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撞进爱情进行时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对不起,谢谢你

撞进爱情进行时 第一百七十九章 对不起,谢谢你

作者:六米半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38:37

照片上的人,没有给她任何回应。仍然只是用温婉的目光,望向她,望向她的脸,望向她的心,望向她的绝望。

身旁的魏易青,看见曲雅这个样子,他心如刀割。他从小护着她长大,可是她却从来不需要他的帮助。无论她遇见什么样的麻烦,身处什么样的绝境,她都倔强的不发一言,不肯要他帮忙。他陪伴她十年,见证了她所有的坚强和逞能。

他知道她有多坚强,就知道她有多脆弱。

魏易青一把将歇斯底里的曲雅拉入了怀中,用手臂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

欧洛辰拉着苏晓曼的手一路来到曲雅妈妈墓前的时候,刚好看到这一幕。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站住了脚步。

曲雅在被揽入怀里的一刹那,有那么一秒的时间,猛地停住了哭泣。可也只是一秒的时间,紧接着便开始不停地挣扎着大喊:

“你放开我!我不需要你可怜!”

“走开!你走开!我不要你可怜我!”

魏易青猛地用双手钳住曲雅瘦弱的双肩,他的眼底,像是要在这冰天雪地里冒出火来,可是那层火下,有分明充斥着慢慢的疼痛。他盯着曲雅的眼睛,对着她大吼道:

“曲雅!你清醒一点!”

“你觉得我是可怜你是吗?我问你!这世界上会有人有时间和经理去可怜谁?!”

“若不是因为爱!谁又不是这个世界的孤儿?!”

“你想过洛辰吗?!经历了这样的事情,他原本完美的人生,就在那一夜之间荡然无存了!可是他做了什么?!他撑起了一切!不顾母亲的反对保护了你!!”

“你想过我吗?!十年!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可以用来全神贯注孤注一掷的爱一个人?!我用尽全身力气去爱你,你这个样子,叫我多心痛?!”

“谁会为了可怜一个人就如此不顾一切?!”

“你为什么不相信,这些都是因为爱?!”

曲雅被魏易青突然的怒吼给惊住了。她印象中的魏易青,从来没有对她大声说过话。她印象中的魏易青,从来都是柔柔软软的带着最干净温暖的笑容。可是眼前的这个男人,通红的双眼,满地的冰雪映衬的他俊俏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曲雅渐渐的瘫坐了下来。是啊,这个世界上,谁会只为了可怜一个人,付出十年呢?欧洛辰完全可以再十年前的那个黄昏,只帮她办好转学手续就再也不用管她了。何必又交代了魏易青来时时保护她的安全照顾她的生活呢?

魏易青也完全可以在十年前答应了欧洛辰之后,便偶尔来学校看一眼,确保她还活着就可以了。又何必要隔三差五的跑来,教训欺负她的人,给她买好吃的,带她出去散心?

曲雅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爱。他们爱他。父亲去世后,这两个男人,便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了。可是她现在却在让这两个男人伤心,这个世界上,明明还有人在爱着她,不是吗?曲雅流着泪,突然觉得全身无力,人在有了安全感的时候,就会惯性的放松。曲雅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软软的倒进了魏易青的怀中。

魏易青将她拥在怀中,拥的紧紧的,仿佛那是对他来说,再也不愿放手的至宝。

曲雅被送回公寓的时候,时间已经很晚了。魏易青留下来陪她,原本不要欧洛辰和苏晓曼跟来的,可是他们都不放心。直到看着曲雅安睡了,才离开。

出门的时候,下了一夜的风雪已经停了。雪后深夜,一片肃杀的白色,将月色也衬托的格外清冷。在墓地站的时间太长了,落在头发上的雪都已经融化了,苏晓曼的头发变的湿湿的。刚刚出了楼道的门,欧洛辰便抬手将苏晓曼大衣上的帽子,拿起扣在了苏晓曼的头上。

帽子很大,像是一个大斗篷的样子,苏晓曼的半边脸都被遮掉了,连忙用手扶着帽檐。欧洛辰看见她这个样子,绷了一晚上的嘴角,终于有了向上的弧度。原本是好好的求婚夜,却因为这些意外变得十分狼狈。

“抱歉了,让你经历这些。”欧洛辰用过苏晓曼,将额头抵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说。

苏晓曼抬起脸,看着欧洛辰的眼睛,微微笑了笑:“没关系,我想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陪在你身边。”

