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误与男神传绯闻 > 第五十章 结局和尾声

误与男神传绯闻 第五十章 结局和尾声

作者:卡兰妈妈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38:31

其余三人闻言,都没有立即回应,他们都是聪明人,都很清楚安书雅会提议让谁来顶替。

数来数去,也只有温妮最为适合了。

安书扬是肯定不乐意的,然而他现在已经是骑虎难下,情况紧迫,也不可能找得到更合适的替代人选。

秦璐也认为安书雅的提议很及时,可是她先前为了促成安书扬与斯敏儿的婚事,跟温家算是闹翻了。而今突然要温妮给安书扬当新娘替补,这样既打了自己的脸,又降低了温妮的身价,温家怎么可能会答应?

安军烈倒认为此计甚好,他率先开口:“你是说温妮吗?你赶紧给她电话,问问她的意见。”

安书雅大喜过望,她正要打电话,安书扬却还在最后挣扎。

“请柬上写了敏儿的名字,婚礼现场也会播放我跟敏儿的结婚照,找别人来一定会穿帮的!”

秦璐立即给出了应对方法:“请柬先不管,反正很多客人也没见过斯敏儿和温妮的模样,是真是假谁知道?结婚照就更不用担心,让婚庆公司别播放就是了。”

安书雅也立即附和:“对啊,而且礼服不是问题心,温妮之前就把结婚要穿的礼服都准备好了!”

“就算是这样……”安书扬尽最后一搏说道:“温妮的父母也不会答应的!”

安书雅胸有成竹地说道:“答应不答应,关键还不是要看温妮的态度?只要她点头了,她的父母难道还拦得住她吗?”

安书扬知道而今木已成舟,自己已经很难让他们改变主意了。原本满心期待的婚礼,最后却演变成一出“狸猫换太子”的闹剧。

安书雅已经给温妮打电话去了,秦璐和安军烈也在跟酒店和婚庆公司方面联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好万全的措施,绝对不会让斯敏儿失踪的事曝光。

安书扬颓然地坐在一旁,任由他们摆布。

另一边的情况——

斯家的宾客们坐在辉煌气派的礼堂内,个个脸上都流露出忐忑不安的神色来。在他们的周遭,站满了板着脸的黑衣墨镜保镖。

宾客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状况,他们在车队遇袭的时候昏迷了过去,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陌生的教堂,周围全是孔武有力的保镖。

而且最叫人惊骇的是,这教堂里居然连手机信号都没有,他们等于被完全隔绝了起来。

一些人刚想离开,就被保镖们拦下了,部分胆子小的妇女和孩子都吓得哇哇大哭,后来斯父斯母就被请走了。

等他们回来后,他们都安抚亲友们,说这时斯敏儿的丈夫跟他们开的小玩笑,想给他们一次难忘的婚礼体验,所以才会出现这些看似诡异的状况。

斯家的亲友大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他们对斯父斯母的话深信不疑,于是也都乖乖坐在长椅子上,耐心等待了。

须臾之后,一名身着白色祭服头戴小圆帽的神父,手捧圣经走到基督像之下。一名琴师跟随他一同出来,琴师坐到了一旁钢琴的钢琴前。

一切准备就绪后,神父做了个请起立的收拾,亲友们纷纷脸带迟疑地站了起来。

紧接着,两扇沉重的雕花大门打开,紧接着,婚礼进行曲的曲声响起。在红地毯延伸的尽头,走来两名可爱的小花童,他们是一男一女,年龄在五岁左右。

他们各自穿着白色小礼服,手持装满粉色花瓣的花篮,边走边将花瓣撒在地毯上。

宾客们看到这两位憨态可掬又天真烂漫的小朋友,心头那点紧张的情绪自然而然就被驱散了。

花童走到一半的时候,新郎和新娘的身影也出现在光亮的大门外。

宾客们全都屏息凝视着,新娘的头上盖着一层飘逸的头纱,头纱长得夸张,几乎将她整个人都笼罩住。

门外的光亮勾勒出新娘妙曼动人的身姿和新郎俊朗颀长的身形,当两人缓步走来之际,宾客们都发现新郎和新娘的衣服都换了。

然而这还不是重点,关键是新郎,连人都变了!

