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君颜再归 > 第一百四十章 共你之手,登临绝顶 大结局

皇帝对那异族情人的各种亲昵在乎,完全不加丝毫掩饰,第一日如此,第二日如此,第三日还是如此,宫中这样的消息完全不加掩饰。

比起后宫中的独树一帜,前朝暗潮汹涌。

秦落笙只是罢朝一日,后面的几日秦落笙都是按时上朝,一切事物朝政处理起来,都是与往日无异,让一众大臣憋了一口气,想要开口,看着秦落笙那好像毫无所觉的样子,又是没有人想要做第一个开口的,皇帝越是对秦莫言重视,越是不耽搁朝政,这件事情,就越发的无法有第一个人敢出头。

只要不是没有脑子的,就想象的到,第一个出头的,那完全是捅了马蜂窝,自找死路。

只是,一时没有人出头,宫中的消息却是更多了。

帝王携同异族情人公然临太极殿,并且对宫中众人言,见他如见朕。

两人不止是同宿同寝,甚至批阅奏折时,秦落笙也是与秦莫言一处,毫不避讳,日日夜夜相处一起。

皇宫中的各种消息不断流出,一开始京城中的那些个权贵还想着各自的小心思,后来,有脑子灵活的,却是开始明了了皇帝的心思。

皇后自言德行不足,自请辞皇后位。

没有一个人觉得意外。

更加不意外的,是秦落笙在朝堂之上,直言要重新选立皇后。

所有的暗潮汹涌,已经酝酿已久的风暴,终于是彻底的被引发了出来。

那一段时间,朝堂之上,天下之间,秦落笙几乎是承受着绝无仅有的压力,皇帝有一个男情人可以容忍,皇帝有一个宠爱至极,连后宫子嗣天下都不顾的男性情人,绝少有人愿意容忍,而皇帝要公然册封男人为皇后,却是没有人愿意再容忍了,以着左都御史,前皇后的父亲宁大人的上书反对,拉开了这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对浪潮的序幕。

朝臣上书,大儒死谏,国子监学生静坐,几个兄弟也是打着清君侧的旗号纷纷异动,更甚至有南疆余孽于京城中肆虐制造混乱。

所有人都以为秦落笙坐不稳皇位,所有人都觉得秦落笙这一下子,可真的是自毁长城。

只是,事情出乎了那些人的意料,秦落笙已经不是初初登上皇位的人,他在皇位上三年,他这个念头,便已经想了三年,准备了三年,或者说,从那一年,不得不娶了周素宛,他便已经在暗中准备了。

十几年间积蓄的力量,尤其是秦落笙这样重生一次的人为了一个目标准备了十年,那么,当这股力量全然不加掩饰的展示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突然间,就觉得对秦落笙,也许要重新认识了。

先是朝臣上书,大儒死谏秦落笙乱了阴阳伦常之事,没想到,却在此时,有名传天下,一向隐居不问世事的几位大儒也纷纷出面,就阴阳伦常之事,与这些反对的人辩驳。

世上的事情,不怕辩,就怕没有话题,没有冲突,一面倒的倾向于哪一边。

这几位隐居的大儒都是门人弟子满天下,老师既然出面说皇帝立男皇后不算是有违伦常,只是人之情理,那么,弟子们即便心中有些忐忑,也是要出面来支持老师的。

文人之间,既然开始了辩驳,那便是无休无止的嘴仗了,文人最是重视声明,最是爱面子,既然一开始支持了某一种观点,自然想要让与自己持相反观点的人闭嘴或者是认输,谁也不服谁,便是越来越多的人分属两边观点,秦落笙立男皇后,随着大儒文人们的论调观点言论不断的冲突四传,再也不是什么一面倒的有违伦常,这对秦落笙而言,便已经足够了。

要知道,为了打动那几个大儒,秦落笙这些年里,不知道下了多少工夫,情理,恩惠,但凡是能够打动这几位大儒,秦落笙从来不曾气馁。

秦莫言本来是想着暗中将那几个闹腾的最凶的处理掉,他手下有人精通易容术,自然有办法改变舆论,却是秦落笙阻止了他。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原来秦落笙为了他,早早的,便已经做了这许多。

若说他对秦落笙是一次次以命相报,那么秦落笙对他,便是费尽心思,说不出哪一个付出的更多,只是,在知道了之后,不可否认,秦莫言心中,从未曾有过的,自信,与幸福。

原来,从来不只是他一个人期待这份永远,原来,从来不是他一个人才晓得将对方放进了心坎里,从不或忘。

只要能够引导天下人的观点,不觉得男人和男人之间是罪无可恕,立男皇后是违背伦常,天谴之,其他的那些麻烦,对秦落笙而言,便算不得大麻烦了。

文人搞定了,武将方面,这些年里他一直都在不动声色的提拔,安插,却是将兵权掌握在了手中,几个兄弟有所异动,还没有等到他们清君侧抵达京城,刚刚出了封地,便被秦落笙派出的军队给打败,然后直接以非经传召,擅离封地的罪名,一个个拘押回京,顺道还带着他们的家眷子女,全部都被压入了京城。

不过秦落笙没有太过为难,只是将这几个兄弟分别关押在几座御赐府邸中圈禁。

将几位兄弟的子嗣们,却是不分大小,选择优秀者接入了皇宫中。

“储君,国之大事也,有能者居之”

