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落子有悔 > 第159章:子净盘空

落子有悔 第159章:子净盘空

作者:专用灭害灵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8:11:38

秦婠被抬上马车的时候已经进气全无,她歪着脑袋,极力坐正,神色庄严的道,“霜儿,师父有没有教过你,世上最厉害的一种武功?”

“没有,师父你还没有教我,所以你不能死。”碧吟霜也是疲惫不堪,竭力睁着眼睛不睡过去,因为她已经预感到即将发生的事。

“你已经比师父厉害很多了,但是还不够。”秦婠坐到碧吟霜身后,双掌结须弥手印,化有为无,“今天,我把毕生功力传给你。”

“师父,我不要。”

马车狠狠一颠,她们两人却都已浮在空中。秦婠冷喝,“不要就都得死!”

碧吟霜奋力反抗,但她没想到师父剩下的功力比她想象的要多,这就是魔道三皇之一,鬼王的真正实力。

“我秦婠出生之前,家中有五个哥哥姐姐,可他们都死于碾玉龙天之手,我以为我再也没有亲人了,可是你出现了。你的武功天赋比碾玉龙天还高,你一定能将他打败。”

感受到源源不断的内力输入体内,而秦婠的生命力却越来越弱,碧吟霜粗声大叫,“啊!我不要武功,我要师父活着。杀个人报仇而已,有的是办法,师父,你不要死。”

秦婠笑道,“你的功力还差许多,照这种进度,一百年也练不成,为师等不了一百年,一年都等不了,只有把我这一身功力全都给你了。霜儿,师父喜欢你,真的喜欢你,别让为师失望了。”

背面是万丈阳光,当碧吟霜再度醒来的时候,无人操舵的马车眼看就要落到悬崖下。秦婠的身体已经凉了,碧吟霜抱起她腾空而起,飞回玄空山。

三日后,江湖上疯传着一个消息,玄空山的掌门碧吟霜约魔宗碾玉龙天比武决斗,碾玉龙天应邀。

“守好山门,这场比试玄空山门人谁也不许去看。”

“掌门,那您走后,山门由谁代管?”一个子弟问到。

碧吟霜临飞前看了一眼后山的的冰封禁地,说到,“不需要,这几天你们稳守山门,如果有事就去问天青。等过了几天,晗师父就会醒来,从此玄空山会成为武林第一的宗门,也是唯一的宗门。”

耳边烈烈疾风响,她这次比武有死无生,但是一点都不值得畏惧,已经她心里早就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小姐,要去决斗怎么能不带上我?”一个轻盈的身子在天空的必经之路出现。

碧吟霜不用眼睛细看就知道,那是黄莺啊。拂袖向她说到,“你功力不够,去了是送死。”

黄莺却挽住碧吟霜,“好消息嘛,我不想活太久,只要有人能记住我。”

“原来你也不想活了吗?那就跟我走,这次你一定能扬名天下。”

于是她们继续飞行。

半天后,魔宗门十二刹全部被杀,在他们尸体上留的是黄莺特有的五毒簪。另一头,碾玉龙天也加紧屠戮正道人士,似乎双方开始了一场杀人比赛,要在比武的约定日子到了之前将这江湖屠戮殆尽。

杀意肆虐着大陆每一寸的土地,无论正邪两派,没有一个人能安安稳稳过上一天,直到这个万众瞩目的日子。谁都知道,这两个魔头只要死一个,江湖就会平歇。

“真没想到,最后统领魔道的会是做了一辈子好人的碾玉龙天,而代表正道的竟然是恶名昭彰的碧吟霜。”

“正道联盟,那就是个笑话,要不是碧吟霜的话,天下已经没有正道了。而碾玉龙天带了一辈子伪善的面具,做过的恶事比谁都多,只是天下人看不清而已。”

观战者数十人,却都是武林中仅有的造化境高手,在这里却不敢把声音放大太多,因为他们口中的两个魔头已经到了。

“碾玉龙天。”

“好,碧吟霜!”碾玉龙天怎也想不到,当初被视为最没有威胁的一个小丫头,今天却是他成神的唯一阻碍。她体内的气,可比第一次见到时澎湃了一千倍以上。

碾玉龙天在山巅说到,“差点忘了你也练了血日神功,这些人杀我魔道中人就是为了用他们的尸体为自己做最后的精进吧。”

“你不也是一样。”碧吟霜发出魅惑的笑,“这几天你也没少施展血日神功。可惜,你的程度就只是如此了,再吸多少都没用,我已经将你迎头赶上。”

碾玉龙天气道,“少说废话,直接放手打一场不就知道谁高谁低了。管它正邪善恶,对于我们这等心性本来就是恶的人来说,那不都是空,都是假吗?”

