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长安曲 > 第四百二十一章 长安曲 岁月静好

长安曲 第四百二十一章 长安曲 岁月静好

作者:诸夭之野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39:23

若干年后。某天早晨。

明媚的阳光透过竹帘洒进轩室,软软暖暖,房中物什都似度了一层浅金,苏浅慵懒地坐在贵妃椅上,单手撑腮,低眉敛目,似在沉思,又似在养神。一旁的小椅子上,端坐着雪团子似的上官清泽,正很有范儿地手执一管狼毫在宣纸上涂画着什么,神色间颇为认真。另一旁的琴架旁,端坐着又一只雪团子上官扶光。柔软纤细的小手已经很能弹奏出顺畅的曲子。

曲子本是于荡气回肠中见情丝缠绵,于跌宕起伏中揉杂着清音袅袅,有个好听的名字——《长安曲》,扶光的小手尚不能弹奏出曲中精义,但也已经是很有韵味。

须臾,头顶上响起苏浅懒散的声音:“土豆,帮娘亲倒杯茶来。”

小雪团子清泽抬眸看了一眼慵懒的娘亲,不大高兴:“娘亲,儿子正在认真完成爹爹留下的课业。爹爹说完不成课业,便不是娘亲的好儿子。清泽要做娘亲的好儿子,所以,娘亲能不能自己倒杯茶喝,容儿子先完成课业?”

娘亲最近愈发懒了,明明是闲的晒太阳,却连倒杯茶也肯自己动手。都是爹爹惯的。

苏浅偏头看着他,容色严肃地训诫:“都说养儿防老,土豆,你这样让娘亲如何不担心日后的养老问题?”

“娘亲放心,等娘亲老了,儿子一定尽心奉养。”小雪团子耐心地做着解释,手上的笔未有停顿。

“你现在都这么不孝了,连端杯茶的事都要推脱,还讲什么奉养。上官清泽,娘亲觉得是不是该给你生个弟弟或者妹妹,总要有个人养娘亲的老才好啊。”苏浅眯着眼看上官清泽。

上官清泽一本正经:“娘亲还是尽早打消这个想法的好,要是被爹爹听见,怕是又要关娘亲禁闭了。”

可恼的是爹爹真不争气,每回关娘亲禁闭自己也陪着关,一点也没有点男子汉当家作主的气概。怎么朝堂之上就能那么杀伐决断呢?

竹帘轻响,上官陌悠然而入,月白的衣衫,清华潋滟,如玉的脸上似不曾被岁月留下任何痕迹,他笑道:“苏浅,我觉得你这个想法很好。”眼神却是另一种颜色,苏浅读的出来,那意思是,你最好只是说说而已。

小雪团子忽的搁下笔,颠颠地跑到上官陌身前,一本正经地道:“爹爹早。爹爹今日下朝的时间比素日早了好多呢。”

扶光淡然地瞥了一眼上官清泽,嘴角一抹鄙夷的笑,抬眸见到爹爹上官陌的时候,淡然的、鄙夷的笑立即幻化成一朵大大的甜美的笑容,嗖一声飞到了上官陌身边。“爹爹,扶光想你了。”

上官陌轻轻抚揉了一下他们的小脑袋,笑得温润:“嗯,今日朝中事务不多,爹爹就早早回来陪你们和娘亲了。”

苏浅翻了个白眼。这也忒早了吧,不知有没有走到议事殿就回来了。照这个样子下去,得迟早落个昏君的名声吧?

“做的什么功课?拿来给爹爹看看。”上官陌在苏浅身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含笑看着苏浅,“你最近看上去似乎——又发福了。”

苏浅呼一下坐了起来,眯眼瞪着他,“哪里有?你不要胡说八道。”

“嗯,我胡说八道。娘子一向生得体态轻盈。”上官陌立即改口。

苏浅磨牙:“算你识相,改口的快。”

雪团子清泽捧来了功课,恭恭敬敬呈在了上官陌面前,“请爹爹指导泽儿。”

上官清泽颠颠跑去倒了杯茶,一路踮着脚尖颤颤巍巍端给上官陌,道:“爹爹,这是泽儿今早起来亲自烹的茶,里面加了薄荷,醒神清脑润喉,爹爹喝了润润吧。”

上官陌笑着接过茶杯,抿了一口,笑道:“不错。”

小雪团子端端方方施了个礼,“多谢爹爹夸赞。”

这果然是从自己肚子里爬出的孩子么?这欺软怕硬的本事是师承了谁?苏浅无语地看着一对父子,同为人父母,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正要发作教训上两句,却见小雪团子颠颠又端来一杯茶,双手奉到她面前,恭敬地道:“娘亲督促泽儿课业辛苦了,请喝泽儿一杯茶。”

苏浅看着他,不接茶,也不言语。

小雪团子嘴一瘪,委屈道:“娘亲是不是气刚才泽儿不给娘亲倒茶?对不起,娘亲,泽儿方才一心急于完成爹爹留下的课业,才失礼于娘亲,请娘亲不要责怪泽儿,泽儿一定不敢有下次了。”

苏浅皱了皱眉,不看小雪团子,却看向上官陌道:“夫君,我觉得是不是该给他换个夫子了?袁靖那不务正业的一点好的不教,这样下去还得了?”

