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你还是我的幸福吗 > 116 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手 (END)

看着沈月慈的态度,麦航远有些疑惑的开口:“你这个态度倒是让我很惊讶,卓先生毕竟是孩子的爸爸啊。”

沈月慈摇了摇头:“我和卓临城的事说出来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不提也罢,倒是你,或许我可以帮到你也不一定。”

麦航远放慢了车速:“不瞒你,我刚刚在卓临城的办公室里就认出你来了,所以我有个不情之请,如果可以,还请沈小姐帮我劝劝卓先生,力扬国际每天都是日进斗金的,就慈铭那点小进账根本就是冰山一角,如果可以,还请卓先生能高抬贵手,放了我们这家小医院。”

沈月慈想了想点头:“当初是你救了我和孩子,这个忙我一定得帮,你放心,我一定会说服卓临城把股份归还给你们的。”

麦航远笑了笑:“那就先谢谢沈小姐了。”

沈月慈摆手:“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至于卓临城,他是抢别人东西习惯上瘾了,我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强取豪夺的人。”

从沈月慈的言语之中,麦航远大概也能猜出一点点她和卓临城之间的事情了,不过这终究和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他也懒得去往下挖。

沈月慈拒绝了麦航远请客吃饭的提议,大概是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了,哪里还想着要吃饭。

麦航远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沈月慈的。毕竟,没有哪个男人是会喜欢自己爱着的女人仇视自己的,他要荡平一切组织他拿回股份的可能障碍物。

于是沈月慈下车的时候,他清浅的开口:‘其实男人很好哄的,你软一点多说两句他喜欢听的话,一切就都解决了。”

沈月慈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也知道麦航远这么说是故意讲给她的听,希望她能一举劝的卓临城把股份还给他们,但即便是知道了他的用意那有如何?重点是她愿意帮助他,凡是能让卓临城不开心的事情,她都愿意去做。

林俊佑死后,承欢理所应当的担起了慈铭院长的重任,原本打算回英国的乔正楠也决定不走了,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言承欢刚刚接手慈铭,不能身边一个可信的人都没有,虽然还有麦航远在,可他毕竟不是慈铭的人。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也一定是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这个关键的时候,他必须得留下帮帮言承欢。

乔正楠还是之前的那个位置,院长室的干活,每天给承欢整理筛选一些报告和资料兼负责医务处的日常工作。

有了言承欢和乔正楠掌权,他们第一件要做的事情的就是彻彻底底的清理了慈铭的那些披着医生羊皮的狼,以前凡是和贩卖器官有关系的医生护士一一被解雇,

这些人心知肚明自己被辞退的原因,所以都是敢怒不敢言,只能乖乖的卷铺盖走人。

慈铭这番自我内部肃清,一下走掉了四个科室科长和两个护士长,现在横亘在言承欢面前的并不是慈铭是不是还能照常运转的问题,重要的是这些科室悬空的科长位置怎么办?

一科之长说起来似乎是个很小的职位,可实际上却是整个科室的精神领袖和凝聚力的体现,老话说的好,国不可一日无君、小小的一个科室也是如此,少了决策人,即便拥有专业技术再顶尖的医生那也只能是一盘散沙。

承欢依旧身兼着心外科的科长,内科、外科、脑外科、眼科的科长目前都是空缺,内科她已经定下了乔正楠,这小子压根就不是刚开始回国时的那副什么无所谓的没心没肺,为了挖出事实故意装成纨绔什么都不会的样子,因为只有那样,林俊佑才会对他放松警惕。

剩下的三个科室的空缺,她一直很头疼,这几天总是脸上大半天的都见不到一个笑容来,面试了好几个,要么不是资历不够、就是太浮躁、总之没一个能入得她的眼。

麦航远早早的等在慈铭门口接她下班,远远的看着她出来,整个人无精打采的,他低头捏了捏鼻梁,还没等她走近呢,就立马抬头恢复了原样来。

自从接了院长的位置,承欢每天都累的像条狗一样,身体上的累还可以扛过去,可这脑子几乎是二十四小时不停的在高度运转,这让她十分的苦恼和吃力,自然而然的婚礼的筹备也就这么耽搁下来了。

麦航远自然是知道这一切始末的,她一上车,他就笑着和她说声辛苦了。

承欢摇头:“以前真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现在想想,我真是佩服我爸,他这十几年究竟是怎么过来的?怪不得六十不到头发都全白了。”

麦航远揉了揉她的额头,很认真的开口:“我已经向一院提出辞职报告了。”

承欢一听立马坐直了身体:“为什么?为什么要辞职?不是干的好好的吗?”

