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错寄相思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笑尘缘了

错寄相思 第一百九十一章 一笑尘缘了

作者:庄周梦蝶21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37:30

我们认为婚姻走到了尽头,其实只是心走到了尽头。无论多深的绝望,终将化为一个过程,总有结束的时候,回避始终不是办法。

把纸条藏到个秘密的地方,擦干眼泪,迎接新的一天。回忆在岁月里飘落谁的眼泪,往事在时间中又洒下谁的忧伤。

如果爱是命中注定的痛苦,那就让我试着慢慢去接受。

是什么让我们从熟悉变得陌生?不再为彼此的付出感动。

如果伤是两看相厌的结果,那就让我独自勇敢去面对。

是什么让我们从在乎变得冷漠?不再去聆听对方的心跳。

重新种下希望,等待收获幸福。

完美的爱情,只是一部遥不可及的童话。

过往的真实,总带来最寂寞的缱绻悲凉。

共敬一杯酒,微笑一点头。

没有相思苦,没有守望累。

撒落满地记忆的斑驳,回首细品尝。

浮沉起落间,看淡烟流水,看似梦飞花。

吃完午饭,梦云去银行取出两万元现金递给木风道:“用这些钱,买我和妞妞一年安宁。若你再要钱,我们就只能离婚。”他目的达到,立马趋于常态。“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悠闲一天是一天。”

发微信告诉红霞:“我已经把钱给过木风。只要妞妞快乐,就是我的幸福。”

间隔良久,她回信道:“你我这一辈子,全都为了孩子,但愿我们老的时候,他们可以萦绕身旁、长欢膝下。”

“会的,一定会的。倘若不会,有我陪你。呵呵”梦云对着手机傻乐。

“说定了,我要上班,有空聊。”红霞说。

“再见。”梦云讲。

趁木风送妞妞上学,拨号码问小宁:“喂,小宁,梦语还你钱了吗?”

“没有,我打电话,她说在外地。你现在忙什么?”小宁的语气带着沮丧。

“没忙什么,在家看妞呗!顺便调理下身体,这段时间一直很累。等梦语回来,找个借口让她把钱还你。”毕竟大家挣钱不易,梦云害怕小宁步自己后尘。

“知道,我过两天再给她打电话。不跟你聊,有人叫我。”听到有人喊小宁的名字。

“那你先忙,再见。”赶紧按下结束键。

人生要面对无数次的选择。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却能选择自己要做怎样的人,走怎样的路。对也好,错也罢,既然做了决断,就不要后悔。因为人生即是一场单程地旅行,不能回头,只能不断向前,看不到终点,只有蓦然回首中的追念。

好的会记住,不好的更难忘怀。从小到大,从出生到耄耋,从懵懂到通透,爱如何?恨又如何?自导自演,自说自话,自己的心只有自己最明白。伤几多?怨几许?放下的如释重负,放不下的牵肠挂肚,总是在选择中纠结,在矛盾中挣扎。

等到繁华落尽,等到曲终人散,等到无力谢幕…不再悲喜,不再算计,不再感伤…一个人默默地向自己做最后地告白,或许唯有此时人才是最安静的,也唯有此时人才是最清醒的,那些执着,那些不甘,那些停不了…终将都带入那个不再醒来的梦中。

发条短信给梦语:“人生有限,缘分所至,让你我相识。我相信你本性善良,今后对朋友少些虚伪、多点真诚。因为年纪越大,身边能陪你疯陪你笑的人会成稀有。小宁的钱希望你能够归还。祝你顺心如意!”

把她所有的联系方式全从手机通讯录中删除,在微信上讲:“原谅别人,放过自己。”做完这些,忽然觉得无比的轻松。

日子简单平淡地过着。偶尔和朋友们聚在一起吃饭、唱歌,分享各自的喜怒哀乐。小宁打电话告诉她,梦语说正在努力工作,会攒钱还她,梦云相信是真的。

想知道快乐与痛苦间的距离究竟有多远,该如何丈量?一念之隔,为爱退让永远不是输。不要把心总躲在阴暗的角落,没有阳光,怎能开出美丽的花朵?放下坚持,抹去伤悲,怀一颗优雅的心,种一朵清莲,拈花浅笑中把纷扰匀散。心中若有桃花源,处处皆是水云间。

金钱、显赫,都比不上内心的充实与安宁,能够幸福着,能够快乐着,平凡亦足够。梦云很喜欢当下的生活,晨起暮息,不怨青丝如雪,远弃爱恨情仇。一切顺其自然,专心致志照顾妞妞,凡事莫留遗憾就好。

春去春又来,随着梦云的淡泊,木风的心也不再骚动。每天他负责接送妞妞上下学,她负责在家做饭。日子匆匆,岁月深深。

木风心情好的时候会开心的对她说:“梦云,下辈子,我继续找你,给你当牛做马,偿还今生欠你的情。”

