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江山梦寐 > 060:一朝休戚堪比之

江山梦寐 060:一朝休戚堪比之

作者:忘忧狐仙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48:25

见郁尘在马上将要摇摇欲坠,白兰飞一般的冲了过去,穿过人群,敞开手臂,忙将她接住。郁尘是接住了,他却往后直直倒去,整个人皆倒在雨水中,隐约中听到腰间骨头清脆一声。

“公子~!”

站在周围的人皆吓坏了,纷纷忙去扶他,他看着怀着郁尘,心中叹了口气,还好!他抱着郁尘,发现郁尘整个人都是冰冷的,,一颗心从底升到了喉咙口,他心慌意乱道:“快把郁尘扶起来!”

“公子,你呢?”

“快,快把郁尘扶起,别管我,把她扶到小院内,得快!”

几位大伯大娘将郁尘扶起,扶到小院内,他们住的地方。

白兰扶着腰预想从地上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小莲放下雨伞,将白兰从地上扶起,扶着腰,一脸痛苦道:“小莲,你快去找大夫。”

“那公子您!”小莲指了指他的腰,他摇了摇头道:“没事,你快去啊,没看到郁尘这样子了吗!”连儿二话没说便向外跑去。

白兰扶着腰一步步艰难走到小院内,手扶着墙,走到院内时已是满头大汗,身后腰骨阵阵作疼,他只能咬紧呲牙。

大伯忙走过去扶住他道:“白公子,您要不要紧。”

“没事,郁尘呢,我要去见她!”说着他脚步加快,忍住浑身的痛,走到床前,坐到床边,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怎么会变成这样!

“郁尘!你怎么了?”手指尖刚刚触摸到她的脸颊,竟是如此冰冷,没有一丝热气,伸手向她鼻尖而去,白兰叹了一口气,还好,还有气。

“郁尘,郁尘你这是怎么了,你说句话呀!”说着他握起郁尘双手,使劲帮她搓热,可怎么也搓不热,就好像一具死尸,冰冷冰冷一般。

大伯大娘们将火盆拿来,放到床旁,生起火盆来,苏儿和小雪两人提着一个火盆走进屋里,稚嫩的小手也学着大人生起火来,将这个床旁用火盆围住,希望能帮郁尘恢复体温。

“姐姐,你怎么了?”小雪用小手刚碰到郁尘肌肤时,被一阵寒气给缩回了手,憋着小嘴道:“姐姐她会不会死啊!”

白兰突然停住了手,眼睛斜向小雪,原本温柔的眼睛,变得犀利,想要杀死一般,苏儿拉过小雪,忙捂住她的嘴道:“白哥哥,尘姐姐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你放心。”

白兰眼睛泛红了,犀利的眼睛软下,眼神中泛着水灵灵,看起来是楚楚怜人,他将头转向郁尘。

一位大娘端来一大盆热水,要为全身湿透的郁尘擦一下身子,大雨淋过容易进寒,而女人的身子本就弱,更是淋不得雨。

大娘让白兰先下去,可白兰他迟迟不肯放下郁尘的手,他要在这里守着郁尘。

他不求与郁尘能跟天长地久,只想在一旁默默守着他,这便是他内心小小愿望,如今看着郁尘躺在床上,白兰一刻也不想离去。大娘实在对他没法子,拿了块黑色的布条将白兰双眼蒙上。

白兰也没有去理会这黑色的布条,觉得眼前一片黑漆,蒙了双眼的他一动不动坐在床旁,知道郁尘就在他的身旁,他知道自己很无用,处处都要有人来保护他,他终究不能像一个正常男子,用自己男子气概来护着喜欢的女子。

今日终于得偿所愿,能像男人一样保护在她身旁不离不弃,这样的感觉,真好!

真希望时间能停歇在此,那怕一千年,一万年这样,每日复着每日,坐在她身旁,一直到世界消声匿迹……

“陛下……”

床上人梦中喊着一个人名字,那么亲切,那么依赖。这个声音直直穿破白兰心脏,他鼻子一酸,觉得自己有些委屈,明明守在旁边的是他,喊着居然是其他人的名字。

他不甘心把郁尘拱手相让给上官浩轩,他情绪一激动,将蒙在双眼上的布拉下,大娘忙将被子盖在郁尘赤-裸的身上,将郁尘裹得严严实实。

女子理应守妇,贞洁是女子致命之事,且郁尘又是当国皇帝的女人,留白兰在此本就破了例,这水白兰竟毫无无耻的将蒙布扯下,大娘平时就看不惯他的作风,此时此刻她气急了,拉过白兰,将他轰出房间。

