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武侠 > 江湖侠士情 > 第二章 风雨吹尽梦中路

江湖侠士情 第二章 风雨吹尽梦中路

作者:遥山书雁 分类:武侠 更新时间:2021-06-06 05:39:13

卧虎山庄。客厅。欢声笑语,时时涌起。

美酒。佳肴。侠客。高士。

酒兴正豪!

石道人环顾席间群英,举杯豪笑道:

“今日老夫第一次这样开心!一则‘潜龙门’被歼,家兄之仇得报!二则,多亏浮丘先生与叶二先生,施展回天手段,令老夫死而复生,得度劫后余生,否则,早给南宫泰这逆徒害死了!三则,独孤公子不但谅解了我受钱梦熊所愚,约斗独孤大侠,致使独孤大侠被害的罪过,还在老夫垂危托命之时,答应了老夫所请,与我家莹儿结成两姓之好!四则,今日又是独孤公子与我五徒弟韩六奇、以及这位宫少侠得报大仇的好日子!这四则,再加上一下子结交了这么多热血朋友,真是快何如之?快何如之?”

他语音一顿,接着大声道:

“既如此,让我们连干三杯!”

群英轰然而应,连干了三杯酒!

三杯酒后,地火霹雳周无缺晃着大脑袋,问旁边的韩六奇:

“大师兄凭钱梦熊最后的笑声听出是和当年杀害师伯的凶手的笑声,及在京师,紫镖王那里偷袭紫镖王的无名刺客的笑声,是同一个人!从而断定钱梦熊,亦即‘潜龙门’大门主,是凶手!你又凭什么,认定钱梦熊是杀害令兄的凶手的呢?”

韩六奇叹口气道:

“也是因他的笑声!因为当年家兄被害时,家兄手下一个叫小雀子的下人之子,躲在地窖里内,避过了杀劫。

他听到过凶手的笑声!而这小雀子没别的本事,就是能会摹仿各种声音!他把那凶手的笑声摹仿给我听过!如此残酷、恐怖、诡异、疯狂的笑声,听了一遍,会令人永世难忘的!”

“这就叫报应!”宫传香在旁恨恨地道,“家父被害死在朝阳城里。临死留字:是‘潜龙门’大门主与二门主害死了他!而我在朝阳城中,曾听过这大门主对我们施了**后,远行蜀中前留下的狂笑声的!因而认定是他的!虽然认真说来,我不曾亲手杀死他!但他在临死前再补上一剑,也是好的!”

高峡浪阴阴地道:“你们报仇,大快人心!苦了我,被柳老鬼手下的‘唐、鞠、麦’三大弟子合弄断了一条腿!冤了老六,被铁扇客夺去了一条命!”

周无缺白了一眼高峡浪:“长脚,你在今天就不能拣高兴的事说说?老六死了,谁不难过?独孤公子泪都哭干了!你砍断腿,浮丘先生答应过两天替你接好!你还阴腔怪调的干么?这三个恶鬼干嘛砍不到我的脚?谁叫你的脚长这么长来着?——再说,这三人虽不死,但关在皇帝老儿的‘天牢’里,日子可惨了!”

宫传香道:“岂止惨而已!我们放他们一马,奈何皇帝老儿不放过。据说还要‘秋决’问斩呢!”

“嘻嘻,谁叫他们三人不识好歹,竟想回到京中,搬来官家来弹压我们?这叫自找死路!像诸玄雷、杨木真,找个地方过过平民百姓生活,也可安度下半辈子了!”周无缺笑道。

“不过,震东死得太惨了!”铁琴张叹息道。

大家闻言俱都沉默,默然不动。

这时周无缺一拍大腿道:“妈的巴子!真不该放跑了邱漱梅这王八羔子!不是他,也许老六不会死!”

铁琴张沉声道:“邱老七罪在志节不坚,又栽赃移祸师父,并在最后弑师叛门!我们从京师赶回蜀中,是被老二的飞鸽传书催回的!是老二引来‘潜龙门’,欲围杀我们在这远离京师的蜀中之地的!罪魁祸首是老二!再说,韩师弟去扑杀钱梦熊时,叫莹莹杀老七,怕也分身乏术、力有未逮!”

石莹莹闻言,低头道:“一则我关心二爷爷伤势,其心已乱!无暇他顾。再说,他还没造成大恶,我要杀他,有些于心不忍……”

“但愿他经此之后,悔过改好!否则,我一定杀掉他!”高峡浪切齿咬牙道!

这时只听石道人笑着叫道:“槐庭,你们几个徒弟啊,多不懂事,在那里嘀咕个什么劲?‘黄衣十八剑’虽走了,这里刚赶来的乘风子道长、虚云神尼、浮丘先生、叶二先生、紫镖王、罗老英雄,还有这位紫小姐,俱是贵宾稀客,你们还不多敬敬酒?日后行道江湖,还得多多仰仗他们相助、提携呢!”

