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追妻成瘾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四)云衍

追妻成瘾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四)云衍

作者:小主子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36:11

我叫云衍,是A市大家云家的长子,也是云家唯一的男丁。从小,母亲就告诉我,我是云家未来的掌权者,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从小我就比别的孩子更加聪明,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们一直玩着我不玩了的玩具,实在是愚蠢又无知。

直到五岁那年,我的人生发生转变。

那一天,我跟往常一样从学校回家,却没有看到母亲。平常,这个女人总是会在我回家时,出来接我,今天的反常,让我生疑。

但是我也没多想,只是照常回到了房间,然后拿出今天刚买的书。打算趁着时间还早看会儿。

突然出现的争吵声,让我静不下心来,因为我听出那声音是母亲的。她的声音伴随着我多少年,我怎么可能听错?只是此时她的声音歇斯底里,这是从未听过的。

循着声音,我来到了她的房间外,悄然打开的房门里,是她和父亲的争吵。看着母亲在争吵过后,突然拿起桌上的水果刀朝着父亲刺去,那一刻我没有震惊也没有害怕。

看着母亲没有刺中父亲,反而被父亲抢走了手中的水果刀。那时候,我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果然她失败了。

但是下一秒,让我意外的是,父亲拿着那水果刀一刀捅进了母亲的身体里。那一刻,鲜红的血液染红了我的视线,我的脑海中,似乎只剩下鲜红的血,什么也没有了。

视线中,是父亲手中的水果刀一次又一次地刺进母亲的身体里,看着父亲脸上癫狂的神情,那一刻的画面牢牢刻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后来,我似乎是晕倒了,因为我记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只有无尽的血红。梦醒后,眼前已经是我自己的房间。

走出房门,我询问了佣人母亲在哪里。他们告诉我在父亲的书房里。

我的脑海中很清楚一件事,母亲已经死了,但是他们却告诉我我的母亲还活着?我相信我自己,所以在看到那个‘母亲’时,我凑上前闻了闻,她的身上有浓重的香水味,却掩盖不了那丝血腥味。

看着她的那张脸,我突然笑了……

我的母亲真的死了,在我眼前被父亲杀死,然后有了另一个女人戴着母亲的那张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后来,还多了一个妹妹,父亲说是我的妹妹,但我知道那是那个女人的女儿。

在看到那个女孩时,我的第一个想法是,想像当初父亲杀死母亲那样,把她给杀死。然后,让别人戴着她的面具在这个家里生活。

我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不对,之所以没有去实施,是因为我考虑到了她的年纪太小还会长大,这样会给我带来麻烦。

但是我的脑海中,却不断地浮现出当初母亲的血液流出身体时,那艳丽的色泽。我很想去亲手触碰血液的温度,看看是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

所以在一个晚上,我把她叫到了我的房间里,让她喝了一杯加了安眠药的果汁。看着她躺在我面前,我痴迷地拿着手中的刀,一点一点地划破了她的皮肤,看着她皮肤里流出的鲜红色血液。

但我并没有杀死她,但是我也发现,从那天开始,她们母女都在躲着我。但是她们也不敢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因为没有人会相信。

有些东西,就像是毒药。一旦染上了,就很难戒掉……

我爱上了那种感觉,但是每次在看到父亲时,我也不是没有过挣扎。因为从前的我,从来不会有这么让人觉得害怕的想法。

渐渐地,我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身体里似乎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他的存在影响了我的思考。我很不喜欢那种感觉,特别是当我做了某些事情时,他会出现跟我争执。

我厌烦了那种有人干预的感觉,从那天起,我开始进行各种脑部研究,从意识层的研究深入,我要把所有干预我的东西全都拔出,就算那本身就是我身体的一部分。

母亲的死,我一直没有忘记,每次看到那个女人戴着母亲的面具,我就想划破她的脸,看着她的血液流出……

随着时间过去,随着我的长大,那样的想法越发地疯狂。直到有一天,我再也不想隐藏我疯狂的想法。

那是我十二岁那年,我的手上已经染过好多人的血,同学的,下人的,甚至还有父亲的……但我没有杀死他们,因为那样就没意思了。

我把她叫到了一个墓园里,她很奇怪我为什么叫她去那样的地方。我告诉她,因为她本来就应该死了,是我看着她死去的。

看着她,我走到她的面前。早就准备好的强效麻醉剂打进了她的身体里。看着她倒下后,依旧睁大的眼睛,我笑了……那是我送给她的礼物,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死亡。