白兰当真是委屈了,扶着腰倚在门旁,唱罢一曲【悲欢离合】。这是在情丝阁,第一次给郁尘唱的曲儿,他清楚记得在情丝阁与郁尘一举一动。

他是个杀手,只要有稀世珍宝做交易,他都会帮人办事,但却对郁尘失了手。一刀子的事,却迟迟未动手,就因为郁尘的一句话,让他放弃了这场买卖。

从来没有说他水白兰身上有男子气质,情丝阁的那场对话,戳破他的内心,他瞬间找到了知音。他不过是个娼,从来未曾有人怜惜过,爱护过,多年来的伤让他整个身心疤痕累累。

可自遇到郁尘,他觉得这个世界不一样了。他恨世道无情,觉得天下的人都该死,都无情无义,可他发现,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残酷,至少,至少还有一个她,离落郁尘在他身旁,他就决定,要守护她。

人真的很奇怪,明明知道她对自己只有朋友之情,却还有死缠烂打在她身旁不离不弃,这人世间那么大,天下的好女人也数不胜数,偏对她依恋不舍,水白兰并不在乎郁尘容貌,就算她倾国倾城也好,奇丑无比也罢,水白兰在乎只有她。

白兰他是知道的,像他这样子的人完全配不上郁尘,自己出生也是官宦人家,命运是天差地别,有时候觉得连街上的乞丐皆不如。

水白兰不自信,从小自卑崛然而起,想起往事,不觉心酸说不尽,他从来没有走出过那段阴影。

小莲冒雨求医,可天色那么晚,医馆早就关门了,而且城门关了,到哪去寻找大夫,望向南元方向,难道要去南元寻大夫,距离南元快马加鞭来来回都要第二天晌午了,国师大人等不及,这可如何是好。

从南元方向出现一个黑影,小莲是女孩子,夜那么深,突然出现一个莫名黑影,不知道是人还是鬼?她第一个反应就是转身便跑,那人喊道:“姑娘,像你打听一件事。”

小莲跑了一半路气喘吁吁,身上衣服全湿透了,不经意见打了个喷嚏,身后人拉住她,将自己的伞给小莲一半,遮住这片大雨。小莲情绪很激动,害怕使劲甩掉他的手,怎么也甩不开。

“姑娘,我是问路的,你可知道岐洲城怎么走?”小莲一听是问路的,喉咙上的一颗心咽了下去,转身过去连儿脸色一白,一惊,双手用力推开此人,退后几步。

见此人一身黑大褂,飘散着头发,左边脸上戴着半边弧形面具,怪吓人的。

“你谁啊,是人是鬼。”

“这位姑娘,你说这话楚某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我是人是鬼?我是人,活生生的人。”那人撑着伞道。

小莲指了指城门方向道:“岐洲城就在前面,不过,城门已关了,你还是明天再去吧。”

“关了城门?哎,只能怪我运气不好,也没有打听清楚,像我这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郎中,那么晚了,叫我投宿在哪?看来今日要在这城外露宿一夜!”说罢此人将肩上医箱往上一提便转头要走,小莲急忙上前将他拉住道:“先生您是郎中!”

“正是!”此人看了看自己的药箱道。

“先生衣衫单薄,露宿城郊实在不妥,我家就在前面不远处,先生要是信得过我,可往我那里暂且居住一晚,而且家中有病人,我四处寻医,可城门已经关了,这郊外让我如何寻得,今日有幸在此得遇先生,先生救人一命啊!”

说着小莲跪与地上,只恳求这位大夫能前往惜月阁,为郁尘看病。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人心都是肉长的,尚且此人还是位大夫,岂有不救之说,此人在小莲的带领下,前往了惜月阁。

白兰靠在门旁一遍复一遍复唱曲,大娘已帮郁尘擦了身子,换上一身干净衣服,原本煞白脸色有了血丝,想来是雨淋的,可手脚仍是冰冷,躺在床上的郁尘口中不停“陛下”二字。

郁尘在最危难的时候想到的人是他,可想而知,她对上官浩轩已经深入其中。

是啊,她从来不会记挂着谁,也从来不会在意过谁,甚是她自己都弄不清到底对谁动了情。

她想必不会知道,在睡梦中会喊浩轩。她毕竟是个女人,一个女子需要有人去关爱她,爱护她,保护她。

离落郁尘一个表明看起来坚强,冷淡,清高的人,内心中都是一个小女人所想的,所思的;她有情,会心软,她有仁爱,对人不曾下毒手;她是岐国人眼中的至高无上,神秘之人。

岐国人把她捧得很高,其实她自己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只想要一份安静雅致的生活,跟自己所爱人携手相伴一生,白头不分离……

小莲拉着那大夫促忙促急来到小院内房间,白兰茫然回头,见此大夫,突然脸色一变,敞开双手阻拦住他,不让他进去,此大夫抓过他的手道:“性命危及,还是救人要紧!”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