“好,那你就先见识一下我给你准备的这道大餐吧。”碧吟霜身子一让,身后两门庞然大物直接对着碾玉龙天,不经法令就开始第一轮掩射。

饶是以碾玉龙天的境界也被打出一个激灵,愕然道,“鲁攻墨距?你耍赖!”

“一对一比武那是说好的,不过我没说现在比武时间到了,你就先吃下这道开胃菜吧。而且,要杀你的还另有其人。”

碧吟霜话音落下,鲁流月就从云雾中走了出来,她没有说一句话,径直便对碾玉龙天发动杀招。

“哈哈,”碾玉龙天无惧无恐的心终于有了些微裂痕,他睁大眼睛道,“邪源,你也敢背叛我?”

鲁流月把鲁家所有的机关都用在了今天,又靠着天赋技能瞒天过海,瞬间传送到这里,浅笑道,“背叛从何说起,我效忠的只是魔道势力而已,而不是你这个人。我以前没得选,但是碧吟霜是我最好的姐妹,现在她求我,事情就很好选了。”

“你帮她对付我,魔宗的人一定与你为敌,自己人相残,这也叫效忠魔道吗?”

“不,你错了。”此时天空已经满是元力波动,碾玉龙天暂时只有招架之力,鲁流月看着他笑道,“如今魔道大兴,剩下的正道势力已成不了气候,我最大的敌人是你啊,你曾经掌管天下最大的正道门派玉宵宫,你忘了?”

“啊,那你看看与我为敌是个什么下场吧。”碾玉龙天轻嗤一声,竟不再抵挡,任肉身遭到攻击,大声笑道,“世上这些蝼蚁,哪知道神的境界!”

“呵,有破绽。”一直在旁边凝聚元力的碧吟霜忽在这一刻发动,似乎预谋已久的道,“流月,送我们过去。”

鲁流月回她一个应诺的眼神,开启生门死境的传送技能,不无惆怅的道,“吟霜,但愿这辈子还能见到你。”

碧吟霜双手化六臂,死死缠住碾玉龙天,两人的元力在空中对撞,施展技能的鲁流月也被这股冲击波震得吐血。

然而生门死境已经打开,就差一点碾玉龙天整个人都进去了。碧吟霜在这机会忽然说到,“老怪,我三师父就在里面,你不陪我去见见吗。”

果然,碾玉龙天一下恍了神,被拉了进去,他破口骂道,“慕莎早就死了,你这小蹄子竟敢骗我!”

“骗你?杀你都是轻的呢。”碧吟霜捏碎血菩提,关上死境之门。

碾玉龙天观察了一下脚下的一片荒芜,凝眉道,“费这么大劲就是把我带来这儿吗?那你真是太天真了,世上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困住我。”

“是吗?那你问问他们答不答应。”碧吟霜指尖遥指,地上千百头幻兽冲上高空。

“哼,这都是幻术。”

“那你别躲啊!”碧吟霜一把抓住碾玉龙天,用牙齿咬在她肩头上。

到了他么这个境界,技巧已经没有用了,因为几乎都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最多只是会痛而已。可他们脚下那些物体却真正会对他们造成伤害,碾玉龙天还没意识到。

碾玉龙天受了一拳,欲落地返身再攻,碧吟霜却又到了,一把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回天空。

碾玉龙天的肩膀陷入泥土,他突然发现这泥土是有活性的,肩膀上的衣物和皮肉竟在不知不觉中被泥土吞噬,他几乎没流血,但胳膊的上半截顷刻只剩下了白生生的骨头。

当初玄空山的域外天魔和沧鳌妖兽死的时候,碧吟霜全部将他们投入此地,第二年独孤梦来时就发现这里的土壤进化出了比妖兽更可怕的能力,它们没有灵魂,只知吞噬,这方圆百里的一草一木现在都比世上最毒的毒药有伤害力。做为碾玉龙天的坟墓,恰如其分。

“你输了,碾玉龙天。”

碾玉龙天用化为骸骨的左手扯断左脚,又自行断去左臂,驾驭元力艰难的飘在空中,看着地上几乎与他一样下场的碧吟霜,惊恐万状的反问,“不可能,这样下去你也一样会死,你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碧吟霜的手腕也缠着一截摆脱不了的泥土,但她却是笑着说,“我当然值得高兴,因为我体内有我师父的功力,只要我死了,我师父就会活。而我的灵魂跟阿梦和小月的是系在一起,也只有我死了,她们才能够醒转。而我和你将会永远融入这片泥土之中,我不想走,你也休想重生!”

