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 第292章 幸福美满(完)

冷王霸宠之彪悍医妃 第292章 幸福美满(完)

作者:七重纱衣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40:31

虽然,母亲的话,都在未来的孙子,但是,她至少不像以前那么排斥杜云瑶,就已经让周瑞很欣慰了。

“娘,瑶儿那边有人照顾,不会有事的。只是,我不在家,你和凤儿……这些日子发生了那么多的事,还有凤儿,她现在……”周瑞欲言又止,“娘,跟我一起走吧,不然,我怎么放心?”

周老太太沉着脸,只不说话。

周瑞又劝了一番,周老太太才道,“瑞儿,不是娘不想跟你去,但是,你也知道,娘跟瑶儿……娘若去了,就怕你夹在中间作难啊。”

“娘。”周瑞微微笑道,“我知道您的意思,但是,娘,瑶儿什么人,您还不清楚吗?这次,也是她要我回来的呢。”

“她?”周老太太将信将疑。

“嗯。”周瑞点头,“娘,跟我一起吧,咱们娘儿俩在一块,也好有个照应,再说,您要是怕和她相处不来。大不了你和凤儿一个院子,平时不去瑶儿那边,不就行了吗?你们互相清静。”

周老太太有些茫然的样子,她也舍不得离开儿子,但是,她也看的出,儿子大概是真心爱着那个杜云瑶的,从他此次回来,那眼底的精气神,她也瞧的出。

可是,自己如今一个废人,去了不是添累赘么?万一连累了儿子?

“娘,您别再多想了,一会我叫凤儿将东西收拾一下,另外,家中事务再托管一番,明儿咱们就启程。”周瑞最后决定道,杜云瑶那边,才离了一一天,他已然放心不下了。

周老太太轻叹一声,她现在都废成这样了,还能怎么办?一切听儿子的吧。

周瑞出门办事,将家中宅院田地等事务全部托给村中一个信的过的长辈,然后,又跟妹妹一起收拾行李。

全程,周凤脸色都不大好,以前,她对京城那是憧憬和崇拜的,可如今,一想到以后要看杜云瑶的脸色,心就堵的慌。

周瑞大约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就安慰道,“放心吧,一切有哥哥在,不会让你委屈的。再说,你嫂子现在也没空搭理你呢。”

周凤小嘴一撅,轻轻嘟囔,“真弄不明白,到底她是咱周家的人,还是你是她们杜家的人?”

周瑞听了,淡淡一笑,也没分辨。

第二天一早,周家人简单的用过早饭便启程了。

日落时分,到了杜宅,由张氏带人迎了,又给周老太太和周凤安排出了一个清静的小院子,一应生活用品都备好,甚至,两人时令的衣裳,都新做了几套。

在进入偌大的府院,哪怕这个她们母女独住的小院,都要是周家老宅的三倍大,周家母女早已是受宠若惊、诚惶诚恐了,再后来,见杜云瑶虽然没亲自相迎,但张氏等人礼数有加,且准备的那样周到,母女俩再没别的话说了。

她们也知道,杜云瑶是这里的主子,若不是她首肯的,别人如何会这样待她们?

母女俩被安顿下来后,倒也识趣的待着,这里的吃食、穿戴,要比她们之前在老家,不知好了多少,并且,周老太太的病,在大夫的调养下,慢慢的也有了好转。

周凤在见识到京城的繁华热闹之后,也对自己曾有过的荒唐行为后悔不已,更将那个村里撩拨她的混混给忘到了九霄云外,只盼望着能从此重新做人,能在这边嫁个好人家。

自这周家母女来了之后,杜云锦第一时间就来了,当然护短心理作祟啊,就怕这对母女死性不改,再将孕妇妹妹给惹着了。

但过来之后,看见府里跟过去没什么两样,自己这妹妹,仍旧一副淡然的模样,害喜的状态好了不少,该吃吃该笑笑,没事,就到园子里逛逛去,说是园子里现在各色花开的正艳,多瞧瞧,这样将来她生的闺女,也会人比花更娇。

这话,还是杜云锦说给她的,其实也是为哄她多活动活动,因为之前小产过一个孩子,这一胎,杜云瑶格外小心谨慎,恨不得天天躺床上,就怕动一动就有个闪失什么的,所以,杜云锦才说了这样的话,爱美的杜云瑶自然就信了,偶尔出来走走,竟发觉状态出奇的好,每每紧张担心的时候,在园子里走走逛逛,心就静多了。

不过,她还是关照过张氏等人,对周家母女多留个心眼,若敢在杜云瑶跟前造次,千万别客气。

至此,妹妹这边,杜云锦慢慢的放下心来,这人啊,心一宽,就容易懒。

好像也没什么可忙的,也可能是天气日渐凉爽,这人也就容易困倦,杜云锦自己都发现了,近来,她有些贪睡了。

就在日子如水一般的过着时,童欢欢却给她带来了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徐家老夫人竟然同意了她跟徐炎的婚事。

说来,童欢欢自己也是没头没脑的,据说,头天还因为出了一件事,徐老夫人当众责骂了她呢,可谁知,第二天,徐炎就告诉她,老夫人同意了她们的婚事。

杜云锦也是好奇,就问究竟出了什么事,老夫人当众责骂她?