宾客们面面相觑,互相交换着困惑的眼神,有人甚至窃窃私语起来。斯敏儿的伴娘们也全是傻眼状态,斯父和斯母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两人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都有一种强作镇定的不安感。

斯敏儿很庆幸自己戴的头纱够厚,要不然她僵硬的表情一定会出卖了她的心虚。她止不住地全身发抖,因为她要在众多亲友面前上演一场偷龙转凤的婚礼。

一想到有可能被拆穿或引来一堆难以应付的提问,她就禁不住心里发憷。苏希诺可坦然多了,他昂首挺胸,阔步前行,那些带着疑惑的目光丝毫不能对他造成影响。

尽管大伙儿都因为新郎换了人而陷入了疑云中,不过婚礼还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新郎与新娘登场后,两名捧着红色托盘的戒童也尾随而来。托盘上摆放着结婚证书与戒指,苏希诺神通广大,居然连斯敏儿身份证也结婚证也给办好了,当然用的是假身份,细节如何,斯敏儿也没弄明白。

两人来到神父的面前,当着众多亲朋好友和基督像的面前进行宣誓。

当神父向苏希诺提问:“巴达维先生,你愿意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时,苏希诺毫不犹豫就用响亮的声音回答了:

“我愿意。”

而当神父问斯敏儿的时候,她的音量就低得多了,甚至还有一丝颤抖。

“我……愿意……”斯敏儿回答完后,心脏的跳动快得让她几乎窒息。

她回答了,她说自己愿意了,她真的愿意吗?连她都不知道答案!

交换完戒指后,神父宣布:

“新郎,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苏希诺掀起了斯敏儿的头纱,俯身吻上她稍显冰冷的红唇,这一刻,掌声雷动,而斯敏儿却感觉昏眩感一阵阵地袭来。

她身上一阵冷一阵热,脑袋发涨,胸口发闷,似乎再也无法承受灵魂的冲击。

不过,婚礼还没有结束,她得忍住!

斯敏儿强忍住要晕倒的冲动,坚持把点蜡烛、开香槟和切蛋糕的流程走完。

等到她站在教堂门外的台阶上,将手中的捧花抛出去之后。她眼看着女子们激动地朝捧花冲去,宾客们的注意力也全在捧花上。

而她最后的一丝力气已经用完了……斯敏儿的眼前变得一片模糊,所有的人在她的面前都变成了慢动作,耳边的声音也仿佛被变声系统处理过一样变得又缓慢又沉重。

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看到了冲到自己身前的苏希诺,还有他身后那巍峨宏伟的教堂。

跟梦里一样,这座教堂,是金色的……这是残留在斯敏儿脑海中的最后一点意识。

仿佛睡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她做了许多梦,梦里出现了形形**的人,可是醒来后却完全想不起梦中的情节。

斯敏儿躺在宽敞的大床上,迷茫地望着天花板。

“醒了吗?”坐在她床边的苏希诺将她扶起,让她背靠在软绵绵的靠枕上。

斯敏儿醒来才想起自己在台阶上晕倒了,她身上已经换上了舒适的睡衣,脸上的妆容也洗净了。

婚礼还没结束,自己就支持不下去了,她过意不去地说:“抱歉……”

“抱歉什么?”苏希诺给她端来温开水,问道:“想吃点什么?”

斯敏儿刚醒来,没什么胃口,她摇摇头。苏希诺却道:

“医生说你是精神过于紧张,加上之前吸入了含有乙醚的气体,所以才会体力不支晕倒的,你还是吃点东西吧。”

苏希诺走到房间的墙边按下传唤灯,让佣人把食物送上来。

斯敏儿看了看自己身在的华美卧室,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岛上的别墅,就距离教堂不远。”

原来他们还在岛上,斯敏儿又问:“我爸妈……还有客人们呢?”

“已经安排他们住下了,明天一早我会派船送他们离开。”苏希诺顿了顿,诚挚地道歉道:“抱歉,我使用的方法太粗暴了,只是,除此以外,我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你嫁给我……”

他应该是指使用了迷.魂烟雾弹抢婚的事,斯敏儿没想到向来唯我独尊的苏希诺会向自己道歉,难道是因为两人已经成婚了,所以他也开始展现他柔情的一面了吗?

佣人把稀饭和小菜送了上来,苏希诺知道她胃口不好,本想让她吃几口就好,只是斯敏儿不想浪费食物,最后还是强迫自己吃完了。

吃过东西后,斯敏儿的精神恢复不少。

苏希诺陪着她走到卧室外的露台,外面是蓊郁葱茏的树林,树林的对面便是教堂,隐隐约约还能听到海浪拍打在岸边的声响。

斯敏儿不禁好奇地问:“这个岛在哪里?”

