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梨花美人传 > 第八十章 路途遇袭

梨花美人传 第八十章 路途遇袭

作者:七月的月光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27:29

朱乔儿的计划被马一刀的突然而至给搅没了,着实有些扫兴。

义兄初来,总不可能晾在一边而与她去幽会,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她不是不懂情理的人。

明白归明白,心里终归有点小遗憾。

不过来日方长,日后成亲了他们有的是朝朝暮暮。而直哥哥与马大哥是天各一方,日后想见一面都是不易,这么一想,朱乔儿的心中舒畅了。

马一刀酒量不是一般好,喝了几碗和个没事人似的。兴致这般好,天色也未晚,于是一行人齐整的出来饭后散步晃悠。

临街的一处二楼的食肆的窗户敞开着,窗户边的桌子上坐着两个江湖人,一长一幼。

年长的人时刻注意着街上的动静,神情肃穆,颇有枕戈待旦的架势。

只见他的手紧紧地抓在大腿上,手指由于用力而颤动,布料被挤成了深深的沟壑。

年幼的抱胸仰靠在凳子上,垂眼看到他的手,嗤之一笑道:“早让你在离京的路上劫杀,迟则生变,这下好玩了。”

“夫人派你是来帮忙的,不是让你来说风凉话的。难道,这次屠恶大会败北,你怕了?”年长的抽回放远的视线,语气嘲讽,浑身散发暴戾之气。

“不就是个屠恶英雄有什么可怕的,他这个英雄不过是侥幸。”年轻人嘴角一抽,冷哼道。

败给墨风,他心服口服,毕竟他心高气胜,墨风的剑法出于名门,技高一筹,他不怨人。

可钟直,他还不曾拿他当对手,不过是抽签抽得好,待到最后坐享其成罢了。

说不定抽签的顺序都是内定的,什么公平公正都是哄骗世人的,铁清南眼里有什么公平而言。

一想到这里,包艺雄心中就堵着口气,愤愤难平。

他们凭什么夺走本该属于他的东西。

包艺雄猛灌了两口凉茶,随着冷茶下肚,冷静睿智慢慢地回复,人慢慢的清明起来。

到底还是心高气盛,半点委曲不公都承受不得,怪不得夫人让他在江湖上历练几年,好戳戳他的锐气脾性。

此刻最郁闷的怕人不是他包艺雄,应该是墨风。

人在不幸的时候,想到另外有个比自己还倒霉的人的时候,有了对比,在对比中又能找到胜利感时,那些不幸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幸了。

墨风成名已早,人又过傲,这一败势必令他颜面扫地。吃了这么大的亏,怕是如鲠在喉,如何咽得下去。

而他包艺雄,不过是江湖籍籍无名的后生,败了才是意料之中,若是胜了整个江湖都会传颂的沸沸扬扬。

无名有无名的好处,一旦你成名了,身居高位了,千百双眼睛盯着你了,一言一行曝于人前,你便会被言行所累,活在世人的目光里了。

包艺雄突然想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如果由他打败了钟直,不是代表着打败了屠恶英雄吗?

而墨风最后一场输给了钟直,导致冠军易主,若是钟直再输给他………这岂不是很有趣。

而且他可以一洗前耻。

包艺雄嘴角抽了抽,从嘴角蔓延上一股笑容一直爬到眉稍。

突然笑容一僵,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酱霜夫人派他来是这个用意?

如果是的话,这次他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对付马一刀,杀鸡焉用牛刀。

何况这本就是田世友的家事,与他们何干,学艺不精又想报仇,唯恐搭上他儿子的命,就求夫人派上他。

他儿子的命是命,他也是父母生的,难道他的命就不是吗?

起初的不忿,此刻烟消云散,他的眼睛投射出了希冀。

“上次你不就是大言不惭,可结果呢!”田世友咄咄逼人。

揭人不揭短,这个道理田世友并不明白,半点不懂得察言观色,也怪不得这些年来还是庸碌无为。

“这回钟直有青霜剑在手,自然威力大增。而且这群人里面还有一个与你一起进入前十的华清,都不是吃素的。”

田世友看包艺雄没有应话,以为他的话起了作用,叹了口气道:“胜算几率又小了一分,此时不成就只能待机而行了。”

包艺雄打心起瞧不起田世友,缩头乌龟,一个仇拖拖拉拉十几年,还在待机。

不过他又提醒了他一件事情了。

包艺雄收起他的高傲,站起身子顺着田世友的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笑道:“天下大会你并没去,这些资料是酱霜夫人透给你的?”

“谁是冠军,谁是手下败将,天下皆知,江湖上随便打听打听就能知道。”田世友被拆穿了,大声嚷嚷。眼睛鼓得如牛大,里面布满了血丝,眼角都是红的,像几天几夜没睡似的,有些骇人。

包艺雄皮笑肉不笑:“凭你能知道华清长什么样?别告诉我这也是江湖上打听的来的。”

田世友有几斤几两,别人一清二楚,他自己倒是掂量不清。窝囊废一个,不知道收留这样的人有何加之可言。

若不是酱霜夫人看在沈四娘的面上,对田世友照顾两分,包艺雄都不屑与他打交道,他得了两分薄面,倒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只是夫人怎么会调查到他们头上去,又是怎么算到他们会与马一刀同行?

还是说为了稳妥,将所有与马一刀相关的事情都调查一番?