童欢欢就一五一十的说了。

原来,那日她跟花若兰一起,跟着请来的夫子一起练琴。

中途,那夫子说是有事,一会就回来,许是要上个茅房啥的,就让她俩自己练练。

童欢欢早就坐的屁股疼,见夫子一走,赶忙起身,伸展四肢又蹦又跳的活动筋骨。

而花若兰却对夫子的那把古琴感兴趣,据说很有名的,童欢欢不懂,见她坐到夫子那位置,想试试那把琴,就皱眉说了一句,“喂,别乱动别人东西?夫子说过,琴也是有生命的东西,不是有缘人,轻易碰不得的。”

可花若兰却凉凉的瞟了她一眼,显然对她的话很不屑,抬手就拨了琴弦。

童欢欢无语,想不到这花若兰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呢,面上对夫子不知多恭敬,多听话,背地里却这样?夫子都交代过,她那琴,不许她们碰的……

她才想上前阻止,不想花若兰猛然起身,也不知是有意无意,那把古琴就那么见鬼的被掀翻在地,碰的一声,断成了两节。

“啊?”差点砸到了童欢欢的脚,惊的她本能的后退一步,不想花若兰脸色惨白,手指颤抖的指着她,嚷道,“你,你竟然摔坏了夫子的琴?”

“什么?”童欢欢瞬间蒙了,才要辩驳,身子被人撞了下,夫子冲了过来,跪在地上,捧着地上的断琴,眼神都能杀人了,恶狠狠的朝童欢欢瞪了来。

童欢欢连忙解释,“夫子,不是我,是她……”

“夫子,您别生气,童姑娘也不是故意的。”花若兰连忙过来,帮着夫子将琴捡起来,一脸痛惜道,“可惜了这把琴,也怪我,童姑娘想要玩这把琴,我想拦却没拦住,我真没用。”

“不是。”童欢欢这才意识到,花若兰也并非对那把古琴感兴趣,她分明就是想弄坏了夫子最在意的东西嫁祸给她呢。

夫子却喝道,“你住嘴,童欢欢,本夫子真是看走了眼,居然会觉得你有灵性,还奢望能教好你。你,你不配。”

夫子是个女人,三十多岁的年纪,从未成过家,据说是京城有名的才女,此次肯教这小魔女,也纯粹是看徐夫人的面子,哪知,最心爱的一把琴,却毁在这姑娘手里,心里怎么不恨?

丢下一句话之后,抱着断琴,就要拂袖离去。

这时候,徐夫人却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缓缓走了过来,夫子只在一旁悲伤的落泪,花若兰就主动将事情说了,最后还不忘为童欢欢求情,说她不过一时贪玩,手滑不小心摔的,不是故意的。

童欢欢对此嗤之以鼻,直接骂了声贱人。

而这次,徐夫人倒没有呵斥她,也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下定论,而是问她怎么说。

当时,童欢欢对徐夫人这淡定的态度有些蒙,就直接回了一句,“夫人明鉴,我童欢欢岂是那种做了不敢认的人?”

徐夫人冷冷一笑,“这么说,你是不承认你做的了?”

“当然不承认。没做过,我凭什么要认?”童欢欢也气哼哼的拽起来,反正这里,她们都是一伙的,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徐夫人自然是帮花若兰的。

果不其然,徐夫人当着人面,狠狠的责备了她,说她不懂事,竟然还敢顶嘴什么的。

反正,被骂的次数多了,童欢欢也就当耳旁风一样,左耳进右耳出,大不了,夫子走了,她不学更好。

最后,许是徐夫人自己也觉得骂的没意思了,就让她回房了。

童欢欢还乐得清闲,只是,这心里还挺怵的,就怕徐炎也这么认为,会怪她。

然而,担心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徐炎来了。

她当着他的面,不等他先开口,就先交代,“我先申明,昨天夫子那琴不是我干的。”

“我知道。”徐炎却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笑道。

他知道?童欢欢不解,徐炎就将徐夫人答应他们婚事的事说了。

童欢欢一时接受不了,就赶忙的跑到杜云锦这儿来求解了,而且,最让她意外的是,一直很受徐夫人青睐器重的花若兰,自那日之后不见了,据说夫人派人送她回老家了。

杜云锦听完整个事情,大约猜到了什么。

那天发生的事,徐夫人定然在暗处全部瞧见了。

倒不是童欢欢表现有多好,但至少相对于长了一副黑心肠的花若兰,童欢欢要磊落的多。

也许,就因为这一点,徐夫人对她刮目相看了吧。

这大概就应了传说中的傻人有傻福。

不过其中原因,杜云锦也没分析给她听,这姑娘,保持她这样一颗热情率真的心,就很好。

当天,杜云锦想亲自下厨,做点好吃,和姐妹们分享,不想,在厨房待了没多一会,人就有点犯晕。

童欢欢吓坏了,看她脸色不好,赶忙的扶她回房。

杜云锦自己也是唬住了,经过这一年来的调理,她身体素质自认为很不错了,比一开始穿越而来的那病秧子不知强了多少,怎么今日又晕了呢?