在她无声的痛苦中,我剥掉了她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她本来的模样。一个跟云珂很像的女人,果然她们是我父亲的情人和私生女,虽然这是我早就认定的事情。

将她身上的衣服用手术刀割开,转眼就只剩下一具**的**。她在害怕在颤抖。我看得很清楚。

但是在我的眼里,她只是我的作品,我要把她雕刻成我希望的模样。

我把她的皮肤当成了画板,在上面书写自己的语言。我让她的身体永远烙下罪恶的痕迹,看着血色逐渐弥漫在她的身下,看着她痛苦却无法出声的模样。

当我写下最后一个字,她以为结束了。可我告诉她,才刚刚开始……

我将带来的辣椒水倒在了手术刀上,看着她惊恐的模样,刺进了她的小腹……

那时候,她怀孕了。所以,我正在为她做手术,让她提前看看自己的孩子……

该庆幸我的智商高于常人吗?明明是第一次动手术刀,我却将她的子宫完美地摘了出来,让她看着自己的子宫,那种无言的哀伤让人沉醉。

我将子宫放在她的头边,让她近距离看着这个她身体的一部分。然后,又依次将她的脏器摘了出来,有些脏器摘除的过程中不太顺利,让我有些不满意,果然我应该再去专业地学习一下。

等到将她的脏器摆在一旁,看着她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模样,我用手术刀刺进了她的身体里。

直到这一刻,我的任务完成了。拿着准备好的湿巾,我处理了自己留下的指纹,远远地看了一眼躺在墓园中的女人,有那么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了我的母亲。

但是我却不知道,我的母亲被父亲放在了哪个角落里。

她死后,家里安静了好多。云珂被父亲送走了,我猜测父亲知道了杀人的是谁。

果然,不久后的一个晚上,父亲将我叫到了书房,此时我已经过了十三岁的生日。看着眼前的男人,这里是当初他杀了我母亲的地方,好想……杀了他。

他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找我。我问他,他把母亲放到了哪里。

然后他问我,想找他母亲的哪部分,那时候,我笑了……

我早就知道自己的精神异于常人,只是我享受这样的状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原来,这一切也是有遗传的,从他的话,我可以知道我们其实是同样的人。

但是这个世界上,相同的人不一定是会吸引他们彼此靠近,相反,还会让他们有种想要杀死对方的冲动。因为像他们这样的人,就不怕的就是死亡,反而期待那种异于常人的死法。

这一晚,我们两个谁也没有对对方动手。但是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们之间还有一个人先倒下,而我则要做那个动手的人。

不是我怕死。而是我想杀死他。

事实证明,他老了,就算他杀过的人比我多的多,但是他依旧死在了我的手里。我调查过母亲当初死后,云家曾经投资建造过一个别墅区,我有种直觉母亲在里面。

所以,我在距离别墅的不远处投资建立了公寓楼,让他在那里给我妈忏悔。但是我知道,那只是徒劳的。

自从他死后。云家到了我的手里,忙碌的工作,并没有让我放弃那些曾经的想法。反而随着时间的延长,越发地泛滥成灾。

终于,我将公司的事情交给了得力的手下,自己去到了国外。至于云珂,之前父亲就为他安排好了一切,我乐得等她的长大,我很好奇她是不是会变得跟我们一样。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我彻底融入了这个让人畏惧的地方,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是让人头疼的存在。每年,都会有人被人抓住,但是对于那些被抓住的人,我只觉得他们的愚蠢。

他们对我们的统称,是高智商变态。不管是FBI还是各种想要抓住我们的组织,我都看着他们的失败。表面上我是脑科的权威,实际上我却是他们一直想要找的博士。

有一次,我甚至为一直试图抓捕我的傻瓜做了一次脑部手术,他对我感激涕零,我却在心里嘲笑着他的愚蠢。

只是,随着时间的过去,我有了更多同爱好的属下,却也让我感觉到了无趣。杀人带给我的快感少了,我也就不杀人,只在后面为他们偶尔出出主意,看着他们疯狂痴迷的模样,我却是冷笑。