“这里在‘安达曼海域’,这个岛二战的时候被D国占领过,后来政府收归出售,被我爷爷买了下来,现在命名为塞林岛。”

斯敏儿点头,又问道:“岛上有人住吗?”

“原住民都搬走了,只有一些看管人员。”苏希诺把斯敏儿搂到身边,轻声细语地说道:“我打算把别墅再扩建一下,再养一些动物,等咱们的孩子长大了,我们就可以经常来这里度假……”

斯敏儿听完,眼内显现意外的情绪。

苏希诺随后便霸气十足地说道:“我对你造成的伤害,我会用一辈子来补偿你的。”

斯敏儿现在已经确确实实地嫁给苏希诺了,所以她不会再去去计较对方过去对她带来的伤害,所谓往事如烟,关键珍惜眼下,展望未来。

她闭上眼,安心地依偎在对方的身旁。

但见月色溶溶,清幽旷远,露台上的交叠的人影被拉得长长地……

(完)

尾声

婚礼后三天,斯敏儿跟随苏希诺回到吉隆坡的寓所。斯父斯母对苏希诺一无所知,也提出想跟着过去看看,苏希诺很爽快便答应了。

斯父斯母一开始对苏希诺戒心很重,很怕他对斯敏儿会是那种始乱终弃的感情,斯母为此还背地里掉了不少眼泪,感叹自家那么好的女儿,怎么就稀里糊涂地嫁给一个来路不明的人。

后来他们与苏希诺接触了下来,才渐渐对他改观。先不说苏希诺那凌驾于安家之上的财势,他的家庭情况也简单得叫人无可诟病。

可谓父母双亡有车有房,虽然说起来有点不好听,不过免去许多潜在的矛盾,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且苏希诺在待人接物和社会经验上,也是不输给安书扬的存在,再说他的相貌方面也是无可挑剔,而且苏希诺比斯敏儿大了十岁,老夫少妻的组合向来利大于弊,老男人都会特别宠爱小娇妻。

总的来说,斯父斯母后来还是表示满意的。

斯敏儿以后就要在马来西亚定居了,斯父斯母却还是想回老家乡下过些小日子,不过回去也会面对各种麻烦。

特别是安家那边,斯敏儿与安书扬的婚事泡汤,众人已经从媒体方面得知,安书扬找了温妮来代替斯敏儿,两人好像弄假成真真的结婚了。

斯敏儿一开始还对此感到内疚,可是安家接下来的举动让她的内疚消散了。

安家居然透过人脉找到了斯家庄的当地政府,列出一大堆文件指控斯父承包那座山不符合法律程序,现在山里发现了矿藏,这应该列为公共财产,能否开发要由当地政府和百姓决定,斯父个人是没有话事权的。

由此看来,秦璐是打算强抢了。

斯父得知情况的时候还住在苏希诺的寓所中,当时众人正在吃饭晚,村委书记给他打来电话,用很强硬的语气告诉他要把山头的使用权收回,他顿时火冒三丈,跟对方大吵了一架,气得饭都吃不下去。

当初他承包山头用来做林场,可是全都按照程序来走的,所有的文件都很齐全,现在居然昧着良心说他违反法规,叫他怎么吞得下这样的恶气?

苏希诺知情后,立即就想到了应对方案,他跟斯父商量,山头的使用权就让村委收回去,让他们按照违约金赔偿给斯父就行了。

苏希诺的企业里也有煤矿公司,届时要开采煤矿必然是要公开招标的,苏希诺会派自己公司的代表去竞标,争取把价码推到最高,先让秦璐的娘家标回去。

苏希诺太清楚这些路数了,开采煤矿的前期勘探工程至少要三到五年,秦璐娘家为了尽快捞回成本是必然要赶工期开发的,他们急功近利,一定会露出马脚。届时只要逮到他们的短处,便可以叫他们亏得血本无归。

为了免去烦恼,斯父便将此事交由苏希诺全权负责了。

苏希诺每天吃过晚饭后就拉着斯敏儿回房间积极造人,后来斯敏儿得知,原来李佩凌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也不知道苏希诺是不是要跟他们较劲。

多年以后,斯敏儿与苏希诺移居南美洲,两人育有二子一女,苏希诺对孩子们疼爱有加,绝对是好爸爸的模范。

后来斯父斯母日渐年迈,生活难以自理,便也跟随女婿女儿一起生活。

斯敏儿的生活中再也没有经历过惊涛骇浪,如同她当初所寄往的那样,细水流长平静淡然地过完了一生。

(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