上官陌尚未说话,小雪团子已经跪了下去,“娘亲,能不能换修罗十三和青门以前的诸位阁主做泽儿的夫子?”

苏浅脸色一沉:“其实,也就不务正业的袁靖有些闲时间,还是他做你的夫子比较合适。”

清泽小脸十分憋屈的样子。

苏浅拿捏出一副严厉的样子,“上午课时间到了,还不快去上课?”

清泽虽不情愿,却还是站起身来,将茶递在苏浅手上,端端方方行了个告退礼,端端方方走了出去,一出门,两条小短腿就撒欢地跑了。

耶,围魏救赵,成功救下夫子。

上官扶光瞅一眼苏浅的神色,小腿勤快地倒腾到桌前,斟上一杯茶水,端庄地端着茶走到苏浅面前,低头敬茶的姿态仪态万方:“娘亲,扶光给娘亲敬早茶。”

苏浅狐疑地打量她,挑眉:“嗯?”

扶光黑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一转,“娘亲,据说表舅舅的戎州城很漂亮很神奇,扶光想去见识一下,娘亲让扶光去好不好?”

苏浅就炸了毛,“月隐,将上官扶光给我关三天禁闭,不许给她饭吃!”

月隐打外面进来,抱起憋屈得啪嗒啪嗒掉眼泪的扶光忙往外走,扶光稚嫩的声音传回苏浅的耳朵,“娘亲,你这根本就是迁怒,别以为扶光不知道,当初你被表舅舅摆了一道,扔在荒野之中,若不是爹爹去救你,你就可能饿死在荒野里,所以你一直记恨表舅舅……”

月隐捂上了扶光的小嘴巴。

苏浅从贵妃椅上跳起来,“月隐,关她七天,不到日子不许放她出来!”

上官陌:“……”

扶光附在月隐耳朵上小声:“天啊,娘亲不长记性,这回又要被爹爹关在春和宫七天出不来了。可怜的爹爹,还要陪着娘一起关禁闭。”

月隐小声:“老规矩,七天之内不许靠近春和宫,否则你爹爹都救不了你。”

房中唯剩两人,一时静静。上官陌低眉望着苏浅,眸光如揉碎了阳光在眼里,轻柔、温暖,却不说话。

苏浅撇开目光不看他,闷了半晌,蹙眉道:“你不要想像以前那样禁锢我,以前我不反抗,是想给你个面子,毕竟你是孩子的爹呢,可面子给的太多,你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嗯。”上官陌轻柔一笑,手指挽住她一缕青丝,缠缠绕绕,黑的发,如玉的修长手指,苏浅的心脏蓦地似漏跳了一拍。

“答应的这么痛快?莫不是你在阴奉阳违一会儿又要耍什么手段吧?劝你还是收起你的小心思,你用过的那些手段,如今不好使了!上官扶光的禁闭,关定了。”苏浅狐疑地望着他。

“嗯,绝不使以前的手段了。”上官陌从善如流地道。

“算你识相。”苏浅哼了一声,全没发现他话里的不妥。

“嗯,我一向很识相的。”上官陌轻柔一笑,“苏浅,记不记得我以前说过一句话?”

“你说过千千万万句话,我知道是哪一句?”苏浅无语地翻白眼。

“好好想想,想起来有奖,想不起来咱们就在这春和宫里一直想。”

苏浅怒目瞪着他,“上官陌,你这是变相禁锢我!我不想。你和我说过的话数都数不清,我上哪想去!”

“给你个提示,乾州城赏秋海棠那日说的。”上官陌耐心地提醒她。

“那也想不起来了。过去那么久了,况那日也说了好多话。”苏浅压根不打算想。一个宗旨,绝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上了他的当。

“嗯,那还是让我来告诉你吧。”上官陌笑着,一副忆往昔的姿态,“那时,你说,不要什么泛舟江湖,也不要什么浪迹天涯。你还说即便我能一手护住你,你也不想活在别人穷尽天涯海角的追杀里。你要我用你亲手医好的这双手渲染这天下山河,绘一幅空前绝后的锦绣人间图画给你。”

“嗯,想起来了,然后你就说,美人有命,莫敢不从。你说起这段是想干什么?”苏浅睨着他。

“如今,我费了好一番心力,总算将这张锦绣人间图画绘出了点模样,不给你看看,岂不是白费了一番心力?”

“你的意思是……”苏浅从贵妃椅上跳了起来,“带我出去玩!”

“咳咳,应该是说,带你去微服私访体察民情。”上官陌向来轻云淡月般的脸居然透出点微红。

“可是,朝政怎么办?”苏浅不无担忧地道,“虽然你平日就不怎么务正业,可也不能撒手好些天不管吧。”

“咳咳,私访也算是正业之一吧。朝中有白誉代班呢,无事。”

苏浅默默地去换衣裳了。上官扶光,算你爹有能耐,又助你逃过一劫。

(全书完。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与鼓励,因某些原因未能及时发的《长安曲》前传《长安曲之倾国帝姬》接档发文。讲述苏浅与上官陌初初相识,被倾轧于滚滚红尘的刀光剑影之中,撇开世俗手越牵越紧,心越靠越近的一段跌宕爱恋。欢迎大家继续关注。)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