铁琴张等闻言,纷纷起来,向群英敬酒!

紫衫镖王大笑道:“千里急行,虽未奔上大战,得此酒战,亦是一大快事!‘今朝有酒今朝醉,偷闲江湖能几回?’好,干!”

罗若拙呵呵笑道:“世尊与凤英的大仇既报,鹏儿儿又与莹莹小姐喜结良缘!我作舅舅的,不一醉方休,谅你们也放不过小老儿!”

于是席中豪笑、劝酒声又起!

独孤展鹏悄悄离开了酒席,在后面孟震东的灵堂内坐了一会,来到了后花园。

寂静的后花园。

花园很静,十六的月亮,皎洁地挂在蓝天上。

白的山石挺峭,木叶上有清露凝珠,风中含了一阵阵桂花的香气。

独孤展鹏觉得,只有这种静美,才适合他此时的心境!

一场恶战之后,大事初了,而思绪纷繁的心境!

一种如经噩梦,如履巨险,回首所历,心犹剧跳、惊悸、起伏不宁的心境!

一种经历了生,经历了死,经历了爱,又经历了恨的心境!

他,要好好想一想,想一想这所历的一切。

他,要好好想一想,想一想,未了却的一切!

因此,独孤展鹏静静地站在一棵桂树的阴影里,低头看着从叶子与叶子之间筛透下的月光,陷入了沉思。

独孤展鹏再从沉思中回来,叹一口气,望向枝柯间的月亮时,眼中,已有闪闪泪光。

他,想到了什么呢?

一个娉娉婷婷的女子的身影,悄无声息地站在独孤展鹏身后五尺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独孤展鹏的背影。

月光照在这个女子秀美的肩上与风鬟云鬓的脸儿上。

脸上有着黛青的长眉和一双温柔俊慧的眼睛。

石莹莹的眼睛。

独孤展鹏若有所感地回过头,恰遇上石莹莹盈盈的目光。

石莹莹的目光清丽,目光中含着探询与善解人意的温柔。

独孤展鹏目中有沉郁之色,见了石莹莹的目光,略一注,然后默默地低下。

独孤展鹏听到一声幽幽地叹息,随即听到石莹莹低婉的问语:

“你……不高兴……有心事……”

石莹莹说得很慢,也很低,像在边说边斟酌着下一个用词。

独孤展鹏不语。

“你……为了什么呢?为孟师叔之死?还是……罗天龙呢?还是,想到了……你家里的事——那些失去的……

一切?……照理,你该高兴才是:仇,报了,即使那空了的‘九龙金鼎’,也回到了你手里,可说完璧归赵了!还有……舅舅与紫伯伯也来了……”

听着石莹莹这样细语轻言,独孤展鹏依旧一动不动,默默看着地上斑驳的、银色的月辉,风一吹,月辉顿凌乱了,摇晃起来。

“是不是为太湖五雄的事?”石莹莹忽抓到了一个疑点,声音为找到问题症结,带着些微的欢愉、欣奋。

独孤展鹏开了口:

“太湖五雄,霍精剑被云大侠击败远遁,决不会轻出的了。今日紫伯伯来,带来消息:太湖五雄的老窠,已被飞天铁狐胡古月胡大侠与白眉金刚陈念圆、川中双煞等一群高手挑掉了,铁算子阴文铿已被杀!至于党无敌与金山焘,便是我刚赶来时,冲上山遇上的与你打斗的那两个使傥与铁桨的高手,现已被‘黄衣十八剑’带往京中打入天牢,决无复出之机了。只逃走一个‘千面人’项药师,似不足惧!”

“那为了什么?还记恨二爷爷?”石莹莹脸上闪过一缕阴影。

独孤展鹏淡淡一笑:“师父中了钱梦熊奸计,与先父斗剑,不知者不罪。我早想开这一层了!师父在两年前明知我是罗名尊之子的情况下,竭力爱护我,教我剑学武功,这已足偿一切了!再说,‘潜龙门’要寻机害先父,即使不是师父,也会有其他高手被挑拨离间,充当他们用以消耗先父功力的人手的!师父只是适逢其会,加上南宫老二南宫泰的出卖,被他们看中而已!我怎会再记恨师父呢?你想到哪里去了?”

石莹莹闻言,望着独孤展鹏,轻轻咬住了秀唇,目中露出痛苦之色:

“那么,一定是你不喜欢我,但在二爷爷病危之际,怕伤二爷爷的心,你才,才说愿与我完成二爷爷心愿,结成秦晋之好的。……如果这样,你,你可以收回诺言,反正二爷爷也没事了……再说,当时二爷爷所发的是‘乱命’,你可有所不遵!我,我不会怪,怪你的……”

石莹莹说到这里,只觉心一痛,泪水不由突眶而出!