麦航远摸了摸鼻梁:“你现在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婚礼的事情总归有人要去准备吧,另外,等婚礼过后,我就来慈铭脑外,至于目前的话,我先让肖蔚然过来代理着,等正式上任之后,建议你可以让他去接受外科,他的那把刀也是保质保量的,至于眼科……你先别急。我正帮你游说张焴麟。”

承欢瞪的两个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你说的是那个美国南卡罗来那大学医学院眼科研究所的客座教授张焴麟?”

麦航远啊了声以示承认,仿佛这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消息:“我和张焴麟在美国的时候是住了五年的室友,他为人很随和也很好说话,所以应该不是问题。”

承欢只觉得胸口扬起一股暖流来,她急的火烧眉头的时候,麦航远却默默的暗地里帮她解决了一切难题,而且每一道题都是绝顶最好的答案,为了她,他甚至把自己也给卖给了慈铭,她这辈子能遇上这样的男人是她言承欢的福气。

后面车烦躁的鸣了几下喇叭,麦航远干脆靠边让对方先走,货车呼啸而过,大概装的海鲜之类的活物,一阵风吹着那腥味卷进车窗,言承欢一闻立马觉得喉咙头发痒,之后胃里就不断的翻滚着,她捂着嘴连忙下车蹲到路边就是一顿吐。

麦航远连忙下车,一直在她后面帮她拍背。她恨不得吐的黄胆都快出来了,可却什么实际的污秽物都没有吐出来。

最后她吐得鼻子眼睛通红,麦航远拿了面纸递过去:“今天吃什么了?是不是吃坏……”他说到一半,看见她深重的黑眼圈,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什么,立马严肃紧张的开口:“你这个月例假是不是过日子了?”

承欢听进耳朵里一琢磨:“是晚了几天了,只是不会这么巧吧?”

麦航远二话不说拉着她就上车,她在后面急急的开口:“我们去哪?”

他转头冲着她笑了笑:“等会你就知道了。”

没过多久回到家,麦航远掏出一样东西来交给言承欢:“进去测测……”

言承欢低头看着手里的验孕棒狐疑的开口:“真有这个必要吗?”

麦航远歪着头摸了摸嘴角:“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吗?”

听他这么一说,承欢连忙摇头:“不是……我现在就去。”

也就是验个孕而已,平常总是淡定冷静的麦教授这会在外面就跟是火烧了屁股一样的在屋子里来回的转悠。

承欢看着验孕棒上的两条红线,咬住了下嘴唇嘀咕:“这能力也太好了点吧?”

前段时间事情那么多,言承欢和麦航远还真是没怎么在一起,算算日子也就是林俊佑出事的那两天左右,那个时候言致远的事情好不容易褪去了一点点,他们也算是抽空完成了一次家庭作业,那之后她向上天各路菩萨保证真是一次都没有了,就那么一次就中了,麦航远的能里可不是太好了点。”

可孩子在现在这个时候来?说实话,言承欢还真是没做好心理准备,她刚刚接手慈铭刚刚把那一团乱麻整理清楚了,就又要放手,问题是,她放手,谁来接手?

她心不在焉的出去,见她一出来,麦航远立马迎了上去满脸的期待:“怎么样?”

承欢红着脸将验孕棒递给了麦航远:“喏,我说你的繁殖能力也太强了点吧?现在怀孕,怎么办啊?”

麦航远接下验孕棒看了一眼,脸上立马露出满意的笑来,过了一会,伸手敲了敲言承欢的脑袋:“纠正言医生一下,人类拥有的是生育能力,昆虫类才是拥有繁殖能力的。”

言承欢被他逗笑:“难道生育和繁殖不是一个概念吗?”

麦航远盯着她还平平的肚子好像在思考什么,但嘴上还是立马回应了承欢的话:“当然不一样,大部分孕妇一次都是一个或者两个,再多了三个撑死;昆虫就不一样了,一个卵就能孵化出几十只来,这种数量的差异有可比性吗?”

得得得……承欢是真的打心底被麦航远打败了,哪有人拿孕妇和昆虫做比较的?

麦航远当下就做出了决定:“明天起你就给我在家里养着,头三个月是最重要的,一点损失都不能有,明白吗?”

承欢就知道是这样:“可医院怎么办?这两天刚刚上了轨道,难道又要放任不管?要知道现在可不比以前,以前没个院长在,至少还有几个老资历在顶着,现在那些人都走了,我再放手慈铭真的会垮的,我保证不生气不发火,好好吃饭、好好睡觉还不行吗?”

麦航远摇头:“在院长的位置上怎么可能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发脾气?”

