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撞进爱情进行时 > 第一百八十章 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

曲雅从梦中醒来的时候,房间里的窗帘拉得很紧,两层厚重的捷克棉遮光帘,将窗外所有景色隔绝在外。有那么一瞬间,曲雅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掉了?这黑暗看上去,让人有些绝望。就在她还没有分清梦境和现实,地狱和天堂的时候,房间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

立刻有明媚的光线从门缝洒了进来。曲雅眯起眼睛,慢慢适应着门外照进来的光线,然后从那光线中看到一张天使般的脸。

魏易青身上扎着个围裙,微笑着走到床边,将手背贴在曲雅的额头上试了试,有放到自己额头上贴了帖,然后笑着对着曲雅道:“嗯,很好,已经退烧了。”

“我昨天发烧了吗?”曲雅有些迷迷糊糊,她甚至有些想不起昨天是怎么回家的了,“我昨天是怎么回来的?”

魏易青在床边坐下,将曲雅一把拉进自己的怀里,拥的紧紧的,手在她的头发上轻轻摩挲:“不要想了,昨天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吧。”

曲雅的下巴,抵在魏易青宽厚的肩上。然后慢慢的将自己的双手,环住了他宽大的脊背。

是的,她累了,她终于再也不想强撑下去了。她不过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和其他的任何一个这个年纪的女子,没有任何差别。从今天起,她想要试着,将昨天以前的事情,都忘了吧。

魏易青拥着曲雅,当她的手拂上他的后背的时候,整个人明显楞了一下。这是曲雅十年以来,第一次正面回应他的拥抱。不再挣扎,不再哭喊,而是那样柔柔软软的拂上他的后背,带着轻轻浅浅的呼吸,喷在他的脖颈间。

魏易青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快要逆流了,在强装镇定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后,松开了拥着曲雅的双臂。

然后从床上轻轻站了起来,将身上的围裙解了下来,扔在床上。紧接着向后退了一步,单膝跪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向着曲雅打开。

那个丝绒盒里,装着一枚闪闪的钻戒。

“曲雅,我想要陪着你,在以后的岁月里,都陪着你。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你再也不是一个人了。我陪你一起,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

“曲雅,嫁给我!”

曲雅看着面前的男人,刚刚还扎着围裙的男人,现在半跪在她床前的男人。他说,他会陪她一起,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

她,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他呢?

曲雅点头,轻轻的点头,用力的点头,边哭边点头,边笑边点头,直到魏易青将那枚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将她拥入怀中,她还在不停的点头。

以后的路上,再也不是一个人了,让她怎么能不感动呢?

就在两个人正相拥着难舍难分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起来。魏易青回头看了一眼,转过头对曲雅说:“估计是洛辰和晓曼,他们昨天和我一起送你回来,估计这会儿不放心,来看你了。我先去开门啊。”

说着就站起身向着卧室外走去。

当魏易青拉开门的时候,猛地楞了一下。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门前站着的人竟然会是欧洛辰的母亲。少年时候,魏易青常常会去欧洛辰家找他,也因为宋妈的手艺实在是好的没话说,所以常常在他家蹭饭。

一来二去自然也就和欧母很是熟悉。按说应该立刻让了欧母进来的。可是现在,他却拦着门站在门口,没有丝毫让开道路的意思。他的脑海中,还浮现出昨天晚上痛哭的曲雅。那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曲雅,这一次比上一次在墓地的时候,她哭得更急伤心和绝望。更加让魏易青心疼。

不用想魏易青也知道,一定是因为昨天晚上见了欧母说了什么过激的话。这件事情其实他魏易青并没有什么发言权的,他也能理解欧母的苦衷,可是他也心疼曲雅。况且过了今天早晨,他的身份也更加不一样了,他刚刚答应了曲雅要保护她不再受伤害,可是如今伤害就找上门了。

“阿姨,这么早您怎么来了?”魏易青恭恭敬敬的和欧母打着招呼,身体仍然挡在门前没有半点挪动的意思。

欧母并没有回答魏易青的话,只是向着他身后的客厅看了看:“她不在吗?”

欧母没有问曲雅在不在,而是问,她在不在。这更让魏易青感到她今天来有些不好的预感。

卧室里的曲雅,见魏易青出去开门,好长时间没有什么动静,于是下了床,一边开了卧室门走出来一边问道:“是谁阿?”

