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相爱不言深 > 大结局(下)

相爱不言深 大结局(下)

作者:卿筱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39:50

沈紫宁病了,一开始只是浑身软绵无力,整日嗜睡提不起劲,到后来发展到厌食的地步,沈母着急了,煮了她最喜欢的粥,哄着劝着让她吃一点。

沈紫宁躺在床上,一张小脸瘦得只有巴掌大,她无力的推开母亲的手,“妈妈,我吃不下,您别折腾了。”

沈母着急又心疼,将碗搁在床头柜上,捶打她的背,带着哭腔喊道:“你这个坏丫头,你要急死妈妈吗?你再不吃东西,你想让我白发人送黑发人?”

沈紫宁心里悲恸,爸爸走了一个月了,她一直告诉自己,一切都会好起来,但是好不起来了,她责怪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走开,如果不走开,爸爸不会死,她和傅言深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妈妈,对不起!”

沈母将她抱进怀里,像小时候那样,“宁宁,没有过不去的坎,你爸的死,没有人怪你,你也不许再责怪自己,听懂了吗?我要你振作起来,陪着妈妈,等妈妈百年之后,给妈妈送终,听到没有?”

沈紫宁的眼泪扑簌簌直落,那天薄慕景过来陪她,和她说了很多话,可她一句都听不进去,哀莫大于心死,大抵就是她现在这个模样。

“妈妈,我好不了了。”沈紫宁将脑袋埋在母亲的小腹处,低低地哭出来,心脏上方空了一角,她永远都好不了了。

“不准说胡话,你给我打起精神来。如果你舍不得傅言深,就去找他,原谅他也原谅你自己,我相信,你爸在天之灵,也希望看到你幸福。”

沈紫宁瑟缩了一下,那三个字在午夜梦回里,盘旋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她始终不敢念出来,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去找他。

可是找到他又能怎么样,看到他,她就会想起爸爸的死,他们在一起,也只会互相折磨。

沈母心疼,“孩子,振作起来。妈妈看见你这个样子心疼。”

沈紫宁闭上眼睛,眼泪决了堤。

后来,在沈母的劝说下,她终于肯吃东西了,过了几日,她脸色恢复红润,只是那张小脸像被冰封住了一样,就连笑起来都那么清淡。

沈母松了口气,可每当看见她落落寡欢的模样,她还是止不住的担心。有些伤在心里,看不见,但是一旦发作,会吓死人。

她和沈良商量,沈良沉吟了一会儿,说:“妈妈,你和宁宁移民吧。她和傅言深待在同一座城市,她好不了。”

沈良明白,情伤难愈,否则他不会和苏启政分分合合僵持了几年,终究还是毅然决然离开,如今才能够真的重新开始。

沈母想了想,她原本是想留在榕城,守着她和沈哲的回忆,可如今沈紫宁更重要,看她日渐消瘦下去,她这个做母亲的心啊,疼!

她托了人去办移民手续,有关系,手续下来得很快,半个月就拿到了移民许可,她没有选择高大上的英美法。而是去了花园之都的新加坡。

她把移民手续放在沈紫宁面前,“宁宁,和妈妈去新加坡吧。”

沈紫宁看着移民手续,惊怔在原地,过了许久,她才点了点头,“好!”

这一天,距离沈父去世已经两个月了,沈紫宁的大姨妈没有来,她没有在意,更确切的说,她根本没发现。

……

恩南集团会议室里,傅言深力排众议,正式投建水上世界,众董事敢怒不敢言,斥资数十亿的水上世界浩浩荡荡的开始动工了。

他离开会议室,回到办公室,点了一根烟含在嘴里,缓步踱到落地窗前。水上世界,是他许诺送沈紫宁的礼物,无论有多么困难,他都要让她的作品问世。

这是他仅能为她做的。

将近两个月没有看到她,她还好吗?前不久,阿壮打电话告诉他,沈紫宁去云深地产办理离职,问他的意思。

他攥着手机,久久没有说话,直到那边了阿壮再度问他,他才捻灭了指尖的烟,低声道:“让她走吧。”

挂了电话,他坐在办公椅里,发了一下午呆,脑子里掠过他们认识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最后停留在那个清冷的早上。

天还没亮,她在别墅楼下喊他,看见他探头出去,她兴奋的朝他招手,抱怨他醒得太晚。想到那时候的她,他心痛得弯下了腰。

这样明媚动人的女孩,他怎么就把她弄丢了?

