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今生不应有恨 > 第一百五十回旷世宣言中华大地老少联谊终成正果

妙音救助倒地老人后离开医院,去了何方?人的行动轨迹其实是飘忽不定。

老人从医生那里知道,救助他的尼姑是武汉某个寺庙的。

没几天,郑州某大学的一位男生投书报社网站,简述了他在尼姑救人时所见,并附上一张照片。他说“我只是旁观者,想上前救助,又怕惹事在身,相比最美的尼姑,很惭愧。”

妙音救助倒地老人的事,在郑州有些连锁反应,不过也仅此而已,生活的洪流,把美的丑的伟大的渺小的都掩盖掉了。

三个月以后,妙音正在做功课,主持把她叫去,问及她在郑州的经历,妙音才不得不承认她很平常的帮助过一位跌倒的老人,主持让她看报纸上的照片:妙音只身孤零零蹲在倒地老人的身边,正在打手机。

“那位老人专门来武汉寻找你,去了几个大小寺庙,好不容易的找到这里,人家很诚心,你见一下吧!”

“不见行吗?”妙音问。

“为何不见呢?”

“我闭关了,想求个清静。”

主持也没强求妙音,出来对老人说:“施主,你要找的最美的师傅,她正在闭关。她说你不必把这事放心上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注意身体,赶快回家。”

“师父,我总算找到她的地方。等于见到了恩人。我今后一定笃信如来观音,家里请了观音娘娘。我想起已经过去的六十岁中,有一件事想起来就心里难受。十七年前,我花钱买了个老婆,一看年龄太轻,我虽没敢玷污人家,但还是转卖给人家了,如果姑娘落入陷阱,我有罪啊,自那以后,生意不顺,身体也总不好,上回我跌倒在车站,几乎丧命。”

“你遇到了佛门人救助你,这是因为你在这件事上还不是完全在作孽,有点德。这以后皈依如来,多积德行善,比寻找恩人还要重要。”

“师父,行善积德我是一定的,必须的。也得记住,我已经把恩人的照片供在家里。”

妙音之所以不见这位老头,是不想勾起往日的心酸。在郑州医院的病房里,她已经确认这个倒地的老头,就是父亲为还赌债把她卖给那个有岁数的男人,虽然他没有强迫她,但是他把她转手卖出。唯一想到他的好处,是他给她买了一身再生布的棉外套,那时她身体不好,很怕冷。

这以后不久,在人贩子转移她的火车上,她遇到大恩人多卿教授和艾椿教授,命运有了大转折。也许她应该感谢没有留下她当老婆的老头,要不,她不会遭逢恩人,不会进入佛门。

这人的恩怨靶向有时还真的不好定。

第三天,老头送来一块谢恩大锦旗,红绸上有黄色的楷书:佛门恩人,最美妙音。署名是:水忆德。

这姓名挺大气,传说水姓起源公共氏,始祖名水德。小人物水忆德辗转千里寻找恩人,就这件事来说,可是够大气的。比起那些遇恩装不知恩,甚至恩将仇报的人,有天地之别。

妙音不看锦旗则已,一看差点晕了。她又猛想起肖师太的怎赠言:临水照花。

原来妙音以为遇见关淼,就是应着“临水照花”,可难道应在这个叫水忆德的身上?要说这个“应”,其实是处处有应,只是一般人不留意吧了。

妙音实在是佛门雷锋,她的事迹不仅是这一桩,所以赴美访问的高僧弘法演讲中要举她为正面例证。

不久妙音收到艾椿教授的信,反复读了三遍,得知多卿爷爷已经仙逝,不觉眼睛红了。而艾爷爷还能去美国,说明他身体尚好,很希望能再见他一次。

这时候,其实艾椿已经回国。他在美国客居近一年,无奈心里老是放不下中华老少婚恋联谊会的事,在死之前能把这件事办好,也就心安。虎子妈是依依不舍孙女,小孙女近两岁,很可爱,但是她想,同孙女在一起的日子还比较长,而同老头子在一起搅杓的日子则不会很久的,望九的老人说走就走的,而老头子也一时一刻离不开她,于是泪洒亲情,告别大洋彼岸美利坚,毅然跟夫君回到故国中华。

说起老少婚恋联谊会,还得从黑白说起。

有次黑白同艾老闲聊,说到在狱中,精神枯燥的牢友们争相看《别情钩沉》,黑白说:“艾老,你何不利用你的影响,办个协会。”

“我有何影响,办什么协会?”

