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专题 文章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环佩空归夜月魂 > 第44章:红墙之争

环佩空归夜月魂 第44章:红墙之争

作者:终南山洛洛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5:52:13

未免她真的误会,他自是要好好解释一番的,只是如今有些事情连他自个都没全然明白,又如何同她说清楚。便只得避重就轻的说了说但关于他俩的关系,他却说的言词凿凿半点没有含糊带过。

傅灵儿听完半信半疑,盯着他眼睛好了一会,才姗姗开口道:“行吧,但愿你没有欺骗我。”

虽不是什么肯定的话但上官浩天依旧大喜,瞧她这话这事估计也算是过去了。一路上为她欢心,他也没少费心思虽成效不大但总归还是有的。

两人就这样一路说说笑笑的来到了金陵城。

马车刚停稳上官浩天便翻身而下,而后双手奉上牵着傅灵儿一同下车。

这王府果然比她上次看的要高雅大气的多,这才叫正儿八经的王爷府邸,上次她见的那个顶多算是民宅。

思及此,傅灵儿含笑正欲开口夸赞几句却听到一清脆的女声恭敬道:“王爷,你回来啦。”

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身穿蓝色的翠烟衫的女子盈盈而笑站在众人之前。容色清丽不凡若非妆浓烈些,倒不失为一清丽佳人。

上官浩天倒不意外,面色无喜无悲的应和了声,算是答应。

女子像是习以为常并未表现出半分不悦,反而是瞧了一眼他身边的傅灵儿,惊叹道:“这位就是灵儿妹妹么?当真是生的仙姿玉貌,宛若天人下凡啊。”说完人也跟着上前一步,想要与她亲近些。

傅灵儿见状,却本能的往他身后缩了缩,她们又不熟她何以做的如此亲昵。

见她有意躲开,上官浩天右手轻抚着她,转身道:“好了,本王也乏了,兰芝你们就先行下去吧。”

为首的女子恭敬的应了声“好。”便携带者众人散去。

很快刚刚还喧嚣的门庭,此时除了凌风一人外便再无其他。傅灵儿这才抬头看了一眼,本欲开口说些什么可见他还在便只好将头低垂再次陷入了沉默。

她的这些小心思,自是逃过不他的眼睛,大步一迈将她匆匆带进王府。

“说吧,现在已无他人,心儿有何话不妨直说。”走入卧房关上门后,上官浩天微笑道。

傅灵儿却恍若未闻,双手撑着脑袋依旧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见状上官浩天挪了挪身子移到她面前又道:“心儿,这又是怎么了,谁惹你不悦了?”

傅灵儿却依旧不愿意理他,反而是将小脑袋别向了窗外一言不发的紧紧盯着琉璃雕花窗。

他倒是不知她何时喜欢上了窗花?不由得哑然一笑:“若是心儿喜欢,我这就命人摘下来便是。”说完竟真的作势要喊人进来。

“你这是干什么啊。”傅灵儿闻言一惊忙阻止道:“谁说我喜欢了,再说这雕花窗好好的拿掉做什么。”

见她总算肯答话了,上官浩天微微一笑:“我若不说拆了这窗花你又怎会理我。”见她脸色又要变忙道:“好啦,心儿别不高兴了,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了?怎么一到王府你就变成这个模样,是谁惹着你同我说我一定替你出气。”

谁惹着她了?除了他还能有谁。还不是他身边的莺莺燕燕惹的事。

傅灵儿佯装正色道:“没什么,就是觉得王爷府上人真多。”

这服侍的人多不好么,怎么也碍着她了?上官浩天一时不明,又仔细瞧了瞧她的脸色后才恍然大悟道:“哦,原来是有人吃醋啦,我就说嘛这府中怎么冲刺着一股酸味,原来是有人打算了醋坛子啊。”说完还煞有其事的用手捂了捂鼻子,好似当真酸臭难忍一般。

傅灵儿见他没有道歉。反而以话取笑于她,自然气上加气索性不再理他。

见她当真气恼了,上官浩天这才正色道:“心儿,你别生气了。府中这些女眷很快我便会逐一遣散的,到时候这府除了你这独一门的正妃便再无其他人了。”

“真的?”虽说她不是善妒之人,但素来最烦这些红墙之争长袖善舞之事。听他怎么一说自然是欣喜无比。

“当然是真的,我何时有对你说过谎,再说了有她们在我也确实烦扰得很。”见她总算不生气了,上官浩天暗松口气笑着保证道。

得到他的保证后,傅灵儿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否则若要她成日和那群莺莺燕燕打交道她非疯了不可,续而喜笑颜开的和他又聊了几句其他。

屋内的他们春风得意好不欢乐,屋外的她们却是愁云惨淡万里凝。

也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说什么王爷,不日便会将她们通通休弃以便迎娶傅灵儿做正妃。这不,眼下她们都集会在兰芝的房间私下商议。