她泄气的低头不停攥着衣角:“那怎么办?”

两个很少发生争执分歧的人这会为了一个刚刚降临的小天使闹了脾气,承欢是那种一生气就不说话自己生闷气的那种,麦航远脾气倔起来也不是闹着玩的,可谁让自己面前站着的是个孕妇,是他孩子的妈呢?对孩子他妈的坚持他表示很无奈,于是试探性的开口:“如果你信任我,我来……你觉得这样可行吗?”

承欢倏地抬起头来,两只眼睛发亮:“你真的愿意?”

麦航远无奈的摊了摊手:“不愿意又怎样?总不能看着你到时候挺着个大肚子去上班吧?”

承欢就像诡计得逞的孩子似得,伸手勾住麦航远的小拇指:“吶……说话算话,谁骗人就变青蛙。”

麦航远嗤的笑了笑,一脸拿她没法子的无奈。

对承欢来说,麦航远愿意接管慈铭是最好不过的了,其实很久之前她就考虑过这个问题,反正以后她和麦航远是要结婚的。到时候他们夫妻两个谁去接手都是无可厚非、名正言顺的,只是那个时候也就这么想想,因为她了解麦航远这个人了,他有他自己的事业,他何苦担着吃软饭这样的名号去当一家私立医院的院长呢?

所以这个想法她也从来没在他面前表露过,没想到的是,这个时候,他居然主动的提出来,这不是正好吗?一个男人总比一个女人能力要强大的多。气场上也压得住些,更何况是像他这种专业技能又精湛的名医呢,以他聪明的头脑和老练的为人处事,想必一定能带领慈铭走向一个全新的巅峰。

麦航远为了承欢能好好的养胎,不仅自己揽下了慈铭这个烂摊子,更是把麦骁和赵诗音从美国接回来照顾承欢。

知道言承欢怀孕了之后,赵诗音二话没说带着老公就回国了,什么花啊、草啊、狗啊……统统的托付给了邻居,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比她的宝贝孙子更重要呢?

麦骁说她一口一个宝贝孙子,典型的重男轻女,赵诗音才不承认,于是之后立马改口,每次说到孩子都是宝贝孙子、宝贝孙女的。

麦氏夫妻两亲自照顾,承欢一开始还有点别扭,可赵诗音这次好像彻彻底底把以前的事情给忘了,每天尽心尽力的照顾承欢,生怕她渴了、饿着、病了,渐渐的亲密接触,她对承欢就又恢复到了刚开始见承欢是的那个样子,再加上麦航远妹妹的离世,赵诗音对言承欢就像是对自己亲生女儿似得,婆媳俩的关系一天好似一天。

婚礼前的两天,麦航远终于等来了沈月慈的好消息,不……准确的来说是沈月慈和卓临城亲自来的慈铭找他的。

比起之前在力扬国际的嚣张跋扈,卓临城这一次和气的多了:“上次不知道麦医生是救了月慈和孩子一命的恩人,多有得罪望见谅。”

麦航远是那种见好就收的人。像卓临城这样心高气傲的男人能来亲自给他说声抱歉已经算是拉下脸面了,这个时候他如果在咄咄逼人反而不好。

两个人谈的很投机也很顺利,最后结果是,因为有沈月慈的从中调和,卓临城自愿放弃并归还了麦航远慈铭那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不仅仅如此,为了报答麦航远的救命之恩,卓临城更是仅以投资人的身份给慈铭注入了一大笔发展资金,仅仅是投资不要求任何分红或者股份的那种。

终于被林俊佑倒卖的那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一分不少的回来了。麦航远做主将慈铭所有股份的持有人名字变更成了言承欢,对他来说,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言家的,而他现在做的就是将一切都物归原主而已。

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像麦航远这样不被利益所蒙蔽眼睛的人真是太少了,说白了他完全可以占有慈铭所有的股份,可最终他却没这么做,其实原因也很简答啊,言承欢的不就是他麦航远的吗?他何苦动那脑子浪费自己的精力呢?