“你的《别情钩沉》,我的几位朋友说,书店缺货,书店经理说,来了两批,不几天就售完。这不是影响又是什么?把“别情”们拢到一起,共同孵着取暖,也就是个协会一类吧。散落在社会各个角落的老少恋人和夫妇,处境总体来说不是太好,为什么不能抱在一起,彼此温暖着呢?”

“有个这样想法。你这一提,可见英雄所见略同。那好,趁我还能苟延残喘,就抓紧时间干起来。”

“艾老,你先起草个章程,贴到网站上,先看看社会反映。”

艾椿是个行动主义者,说干就干,很快他起草好有关章程。

中华老少婚恋者联谊会成立章程(草案)

一、 成立宣言

在今日进步中的中国,各类协会如雨后春笋,而老少婚恋者们,至今尚没有个联合体,其实早就应该有的,这很不符合我们的阳光时代。自古至今老少婚恋基本上处于地下,地火催春草,春草又总不能长久,但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自古至今老少婚恋没有斩尽杀绝,

为何老少婚恋自古有之,而今还没有个协会之类的联合体?一是老少婚恋的合法性没有得到确认。社会人行为的合法不合法,并非一定要写在法律上,而是在人们的心里有杆合法不合法的秤。在人们的内心里,老少婚恋向来是异数。二是老少婚恋大多不能善始善终,悲剧多喜剧少。三是没人理直气壮的登高一呼,来召集散居社会角落的老少婚恋者。

时至今日,社会进入对老少婚恋最为包容的时代,人们的内心对于老少婚恋认为是异数的正在逐步减少。老少婚恋的喜剧则越来愈多,悲剧正在逐渐变少。在文学上老少婚恋的题材也受到重视,作家庸夫有百万字的长篇《今生不应有恨》问世,这是迄今为止对老少婚恋最为专注描写的一部文笔俱佳的大作。这些都说明,老少婚恋进入新的时代。

我们不能辜负愈来愈进步的时代,不能辜负老少婚恋中的可歌可泣,不能辜负老少婚恋中付出许许多多的自己,不能再萎缩在社会的角落里,不能自贱自愧。我们没有损害社会,损害经济,损害他人,损害道德。

我们完全不必低下尊贵的头颅,应该高昂的抬望首,和同在一个感情圈内的同胞拉起手。让我们拉起手唱起歌,围着圣神的生命之火唱吧跳吧!

二总 则

协会者,协同同道或非同道者之间彼此愿意沟通交流的一个平台也。大到国与国之间协调的联合国,小到养狗养猫养虫者之间的协会,各式各样的协会建立,表示人类社会必须有的互动交流。老少婚恋联谊会,是个诗意的协会。

成立老少婚恋者协会,必须清除这三个障碍:一是陈旧的传统观念,传统观念一直视老少婚恋为怪物,就像当初**的幽灵在欧洲徘徊。二是老少婚恋者的自卑心态。长期以来,老少恋人理不直气不壮,畏畏缩缩。三是散沙状态。各自躲在象牙塔内,不能身气相应。

时代的进步,使上述障碍逐渐得到排,老少婚恋合法性的理论建树也在不断完善,老少婚恋者协会的成立当其时也,时不我再,为了散落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老少婚恋者,能够有个交流平台,拟定成立中华老少婚恋者联谊会。

老少姻缘所处风险环境,使得其常感寒意,正因为这有,才需要抱团取暖。老少婚恋协会不是争权夺利的平台,是分享痛苦化解苦恼共享温暖的人性的平台。

联谊会运转的经费,不靠收取会费,只要是收会费的协会,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协会,现在国内各式山寨协会何其多也!老少婚恋协会的经费,靠会员以及社会的捐助,就像美国的许多大学,靠捐助生存发展。