其中一女眷道:“我觉得这不太可能吧,毕竟王爷以前也是待我们很好的。总不至于为了一个女子而抛弃我们怎么多人吧。”

另外一女却反驳道:“怎么不会啊,这世上那有空穴来风之事啊。况且你今日那是没见着,那女人当然真是美的啊,一看就是个祸国殃民的狐媚之人。”

两人谁都不服谁,正欲再争辩几句的时候。

端坐在上位的兰芝却打断道:“好啦。这消息断不会错的。”顿了顿又说:“王爷这次怕是铁了心要休弃我们了,但我们也不能如此坐以待毙总要做点什么才对。”

这王府中没有正妃,她即是这府中唯一的侧妃,娘家人又是朝中大臣这府中的女眷自然以她的话为尊。

见她都怎么说了,众人自然纷纷附和,毕竟若当真是被休弃了莫说她们自己后半生无依无靠,就光光旁人的唾沫星子都可以将她们淹死。

得到大家的同意后,兰芝一个勾手,众女便低头私下开始商议,声音都不大细细柔柔的,可面上却带着平日里从未见过的狠毒。

而此时皇宫那边也得到了消息。

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养心宫’。虽已是夜晚宫内却灯火通明,宫内中央端坐着一男子。他着一身宽衽儒袖的赤色缂金袍,身玉立,丰神朗朗,面目极是清俊,周身更尽显华贵之气。

一旁的李公公见上官景一副神色依旧的模样,不禁低声道:“皇上,那位已经回城了我们可要做些什么?”

上官景却连头都未抬,依旧批阅折子,清雅的吐出两字:“不用。”

不用,这皇上是怎么了?他不是一向都很喜欢那叫傅灵儿的女子么,即便是不喜欢这夺人之恨他便真真不与他计较了?

李公公一时摸不着头绪,蹙眉的站立在他的身旁却又不敢再多言。

过了好一会,待他批复完手中折子后才缓缓开口道:“你啊,跟了我怎么些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被品白无故说了一通,李公公面上十分委屈,但依旧恭谨道:“是,奴才愚钝学不到皇上您的万岁之一。”

被奉承了一番,上官景自是心情不错,哈哈一笑道:“知道朕为何不动手吗?他守陵期满再回到金陵城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若再多加阻拦反而显得朕小气阴损了。”

见他依旧一副似明非明的模样,又接着道:“至于灵儿的事情只要男未娶女未嫁一切都是未知数,况且,那礼部尚书的女儿王兰芝又岂是好对付的,朕已经派人传话给她若是这次事成正妃之位非她莫属。”

这时李公公才恍然大悟。不得不佩服自己主子的高明。一方面假意同意四王爷以免他拿出先帝遗诏生事,另一方面又命人暗中动了手脚先占了正妃的位置。倒时候即便是他上官浩天想娶,这区区侧妃之位傅老爷也未必同意。

不由得连连拍手赞叹道:“妙,实在是妙,皇上果然是高瞻远瞩,奴才深感佩服啊。”

这还用说,他当年可在他手上夺了这帝位如今便可再夺他心爱之人,他这皇弟啊。什么都好就是偏生总喜欢他想要的东西。

可偏偏这天难如意,这次次事事都是他赢了,向来这次也不会意外,不由得大笑一声。

次日,一早傅灵儿还在梳妆打扮,便听到一阵清脆的叩门声音道:“妹妹,灵儿妹妹,姐姐可否进来?”

这来的也太心急了些。梳妆被扰傅灵儿虽不悦,但还是起身开门。

今日的她倒是盛装打扮过,只见她头戴紫翟珠冠,穿一身绛红色金银丝百鸟绣纹华服,气度华贵雍容,远远看去俨然一副当家主母的模样。

见她出来,笑容可掬地说:“不知妹妹还为梳洗,当真是打扰了。”

傅灵儿淡然一笑摇了摇头。示意下人动作快些,待一切完毕后才道:“不知...姐姐,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她素来最烦这些姐姐妹妹的称呼,但左右一想即便是想直呼其名也不知她叫什么,只得懊恼的叫了声姐姐。

兰芝却恍若未见,亲近的上前一步握着她的手道:“想着妹妹初来王府,姐姐便自告奋勇来做个咨客带妹妹四下逛逛,不知妹妹可否愿意啊?”

