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名门暗婚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番外——青春重走一回

名门暗婚 第一百一十二章 番外——青春重走一回

作者:华珊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37:12

教我?

究竟是什么按摩法?宁愿忍痛也不去医院,而是现教我这个徒弟来治疗,想必应该是什么医学上的秘术。

我瞟了一眼他的脸色,虽然看着很正常,但一想到白天他吐出的那一口血,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

本姐姐聪明的判断着。哥在部队待那么久,经常受伤是难免的,他应该懂得治疗一些小伤小骨。

于是,我郑重的点头,神色凝重的扶着他往床上走去,等待着师傅的虚心教导。

哥的脸上浮出一抹莫名其妙的笑容,他是如此好面子的人,我想大概是因为受伤的缘故,疼了以笑代之。

我一边帮他拿枕头,一边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安慰。“疼了就哭出来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哥躺在床上嘴角抽了抽,“你真不会安慰人,受伤就哭的男人,还是男人吗?”

我睁大眼眸疑惑的看着他,“为什么不可以哭?算了,不是教我帮你按摩吗?怎么做。说吧!”

我边说边撸起袖子,做出一副要大干一场的架势,我可不想陪他进来讨论男人是否值得哭应该哭的理论。

“先去洗澡!”哥霸气的半躺在床上,漫不经心的吩咐道,目光深邃得让我看不透。

我的头顶一直乌鸦飞过,目光呆滞的看着他。实在想不透好好的按摩为啥要去洗澡。

哥的剑眉挑了挑,“怎么,这么大了还要我帮你洗吗?我是很乐意,就怕……”

我吓得后退几步,镇定下来闻闻身上的汗臭味,思索着该去洗澡,不然细菌感染哥的伤口就不好了。

于是,屁颠屁颠的拿着浴袍跑去浴室认认真真的洗一番才出来。

哥依旧是刚才的姿势,拿着手机在打电话,神色凝重,整个姿势却很撩人。

我想。如果他不是哥哥,我应该会心动。

他看到我走出来,急忙挂了电话,目光灼热的看着我,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大概是受伤的缘故,声音变得有些沙哑。“过来!”

我快步的走过去,担心的说,“哥,干脆我们去医院吧,你声音都变了!”

他拉我坐在他的旁边,抬手抚摸着我的头,笑得意味深长,“傻瓜,只有你才能治好我。”

我歪着头,显得有些着急,“我又不是医生,那你快点教我吧,怎么按摩!”

哥轻笑出声,“不着急,慢慢来,你是第一次,怕会难受!”

我疑惑的看着哥朦胧的表情,简直帅的不可思议,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爽快的说道,“没事,我经常帮老陆按摩,懂得力道,不会太累!”

哥轻笑着摇头,暧昧的帮我整理衣袍,“真是哥小傻瓜,也难道我这么不放心你,被人骗了都不知道!”

我抚摸着哥的胸膛,白天被皇甫博文打了一拳的那个位置,忽略掉他的话,不放心的说道,“还疼吗?”

哥严肃的点点头,“所以,你要帮我啊!”

“说吧,怎么做?”我瞄了一眼他的胸膛,又抬头认真的看着哥,有一种豁出去的感觉,同时也有一种期待,究竟是什么样的按摩法,能够让伤口自行好的?

我也想知道。

哥狭长的眼眸微眯着,声音也变得有些不正常,“我需要你乖乖的配合我才行!”

我连忙点点,不耐烦的催促,“怎么那么多废话啊,快点吧!”

我一边说,脑海里一边冒着平时看到书中的按摩法,指腹轻柔,顺时针旋转……

正在想着,哥就暧昧的凑过来,紧紧的抱着我,轻轻的呼唤着,“妞妞,我很难受!”

我紧张又害怕,这完全和我想象的按摩完全不一样,整个身子抖得厉害,“那怎么办?我又不懂。”

直到哥的唇覆上来……我感受到撕心裂肺的痛时,才知道。

风无极这个混蛋,彻头彻尾的就是一只禽兽。

我被他折磨得浑身散架,哭着求饶他都不曾放过我,直至天明,我昏睡过去……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醒来时看到床上的那抹红,急忙害臊的拉被子去挡住,我才发现床上空空如也。

想到昨晚自己的那个脓包样,气得捶胸顿足。

“以后你不听话我就这样治你,下次还敢不敢不听我电话了?”这混蛋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随后把我又压回了床上。

我抿嘴摇摇头。

“还敢不敢和别的男人一起吃饭,随便上别人的车?”