三、口号:老少婚恋不妨碍他人。

四、宗旨:共享温馨,化解痛苦。

五、细则

一、凡是有过真情的不带功利的纯粹的老少婚恋经历的中国人,不分民族、信仰、党派,穷富等,都可以申请加入协会。

二、“纯粹”是指合法的老少婚恋,属于婚外恋的老少婚恋者,不能加入协会。

三、有传染病者,不宜加入协会。

四、有过家暴的人,不能加入协会。

五、正在服刑的人员暂不能加入协会。

六、同性老少婚恋者,暂不加入协会。

七、进出协会自由。

八、男大女二十岁以上者(含二十岁)、女大男十岁以上者(含十岁)方能加入协会。

宣言在老少婚恋网站贴出后,一个星期左右,应者寥寥。艾椿干脆不再开启网站,觉得好没意思,你登高一呼,没人尿你。社会难道越来越开放,人的内心越来紧闭吗?

后来去了美国,有多少人愿意加入的,艾老就不去过问,统统交给了黑白。

艾教授从美国回来后,黑白赶紧向艾会长回报有关情况。虽然这会长要由第一次大会选举产生,但黑白觉得艾教授理应是会长。在中国,历来是谁打天下谁拿权杖,说白了是枪杆子里出江山,至于其合法性没有多少人过问。

黑白说,响应成立老少婚恋者联谊会的人,越来越多,涵盖二十个省、三个自治区、两个自治区和十八个民族,二十个省中,有台湾两对老少婚恋者响应。

艾椿一听,甚为高兴。宣言终于在中华大地发酵了。

黑白说:“我现在更体会到老少联谊会成立的意义。在这个感情世界里,我们一向轻视老少间的感情,乃至本可以避免的悲剧发生了。这位女青年是鹰潭市的一位不错的护士,芳名方秋萍,很年轻,不过31岁。在一个拥有数十万粉丝的娱乐游戏直播平台任主播,看似心态年轻,实质老化。她竟觉得自己很老了,加上还是单身,精神压力很大。”

“现在单身族正在壮大,不要自己压垮自己么。”艾老说,去了趟美国,他更通达了。

“家里一再催促她成家,年龄相当的相亲接踵而至的结果是NO,而有些很不错的四十多岁的男士很看好她,她却觉得这是一种耻辱,我怎么嫁给老头啊?你看,她认为同超越他十岁的男人谈朋友是种耻辱,这观念陈旧啊!适逢亲人离世,情绪低落而绝望,自己结束了锦绣年华,很为惋惜,如果她不那么鄙夷老少间的感情,可能不至于轻视自己的宝贵生命。环顾现今,有多少老少间的感情生活,其乐融融。”

艾老心情沉重,他缓缓的说:“为什么有些优秀的女孩,对感情的理解那么狭隘?曾经风靡全球的《坦克尼克号》中的主题曲“我心永恒》,誉为世界经典,演绎这首名曲的是世界级歌后席琳,她品貌具佳,可她年轻时拒绝了不少所谓的白马王子,而专意于比她大26岁的曾提携她进入歌坛的雷尼,世人总不看好两人的婚姻,尤其在席琳31岁时,老丈夫得了癌症,席琳不离不弃,直到72岁的丈夫离开世界。这位既然是直播平台主播秋萍女士,应该知道席琳的婚姻观吧 ,就是婚姻中年龄不是问题。”

多少中国女人观念上出了问题,酿成人生悲剧啊!

十月十日,在中召开第一次老少婚恋成立大会。

成立大会召开的通知,是在网上发的,届时到底有多少人与会,艾教授心中无数。

会议的筹备出乎艾教授的意外,来了几位青年志愿者,黑白只是张贴了几分招聘志愿服务着布告。

“这个会议是有史以来从没有召开的会议,你为什么愿意服务?”艾教授问一位男青年。

“爱情不是青年人的专利,老少之间有感情并不奇怪。我的父母年龄就相差二十岁,在我的记忆中,父母相处和谐。”

“那你应该动员父母来参加我们的会议。”

“但是,我的父亲已经病故。”

艾教授又问一位女志愿者,她是位刚刚大学毕业的文科学生:“感谢你无偿的服务会议,你对这样的会议持何种心态?”

“我是搞社会学的,想一边服务一边做些调查研究。要问我的态度,我不支持老少婚恋。”

“为什么?”

