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与狼同眠 > 第211章结局进行中(下)

与狼同眠 第211章结局进行中(下)

作者:乖豆宝贝儿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5:39:19

林伊筱被他摔地头昏目眩,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疯狂的向天戈就像是牢笼中的困兽,猩红的眼眸全部都是yuwang,他和过去的那个男人没有区别,眼神中的嗜血令人心惊胆战。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床,所有的一切都太熟悉了。向天戈用力地撕扯她的衣物,兽行的序幕即将拉开。

眼看又要被他蹂|躏,身心全部交给马珩远的女人,却是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她的清白。

“不,我不要,放开我,放开我!”她在大声呼喊,勇敢地喊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再也不会任人宰割,因为她已经死过一回,面对残暴的向天戈,她会更加无所畏惧。

“是么?别忘了,你是我的妻子!”向天戈的脸上划过一丝冷笑,“还是,马珩远在床|上更能满足你,如今的你习惯了他的味道?”

他无耻地嘲笑着,可即使如此,他依旧不会放弃折磨林伊筱的机会。

“啪!”一记沉重的耳光,“你这个贱货,我忘了,如今的你早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女人,别忘了你的责任,你是我向天戈的女人,所以,你首先需要满足的男人,肯定是我。”

林伊筱的反抗激发了向天戈的兽|欲,他愈发地疯狂起来,随手又是一记沉闷的耳光,打得林伊筱耳鸣阵阵。

嗡嗡……耳朵直响。

男人起身,不一会儿,房间里又响起了令人恐怖的声音。

鬼魅一般的《寂静山谷》再次回荡在房间内。这熟悉的音乐多少次出现在了林伊筱的脑海中。

午夜梦回的时刻,林伊筱总是被这样的幻听所惊醒。向天戈在音乐声中,酷似撒旦的非人折磨,让林伊筱害怕,让林伊筱颤抖。

她颤颤巍巍地从床|上爬起来,惊恐的眸子里全部充斥着往事的回忆。

慢慢地,慢慢地,房间内的灯光渐渐熄灭起来。

“我的公主,怎么样?音乐是否让你记起什么了呢?”

“啊——”她惊恐地大喊,因为向天戈的手里拿着一团黑色的胶布,他又要像那日一样,将她捆绑,百般**她。

危险的男人步步逼近,林伊筱摇着头退到了墙角。

“你不要逼我,你不要逼我!”当她惊恐地发现自己已经无路可退的时候,健壮的男人已经靠近了她的身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忽然,她从衣服内拔|出一把利刃。

抵在自己光洁白|皙的颈部,“我说过,你不要逼我,如果你再靠近一步,那我就自己了断了自己!”

坚定的眼神,死死地扣住男人的脸庞,见向天戈仍旧试图靠近她,视死如归的女人,用最大的力气用力一刺。

锋利的刀刃下,白|皙的皮肤沁出一股鲜红的血迹。向天戈没有想到,如今的林伊筱会变得如此刚强。

鲜血不断地从颈部流出,不一会儿就染红了她的衣领。

向天戈还是怕了,他赶紧定在原处不动,“啪嗒”一声扔掉了手里的黑色胶带。

“伊筱,我的公主,不要激动,不要激动。我今天不会勉强你了,真的不会勉强你。”

尽管他的扭曲让人无法接受,但内心中的变|态爱|欲还是不能忍受林伊筱自残伤害自己。

他是爱她的,只是向天戈爱人的方式让人恐惧让人无法接受而已。

林伊筱用无比愤怒的眼神和他对视,抬着手,再次用力刺向自己的颈部。

“不要——”向天戈真的慌了,“伊筱,你不要这样,我答应你,我全部都答应你,不要伤害自己了,真的。”

“带我去见我的母亲,快!”林伊筱大吼一声,因为过分激动和害怕,她的眼眸都布满了血丝。

向天戈害怕她再次做出过激的举动,只能点点头,和林伊筱一前一后走下了楼梯。

东楼的门口,一贯稳重的黄玉华被这样的景象吓坏了。

她不停地劝慰林伊筱,“少奶奶,求你快把刀放下来,不要伤害自己,真的不要伤害自己。”

如果不是被逼上绝路,林伊筱压根不会选择这样偏激的方法保护自己。

她激动地大吼一声,“快点把我妈妈放出来!快!”

黄玉华望了一眼紧张的向天戈,男人无奈地点点头,她只得拿着钥匙,转身去了西楼。

没过多久,面容憔悴的陈玉梅走了过来。当她看到面容大改的女孩时,毕竟是骨肉,没等林伊筱开口,她便跑上前去紧紧抱住了浑身是血的林伊筱。

“伊筱,你是我的伊筱,对吗?”老泪纵横,轻轻抚摸着陌生的女儿。

林伊筱点点头,哽咽着,“妈……”

“伊筱,你肯定吃了很多苦,妈妈拖累你了,真的拖累你了。”陈玉梅忽然有些明白了,女儿颈部的鲜血还在流淌着,即使没有伤及大动脉,可慢性失血还是很危险。

她用手捂住女儿的脖子,心疼地心都快碎了。

“伊筱,不要这样,放下刀,快放下刀。”母亲抓|住了她的手,陈玉梅做了天下母亲都会做的事情。

她不可能看着自己女儿在面前伤害自己。那是她的骨肉,是她最爱的骨肉。

林伊筱哭泣着,在那一刻,她彻底崩溃。手中的刀缓缓放了下来。而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男人,却不知不觉移步到了林伊筱的身后……