这人都来得了还容得她愿意不愿意?傅灵儿眉头轻拧悄无声息的抹掉她润滑如玉的手腕,宛然一笑:“那就有劳姐姐了。”

“怎么会,自家姐妹何须如此客气。”说完知她不愿意亲近,便也没再上前但面上确是笑若春风好不温和。

芝兰领着傅灵儿用过早膳后便说到做到,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这样向来不愿被约束的傅灵儿非常不适,走至人少之处她借口问道:“姐姐,今日怎么没见子鱼哥哥前来用膳?”本事想着借题发挥问了他的去向后,便去找他却未曾想反被她将了一军。

兰芝一愣,半响后才反应过来她口中的人是谁。续而讪讪一笑:“妹妹。你有所不知王爷今日一大早便被宣进宫去了,说是皇上找他有事商议。”

“哦,原是如此。”傅灵儿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难怪她就说嘛,平日这时候他早就来找她了,原是今日有事耽搁了。

见她一副笑容满面不觉又失的模样,兰芝心下一堵,话锋一转细言细语道:“妹妹啊。姐姐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傅灵儿不明她为何忽然含蓄了起来,笑着道:“有何事,姐姐但说无妨。”

得到她的首肯后,兰芝便缓缓开口:“这王府虽不比皇宫但依旧是规矩众多。”见她听的愣神又接着道:“其他的日后姐姐可以逐一教你,但这头一遭便是称为,我们做嫔妾的可唤王爷做四爷、或是四王爷亦或者是爷都可以。但万不能直呼其名更不能直言其字。”

而后,又温婉一笑道:“姐姐听听倒是无妨,若是被其他有心人听取便会取笑王爷管教无妨。想必妹妹也不愿王爷遭他人闲话,脸上无光吧?”

这话一出,傅灵儿脸上刷的下挂不住了。虽她言语很轻但却字字珠玑,依照她的性格她实在很想回上一句这是我和王爷的事情只要他愿意了与你何干,然而这毕竟是在王府今日她有一天来便和这府中女眷起了冲突怕是不好。

思量再三她便只好隐忍了下来,可面色却不似刚刚那般笑意绵绵。

兰芝看在眼里,却并未有半点在意,反而是接着领着她四处闲逛。说是闲逛游玩实则却是一院一房的介绍。

比如这院住的是柳瑟舞,她虽年轻不大。可是舞姿却很是妙曼王爷也常常赞她倾城一舞解百忧。

这房住的是古雯菲,虽容貌一般却自幼熟读诗书,王爷最喜风高月轻之时和她邀约对饮一番。比如......

傅灵儿听的头生疼生疼的,脸色却越发的苍白,她竟不知他还有如此多的爱好,更不知他竟是如此风流成性的人若早知如此她又何必趟这趟浑水。

可那兰芝却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说的越发的兴趣,像是她不高兴她便很欢心一般。

“够了。”最终傅灵儿忍无可忍打断道,她若是在不阻止,再听她这般款侃侃而谈怕是她真的要疯了。

谁料这一幕却好巧不巧,正被刚从宫中赶来的上官浩天撞见,他刚回来便急着四处找她,听下人说侧妃正领着她四处转悠,他还心中好笑只觉得这丫头当真是个闲不住的人,却未曾想看到的竟是眼下这样的场景。

“芝兰,这是怎么了?”上官浩天俊眉微皱。不忍问责她,自然便开口询问她道。

芝兰也未料到他会突然出现,面上一惊,但很快又恢复常色解释道:“妾身也不知,我只是...同灵儿妹妹介绍了王府的情况,不知为何她便忽然恼怒。”

哼,这话说的倒还真是实情啊。原来她便听说过这宫闱之中属女人的争斗最为波云诡谲,原先她还不觉得现在只觉得当真是至理名言。

面上浮现出一抹讥笑。也不辩解而是双眸怒瞪着上官浩天,好像要将他生吞活剐了一般。

上官浩天被瞪的有些莫名其妙了,他料定这芝兰也不敢欺负于她,毕竟他亲眼刚刚所见也确实如此。只是她这无名大火究竟从何而来?

终还是耐着性子问道:“心儿,到底怎么了?若是芝兰有错你说便是我定当饶不了她。”

他这不问还问,一问反倒是勾起了傅灵儿的怒火,一想起刚刚兰芝的那些介绍,什么能歌善舞、什么文采翩翩。什么容貌惊人便气不打一出来。

“王爷,灵儿无事只是有些乏了想回屋休息。”面色厌恶的说完,还未等他发话便转身离开。

和她料想中的一样,这丫头果然只顾赌气并未说明缘由。兰芝不由得心中一喜,面上却不敢表露仍旧恭谦道:“是妾身不知轻重,累着灵儿妹妹了下次一定多加注意。”

她向来柔善守礼嫁入王府这些年也从未有过半点逾越,家中的势力更是暗暗的帮了他不少忙,想到不日便要将她休弃上官浩天终有些愧疚。瞧了她一眼后,开口道:“起来吧,灵儿生性娇惯你多担待些。”