“我觉得无论老夫少妻还是老妻少夫,从形象上来看,怎么样都缺少美的感觉。一位满脸沧桑的老男人,一位风情万种的女人,结为夫妻,无论如何,唤不起美感的。但是我对这样的协会感到兴趣,这表示我国社会生态的多样性。”

另一位女青年服务者则说:“我觉得人的形象美不美,不只在于表面形象,更在于内心。历史上的汪精卫是个美男子,但是我看到他的几幅照片,无论如何唤不起美感。”

艾教授没有想到他接待的第一位报到的人,竟是巴蜀之地来的伍老先生,陪同伍教授一起来的是位非常年轻的姑娘。显然伍教授不太可能有芳龄如此小的恋人。

若干年前,艾椿正闹师生恋,热恋中的苦恼折磨着他,正好看到一本以介绍婚恋为主的杂志上,登载了一篇报道,年龄差距四十岁的老少恋人,公开结婚,男方正是伍教授。艾椿当即给伍氏夫妇去信,诉说了处于老少地下恋情中的苦恼。伍教授在收到许许多多的读者来信,基本不搭复,但是破例给艾椿复信,鼓励艾椿从地下转到阳光下。

以后伍教授夫妇庆祝结婚十五周年,邀请艾椿光临,艾椿因为要参加衣裳大夫儿子的特殊婚礼,没有赴巴蜀。

这两位精神上多年相交的老友,第一次相见,殊为激动,彼此为对方颜面的衰老而感慨。有人说,人到衰年,老友之间,不见面比见面好。正如一些已经不在位的老年名人,为了所谓的政治需要,偶尔还挖空心思想在公众场合露上一脸,其实效果并没有本人想的那么好。老友老年见面同老名人政治家出镜是两回事。老友之间能见面是种难得的缘分。

伍教授老先生不远千里从巴蜀赶来赴会,确实是让艾教授感到高兴。

“艾教授,这是我的The little lover。”伍老把身边娇小美貌的姑娘介绍给艾椿。

“我中考已经结束,陪老爸来的,爸常说起艾爷爷,这次来就是想见见艾爷爷是什么样的?”

艾椿为伍老晚年还有这么个小女儿惊讶又高兴。想起如果能坦然保留他同女弟子的孩子,如果是女孩,也应该有这么大了。

艾椿见女孩手里拿了本新出版的《小说月报》,便问;“你爱看它吗?”他想一个初中毕业生能读这样对文艺刊物感兴趣,这是可喜的。

“我爸爸全年订下的,不过主要是我看,上面的字太小,阿爸的眼看它很累。”

“上网看小说吗?”

“很少上网,网上的东西低级的多,我还是对有品位的纸质读物有兴趣。”

艾椿不免对眼前的小姑娘刮目相看,他转身对在一旁微笑着的的伍老说:“姑娘这么年轻,就爱看书,能够看《小说月报》这样层次的杂志,可是难得。”

“我书架上的古今中外的优秀文艺作品,她喜欢翻翻。我倒不希望她过早的接触文艺,中学阶段功课多,要考上比较好的大学,不能不放弃一些爱好。等以后大学毕业,有了工作,再欣赏文艺。”

“可是伍老,看看周围,成年人有几个在捧着文艺作品的?就我接触的几位朋友,家里有经典文学书籍的的,几乎没有。老年朋友中,一多半业余时间或在麻将声中度过,或孵在电视肥皂剧中,或在各式各样的以骗老人钱的所谓健康讲座中耗费时光。中青年朋友中,看他们总是急急匆匆,或在路上,或在酒场,或在娱乐场所,极少有人静下心来读点书。没有信仰以及急功近利的时代,使人远离文学,这是很令人忧心的。”

中国老人就是这档脾气,忧国忧民样的。

安置好伍先生住宿后,紧接着接待六十年代在“四清”时合作过的艺校学生小鲍,现在已是标准的老鲍。

“你是鲍鲲吧,见到你真高兴。”艾椿紧握这鲍鲲的手。

“艾教授,您发起的这个协会太有意思了,你看,我们来了三个人。”

“艾片长,还认识我吗?”鲍鲲身后斜出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

艾椿很快判断出,她是当年皇邨女民兵班长。皇邨是淮河边上一个小村庄,一个生产队,也是当时全国农村“四清”时的一个“片”,艾椿是这个片的负责人,村民敬称他“艾片长”。

听到“片长”这个称呼,艾教授心里热乎乎的,一下把他拉到往日的时光。

“你是牛玉,民兵班长吧!”