魏易青听见身后曲雅走出来的声音,顿了顿向一旁闪开了身。曲雅看见立在门口的欧母,整个人就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样,站在那里许久一动也没有动。

魏易青倒了茶来,摆在欧母面前,紧接着走到对面的沙发上在曲雅身边坐了下来。曲雅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垂下眼帘没有去看欧母,可是膝盖上的双手却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欧母看了看曲雅素面朝天的脸,五官里都是欧泽雄的影子。

紧接着目光向下,落在了曲雅握成拳头的手上,无名指上那璀璨的戒指,十分耀眼。

欧母拿过身旁的手提袋,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锦盒,打开来放在茶几上推向曲雅的方向。曲雅的眼帘,轻轻向上抬了抬,便有一枚翠绿的手镯映入了她的眼帘。看成色,这镯子也应该价格不菲的。曲雅的目光从镯子上移开,看向了欧母的脸。

她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想让她消失在她的视线里,昨天晚上在欧洛辰的别墅的时候她就已经答应她了。不是说了再也不想见到她吗?为什么一大早又跑来送这个给她?

欧母不看曲雅的脸,只是淡淡的开了口:

“这个镯子是一对儿,是洛辰的奶奶在他很小的时候留下来的。那时候奶奶说,如果以后洛辰有了妹妹,就将这个镯子一只给妹妹,一只给未来的孙媳妇。”

“现在,我不过是按照洛辰奶奶的心愿,将这两个镯子,一个给了苏晓曼,一个给了你。你收好吧。”

欧母的语气,听上去没有任何的愤怒,也没有其他别的情绪,就只是淡淡的说着,像是再讲一个故事。两句话说完,欧母便起身,向着门口走去。一直坐在沙发上的曲雅,在欧母的手搭上门把的那一刻,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曲雅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欧母的背影,顿了顿,然后慢慢的转过身,看着曲雅的眼神中,似乎略带了笑意,紧接着目光在曲雅的手指上掠过,缓缓的开了口:“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吧。”,说完便转身开门走了出去。

随着欧母关上了门,曲雅愣愣的看向那扇被关上的门,然后便有眼泪缓缓滴落,仿佛通往昨天的那扇大门,也终于被重重的关了起来。以后,再也不想回头看了吧。

一个月后。

北京ZUE酒店登楼的草坪上,白纱,鲜花,自助餐……

三个穿着白纱的女生正在化妆间里完成这最后一道工序。她们看向镜子中的自己,披上白纱的自己,一直在变的更好的自己……

魏易青看着一旁陷在沙发里悠闲等待的欧洛辰和五度,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好像今天只有他魏易青自己结婚,不关他们俩什么事儿一样。

“你们俩怎么这么沉得住气啊?她们女生化妆怎么这么久啊?”

欧洛辰拄着下巴嘴角微微向上弯起:“你就不能淡定一点吗?”

话音刚落,化妆间的门已经打开了。紧接着刚刚说着你就不能淡定一点的欧洛辰,和一只陷在沙发里的五度,连同刚刚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魏易青,同时将头转向了化妆间的门口。并且无一例外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苏晓曼,曲雅,余乐,犹如三个从天而降的天使一般披着白纱美得一塌糊涂。对着对面的三位男士,展开了甜蜜的笑容。

男士们走上前去,向着自己的新娘,伸出了手,握住的那一刹那,让过去过去,让未来到来……

-

“诶!听说你是新娘前男友?采访你一下啊,来参加前任的婚礼是什么心情啊?”

“诶!你别闷着头不说话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聊一下呗?”

“诶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来嘛来嘛!说两句好不好?”

“好吧,那你不愿意说话,我们来喝一杯吧?来来来,干杯!”

“喂,我刚刚打听到你叫张默然对不对?我叫魏易柔,我哥也是今天新郎之一啊。”

张默然今天的心情原本有些闷,想要一个人躲在一旁喝一杯酒,可是却被这个丫头缠上了。在经过了一番狂轰乱炸后,不得不回头制止这个明媚皓齿的丫头:“能不能让我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魏易柔立刻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张默然这才安心的那着酒杯,向一旁走了过去。站在角落里,远远地望向台上的苏晓曼,今天的她真的很漂亮,可是……

“叮——”的一声,还没等张默然想完可是,一只小手握着的酒杯就碰上了他的酒杯,他转过头,身边的那个丫头,正对着他,露出了洁白的牙齿和明媚的微笑……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