梦云非常认真地回复他:“下辈子,再下辈子,我都不想再遇到你,你能离我多远就多远,我不要你的偿还。”她心上超 过极限的碎裂,岂能被这点滴年华轻易愈合。

“你真得如此讨厌我?”木风失落地问。

“我没有讨厌你,我讨厌我自己。”梦云莞尔答。

有人说:生命是一树花开,是一场虚妄。梦云说:生命是相聚别离,是遗忘开始。在这世上,最容易变的是人心,但最天荒地老的还是人心。

崔建国打电话给木风,让他去参加赵军的追悼会。惊诧万分问怎么回事?崔建国讲他是病逝,具体情况不清楚。等见赵军媳妇再详细打听。

“去年我见他时还好好的,怎么说没就没了呢?”挂断手机的木风不敢相信。

“他不是从小练武,号称一个人打好几个,身体倍棒,吃嘛嘛香吗?应该是脾气不好的原因。”犹记得他结婚时,因为喜宴上新娘的弟弟说了句童言无忌的话,他恼羞成怒,不让他媳妇理丈母娘家的人。新娘没按他的意思做,他便坐在饭店外面不去敬酒,吆喝着要休妻。

“谁说不是呀!身体那么好,还没我们这些身子弱的人耐活。”木风惋惜的长吁短叹。

“他不是信命吗?算命的说他能活大岁数,还说他是天上的神仙转世,怎么不灵验呢?”梦云道。

“可能是老天爷召他回天庭办事了吧!”木风讲。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咱班同学谁去啦?”星期日上午,梦云问刚参加完追悼会回家的木风。

“咱班我、崔建国、李健还有高山四个人去了。他们家乱哄哄的,不见有人伤心,我们开完追悼会就告辞。他媳妇留我们吃饭,谁能吃得下?”木风边喝水边说。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剩下他媳妇和妞真可怜。”梦云知道他媳妇下岗好多年,夫妻俩开过蛋糕房。

“他是先中风偏瘫,后来脑溢血死的。他家妞快上高中,他爸妈会帮他照顾,有什么可怜的,我看他媳妇和家人没有一点悲伤的样子。”木风的话让她奇怪。

“怎么会不伤心?”问出心中疑惑。

“你不知道赵军为了要他爸妈的房子,在家里闹得很凶,跟两个哥哥差点动手,他还扬言房子不给他,他就一把火烧啦!”木风为他解惑。

“他的哥哥们不都有房子住吗?他没钱又是老小,都是一家人,他爸妈给他就给他呗!”梦云跟他谈亲情。

“这世上的人都跟你这么想就没事啦!那可是几十万的新房,不是一两千的物品,谁会会舍得不要?都是自己的孩子,他爸妈总要考虑下其他人的感受吧!”木风和她讲人性。

“现在他人都争没了,那房子将来他媳妇和妞还不知道能不能住?”梦云叹气。

“以后的事情谁会知道?他媳妇还年轻,一定会再嫁,到时候肯定什么都没有。别人家的事情咱管不了,保重自己把咱妞妞养大再说。”木风终于想明白。

赵军的猝死对木风触动很大,脾气收敛很多。不再天天像只浑身长刺的刺猬,见谁都想扎一下,家中的气氛越来越安逸,梦云在心中祈祷他能保持下去。

暑假的时候梦云和朋友带孩子去杭州玩,在清河坊的一家店铺外,看到大堂内正对门口处裱挂着一幅刺绣,一眼认出是当年自己同李斌的合绣。

悄悄躲到门侧,从半开的窗户内寻找那道记忆的身影。“小斌,这只蝴蝶怎么这么难绣呀?我又绣坏啦!还是你帮我绣吧!”一声娇媚的女音传入耳中,寻声望去,原来是琳琳。她穿着浅绿色的长纱裙,脸上春风满面,对着李斌撒娇。

“别着急,等会儿我帮你拆了再重绣,想学刺绣,没有耐心怎么行?”李斌的声音如初识他那般温柔。只是如星的眼眸中再无自己。

往日恍如昨天,携一怀如水的柔情,在幽思缠绵的清词里,以永贮的风姿点缀满心的絮语。“妈妈,你怎么不进去?”妞妞过来问。

“妈妈刚才有点累,休息一下,走,我们去前面看看。”在心里送上最真挚的祝福,一路向前。

风中送来这首歌:

“墨已入水渡,一池青花,揽五分红霞,采竹回家。

悠悠风来,埋一地桑麻,一身袈裟, 把相思放下。

十里桃花待嫁的年华,凤冠的珍珠,挽进头发。

檀香拂过,玉镯弄轻纱,空留一盏,芽色的清茶。

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怎知那浮生一片草,岁月催人老,风月花鸟,一笑尘缘了。

…………”

端坐红尘深处,泼墨写意,听一曲梵音,天籁飘渺。以一种从容的心境,静观人生百态。简单着、快乐着、禅意着,笑看纤陌纵横里的别样年华。(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