那天下午,在急救室外,她眼眶腥红,眼里满是脆弱,一声声摧人心肝,“你说对不起,我就原谅你。”

她那么轻易的原谅了他,可他却无法原谅自己,他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他而死。他实在,不值得她原谅。

秘书敲门进来,看着落地窗前散落了一地的烟蒂,以及室内白雾袅袅。自从沈父去世后,傅总就把自己当成了烟囱,一条烟抽不到一周就没了。

他看着他落寞的背影,实在不忍心将刚知道的消息告诉他,“傅总……”

傅言深动了动,“接下来的行程要去哪里?”

秘书心中不忍,却还是道:“傅总,已经下班了。”

“唔,那你下班吧。”傅言深头也没回。

“傅总,刚才移民局那边传来的消息,沈小姐和她母亲移民到新加坡了,后天的飞机,离开榕城。”

傅言深猛地转过身来,目光凌厉地盯着秘书,秘书被他的气势吓得后退一步,就听他用阴鸷得吓人的语气问道:“你说什么?”

“沈小姐后天下午的飞机,移民到新加坡,恐怕不会再回来了。”秘书勉强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敢看他格外腥红的眼睛。

傅言深怔愣住,她要移民了啊,也对,这个城市有他,她怎么会愿意留下?

其实只要他们愿意,这个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刻意避开,要碰上面的机率几乎为零,可是她还是选择了离开,是因为有他的城市。连空气都让她感到窒息么?

傅言深踉跄着倒退了几步,直到后背抵到了墙,阳春三月,他却犹如置身冰窖,从头冷到了脚。他手指颤抖的拿了一根烟,打火的手不停轻颤,点燃了烟,他被呛得直咳嗽,眼泪不经意地流淌下来,他猛地转过身去,哑声道:“我知道了,你下班吧。”

秘书很不放心,他从来没见过傅言深这么脆弱的样子,他不知道沈父去世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和沈小姐忽然就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只知道,这些天来,傅总没有一日是好过的。

“傅总,你不去留她吗?我觉得沈小姐是真的喜欢你,就这么错过,多可惜啊。”

傅言深狼狈地吸了口烟,秘书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他回话,他转身走向门边,拉开门时,他听到傅言深低哑的声音传来,“要走的人留不住。”

秘书叹息一声,你不留,又怎知留不住?

……

薄慕景知道沈紫宁要移民的消息,再度风风火火的赶来沈家,她到的时候,看见沈紫宁抱着猫坐在飘窗上。就和她上次来看见的一模一样。

她冲进去捶打她的背,“你这个没良心的,你走了我怎么办?”

沈紫宁精神好了许多,她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撒娇,“我就是去住一年两年,很快就回来,再说就算我不走,你也会跟你家郭玉哥哥回桐城去。”

薄慕景脸颊微红,羞恼地瞪她,“那也不行,桐城到这里只要两小时,去新加坡多麻烦。”

郭玉在榕城的任期马上要到了,很快就会调回桐城去,而她,也势必要跟着回去,否则一个不留神,他就会被那些年轻的妖精拆吃入腹。

“你不来看我也没关系,等你和郭书记结婚生宝宝,我都会去看你的。”沈紫宁笑着打趣。

薄慕景这下是真的不依了,笑着去撕她的嘴,“八字还没有一撇的事,不许瞎说。”

沈紫宁没躲,定定地看着她,薄慕景觉得无趣,垂下手玩着她怀里的小猫仔,沈紫宁低低道:“慕景,你要幸福,连同我那一份,要狠幸福狠幸福。”

薄慕景的手一顿,她抬眸看着她,“宁宁,你和傅总……,真的打算就这么算了?”

算了么?

不算还能怎么办?

薄慕景见她沉默,她喟叹一声,“你们多好啊,怎么就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慕景,我不想提这事,以后你也别提了。”沈紫宁淡淡道。

“你明明就放不下他,宁宁,你可以骗别人,你骗得了你自己吗?你要移民新加坡,难道不是在逃避,你都有勇气去一个陌生的国家重新开始,怎么没有勇气给你们彼此一个机会?”薄慕景激动道,之前和傅言深淡恋爱的沈紫宁,那么鲜活动人。

可是现在,她变得这么死气沉沉的,到底为什么,明明可以在一起,非得互相折磨?

沈紫宁沉默,过了片刻,她笑:“慕景,是他叫你来当说客的吗?”