说完便轻叹一声,追随着她的背影而去。

从未听过王爷如此说话的兰芝却愣在当场,待她反应过来后忍不住掩面喜极而泣,怎么些年了他终是在意她了?可面上的喜悦未得到舒展便又消失无踪,心下更是暗暗决定一定会联合皇上尽早将其赶走。

毕竟这上官浩天是属于她,谁也不能抢,尤其是她。

“心儿,你等等我,你这怒气冲冲的模样是为何啊。”上官浩天快步疾走追上傅灵儿问道。

傅灵儿却不愿理会他,反而将脸别了过去,一言不发作势就要离开。上官浩天那肯轻易放她走,一个利落的转身便挡在她的面前,如今的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挣扎几番后只得杵在原地。

“你放开。我要回家。”傅灵儿气急,口不择言道。

上官浩天闻言确是大惊,她这是什么意思?面色骤变声色颤抖的问道:“心儿,你这是何意?你要回家,回傅家是吗?你是后悔跟我来王府了吗?”

人在恼怒之下那还有什么理智可言,自然是捡到什么说什么。

“是,我就是要回傅家,我就是后悔了。”傅灵儿半分没有让步。反而是气急败坏的吼道。

此言一出上官浩天随之一怔,原本紧握住她的手臂也松了下来,半响才神色苦楚的问道:“心儿,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些什么?若是气话我不予计较若是....”

后面的话他未说出口,但料定她必然明了。

果然傅灵儿闻言神变,紧咬着红唇一双极好看的桃花眼含泪欲洒的紧紧盯着他,却半天不说一句话。她不说,他反而安心了不少。

知她是一时气急,而说出的那些违心话,随即恢复常色笑着将她搂入怀中诓哄道:“好了,是我错了,都是我的错。但心儿以后也不要再说回去来吓唬我了好吗。”

“你明知我最怕的便是这个,若是你真走了我该如何怎么办?”想着若是要留下他一人,上官浩天便不禁眉眼紧皱。

想起刚刚兰芝所言,傅灵儿却不愿亲信于他,反而是不悦的讥讽道:“你是王爷,想干什么都有人陪着。没了我有什么可怕的啊,反倒是没了你那些三妻四妾才真真是可怕吧。”

上官浩天一时茫然,这事不是昨日就解释清楚了,为何她今日又再度提起莫非她是在为这事生气。见状他不敢插言反而是安静的听着她说。

见他哑口无言,傅灵儿则是更加不悦道:“也对,这听曲的和赏月的确实不能同一人,否则的话是有些枯燥无味了。”

什么听曲的?什么赏月的?

他越听越发糊涂,终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心儿,你这是在说些什么,我怎么全然听不懂?”

“听不懂?”傅灵儿瞧他这副装傻充愣的模样就来气,不由得怒上心头:“那你就去找你那柳瑟舞、古雯菲亦或者是什么庄儿问上一问啊,她们可是清楚得很。”

她们?上官浩天这才反应过来,忍不住失笑道:“这才区区一个上午的时间,她们你全都见过了?”要知道这其中有些人他自个都记不太牢了,当初也就是一时兴起一面之缘便将其留在了府中,试问让他如何记忆深刻?

责备不成。反而被他嘲笑,傅灵儿脸颊瞬间羞红,恼怒的跺了跺脚将脸转过一边啐道:“没有,不过你们的那些风流韵事我倒是都知道了。什么月下之约、什么琴瑟合奏当真是美得很。”

“这些都是兰芝同你说的?”上官浩天收起笑颜,一本正经的问道。

不然呢?她又不是神仙还能知道这些事么。

“所以,心儿便是在为这些事情生气?”上官浩天眼中莹然有光,笑意浓浓道。

她没有,她哪有,傅灵儿不愿意承认自己竟如此小气,继续一言不发可面上的滚烫红晕却将其出卖。上官浩天看着眼里,心中暗喜,未在多追问什么而是忽地一把打横将她抱起。

傅灵儿惊呼一声,本能地伸出双臂抱住他的颈,长长的裙裾轻软曳过,似一张飞拂张开的蝶翅,惊艳的明媚一晃。

他笑道:“步行劳累,我抱你回屋。”

傅灵儿大为惊羞,一阵挣扎无果后,半是央求半是羞涩道:“这样会招来非议的,若是让下人看到又要说我的不是了。”

上官浩天闻言却全然不在意,含笑道:“那又如何,本王抱自己的王妃谁敢说不。”说着脸上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反正我也不是第一次抱你了。”

傅灵儿此刻却羞得不敢再言语,只得顺从的缩在他的怀里,任由他抱着回屋。一路有下人侍卫见了此情此景,慌忙弯腰低头毕恭毕敬的喊道“王爷”,虽低着头不敢抬眼,却是偷眼看去。上官浩天却浑不在意点了点头,步子走的不急不缓似有意让府中人看清一般。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