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始于暧昧,终于爱情 > 第129章 始于暧昧,终于爱情

始于暧昧,终于爱情 第129章 始于暧昧,终于爱情

作者:那时淡月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5:52:03

而当温言珩察觉到地下室发生异常时,已经为时已晚。眼中的阴鸷蔓延到了整个脸,他一把桎梏住宋烟筱的脖子,如同老鹰捉小鸡一样将人攥起来,眼中充满警告,“我告诉你,如果今天我出事了,那就你来陪葬。”

有头发被温言珩拽在手中,宋烟筱倒吸了一口气。

温言珩扯着她,疾步将她带入了一处昏暗的地方,潮湿的空气中夹杂着腐烂变质的味道,宋烟筱忍不住干呕,口腔中一股子酸涩的味道。“跟好了,不然现在废了你。”温言珩朝着宋烟筱扯着嗓子低吼,眼神冷厉冷厉的,带着威胁。宋烟筱深深的呼了口气,看温言珩现在急匆匆的模样,想必是他的阴谋都曝光了,现在这间别墅外边或者内部的某个地方肯定是有人来搭救的。这样分析来看,她能做的就是从温言珩的手中逃出去。

但是宋烟筱并不敢轻举妄动,激怒了温言珩她的命估计都保不住了。她的眼球灵动的转了一圈,随即,紧紧的跟随在温言珩的身后。黑暗中温言珩松开她的手,锁在手腕处的桎梏解除,心中的安全感明显的增加。

温言珩死死的眯着眼睛,发现目标物品的时候,他眼前一亮。抽出准备好的刀子,狠狠的一刀扎在面前的塑料纸上,宋烟筱紧握住自己的嘴,才忍住没发出声音,黑暗中她的视力虽然差了点儿,但是她没瞎啊,温言珩居然在别墅里私藏了炸药。他是想要做什么!这种明显的犯罪,明显的想要跟谁同归于尽!

趁着温言珩的视线不在自己身上,宋烟筱忍住浑身上下的颤抖,迅速的转身,飞快的朝着门外的方向跑,只是在这昏暗的房间中,宋烟筱不注意,不小心撞上了摆放在房间中央的椅子。她低头的瞬间,吓得立马尖叫出声,椅子上居然绑着人!人脸看不清楚,但是刚才她不小心撞上的时候,清晰的感受到了一股黏腻粘在自己的手上,不傻的人都知道,那分明是人血!

宋烟筱捂住嘴,下巴抖得都合不上了,就在这时候,灯亮了。

宋烟筱深深喘息,盯着温言珩笑得张狂的脸,颤颤抖抖的问:“你想干什么?”

温言珩不说话,只是浅淡的笑,这种愉悦慢慢的渗透到了眼底,宋烟筱看得毛骨悚然,她不断的往后退,“你别过来!”

温言珩倒是听话,猛地就止住了脚,他高傲的抬起下巴,冲着宋烟筱示意,“低头看看。”

宋烟筱怕极了,这种场面她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她也不敢低头,只是余光不受控制的撇过去看了一眼,脸上骤然升起了裂痕。她惊恐的大叫,眼球剧烈的朝外凸出,嘴巴张得老大,依稀能够看到口腔内壁。

宋烟筱的恐惧是因为,椅子上绑着的人脸色苍白如同猎鬼,手上的皮都已经松垮,完全的死人模样,而且最重要的是,面前的男人跟温言珩的脸长得一模一样!

温言珩不是温言珩,他是假冒的!宋烟筱后知后觉,抬腿就跑。她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她恐慌,她害怕。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前边就是希望,跑出去就能看到光明,但是就在她刚出这间屋子一步远的距离,身后传来一阵枪声。

宋烟筱的后背顿住,她的眼神发直,但是她感觉不到疼痛,她天真的开始想,是不是死掉之后就不会感觉到疼痛,只是下一秒,她的手腕被一把抓住,随即整个人就被揽在温暖的怀抱,熟悉入骨的声音钻进耳膜,“离开这儿。”

宋烟筱眼睛无知的眨巴了两下,忍住胸腔的剧烈颤动,跟叶淮锦双手交握,随着他的脚步不断的往前走。

别墅明处的防守很高深,叶淮锦跟宋烟筱没走正门。宋烟筱跑到安全的地界,双手按在膝盖上大口的喘息。只是等她偏头去看叶淮锦的时候,他已经一脸的苍白,呼吸又粗重又缓慢了。宋烟筱忍住嗓子中的腥甜,手指颤抖着去摸叶淮锦的额头,上边已经被汗珠挤满了,视线继续往下移动,发现他的小腹处不断的淌血。

宋烟筱手足无措。方才的枪声怪不得这么大,原来是同时开枪。

叶淮锦的情况表明,他可能当时正处于极度的疼痛当中,可能当时没有打中温言珩的死穴,宋烟筱捂住嘴,抬起叶淮锦的胳膊搁置在自己的肩膀,用力撑起叶淮锦的体重。她得赶紧带着叶淮锦离开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叶淮锦身上虽然疼,但是疼痛的部位都并非致命,他感受到来自腋下的温度,微眯着眼睛,在宋烟筱的耳边轻声呢喃:“我的小姑娘长大了,真勇敢。”

宋烟筱的眼泪唰唰的往下掉。她得视线跟叶淮锦对在一起,嘴角不自觉的扯出笑意,仿佛所有的受伤跟伤痛可以随风飘散,她声音有些梗塞,又带了几分的撒娇,对着叶淮锦说:“你都老了,我再不长大。你不担心我出轨?”