我狗腿子的摇头。

风无极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亲吻一下我的额头,“这才乖!”

“风无极,你是个混蛋,我可是你妹妹!”我忍痛躺在床上对着他大吼。

他邪魅的笑着,“谁告诉你这种认知的?你可是我从小养着的媳妇,告诉我是谁,我打他。”

我烦躁的推开他,“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嫁给你!”

他一脸淡定,“这种事我承认就可以了,你不需要承认,因为咱两是一体的!”

“你……真是……”我正想说他这个混球。

倏而门外响起王妈的惊讶声,“大小姐,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快醒醒!”

哥起得比我快,随手拉过旁边的衣服利索的穿上,我别开脸不看他的身体,也急忙穿上衣服,跟着他出去。

我还没站稳,哥伸手托着我的腰,担心我走路不舒服,带我站稳看向王妈的方向。

才看到贝贝卷成一团睡在花圃里,衣服整齐的叠在一旁,充电器一头插着手机,一头插在泥土里。

我擦……

这是什么情况。

王妈蹲在花圃旁边把贝贝拉扯起来,“你喝醉了怎么睡到这里来了?”

我站在风无极身后噗呲一笑,感觉到风无极深情的眼眸正看着我,又急忙收拢自己裂开的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朝妞妞走过去。

一手撑着自己的腰,半蹲着去拉贝贝,“贝贝,起床了!”

紧紧的攥着花卉不愿意起来的贝贝,倏而坐起来,惺忪着双眼,“发生什么事了吗?怎么大家都在我的房间里!”

“你的房间全昆大挪移了吗?全部搬到外面来了?”哥双手怀胸,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两。

贝贝眼睛大得像铜铃般,如婴儿的样子惊奇的看着周围的一切,撕心裂肺的大吼。

“这是怎么回事?我记得我半夜出来吹风又回房间的,是哪个混蛋把我抱出来的?”

我咧嘴干笑,“我想……那个混蛋应该是你!”

说着瞄了一眼贝贝整齐叠在旁边的外套和插在泥土里充电的手机,名嘴偷笑。

贝贝捂着脸,倏而站起身,审视的看着四周,“我警告你们,这件事不允许传出去!”

说完还不忘捡起自己的手机,往自己的厢房跑去。

我抬手掩嘴偷笑,贝贝的糗事大箩筐,已经不差这一件了,每次都能让我回味好几个月,今后的一段时间我都有笑料可谈了。

“开心吗?”站在旁边的风无极伸手揽着我的手,动作熟练又亲密,就好像熟悉的夫妻一样。

我皱眉推开他,“我以后再也不相信你!”

说罢转身走向客厅,不见明妈妈,想必半夜被风爸爸给接走了。

当然也没有看到皇甫博文,又没有长辈在,我变得肆无忌惮,毫不客气的转身对着跟上来的风无极大吼。

“你知道吗?我很讨厌你这样操纵着我的人生,我想自由的长大,自由的恋爱……你不在我们身边的那段时间,是我最快乐的日子,八年不见你,我前所未有的自由,你一回来,我又感觉自己呼吸不到氧气了!”

哥冷静的看着我一股脑的说完,淡淡的笑着,“我知道!可是八年前我回来时,你还说等我回来,咱两就结婚的!”

我气得脸红脖子粗,背着小手在原地转了一圈,歪着头哭笑不得,“八年,八年……八年抗日都胜利了,黄花菜都凉了,谁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

哥双手怀胸,似笑非笑,“妞妞又耍小性子了是不是?昨晚你明明答应乖乖做我的小妻子的。”

听到这句话的我,一个踉跄,嘴角扯了扯,“那是因为你强迫我……”

我意识到将会说出昨晚的那些脸红心跳的事情,急忙住口,换成另外的话题,“你得给我一个时间适应吧?哥哥突然间当我的男人,我……还没反应过来!”