“哈哈哈……”碾玉龙天突然笑起来,他的嘴巴都快被泥土撕扯开,他无力阻止,只发出最后的长叹,“人人都争天下第一,我却不知道你争天下第一是为了让自己死。我们本可以联手统治天下,却要在这里化作尘埃,荒谬,真是荒谬!”

整个死境中的土壤都沸腾了,它们迅速汇集到一起,抠食碾玉龙天的眼睛,血管,各种内部脏腑,直至心脏。碧吟霜奋力闪躲,但她的身体消逝症状也并未缓解太多,她之所以明知要死却还做这种无用功,是因为她怕死得太早,不能亲眼见证碾玉龙天的灭亡。

当碾玉龙天的全部肢体都被泥土吞并,连一根汗毛都不剩的时候,碧吟霜从唯一完整的一只手中化出一柄气剑,然后倒转剑柄,狠狠捅进了自己的心脏。

她笑看那些流进土地里的血,结出此生最后一个封印,“大天魔禁咒,永世长辞。”

鲜红的血液像一个蛛网般流遍每一寸土地,又像网一样将土壤中的力量禁锢住。

最后碧吟霜仰头看着天空,实际上她也只有那半截头骨是自己的了,她疼极了,用牙齿咬着舌头,使它不至于那么快化去,她的酷刑还没有完,但这一刻是她此生最开心的时刻。她裂开嘴角,尖锐而凄惨地笑道,“阿梦,小月,九师父,慕莎师父,等我。”

碾玉龙天没了,碧吟霜也没了,这场比武在外人看来是无疾而终,却有一个人跪在地上,哭得连自己都不认识了。

她就是鲁流月,在她身边百步以内不敢有一个人靠过去,当碾玉龙天和碧吟霜都死掉之后,从此这世上以她为尊。可是,她永远无法再高兴起来。

“哈。”她笑得惨烈,“我是邪源,即便我此生不死不灭,可我亲手送走了我最后的朋友,我要这一切有什么用?”

人们都惧怕她,因为碧吟霜是有感情的,她鲁流月的感情却很少让世人见到。但是有一个瘦弱的身躯正在无惧无畏的向她靠拢,肩膀上还抬着一具过大的棺材。

鲁流月不回头看就说到,“黄莺,你做什么把棺材抬来?”

“最后的机会呀。”黄莺的声音从未显得如此柔弱,“天底下唯一一个会复活神光的人,你说,要是启用他尸体上仅存的一点天赋技能,能不能令小姐复活。”

鲁流月不可置信的道,“你把玉盟盟主的尸体从闭月宫抢回来了?”

“不是很难,十二月神都来看这场决斗了,我轻而易举就盗出来了。”

“你这是何苦呢?这尸体没有用的,复活神光只能对着比自己低两个境界的人施展,玉盟盟主就算是融合死后之力,最多也只是跟吟霜同一境界。”

“不让我试过,怎么可以死心?”黄莺的口中全部是血,原来她已经重伤至此。支持她坚持到这儿的最后信念就是把棺材交给鲁流月,“大小姐,这世上谁都不心疼小姐,可奴婢知道,您和我一样是不想她死的。在我临死前,你能答应我,帮我完成这一点希望吗?”

“黄莺!”

黄莺一掌拍在棺材上,泣血道,“差一个境界,死人的天赋技能,又如何,只要不放弃,希望永远都在!小姐,莺儿来陪你了!”

黄莺在临死前将自身功力全部导进了玉盟盟主的尸体内,以弥补一个境界的差距,虽然只是多了半点希望,无谓的希望。

鲁流月来不及阻止她,只在心底叹道:吟霜啊,果然你的徒弟即便境界再底也不可小觑。

在初升的明月下,她鞠一巴月光,浅笑道,“月亮出来了,能和我看月亮的人,都去了在哪儿?”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