即便是看在沈四娘的面上,没必要走一步算三步。何况田永生又不是沈四娘的孩子,甚至都没把沈四娘当成亲人的,真没必要为他们做这么多。顶多派个人帮她干掉就是了,何必费事。

唯一的解释……想到这一点,他笑了,像一个得到糖果的孩子一般开心满足。

朱乔儿与钟直走在前头,其它的人不像钟直似的不解风情,走上一段后就故意与他们拉远了一段距离,等拐过弯道后就已经彻底的看不到人了。

朱乔儿扯了扯钟直的衣服,柔声道:“别看了,马大哥他们一群人不用担心的,找不到我们就会回客栈的。”

钟直迟疑了一下才转过来头,心中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朱乔儿与钟直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为人是了如指掌,此刻不费点言语,怕是难说服他心安理得的陪她逛街。

朱乔儿娇羞的摇着他的前臂娇呼:“直哥,直哥哥。”

“八娘与华清大哥互生情愫,今晚的气氛这么好,正适合走走。大家伙故意凑合他们,你若是回去寻找,岂不扫了兴致。再说你与和马大哥明天叙旧也不晚呢!。”

朱乔儿说着脸低了下去,脸蛋红扑扑的,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小了。

钟直后知后觉,怪不得走的也不快,怎么就跟丢了。

还丢得无影无踪。

原来是这样,钟直心虚的了看着低头的朱乔儿,心里徒然升起了一股说不清的怅然,只觉得一时间心头被什么东西塞住了,冲不出来只好生生的压抑在胸口。

“要不是乔妹你心细,我差点就好心办坏事了。”钟直懊恼道。

“你呀!说你粗心吧,做起事情来细致认真,一丝不苟。说你细心吧,你又根本不懂旁人的……心思。”朱乔儿语气带着些微的埋怨,仰头说完又垂下了头,没看钟直反应就兀自先行了。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难不成还要她一个女儿家挑明吗?

钟直是愣但不是木头,看朱乔儿几次欲言又止,他就懂了。

只是一时间无言以对,只觉得喉头发干,任身体僵硬的杵在原地。

感觉到钟直没跟来,朱乔儿不由得心里有点酸涩,她想折回头去拉他,可又放不下女子该有的矜持。

只好站在原地,扭转身来看他,等他走进。

华阳从后头一路寻来,可算找着了钟直,不由分说的就拉着钟直跑:“钟贤弟,大事不好了快跟我走。”

“出什么事了?”钟直来不及走向朱乔儿与她说明情况,就跟丈二和尚似的跟着华阳跑出了一段,等回过头去查看时乔儿已经不见人影了。

“你快点呀。”华阳再次扯了钟直一把,急道:“有人要杀马大哥,而且还带了个厉害的帮手,那个帮手你也认得。”

钟直一听有人要杀马大哥,人命关天的要紧。

乔妹不跟着他反而安全一些,小镇只有这么大,也不会走丢,心下便再无迟疑。

“是谁?”他好奇的问。

“包艺雄,真是个棘手的狠绝色。大哥说我们兄弟俩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才让我来找你的。”华阳边喘气边道,可脚程是一点也没减慢。

一听这个名字钟直脑海中就出现那个张扬自信满满的少年,那才是本次大会上的一匹真正的黑马,真正的英雄出少年,不像他名不副实。

比赛之时,安娘华阳都数次提及他,唯恐自己与他抽到一组。还好命运眷顾钟直,把包艺雄与墨风两强劲选手安排到了一组,强强对峙,反倒让他捡了个便宜冠军。

有些事情是避过一时也避不开一世的,没成为竞争对手,未料却成为敌人。

马大哥与他有何仇?或许这其中有什么误会,若是能化解就再好不过了,潜意识里他不希望与包艺雄为敌,或者是说与任何人为敌。

路程并不远,两人施展轻功,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事发地点。

眼见长枪要刺入马一刀的胸腔,情况时分不妙,钟直不顾一切的飞扑过去,同时青霜剑出鞘,闭上双眼,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向前一挡一挑。

田世友的枪被强大的力道冲击偏了向,擦过马一刀的臂膀重重跌倒在地上,而钟直落地后就地打了个滚就跃起身来。

田世友铁了心要他的命,这一刺用尽了毕生功力,即便是马一刀此刻反悔,也来不及了避开。好在钟直刚才没有丝毫的犹豫,否则再慢一点马一刀被结实的一刺,焉有命在。

此刻,钟直心中都是马一刀的安危,压根没注意到自己刚才的动作一气呵成,发挥自如,堪称完美。似乎与之前那个笨手笨脚的钟直一点也对不上号,这一切马一刀都看在眼里,对他露出了欣慰的赞赏之色。

马一刀曾对钟直的指导过一二,钟直以前的武功几何,他自是知道的。

可以说此时的钟直与过去有着天壤之别,别人都说他获得这个冠军是运气,依他看未必,能在短短的时间提升这么多,不是单单一个运气就可以决定的。假以时日,成为武功大家也未必。

马一刀以为自己是必死无疑了,在生死之间他想过很多,终于可以放下这一切,对他来说是解脱了。

可对于沈四娘呢,她会不会释怀,会不会为他流下一滴眼泪。

过去他大错特错了,不懂珍惜,等懂了的时候他与沈四娘已经相隔千山万水,追悔莫及了。

如果她希望他死,他不敢苟活着,可她说过活着就是对他最好的报复。

既然老天让他死不了,是不是对他另有安排,让他赎罪呢。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