叶淮锦还来不及说话,不远处的平地上传来一阵张狂的笑声,“锦,你过得这么滋润,让做哥哥的情有不堪。”

抬起头,宋烟筱下意识的握紧了叶淮锦的手,“他,他是……”

叶淮锦紧紧的回握住宋烟筱,眼睛朝着温言珩,冷笑:“唐安城,唐家二少。”

唐安城眼中充满了杀气,他高高的举起枪,“叶淮锦,你别逼我!”

“唐安城。到底是谁在逼谁!”

唐安城凄凉一笑,“呵,到底是谁在逼谁,曾经说好,你出谋划策,我给你你想要的财富,可最后呢!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身边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的双胞胎弟弟的智商远在我之上。就连叶柔,我亲爱的母亲,考虑计划的时候也将我排除在你之后,我才是那个跟着她过了将近30年的人,她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放弃了我!你抢了我的东西,我凭什么不能报复。”

叶淮锦眼中一片冰冷,“所以你假装死亡,骗过所有人,看着我对你心存愧疚,暗处算计,谋害温家养子,易容成温言珩的模样。唐安城,唐家儿子这个虚名,你想要告诉我就好,何必这么花费心机。你不过是遗传了唐家血统中的懦弱跟善妒。”

“对,你说的都对,我骗过所有的人!可那又如何,现在知道真相的人不过是你们两只苦鸳鸯,一枪下去,你觉得你们……”

可是他的话还不等说完,他的眼睛骤然瞪大。浑身一僵,整个人朝着后边道,唐安城意识最后消息之前,脆声声的“爸爸”两个字传入他的耳朵,他缓慢的扭头,看过去,是于幽婉抱着扎着两个小羊角辫子的小姑娘,小脸精致,让人想要去摸一摸,只是这个简单的动作他做不了了,疼痛越来越严重,眼皮也原来越沉。

这一幕落在宋烟筱的眼中,生生逼的她扭开了脸,唐安城倒下之后,身后的警察立马扑过来,手铐便扣在了唐安城的手腕处。再往后看,是一脸沉痛的叶柔跟唐雄震,还有一脸恨意的温婉。

*

阳光明媚的清晨,宋烟筱按时将煮好汤药,准备给叶淮锦送到楼上,只是她爬上楼。发现房间里并没有人,她吓了一跳。眼睛到处搜寻,可是并没有找到。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她跟叶淮锦几乎都没分开过,这一大早晨的,她又在厨房,根本没看到叶淮锦离开的。

“阿锦?”

宋烟筱叫了一声。房间内空荡荡的,没有回应。他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想到未知的的危险,宋烟筱心中咯噔一下,匆匆忙忙的跑下楼,朝着楼下跑。

到了楼下,宋烟筱的下巴差点掉下来。面前是怎么样的场面呢?

觥筹交错、灯红酒绿、天空中漂浮着各色的气球。

而她一直辛苦找的男人,此时一身周正的白色西装,是他从来都没有穿过的颜色。嘴角扯出她见过最好看的弧度,上前牵住她的手,“吓坏了?”

宋烟筱是真的吓坏了,她说出的话颤颤抖抖的,“你……一大早的你干什么呢?”

叶淮锦一言不发。只是淡淡的笑着,从裤袋中掏出小盒子,缓缓的打开,呈现在宋烟筱的面前,“从开始到现在,我欠你一场光明正大的求婚。如今能给深爱你的老男人一场浪漫的机会吗?”

这场求婚来得完全出乎意料,宋烟筱后知后觉。发现曾经被她偷偷安放在手指上的戒指已经不在手上,她仰着头,一脸娇羞,紧紧的抱住叶淮锦精壮的腰身。

她一开始遭受婚姻的伤痛为了是遇上面前的男人,为了是邂逅一段让她温暖的感情。而现在,她不管是遭受什么样的痛苦,都有面前的男人给与她关怀。有这样的男人,她这辈子还有什么不知足,仰着头,宋烟筱模模糊糊好像看到了孩子的笑脸,正在愉悦的朝着她笑。

*

一年之后,再次怀孕的宋烟筱随着叶淮锦赶到公墓,他们过来祭奠大儿子的离开。临行之前,发现旁边的公墓处。穿着单薄的女人抱着孩子满脸眼泪。一年之内,于幽婉彻底变了,脱离唐家,开着家化妆品店,安心的照顾女儿。叶柔跟唐雄震一年之内白了头发,特别是唐雄震为了保护前妻出轨留下的孩子,害了两个亲生儿子反目成仇,死的死、伤的伤,这让他几乎难以接受,大权放开,全部交与叶淮锦。唐政彦跟唐顺由于贪污公司资产,再加上叶柔的刻意驱逐,离开了公司。

这一场意外,几乎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温婉也一直在等宋烟筱临盆,她已经打算等着小外孙出生之后便离开A市,她不可能接受女儿嫁给了一个杀害了她的养子的家族,但是根本没有权利阻止。

宋烟筱极力去遗忘一年前的事情,但是每每摸到叶淮锦身上的伤痕,她都会在半夜中惊醒。

叶淮锦拉着宋烟筱的手,察觉到她的安静,便知道她又想起了从前的事儿,牢牢的握住宋烟筱的手,戳了下她的脑袋,“不开心?”

宋烟筱傻笑的摇头,她只是伤感罢了,现在的日子得来不易,伤痛会让时光消磨,但是爱情却会在剩下的时光中愈加深。

始于暧昧,终于爱情。

这是她跟叶淮锦爱情的写照,她不悔曾经的选择,亦不惧怕前路艰难。

叶淮锦打开车门,揽着宋烟筱的手让她进去,宋烟筱一脸的调笑,叫了声阿锦,等到叶淮锦扭头,将人直接扑到在车厢中,深深的将吻印在叶淮锦的唇上。

“我爱你,老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