当林伊筱还沉浸母爱的亲情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向天戈慢慢悄悄捡起了地上的刀。他朝一旁的几个工人望了一眼,心领神会的年轻人马上明白了,一拥而上,马上控制住了陈玉梅,拖拽着,试图再次将她带离这个地方。

林伊筱被这突然其来的一切惊呆了,她惊慌失措地四处寻找手中的刀刃,这时,意外地发现,当她和母亲抱头痛哭的时候,那把染着鲜血的利刃,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向天戈手上。

最后一丝机会都已经被向天戈剥夺,完全没有胜算的林伊筱,用尽全身力气试图护住母亲。

“不——你们不能带走她!”

她用自己的身体保护母亲,而后用无比忿恨的眼神盯着那一脸无耻冷漠的男人。

“向天戈,你放了我母亲,你现在赶快放了她!”

向天戈将利刃上的血迹擦拭干净,而后平静地回答:“伊筱,我的公主,原本我可以放了她,但是你的行为却实实在在地激怒了我。”

“我改变主意了,你|妈将永远生活在向园里,直到她生老病死,不然哪里都别想去。”

他居然想一辈子囚禁她的母亲,林伊筱急了,怒斥他的卑鄙和无耻。

“你是个畜生,是个恶魔,你没有权力这样做,我要去告你,我要报警举报你。”

向天戈摊了摊手,“如果这样能让你心安的话,那就请你随意。”

他在激怒她,也在讥笑她的天真。向天戈在南元市的能力众所周知,离婚就是最好的例子。

可过了这么久,林伊筱居然还没有明白——法律在向天戈面前没有任何的约束力,他就是南元市的王,想要用法律来制裁他,绝无可能。

正当他们一群人对峙的时候,忽然门卫匆忙跑了过来。

“先生,门口有一辆车一定要闯进来。我们不让,他就,他就……”

“他就怎么了?”黄玉华焦急地追问道。

门卫吓得脸色惨白,“他就死命地撞击大门,估计,估计这就快闯进来了。”

向天戈一听,一脸不屑地说:“看来是你的奸夫来了。林伊筱,没想到,这个马珩远还真的是个痴情种,来到我向天戈的地盘,居然都不怕死!”

说罢,只见一辆车头损坏的劳斯莱斯冲了进来。林伊筱一看车子,就知道是心爱的马珩远。

“珩远……”当车内的男人心急如焚地奔向她时,瞬间感受到依靠的林伊筱,水汪汪的大眼睛马上泪如泉|涌。

马珩远焦急地将她搂在怀中,当他看到伤痕累累的女人时,无法掩饰的心疼浮上脸颊。

“伊筱,原谅我的迟钝,我来晚了,我来晚了……”

他的眼中全都是她,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这让一旁的向天戈怒不可遏。

“够了!”他大叫一声,“你们这对不要脸的狗男女,居然当着我的面当众卿卿我我?”

嫉妒加上怨恨,被冲动和愤怒劫持的向天戈,毫无预兆地猛地冲向了马珩远。

他手中的利刃直直地朝那个夺走妻子的男人刺去,马珩远见状,赶紧推开怀中的女人,一个躲闪,还是被他刺伤了右臂。

鲜血喷涌而出,站在一旁的工人都吓得四下里跑了。

这时,手里拿有武器的向天戈,就像发了狂一般。

他再次和马珩远扭打在了一起,因为他的臂力惊人,受伤的马珩远明显处于下风。

林伊筱担心极了,她奋不顾身地扑上去,试图帮助马珩远摆脱危险。谁知向天戈用力的一个甩手,摔倒在地的女人许久都没有爬起身。

“马珩远,今天我就要让你有来无回!”只见刀尖已经逼近了马珩远的心脏,眼看他就要性命不保时,忽然间“当——”一声,凶神恶煞的向天戈一下子昏死在了马珩远的胸口。

大家都惊呆了,这时才发现,向天戈的身后,陈玉梅正举着一块大石头,而她的奋力一砸,正好让丧心病狂的向天戈后脑遭受到了巨大的重创……

一年后

夏正凡在得知了林伊筱和马珩远的艰难爱情后,最后还是真心实意地退出祝福了他们。

他和刘子恒的计划也没有最终损害到马珩远的公司。善良的他,及时悬崖勒马,而且还帮马珩远和刘子恒化解了仇恨以及误解。

最为舅舅的刘子恒,将外甥女马蓓蓓接到了国外,让安享晚年的父母,有了外孙女的陪伴后,能够有更多的时间享受天伦之乐。

在南元市的中心医院的vip病房内,一个长期昏迷的男人,正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

护士正在给他输液,电视里正在播放着一场全国瞩目的婚礼——

宏远集团的马珩远董事长,将在今天迎娶美丽的新娘林伊筱小姐。据悉,两人的婚礼现场安保等级是最高级别,上万平米的主会场,到场的宾客有两千桌……

这时,一直昏迷的男人忽然手指微微颤动,在毫无察觉下,修长的手指居然微微卷曲握起了拳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