“艾老师,你的记忆真好。”

艾教授站起来握住牛玉的粗糙的手。

“这是我女儿。”牛玉把身旁的风华正茂的女人介绍给艾教授。

艾教授的记忆很快复活,这牛玉的女儿应该是鲍鲲的妻子。

多年前,鲍鲲下海,组建了一个演出队,去社会各个角落演出,也到过中州市。其中就有牛玉女儿的花鼓,她的歌喉也很好。那时艾椿就知道,牛玉很希望女儿守候鲍鲲一辈子。

四清时,鲍鲲与牛玉之恋,曾是四清工作中的一大新闻。但是这违反了所谓四清工作队员的纪律,鲍鲲中途被“解押”回校,而牛玉很快被父母嫁到偏僻的山里。后来痴情的鲍鲲还找过牛玉,这时,牛玉的丈夫已经病死,留下了一对儿女。鲍鲲从经济上不断接济生活困难的牛玉,牛玉的女儿后来考上省艺校。牛玉深感欠了鲍鲲的情,看到鲍鲲中年还是独身无后,让女儿为鲍鲲延续香火,但是鲍鲲不同意。

那时鲍鲲带演出队来中州市酒店、娱乐场所等地演出挣钱,苟经理请来演出时,遇到了艾椿,正是鲍鲲很苦闷的时候,当时艾椿说:“你们也是师生恋吧,顺其自然,看来还不只是牛玉的好意,我看女孩对你也挺依恋。”

俯仰之间,已为陈迹。鲍鲲同牛玉女儿终成伴侣,直到现在。

鲍鲲从手机中亮出一张照片,是个明朗可爱的男孩。“这是我们的儿子,已经小学五年级了。”

“我看这挺好,牛玉一番心意可嘉。”

“我老爸可是太喜欢这个孙子,我祖父、父亲,都是单传。”

“好,好!”

“我儿子有意思,老要我光胡子,他说,要不同学以为我是他爷爷。”鲍鲲感叹,“夫妻二十岁差距还是个不小的差距啊!”

“差距大,不在年龄上,在观念上,在感情上。观念上去了,感情有了,不存在差距!”

鲍鲲笑说:“还是我们会长深刻。”

“谁是会长?我不过是召集人,我倒想投你的票,你来当老少婚恋协会会长,你年富力强。”

艾椿迎来的第三个与会者,是他没有想到的,柳留梅大学时的同班同学豆腐,她姓窦,因为来自淮南,淮南豆腐天下闻名。因为她五官端正,一张皮又特别白嫩,享有昵称“豆腐”美名。而到夏天,小窦的杨柳似的赵飞燕似的嫩腰,很吸引眼球,又有“细腰”的昵称。

“艾老师,我们有近二十年没有见面了。”小窦说。

艾椿一想,那是柳留梅二下江南,应聘试讲前,同细腰见的面,去祝贺细腰新婚。细腰的丈夫是个民办企业家。当初细腰大学毕业后,去了一家乡村初中当教师,工资低,工作累,她便辞职南下,她的姣好脸面和诗意青春,找到工作是不成问题的。没有想到她的老板竟强奸了她,因为老板是单身,答应娶她,细腰便隐忍下来。后来细腰同丈夫终于分手,又结识了现在的丈夫,是位丧妻多年的医生。

“老师,我丈夫比我小九岁,不到老少婚恋者协会章程上规定的年龄差距十岁,还能成会员?”