婚礼是麦航远一手准备的,小到每一块送给宾客的喜糖、大到婚礼现场的布置

酒席菜式的敲定,都是经过他首肯才定下来的。

承欢的婚纱是他亲自飞到黎巴嫩找著名设计师ElieSaab,完全按照麦航远的想法订制了一条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婚纱,丝绸闪缎、珠光面料、带有独特花纹的雪纺、银丝流苏、精细的刺绣、折射着七彩火光的水晶,婚礼上的言承欢,在行走间浮游流动,充满飘逸轻灵的梦幻色彩,挥洒这熠熠星光,让在场所有观礼的人都为之炫目惊叹:麦航远给言承欢构筑了一个童话般的婚礼,他们从未见过这么美的言承欢,就像是最优美的、最高贵的精灵国度公主,带着最耀眼的光芒和星光嫁给一个同样夺目耀眼的男神……

结婚之后,麦航远成为众人皆知的慈铭的新任院长,除了肖蔚然这个得力助手,乔正楠也成为了麦航远的心腹,在麦航远的授意之下,乔诚被儿子接回国养老,看着儿子一步步走在正确的从医之路上,乔诚心里的那些担子也慢慢放下了,每天外出跳跳舞、下下棋,彻底变成了一个快乐开朗的老头子。

言承欢彻彻底底在家当起了乖乖孕妇,赵诗音每天变着法的给她做好吃的,很快就被婆婆养的白白胖胖的,八个月的时候,去慈铭做B超,妇科主任告知麦航远承欢怀着的是个儿子。

这个消息让赵诗音乐的成天恨不能嘴巴合不上,那样子看的麦骁直嫌弃对着承欢和儿子发牢骚:“看看她那个样子。说她重男轻女还不承认,这下露馅了吧?”

承欢和麦航远相识一笑没说什么。

倒是赵诗音耳朵尖听见了,立马凑过来笑眯眯的对着两个小的上思想政治教育课:“等承欢这胎生下来了恢复好了,你们再接再厉,争取再给我生个宝贝孙女出来,有儿有女凑成一个好字才圆满嘛……”

承欢皮薄自然是被婆婆说的脸红心跳的,麦航远倒是大方的不得了:“生生生……我们家基因那么好,怎么能不生呢?等什么时候生到女儿就不生了,行不行?”

赵诗音白了儿子一眼:“臭小子。又拿我开涮是不是?”说罢扬起手来作势就要打。

麦航远连忙伸手去挡:“妈……我好歹也是要当爸爸的人了,您给我点面子成不成,我儿子在听着呢,你这样我得多没面子?以后怎么管教他?”

赵诗音被儿子调侃的脸上红一块白一块的,想了想干脆不理他,拽着麦骁就走:“走,我那鞋早就坏了,陪我逛逛去。”

麦骁直摇头:“儿媳妇儿没人照顾了。”

赵诗音真是被自己这个不懂风情的榆木疙瘩老公给折服了,她明摆着是想让儿子和儿媳妇儿单独待会,这老头子怎么就是不明白呢?

于是立马瞪了麦骁一眼:“有他这个院长老公陪着,你还怕什么?”

话说到这里,麦骁再不开窍也正是榆木疙瘩了,于是立马背着手冲老婆点了点头:“事先声明啊,超过四位数的不买啊。”

赵诗音笑道:“瞧把你给抠的……”

言承欢立马笑着朝着老两口的背影开口喊道:“买,买回来找麦院长报销……”

麦航远伸手捏了捏老婆的鼻子:“这借花献佛的事情你到是做的挺开心的啊。”

言承欢皱了皱眉捂着肚子,这个小动作立马让麦航远警备起来,连忙扶着她坐在沙发上,摸了摸她的肚子关切的开口:“怎么了?”

承欢摸着肚子开口:“一定是听到你刚刚笑话来着,所以不满你行为就踢了我一下。”

麦航远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以我看,不是为你抱不平吧?应该是赞同他老爸的话才给出的反应吧?”

对麦航远的自我拥护,言承欢已经不想再说些什么了,临近中午她有些累了,于是干脆半躺着和麦航远说话:“是个男孩子,你想好名字了吗?”

麦航远干脆席地盘腿而坐:“家里孩子取名都讲究个按照辈分,像我这一代,就正好是航字,我们儿子这一辈应该是烨字辈,所以我想干脆就叫麦烨磊,怎么样?”

承欢眼皮子有点耷拉了,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有什么意义吗?”

麦航远慢条斯理的帮承欢按摩水肿的腿轻声道:“这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不会过份要求他多有出息多么成才,但为人一定要光明磊落……“

承欢闭着眼睛点了点头,声音越来越轻:“对……得先成人再成材……”

看言承欢累的实在不行了,麦航远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起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安心睡。有老公在……”

承欢累到了极点,可听见这话,还是强撑着睁开眼睛来,伸手抱着麦航远的脖子,在他的唇上小鸡啄米似的啄了两口,轻声道:“这辈子,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此生足矣。”

窗外阳光浅浅的射进屋子里,金色的光将麦航远全身镀了一圈,他低头温柔的亲吻她的唇,声音软的就像是天空中漂浮着的云:“这辈子,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手,我们都做到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