“……”薄慕景气得不想和她说话了。

……

沈紫宁离开的前一天,还是碰到了傅言深,那么猝不及防,他就那样闯入她的视线中,周遭的一切都变成了虚影,只有他,在她眼中明丽如初。

傅言深也没想到会遇见她,他稍怔了一下,快步向她走来。

沈紫宁没躲,看着他走近,直到清冽的男性气息萦绕在鼻端,她才恍惚回神。唇边挂着浅淡的笑意,“好久不见!”

傅言深目光近乎痴迷地看着她,两个月没见,她瘦得厉害,下巴尖尖的,初春的雪纺衫露出精致锁骨,瘦得让人心疼。

他想伸手抱抱她,最终还是克制住了,目光一瞬不瞬地落在她脸上,这张朝思暮想的俏脸,以前见到他时,会露出生动的表情,如今却只剩下陌生与疏离。

他轻声道:“你过得好吗?”

“我还好,你呢?”沈紫宁望着他,小心翼翼的藏着目光里的缱绻与留恋,她有多想拥抱他,就压抑得有多辛苦。

“我也还好。”傅言深说完,忽然不知道能和她说什么了。

两人相顾无言,静默得可怕。

以前,他们相处时,沈紫宁是个小话唠,会不停的说不停的说,吵得他想用唇堵住她的嘴,不让她说话。可是现在,他才发现,原来无话可说,竟是这么的悲凉。

大概两人都不自在了,沈紫宁扬了扬手中的东西,说:“我得去结账,你很忙吧,我不打扰了。”

说罢,她侧身绕过他,朝柜台走去,走出几步,身后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下一秒,他的手被她握住,她诧异回头,看到他失了冷静的模样,她心口剧烈跳动起来,“你……”

傅言深拿走她手里的东西,交给了秘书,让秘书去付钱,他五指撑开她的指缝,与她十指紧扣,“沈紫宁,陪我去个地方。”

沈紫宁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他牵着大步走出商场。

他带着她去取车。将她塞进了副驾驶座里,俯身给她系好安全带。那一瞬间,他离她很近,近到可以看到她颤动的睫毛,近到可以感受到她喷在他脸上的香甜气息。

都是他留恋的,舍不得的,那一瞬间,他用了平身最大的意志力,才没有一亲芳泽,抽身而去。他关上车门,绕过车头上了车。

沈紫宁坐在副驾驶座上,呼吸里满是男人冷冽的气息,混着浓浓的烟草味,那么强势霸道的扰乱着她的心。

她抓紧胸前的安全带,安全带上仿佛都还残留着他的体温,灼得她心慌意乱,她看着车驶上路,不安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如果你累,就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沈紫宁确实有些困,最近她很没精神,总是想睡觉。可傅言深就在旁边,她哪里睡得着,硬撑着,想说话,却发现他们之间已经无话可说。

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沉默远比争吵更伤人。

她闭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他在身边的缘故,她感到很安心,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迷迷糊糊时,她感觉到车停了一会儿。然后又开走了。

傅言深偏头看着她,她歪在座椅里睡着了,呼吸清浅,安静得很,他看着她垂落在座椅上的手,情不自禁的伸手过去,将她的手紧紧攥在掌心。

车子停在山下,沈紫宁没醒,此刻夜幕低垂,她的手机嗡嗡震动起来,他连忙拿起手机,是沈母打来的,他接起,电话那端的沈母听见他的声音,沉默了一瞬,道:“我们明天下午的飞机,你早些送她回来吧。”

沈母同意移民,一来,她认为沈紫宁继续待在这座城市会走不出来,二来,其实也在赌,赌傅言深知道了,会不会留她。

傅言深挂了电话,看着沈紫宁的睡颜,以及微张的红唇,他慢慢倾身过去,薄唇快要贴上她的红唇时,她低低的梦呓,“爸爸,您别走……”

犹如一盆冰水当头浇下,傅言深触电般缩了回去,他眸色痛苦地看了她半晌。这才拿了薄毯盖在她身上,推开车门出去,倚在车身上抽烟。

最近,他抽烟喝酒都很凶,只有尼古丁与酒精,才能压住他的心伤。

沈紫宁醒来时,已经是后半夜了,她蜷缩在车里,睡得很不舒服,睁开眼睛,看到满目的黑,她吓了一跳,连忙坐直身体,才发现浑身酸痛。

她慌忙朝四周看,就看到了站在车外,穿着单薄西服的傅言深,正在吞云吐雾。

她皱了皱眉头,推开车门下车,绕到他身边,看着地上散落的烟蒂,她眉头蹙得更紧,伸手拿走他手里抽了一半的烟扔在地上,伸脚摁灭,“傅言深,不要抽这么多烟,对身体不好。”

傅言深静静地看着她,眸色涌动着什么,激烈又澎湃。

沈紫宁移开视线,看着四周,觉得这里有点眼熟,“我们现在在哪里?”