他温和的笑着抬手抚摸我的头,不顾我的反感,自顾自的说着,“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哪次不是让着你,嗯?”

我心中的思绪翻江倒海的捣腾,忍住想抽一巴掌在他脸上的冲动,当然,没有动手的最大原因是我打不过他,只能对着他耍赖皮。

“我不管,我想静静,不许跟着我!”

说着气嘟嘟的走出去,开走了明妈妈给我买的车,上车后我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自己浑身疼痛,瞄着手臂上的淤青。

浑身毛骨悚然,车也开得东摇西晃,想着昨晚哥**的样子,我居然也没出息的感觉到愉悦。

我想,我再也没脸再见他了。

回到家里,随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给老妈子和老陆留下一张我出去旅行的纸条,便灰溜溜的出了门。

想着这么大我还从来没有坐过火车,每次想去哪里,哥就给我安排了私人飞机,这次我要自己做主,要青春重走一回。

我走在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排队买票,尝到了人间的苦头,我兴奋的不能自已,小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差点要尖叫出声,也忘记了昨晚的不愉快。

到我买票的时候。

售票员板着一张公式化的脸,刘海整齐的捋向脑后,手指熟练的在键盘上噼里啪啦的敲打着什么,不看我一眼,嘴里吐着几个字,“到哪里?”

我一心想做火车,目光灼热的看着玻璃窗里的她,声音居然有些颤抖。“买最快发车的那趟,终点站!”

售票员终于舍得抬头瞄了我一眼,又继续噼里啪啦的敲打着,“云南大理,半小时后发车,动作快点能赶得上!”

我郑重的点点头,双手颤抖拿着那张红色的票,兴奋的朝候车室跑去。

上了火车的我,拿着手机到处拍照,原来火车是那么的拥挤而热闹,车厢里的人朴实又热情,大家彼此不熟悉,也毫无顾忌天南地北的聊着,甚至还互相交换食物。

我兴奋的一夜未睡。余见记号。

十八个小时后,终于抵达大理,我像打了鸡血一样,拉着行李箱找了一家安静的旅馆,美美的睡上一觉。

醒来后拿出手机开机,忽略掉一百多通未接电话,给老妈子发了一条平安短信,便关了机。

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我每天行走于大理城的大街小巷,正是旅游的淡季,街上的人稀稀疏疏,没有大都市的喧嚣和烦躁,让我过得很舒心。

我看到一个小旅店转卖的广告,旁边一条清澈的小溪水流淌着,很雅致的一家小店,我一眼便看上,也忘记了家里的烦恼和舒服。

立马走进来找老板把店给盘了下来,忙忙碌碌的搞了半个月,总算有了完全属于我的小旅店,我把店名取叫风雅阁,自我认为很好听。

一个自称算命的老头子路过,对我摇摇头说对我有眼缘,免费告诉我这个店名不好,没生意。

我问,“难道叫小小家不成?”

老头子果真掐着手指有模有样的算起来,笑着点点头,“这名字果真不错!”

好吧,既然是免费的,旅店盘下来,不能赚点小钱,也无颜回家见江东父老,我把优雅的店名改成了“小小家”。

自此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这个老头子,只是生意一天比一天好,旅客爆满,我雇了一个当地张大婶帮我打理旅店。

最近我总是嗜睡,还有些恶心,胃口也不是很好,我想大概是我这段时间太累了的缘故。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才打开手机给老妈子打电话,汇报我最近的情况。

如我所料,老妈子的咆哮声在电话那头快速的传到我耳边,我满意的点点头。

看来我先斩后奏的做法是非常明智的,我总要学会长大,在家里,还有哥的保护下,我注定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孩。

老妈子掐断我的电话后,老陆就打了过来,说会在心里悄悄的支持我,惹得我一阵鄙视,我说老陆你还不如资金支持来得实际。

老陆说女孩变成财迷了不好不好。

没办法,自从把店盘过来后,我第一次感觉到金钱的重要性,没钱并非万万不能,但也真是寸步难行。

挂了老陆的电话,贝贝就打过来了,显示责备我没良心抛下她远走高飞,后是羡慕嫉妒我,问我是否能收留她?