在宫里,帮着老皇帝处理事务的赵天煜,问讯急忙放下手头的事,连老皇帝那边也来不及告知一声,急匆匆赶回了府。

“锦儿。”一路急匆匆的飞奔回房,进了内寝,看见杜云锦躺在床上,闲闲的在那看着书,心口的一块石头稍稍落了下来。

但还是大步走到床边,握起她的手,仔细的看她的脸,“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

“嗨。”杜云锦想抽回手,没抽动,再看他一脸担心的样子,连忙道,“就是今儿中午,我想做点爱吃的,大概站的时间久了,人就晕了那么一下下。回来躺了一会就没事了。谁知他们还特特的进宫却告诉了你?唉,真是小题大做,说出去不怕人笑话吗?回头又该说我娇气矫情了。”

一连串的话,说起来中气挺足,只是,赵天煜还是发现她气色没有以往那样好,连忙抓起她的右手,给她把起脉来。

杜云锦嘻嘻一笑,“别啊,摸的怪痒的。我真没事,我自己就是大夫,要真有事,我自己会不知道吗?”

哪知,赵天煜抿唇不语,神色却一点一点的凝重起来,瞅的杜云锦心里渐渐发虚,不会吧?莫非她还真得了什么疑难杂症不成?

“五,五叔,你,你怎么这副表情?我,我不会真有事吧?”杜云锦心下一咯噔,脸上快哭的表情,她,怕死啊。

赵天煜撩眼看了她一眼,随后,又执起她另一只手,认真的把脉。

这回,杜云锦不敢说没事了,毕竟,当局者迷,很多大夫,能医天下人,却医不得自己的,呜呜……

而且,细想来,她也发现了不对,她嗜睡了,贪吃了,而且,身体的某个部位似乎臃肿发胖了……

气氛突然就变得沉闷而压抑了,屋子里安静的,杜云锦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担心的。

好容易,赵天煜才松开了她的手,淡定的问了一声,“多久了?”

“啊?”杜云锦呐呐的回答,“我,我也不知道,好像有些日子了,但,我也并没有觉得太不舒服啊,就是人有时候懒懒的。”

“嗯。”赵天煜哼了一声,起身,转身走了。

杜云锦那个脸上那个大写的蒙啊,喊了一声,“五叔,我怎么了?”

“以后,该吃吃该睡睡。”赵天煜临出门前,丢下一句,吓的杜云锦,连忙掀了被子,鞋子也没穿,就追了出来。

在门口,一把捉住男人,“你什么意思?你意思是,我快死了呗?”

“什么?”赵天煜被她这话惊了一跳,他说了什么,她何以连死都想到了?

“真的要死了?”杜云锦哇的就哭出来,扑在他怀里,哭着喊着,“我怎么好好的就要死了?我不要死,我还没活够,我才嫁过你不到一年,连孩子都没替你生过。还有许多POSE没跟你试过,呜呜……”

“马上就有了。”赵天煜不太明白她怎么这样激动,但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赶忙拉开她,认真的审视她,问,“你有身孕了,这事,你不知晓?”

“啊?”杜云锦泪眼蒙蒙,那小嘴张的几乎能塞进一颗鸡蛋。

赵天煜眉头深锁,她竟然不知?她不是大夫吗?她不是最清楚自己的状况吗?别人一有个动静,她立马能知晓,轮到她自己了,孩子都在肚子里生根发芽了,她却一点不知?还傻不愣登的想到要死?

猛咽了一口口水,杜云锦水蒙蒙的大眼睛瞪的大大的,“你没骗我?”

“没骗你。”赵天煜原本挺激动的心情,被这丫头弄的怪怪的,说不上来什么感觉,脑子也跟着有点蒙了,甚至有点空白。

他,真的要当爹了吗?

“啊,太好了,你要当爹了。”心里的话,却被杜云锦大声喊了出来,看着她那张破涕为笑的脸,赵天煜的心瞬间被涨的满满的,唇角抑制不住的扬起。

是啊,他就要当爹了。

杜云锦笑着笑着,眼泪却又夺眶而出。

真好!

重活一世,她寻回了自我,获得了爱人,还有即将呱呱坠地的孩子,生命于她来说,足够美好幸福!

“五叔,谢谢你。”仰头,看着赵天煜温暖深情的容颜,杜云锦觉得心里暖融融的。

幸福,大抵便是如此吧。

此生,再无他求,惟愿这天下所有认真活着的人都能获得幸福美满!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