独孤展鹏心中此时不由也一痛!眼前,顿涌起了朝阳城内的情景——

当自己醒来时,发现被钱梦熊“金针截脉”的真气已被打通,中的毒质也被逼出了,自己已全然复元!

不仅如此,功力较前更为精纯、充沛!

郭惊秋告诉他:为了救他,闻长老、云大侠都耗去了不少真力!燕二哥燕小山与“袖手阎罗”唐尊决斗,唐尊虽杀死了,燕二哥也受了重伤!要不是燕二哥天生异禀,心生右侧,早被唐尊的“天罡星”暗器那斗魁四星钉死了!饶是如此,那横转的“天罡星”的斗柄三星:“玉衡”、“开阳”、“摇光”各钉在心脉周围,“摇光”星所钉的地方与心脉仅差粒米之距!闻长老与石长老看后道,燕二哥能否有生,就看他本身有无强烈的求生之念了!

而就在这时,云大侠私下找了独孤展鹏,问他是否愿娶云丽珑为妻?如愿的话,他当叫云丽珑知所规避,不要再护理燕小山燕剑南了,可改由妙手神丐闻百通闻长老与海云护理。待蜀中灭“潜龙门”之事了结后,让两人完婚,以践当年他与罗大侠夫妇指腹为婚之约。如独孤展鹏不愿的话,他就只好让女儿自择夫婿了!

独孤展鹏经过痛苦的思考后,回答云风雷云大侠:他不愿娶云丽珑为妻!父辈的口头婚约由他正式提请取消!

云大侠听后,呆了半晌,最后道:既然小女不配贤侄,大叔不敢勉强!作为罗大侠的结盟兄弟,他会力助独孤展鹏完成复仇心愿的!

云大侠离开后,独孤展鹏找个无人之处,大哭了一场!

——为了与云丽珑的爱情的最后决绝!

他不能爱云丽珑,不能娶云丽珑为妻!

因为燕二弟爱云丽珑,爱得已入骨!

他曾答应过燕二弟:成全他与云丽珑的爱情!

因为目前只有云丽珑才能使燕二弟产生求生的勇气与愿望!

如果当此时刻,得知自己与云丽珑相爱订婚的消息,只能使他自觉多余,生而无趣,而萌求死之心!

而燕二弟是为救自己而勇闯重城虎穴,与“袖手阎罗”唐尊决斗受伤的,他又怎能让燕二弟伤心而死?

——于是,独孤展鹏只敢偷偷地看了一次正在护理燕二弟的云丽珑,骑上舅舅姜若拙带来的由关外“银马堂”堂主宁长胜赠送的千里宝马白龙驹,奔上了向蜀中驰救的长途!

独孤展鹏想到这些,心里翻滚的只有痛苦和苏东坡“可恨相逢能几日,不知重会是何年”的词句,虎目噙泪,脸色惨然,又发呆了!

石莹莹见状,不由噎咽道:

“既然展弟如此,愚姐……告辞……了!”

说完一低头,掩袖疾趋而行,未走数步,悲从心来,再也捺抑不住,掩不住悲泣,发出嘘唏之声!

独孤展鹏闻声一惊,见状忙上去,扶住了摇摇欲倒的石莹莹肩头,默然片刻后,强自作平常语声道:

“莹姐,你猜错了!我岂是那食言背信之人?我,我是想起了我燕二弟,他,他此时不知伤势如何了?可还有生命之忧?——还有,梅花道长说,‘黄衣十八剑’本由云大侠带来的,但云大侠顷接飞鸽传书,另有要紧之事,非他前去不可!因而他与丐帮二老前去的!不知云大侠又遇上了什么大麻烦?——还有,我在想,钱梦熊临死之前说的‘老头子’又是何人?这人很厉害么?谢前辈谢笑之死,是因一剑纵横陆开花推下嵖岈山困于舞阳洞造成的!而师父你二爷爷找先父比剑,也有陆开花推波助澜,这,是不是说,陆开花便是‘老头子’?——而郭三弟郭惊秋与云小姐、海云她们护送燕二弟回洛阳,会不会有危险?!唉,我真担心他们!”

独孤展鹏说到这里,心猛地一凛,起了警兆!

他突然发现,他本无意中说的,只想用来搪塞掩盖他思念云丽珑之情的话,里边真存着极大的危机!

——如果“一剑纵横”陆开花真是“潜龙门”门主头上的“老头子”,当他得知徒弟燕小山与步云宫云风雷云大侠组织的“黄衣十八剑”毁掉了“潜龙门”,那又该如何?!

石莹莹听了独孤展鹏解释,不由止了泪水,抬起泪痕犹在的玉脸,半信半疑地问:

“真的?”