欧洛辰看着苏晓曼的眼神,变得柔软起来,紧接着拥着她的肩膀,向车子走去。

当车子再次开进西山壹号院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欧洛辰拉着苏晓曼走进客厅的时候,发现欧母仍旧坐在沙发上。客厅没有开灯,只有沙发旁的欧式立式台灯,散发着微弱昏黄的光芒。欧母坐在那台灯打下来的一小圈微光里,背影有些微驼,就连侧脸看上去,竟然也有了一丝丝苍老。

苏晓曼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欧洛辰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先去休息,我跟我妈说说话。”

也对了,安静下来的夜,是该他们母子好好聊聊了。于是苏晓曼点了点头,轻手轻脚的上了楼。

欧洛辰转身走到欧母身旁坐了下来。

“找到了?”欧母轻轻的开口问,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

“嗯。”欧洛辰在一旁轻轻应了一声。

之后便没有人再说话,无边无际的沉默伴随着这一小圈昏黄的灯光。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身旁,坐着一个脊背有些微驼的夫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剪影看上去让人觉得有些悲凉却又有些温暖。

长久的沉默过后,欧洛辰首先打破了这沉默:“妈,我们让过去过去,好吗?”

欧母靠在沙发旁,手肘支在沙发扶手上轻轻的托着腮,突然听到欧洛辰的声音,托着腮的手突然抖了一抖。从刚才曲雅跑出去,欧洛辰义无反顾的追出去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他的态度。可是她的心底,还是有那么些些的难过。

而这种难过,只有女人本身才能体会,并伴有着些许欲说还休的无奈。她又能说什么呢?

欧洛辰似乎看出了母亲的为难,于是继续轻轻的说道:“妈,时间过了这么久了,我当然知道您这些年过得不好。其实,我也是。”

说着,欧洛辰将双肘支撑在膝盖上,弯下了腰,两只手十指交叉,将下巴打在了交叉的手指上,眼睛望向前方的某处,若有所思的继续开口,口气像是在讲述一个久远的故事,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一般:“外面看我们,都是无比光鲜亮丽。可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生活在怎样的牢笼中。”

“恨的力量太大了,大到它就像是一个罩子,遮住了我们的眼界,让我们的周遭,只剩下那些想不通看不透的阴沉。”

“妈,爸已经走了。曲雅的母亲也已经走了。我能理解您的难过,可是我也曾经问过自己,曲雅,到底做错了什么呢?”

欧洛辰苦笑了一下:“呵,我想了很久,想不出答案。她哪里都没错,她是整件事情,最悲惨的牺牲品。所以无论有多难,我都没有恨过她。她,是我的妹妹。”

欧母的目光,原本就是盯在沙发前的某一处,直到欧洛辰说完,不再说话,她的目光,仍然没有挪动一下。只是在沉默了一会儿后,冲着欧洛辰挥了挥手,手背朝外,手心朝里。欧洛辰看见这个母亲的这个动作,于是轻轻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那,我先回房了,妈你也早些休息。”

说完便向着三层楼梯走去。

欧母的目光,随着欧洛辰的转身,开始看向他的背影。一米八八的身高,魁梧的肩膀,挺拔的身子,这些都无一不在彰显着,那年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他的身上,也越来越有了欧泽雄的样子。

欧母闭上眼睛,台灯的昏黄灯光映在眼皮上,有着特有的红光和热度。

她好像是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还是少女,梦里的欧泽雄还是那个翩翩少年。他们一起上学,一起练琴,一起回家。从少年到青年,再到成年。两个人一路手拉手的走了过来,步入结婚礼堂,后来有了欧洛辰。

她一直想不通的是,他们这样好的感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的呢?欧泽雄为什么会背叛她呢?

她好像置身于一个梦境,梦里是初秋的季节,金黄的落叶铺满了街道,微风还伴随着阵阵飘落的黄叶,从树梢上打着转的落下来。在这条铺满落叶的金黄色路上的另一头,有一个一身白衣的少年正向着她走来。

她看不清他的五官,却觉得这个背影如此熟悉。直到走进了,她才看清,那个样貌,是少年时的欧泽雄。带着干净温暖的微笑,站在距离她有两米的地方,向着她开了口。

她听不见他发出的声音,却能从他的口型中,判断出,他说了两句话。

对不起。

谢谢你。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