艾教授笑说:“哪有这样严格。像你们这种女大男小类型的,我看登记表上只有三例。”

因为是师生关系,又都已经经历了人间风霜,交谈没有什么障碍了。

“老同学柳留梅怕还不知道我的情况,以为我还当老板娘子。许多人以为丈夫是老板,很风光,其实那种苦谁知道?尤其是他玩女人,我不能忍受。离婚后,我不想再成家。后来遇到我现在的丈夫,是普通医生,妻子病故,他一再说愿意同我生活,我父母一定不同意,因为他比我小得多,这在中国非常违例的。有回,我们一起看《尼罗河惨案》的碟片,他说影片故事原作者是英国人阿加莎,侦探小说女王。阿加莎原来的丈夫没有多少钱,后来发迹成暴发户,同别的女人厮混,阿加莎是离婚后到了国外,埋头写侦探小说的。阿加莎39岁时候,有了第二次爱情。”

艾教授说:“是啊,还是两个人比一个人生活好。”

“那时,我已离婚五年,正好也是39岁。而阿加莎第二次爱情的男友,比她小十四岁,才二十五岁。燃烧的爱情,顾不得许多,两人公开结婚了。阿加莎的婚姻对我是鼓励,但我并非像阿加莎那样燃烧,我还比较冷静,考虑到我男友人品很正,骨子里爱着我,我们就在一起生活,至于那个红本本,我还没有勇气去领。”

“男人有没有真爱,一般女人发现不了。阿加莎以她小说家的慧眼,发现比她小十四岁的男友心有真爱,我想,你第一次结婚实际上被强迫,这一次你发现了男友有真爱。走到一起是对的。人家阿加莎比丈夫大十四岁,你丈夫不过小你九岁。阿加莎第二次婚姻不是相守到老吗?至于那个本本,倒在其次。能来这里参加老少婚恋者协会第一次成立大会,比领个本本意义大得多。”

“是我老头先看到你在网上发的成立协会消息,让我看,我就笑了。我先生问我为何大笑,我就说发帖人是我的恩师。我老头就说,难怪呢,有这样的恩师是你的骄傲。我们一定参加。”

“那你先生为何没有来?”

“他后天赶来,因为他要为一位远道来的病人诊治。我先生是中医,治妇科、小儿科是祖传,在地方有点名气。”细腰问,“我的老同学来了吧?”

艾椿会意她说的老同学是柳留梅,细腰是知道当年柳留梅同恩师的故事的极少数人之一。

“小窦,我对不住你老同学,她不会来的!”艾椿语调颇为沉重。细腰也就打住。

两天的报名时间结束,共有八十二对老少婚恋者与会,开幕式前,中州市长驾临,令艾教授多少有些意外。市长热情洋溢的表示祝贺。会议主要的推选会长。现在的许多协会,为争会长,闹得不可开交。比如书法协会,挣上会长,身价猛增,他的字价格就上去了。利益驱使,争当会长,也就不难理解。艾椿要当会长,应该说手到拿来,无人能更他争夺。但是艾教授并不想占会长宝座。

会议是在中州大学召开的,成立大会在哪里开,颇费一番周折。只是因为中华老少婚恋者联谊会,经中州晚报亮相以后,不断发酵,独具慧眼的中州大学校长,主动与艾教授联系,希望会议在中州大学召开,提出可以无偿的提供最好的会议室。这位校长已经不是原来的花岗石脑袋的校长,他曾经因为艾椿的师生恋,停止艾椿的课。

新任校长是留美博士生,喝过洋墨水的人,眼界就是不一样。果然效果出来,中州大学的宾馆客源猛然增多,各地记者和与会者,基本上注满了大学宾馆。大学文学院新闻系,特别组成大会采访组,许多会议花絮,被采访组发掘出来。

大会由艾教授首先发言,简短的介绍会议的筹备过程,然后提出会议的主要内容是两方面:一是讨论联谊会章程,二是选举会长,三是确定下次会议地点。

艾老的讲话中涉及会员选举时说:我们的联谊会应该是有生命力的,会长是个火车头,这个人不必所谓德高望重,但他应该对我们这个协会充满浓厚的兴趣,无论干什么,兴趣是很重要的。他还应该是比较年轻又精力充沛的,让一个身体衰老精力不济的老人去做领头羊,这是对他的不尊重。他还应该富有想象力的,我们这个协会本身就是想象力的象征,墨守成规的人很难胜任中华老少婚恋者联谊会会长的职务。

