,“是先生来了。”陈妈说着,转身就要去开门。

顾从贞看陈妈这么笃定地说是许琢玉,料想定是陈妈给许琢玉打了电话。当下便急了眼,跨步上去就拉住陈妈,不让陈妈去开门。

陈妈也不是吃素的人,反手就挣脱开顾从贞,快步走过去开门。顾从贞自然也是不肯的,也跟着追上去。如此反复,三番下来,陈妈总算是甩开顾从贞。

苏芸在西厢房内,看见两人起了争执,遂走出来想要劝住失态的顾从贞。

就在陈妈开门,宁源探头进来的一瞬间,顾从贞反手用力,推了苏芸一把。苏芸尖叫了一声,失去重跌倒在地。

顾从贞自己也吓了一跳,转身盯着躺在地上的苏芸,愣怔不知所措。

宁源刚刚探头进来,正好目睹了顾从贞推倒苏芸的这一幕,不由得大叫喝止道,“从贞!”却来不及了。

陈妈听见动静转头一看,苏芸已经倒地不起,闭着眼睛昏迷过去。嘴唇煞白,身下渐渐渗出红血来。陈妈已经顾不得询问宁源是何人,快步跑到苏芸身旁,扶起苏芸上半身来,掐了掐苏芸的人中。

宁源也跟在陈妈后面跑进来,看了眼陈妈,遂推开陈妈说道,“去给琢玉打电话,叫他来第一人民医院。”宁源说着,从陈妈手里接过苏芸来,抱起苏芸就往外面走去。路过顾从贞的时候,偏头意味深长看了眼顾从贞,终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径直走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