“你还记得上次,你大半夜跑来我家,让我陪你去看日出吗?”傅言深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沈紫宁当然记得,关于他的一切,她都没有忘,她点了点头,“嗯,我记得,我们现在在山脚下?”

“嗯,在山脚下,宁宁,再陪我看一场日出吧。”

沈紫宁心头忽然涌上一股强烈的悲伤,那时候,他们那么开心,如今,却被悲伤笼罩着,她缓缓点了点头,“好!”

两人静待黎明,傅言深锁了车,和她一起爬山。一路上,两人再不是像之前那样说说笑笑,打打闹闹,或是他恼到极致时,抓着她摁在墙上就是一顿亲吻。

他们没说话,各自想着心事,爬到了山顶。

天边泛起鱼肚白,两人站在山顶的观景台上,傅言深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了早餐,捂得热热的牛奶以及糕点,他说:“吃点东西吧,爬了这么久的山,很耗体力。”

沈紫宁接过去,小口小口吃着糕点,见傅言深一直盯着她,她把糕点递过去,“你也吃点?”

然后傅言深就着她的手,咬了一口。沈紫宁目光轻颤,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她缩回了手,手心都发了汗。

天渐渐亮了,但是没有日出,山间被薄雾笼罩,看不见太阳。

沈紫宁有些遗憾,“雾太大了,看不到日出,我们回去吧。”

傅言深目光深邃地看着她,半晌,他点了点头,在她身前蹲下。“宁宁,我背你下山。”

沈紫宁盯着他的背,眼眶湿润了。感觉到她的迟疑,傅言深说:“就算是给我的福利,让我背你下山。”

沈紫宁闭了闭眼睛,趴在他的背上,让他背了起来。

一路上,两人沉默无言,直到下了山,两人坐进车里,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车子急驶回城,傅言深并没有马上送她回单位房,而是载着她去了江边,水上世界已经开始动工,他向她许下的诺言,正在一步一步的实现中。

两人坐在车里,眺望着远处那片江面,傅言深说:“三年,宁宁,我给我们彼此三年去遗忘,三年后的今天,水上世界落成之时,你不回来,我去找你。”

沈紫宁潸然泪下。

他是懂她的,所以他不会放弃,只是给了她三年时间,让她饶恕自己,放过自己。

傅言深将她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宁宁,别哭,别哭……”

傅言深送沈紫宁回去时,她眼睛都哭肿了,悲伤在心里逆流成河,但是她知道,他没有放开她,从不打算放开她。

“我不去送你了,我怕我会忍不住将你绑回来,你要回来时,给我打电话,不管我在哪里,我都会赶去接你。”

傅言深倾身,吻住了她柔软的唇,仔细叮嘱。他们没有结束,只是短暂的分开,为了将来更好的相守。

沈紫宁哭着下了车,跑进了单元楼。

傅言深看着她的背影,十指僵硬地攥着方向盘。他用尽了一生的力气,才没有去将她逮回来,禁锢在身边。

当天下午,沈紫宁和沈母离开。薄慕景开车过来接她们,送她们去机场。

同行的是久未遇见的郭书记,郭书记始终高冷,但是偶尔看着后视镜里那逗逼的薄慕景,眼中情意绵绵。

沈紫宁感到很欣慰,慕景七年爱情长跑,终究要迎来大丰收了。

车子停在机场外,郭书记推着她们的行李去办寄存,刚才还好好的薄慕景,忽然抱着沈紫宁大哭不止,让一干旅客们纷纷侧目。

沈紫宁无奈,不停安慰她,最后把自己的眼泪也招出来了。

直到机场大厅,提醒飞往新加坡的旅客登机,薄慕景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仔细叮咛,“宁宁,你说过的,等我和郭玉哥哥结婚生猴子,你一定会回来看我,你不准食言,要不然杀去新加坡也饶不了你。”

郭玉:“……”

沈紫宁:“……”

沈紫宁朝他们挥手告别,然后和母亲走进安检,快要走出通道时,她似有感应,忽然回头,她在人群里很精准的捕捉到了那道修长伟岸的身影。

她忽然笑了,眼泪滚落下来。

他说了不会来送机,却还是来了,即使舍不得,即使想将她绑回去,他还是放手让她离开了。

她将手抵在唇边,送了一个飞吻给他,他立即僵直了身体,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她笑着落泪,别了,我的爱人,我会回来,一定会回来!

剧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