这句话一出,尤其是在秦落笙将那些优秀的子侄接入宫中延请大儒精心教导之后,反对他立男皇后的声音,小了一半。

皇帝喜欢女人还是男人,其实与他们无干,闹的成了这个样子,为的,还不是后宫子嗣传承之事,还不是自身的利益,真正为了皇帝的声明作为较真的,现在可还和几位大儒还有那遍及天下的学生们深陷舌战之中呢。

秦落笙都直接放话了,不少的人也懒得管他立男皇后还是女皇后了,直接开始盯着皇宫中那几个王爷所生育的子嗣,看一看,其中有谁是优秀者,更甚至,有人已经开始与几位郡王世子公子们来往了。

比起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生的秦落笙的儿子,或者说是根本没有机会出生的名正言顺的太子,还是赶快找好真正值得效忠的人要紧。

至于南疆余孽趁机异动,却是让秦莫言亲自带人,将其一一斩杀。

他们隐忍多年,曾经是廖清泉手下的人,廖清泉死后,不少人黯然隐居,更多的人却是愤恨无比,等待机会,这一次以为机会到了,没想到,才出手露头,刚刚制造出些混乱,便被秦莫言带着人,顺藤摸瓜,将他们这些个不安分的漏网之鱼一网打尽。

至此,事情终于有了眉目,该处理的麻烦也都处理了,秦落笙控制着军队,又想办法将一半的言论握于手中,他要选择几位皇室王爷的子嗣为太子传承江山的想法,更是让几位本来以为没有机会,万念俱灰的王爷重新燃烧起希望与野心,再没有人比他们还希望秦落笙和一个男人成为夫妻,因此一个个的都是加紧联络自己手边所有能够动用的人脉,全力支持秦落笙立秦莫言为后。

东风,渐渐压倒了西风。

三个月后,秦落笙正式废宁氏皇后之位,幽禁凤仪宫,立秦莫言为后,这是大庆历史上第一任的男皇后,也是唯一一位,后世史书之中,记载着睿帝立男后之日,西羌异族突发三十万雄兵,兵分三路,冲破边城关隘,一路遇城破城,遇关斩关,连下九城十三关,直向京城进发。

一路之上,除了原边关守将明廷远能够与之其中一路大军抗衡外,其他两路大军却是无人能挡。

西羌异族,多少年休养生息,与大庆边军的几次交锋,也一贯是小范围骚扰,从来没有人想到过,那个西羌,居然就在不知不觉间,训练出了三十万铁骑雄兵。

泱泱大庆,也许下一刻,便可能会沦落在异族铁蹄之下。

天下哄传男后不祥,更有大庆细作自西羌归来,直言秦莫言便是西羌当代大汗的子嗣,因为意外流落在外,来到大庆,迷惑秦落笙,全然是居心叵测。

有人建议让秦莫言去与西羌谈判,甚至有人建议直接废除杀死秦莫言。

秦莫言请命,迎敌!

所有人都说秦莫言是祸国之源。

秦落笙力排众议,亲自将可调天下兵马的兵符交给了秦莫言,在所有人以为他疯了的时候,言:“朕,今生至信莫言”

而剩下的两万京城禁卫军,却是全部交给了季博文。

京城城墙高大稳固,粮草充足,便是被围城,没有个一年半载,没有什么内应妙计,却是根本无法攻克的。

可是,一味防守根本就是等死,秦落笙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秦莫言身上,其他的人,一开始却是暗自嘀咕害怕。

秦莫言出京,先是不知所踪,后来再次出现,却是收集了一路之上遇到的几万散兵游勇,与人数最多,由西羌现任大汗领军的那一路人马对上。

没有人以为秦莫言会赢,更没有人相信秦莫言是没有异心的,那位大汗,曾经许了秦莫言储君之位,那和秦莫言有些屈辱有些让人看不起的男后之位,完全是天渊之别。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秦莫言胜了。

整整一年,秦莫言带着那些散兵游勇,从没有还手之力,一直不断的与那支最强的西羌军队对峙拼杀,将一支曾经被人打的溃散的军队,发展成了十数万人的精锐之师,最后一战,更是亲手斩杀西羌大汗,用自己亲手训练的黑云重骑突袭大营,杀敌数万之人,更是趁胜出击,将围困京城一年之久的那一支西羌人马全部陷落。

至此,西羌战败,剩余之人,不足万数,尽数奔逃回了西羌。

明廷远趁机反扑,将西羌人驱逐往西千里之遥。

城门大开,秦莫言带领大胜之军归来,很多人,怀疑他会直接篡位做个大庆的皇帝,很多人,以为这根本不是什么大战后的和平,而是另一场战争的开端,再没有人敢将秦莫言看做是一个佞宠,看做是一个以色侍君的男人,却将他当做了更加有威胁力的枭雄之辈。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秦莫言,当场,将兵符归还,只求凤印。

那一日,究竟围困的京城众人,只觉得,恍如再生,那一日,已经打了太多仗的见惯了血色的士兵们,恍然而笑,那一日,有彩凤飞舞,天际祥云万丈,是为吉兆。

我将这天下与你共享,只愿一世不疑,一世相守。

我愿将所有换取与你共同登顶的机会,即便放手的是天下。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