而清丽的目光中,充满的,全是期盼!

盼望得到独孤展鹏一句肯定的答复:真的,我只是为这些担扰,我对你的爱是真的!永不会变!

独孤展鹏闻声,收回隐忧之心,望着石莹莹痴情的目光,心中不由又一痛:莹莹对自己用情太深了!深得无以自拔!自己已伤了一个人的心,岂能再伤一个深爱自己的人的心?就让所有的痛苦都留在自己心底吧!我要让莹莹,爱我的莹莹,感到幸福!

独孤展鹏想到这里,望着月光下犹挂着泪珠带雨梨花的石莹莹惹人怜疼的孤苦无援的愁容,心中涌过一股强烈的感情!

他不由目露爱怜之意,向石莹莹郑重地点了下头!

“展鹏!”石莹莹轻叫一声,不由依入独孤展鹏怀里,流下了泪水,低哭道:“我,我终于等到了……”

“莹莹……”独孤展鹏轻轻抚摸着小鸟依人般依偎在自己怀里的石莹莹的柔发,心中混合着温柔、激越、甜蜜、痛苦、爱怜、悲悯、愧疚……种种复杂的感情,他只觉得鼻子发酸,嘴唇麻木、发抖,直想哭!

石莹莹偎倚在独孤展鹏怀里,用柔媚的声音喃喃地道:“你知道不,自打在保定的‘太白居’那个小酒店时,第一次看到你,我,我就爱上了你……”

独孤展鹏喉舌发干,轻声地又叫了一声:“莹莹……”

石莹莹忽紧紧地抱住了独孤展鹏,抬起了埋在独孤展鹏胸中的脸,脸上闪耀着明艳的光采,轻轻地合上妙目,微启着柔媚的秀唇,以梦呓般的声音轻轻地说:“扬,亲亲我……”

独孤展鹏望着石莹莹月光下柔美的玉脸,柔美的眉眼,柔美的秀唇,心中不由一荡,将石莹莹搂紧了,低下头,将嘴唇向石莹莹秀美的嘴唇上落去。

但在两唇就要相碰的那一刹那,眼前忽涌现出云丽珑美丽而凄苦的眼睛!

那双眼睛仿佛在说:独孤展鹏,你,你真狠心!你竟抛下我而去了!

独孤展鹏,你,你不爱我!竟爱上了另一个女人!!

一独孤展鹏耳边,又响起了琴声,云丽珑弹奏的琴声。

琴声中响起云丽珑悦耳、深情而又凄婉的歌声:

“纵豆蔻词工、青楼梦好,难赋深情!”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琴声一转,忽又响起了紫小凤的惊魂犹悸的声音:“展鹏哥,吓死我了!”

那是去步云宫路上,自己过铁索桥遇险,差点掉进绝壁深渊殒命,紫小凤说的。

眼前不由又浮起了紫小凤写的那满是“展鹏展鹏展鹏”自己名字的素笺与那首“昨夜西风凋碧树”的词来,不由又浮现起适才酒席上,乍闻自己与石莹莹订婚消息,紫小凤那目光顿黯然失色、脸色变得惨白的凄苦、伤神的神情来!

独孤展鹏只觉心如刀绞,这一吻再也吻不下去!

“你……”石莹莹感到独孤展鹏忽在变冷,不由张开了眼睛,轻轻松开了抱着的手,目中露出委屈、失望、幽怨的神色来。

独孤展鹏欲说无言,欲哭不能,任心如万针攒刺一样生痛,只觉胸中郁结、闷重,如遭窒压!用力一咳,只觉嘴里一甜,不由一吐,未得及时吐出,一半吐在自己雪白的衣袖上,竟是血!

血!好咸好苦的血!

“展鹏,你怎么啦?”石莹莹惊问道,她不由紧紧地抓住了独孤展鹏的臂膀!

独孤展鹏镇静地以手巾拭去血迹,以尽量平静的口气笑了一笑道:“看把你吓得!没事的,受了一些小小的内伤!过一会就好了!”

一顿之下,又笑道:“大师哥的铁琴弹得好,歌唱得更好!”

石莹莹复依在独孤展鹏怀里,静静地与独孤展鹏一起听起来!

一阵苍凉的风吹来,传来了铁琴张沉郁的歌声——

情深化血,

看无人处,

暗吐随灭。

此生历历恩怨,

唯杯酒里,婆娑加批。

不尽相思如网,

竟难展眉结。

忆夜夜、倩笑秋波,

叵奈天教两分别!

伊人一去心如铁,

纵多情、万语千言说!

风吹梦中归路,

方月白、笛声悲切!

自是年华,

菱镜空惊见鬓如雪!

念此意、尺素谁传?

空负肝肠热!

——调寄《雨霖铃》

全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