对于艾老的发言,与会者是肯定的赞扬的,但不少人提议,艾教授任名誉会长,艾椿说,如果要设置名誉会长,他认为巴蜀来的伍教授最有资格胜任。他始终坚定不移光明磊落高举老少婚恋的大旗,而且终成正果,自己同伍教授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但是无论艾教授怎么说,与会者用选票还是将艾椿推举到中华老少婚恋者联谊会第一任会长的宝座上,因为没有他的始终努力,加上他的《别情钩沉》一书的社会影响力,这个协会不会这么快的成立。难得的是,他虽已高龄,依然充满激情和想象力。不过两位副会长比较年轻,一位是鲍鲲,一位是细腰小窦。

会议中途,来了个三十多岁的姓张的男人,他说是独立调查者,在中国,从事独立调查的人,可谓寥寥,因为以往的独立调查人的命运都不好。这几年有所上升。一个社会的民主和文明程度,可从独立调查人的兴旺上显示出来。他说他这几年也注意了中国社会老少婚姻问题,总的感觉是不容乐观。他刚从浙江浦江来,在浦江遇到一位农村高龄老人张有富,他七十岁时娶了三十岁的女人,生了两个儿子,自感后继有人。但是近况忧人,现在他年衰多病,儿子尚在少年,儿子都不愿意提及老爸,因为父子年龄差距在七十一岁。更主要的是张有富一点不富,经济拮据,现况凄凉不堪。张调查是在网上得知中州市正在开中华老少婚恋联谊会,急忙赶来,把他的一份有关独立调查报告交给大会。

张调查有两点意见:一是老少婚恋必须有物质上的保证,杨振宁和翁帆以五十四岁差距结为夫妻而能成为佳话,原因之一有充裕的物质保证。否则,结局难说。二是不宜提倡老少恋,不宜渲染所谓老少恋的诗意。但是也不能反对甚至干预正常的老少感情。

张调查的声音,可能是这次大会中不太和谐的杂音。但是艾教授却觉得很好,有所谓杂音比没有好,水至清并非佳境。

在协会任职的必须是老少婚恋者。这样,涉及担任大会秘书长的黑白,能否在会议闭幕后,能否任协会秘书长?他是否是老少婚恋者呢?

黑白同胡好最终没有能走到一起,尽管黑白在坐牢的开始给胡好的信中燃起了激情之火,但终因为被胡好的冷淡浇灭了,出狱后胡好倒是有意示爱,但黑白已经难以响应。黑白的心属于监狱中一位女狱警,比黑白大了九岁的丧夫十载的女人,正是这位既坚毅又柔性的女性监区长,在黑白数年的监狱生活中,逐渐进入黑白的心,而黑白的才华和刚毅忠正,被女监区长所看重。黑白出狱前,有过机会对她表白过:“我相信我们之间没有天河吧!”

黑白心里的女人,出狱后知道的人寥寥,毋士禾知道,艾教授从美国回来后知道,还有女监区长的独生女儿知道,她比黑白小十八岁,已经是一位艺术院校的二年级大学生。她是支持母亲同犯人黑白的感情往来的。

艾教授得知这一情况后,欣然推荐黑白当中华老少婚恋者联谊会秘书长。

会议闭幕式上,艾会长有个简短的发言:“女士们、男士们:我们是一堆鷄蛋,但苦涩的元素把我们变成了便蛋,很有韧劲的蛋,但依然很弱势。我们必须互相成堆保暖,积土成山,风雨兴矣!我们也能有成山的时候。”

结束时,有一场分别宴会,由东方控股公司董事长剑崴宴请,酒杯晃还,离别依依之情不再细述。

不幸的是,名誉会长艾椿教授宴中突发脑梗,急送医院,回天无力,一个鸡蛋终于没了。好在他为之奋斗的中华老少婚恋者联谊会终于成立。

这天夜间,柳留梅梦见她到了艾教授家,推门而入,四处找人,空荡荡没一个人,抬头见墙上挂有个黑边镜框,里面正是恩师的温馨遗照,醒来,枕上湿了一大片。

艾教授生命终于结束,但是生活并没有结束,爱恨没有停止,欲知生活的洪流如何奔泻迂回,青眼聊看红尘变幻。

(《今生不应有恨》全本完)2016年2月28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