我想起了曾经在我脑海中存在过的意识体,那个已经被我扼杀不复存在的家伙。我开始进行无休止的研究,我想要掌握这不可能的事情,那一刻我感觉到自己的血液不再冰冷,反而燃烧了起来。

24岁那年,我回了国。

看到许多我熟悉的人,也看到了陌生的城市。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我看到了那个惊艳时光的女孩。我见过许多漂亮的女孩,不管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却还是在看到她时,有了留在身边的念头。

只是那么一眼,我就对她有了兴趣。

像我们这种人,有了兴趣,自然是要拿到手的。所以在几天后的时间里,她已经躺在了我专门为她准备好的房间里。

但是她很不乖,很不听话,让我不得不压抑着自己毁灭的**。我开始用各种东西折磨她,但是就算她伤痕累累,也不肯对我妥协,不肯留在我的身边。

既然是这样,我也不想勉强她,我可是个很民主的。我的研究已经有了眉目,这项研究是秘密的,不然知道这件事的那些科学家们岂不是要吐血死?居然被我研究成功。

我在她意志最脆弱的时候,创造出了她的第二人格。一个跟她相比非常鲜明的存在。她非常识时务,在我的身边也很听话,跟我的属下也相处得非常融洽,我感觉很满意。

但是,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感觉到了厌烦。每次看着眼前的她,我就会想起之前的她,果然我还是喜欢主人格,这个人格虽然是我创造的。却更像是一个残次品,让人喜欢不起来。

我将她带出了牢笼里,用催眠的方式让她恢复了过来。但她的抗拒,我看在眼里,我放她回去了。

她回去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我从不觉得自己是喜欢上了这样一个脆弱的女孩。但是却又有人告诉我,或许我是真的喜欢她了。

意识到这一点,但我更多地看到了其他人是怎么对待自己爱人的。不是同化了他们,就是杀了他们……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后来,我做了一件谁都没有想到的事情,进行了自我的催眠,让自己彻底沦陷在了那个女孩身上。谁都无法理解我的做法,但是我却感觉到了喜悦,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自己还是个正常人,不会对她产生极端的想法。

但在我离开的时间里。她也在逐渐地成长,慢慢地发生了越来越多我没想到的事情。我只是等着一个时机,却错过了另一个时机。

云珂果然不负我的期望,走上了跟我们同样的路,但是她的胆子小,玩得并不大。

我看着云珂自导自演了一场戏,将一个男人追杀后又救下,那时候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因为我觉得那个人无关紧要。

却没想到。我就是栽在这个男人的身上,早知道的话,我会直接杀了他。

云珂的那些小把戏,我一直看在眼里,却像是逗着可怜的宠物一样,无聊时去逗弄两下。看着她蹦跶得欢,偶尔我也会笑笑。

我去找到了曾经那个女孩,跟她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见面。我希望,她能喜欢上我。这样也不枉费我为她做的这一切。

但她似乎很固执,就是不肯喜欢上我。

在她遇到危险时,我帮了她。她对我感激,却没有产生别的情愫。

渐渐地,我感到了烦躁。

我利用她弟弟的讯息,让她去到了国外。通过催眠,唤醒了她体内的恶魔。至少,那个恶魔懂得什么选择对她是最正确的。

而自从那时候开始,我们之间的关系似乎比起之前亲密了些,我是她可以信任的朋友。我自导自演着这场戏,只有她是我的戏中人。

但是看着她的痛苦,我还是妥协了。我带她离开,去到了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按照她的想法,我帮了她,让她体内的恶魔永远消失。

可她却告诉我,她怀孕了……

不仅如此,在痊愈后,她想要回到曾经的地方。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崩溃的。却不是所有精神病人该有的愤怒与偏激。

放她离开,我不舍却又不能忍受她的悲伤。她走了,我又回到了一个人最初的状态,心里空落落的,却没有了用其他东西填满的冲动。

凯文说,我用催眠治愈了自己,我却觉得,我只是因为她走上了另一条路,仅此而已。

后来。我尽量都不出现在她的面前,直到某一天,在洛桑机的街头遇到了一个少年。我终究还是没有忍住那股冲动,将他送回到了她的身边。

她一直想找的人,他给她送回来……

也许有一天,世界不再有人记得他,他只希望,有个人依旧记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