我旁敲侧击的问着哥最近的走向,才知道我离开的第五天,哥就离开家了!

挂了电话的我,翻着通话记录,果然没有他的一通电话。

我心里直泛酸,男人真的没有一个好东西,把我吃干抹尽后就消失不见了。

发完牢骚后,我才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本姐姐我,失恋了。

我趴在窗台上对着天空璀璨的星光哭了一夜,边哭边说,“陆小娴,你哭什么,他走了你不是应该开心吗?走就走,有什么了不起,缺了他,我还会活的更精彩。”

我是被树上的两只百灵鸟叫醒的,两只鸟在树桠上比赛似的鸣叫,生怕自己鸣得不好听,我给它差评一样,只在吵得我头疼。

我踉踉跄跄的站起来,走到院子里,蹲在引进来的山泉水井边,打了一盆水清洗自己的脸,头痛欲裂。

“老板娘,你……是不是怀孕了?”端着一盆床单走出来的张大婶紧张的看着我,悄声的说道。

原本就在混混沌沌的我,像被一颗炸弹给炸了一炸,脑子里的混沌中瞬间被炸的灰飞烟灭。

我瞬间睁大眼眸,张大嘴巴,缓缓的转过身,看着穿着一件花衬衫的张大婶,咽了咽口水。

“婶,为什么这么说?”

张大婶睥睨着我,麻利的把那一盆床单扔进水池里,一边撒洗衣粉揉搓,一边说道,“嗨,我看你这样,八成就是,整天打瞌睡,还恶心想吐。”

听到张大婶的话,我整个人都坐不住了,对了,做了那种事,是会怀孕的,我怎么马大哈的给忘记了。

我混混沌沌的走出旅馆,到医院做妇检,医生是个三十几岁的老大姐,一脸严肃,“哪里不舒服?”

我害臊的扫了一眼后面排队的人,咧嘴干笑,“就是想吐。”

医生的笔在我的病例上哗哗哗的划着一排鸡爪子,冷漠的说着,“月经多久没来了?”

我倏而感觉到两耳发烫,小声的说着,“我结婚了,老公忙……没来!”

女医生停下笔,不耐烦的瞪我一眼,“问你月经多久没来了?”

我咽了咽口水,“半个月了。”

女医生抬手“哗”一下,麻溜的撕下一张纸条给我,“去做个检查吧!”

……

当医生告诉我怀孕了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的医院,目光呆滞的看着整条街,觉得风景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好看。

回到旅馆,张大婶喊我,我有气无力的回应一下,便回了房间。

怀孕?好恐怖的事情,还没谈恋爱,还没结婚就当妈了,老妈子绝对会打断我的腿。

我一个人卷成一团坐在床上发呆,想着未来的路,想着医生说孩子不要就趁早打掉的话,让我伤心的哭了起来。

又害怕,有不忍心扼杀一条小生命。

就纠结的是,我还是决定这个小生命能否到这个世界的主宰者,实在太残忍了。

我坐在床上嚎啕大哭,怪自己太傻,随意的听信哥这个骗子。

怪哥太混蛋,随意的欺负我……

在我哭得伤心欲绝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是哥的电话。

我犹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我不想当肚子里小生命的杀手,我要把这个决定权扔给他。

想到这里的我,急忙划开屏幕,对着手机大哭,“哥,怎么办?我怀孕了!”

话未说完,就泣不成声。

“什么?媳妇?你再说一遍……”电话那头的声音我已经没有任何心思去猜是任何情绪了,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个声音的确是哥的。

我只知道不停的哭,没有回应他的话。

电话那头传来不同的称呼。

“妞妞……”

“媳妇……”

“老婆……”

“陆小娴……”

……

直到我在床上哭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看到床边坐着风无极,他正担忧的看着我,俊朗的脸上带着一丝倦容,目光灼热得让我想逃离。

“哥,我害怕!”我轻唤一声,抬手抚摸着他的脸,嗤笑着自己大概是疯了,做梦都梦的这么真实。

风无极亲吻着我的手背,笑得傻不拉唧的,“傻瓜,有我在,你怕什么?”

我突然惊醒,发现这不是梦,蹙眉从床上坐起来,也不管这个罪魁祸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抬着两只手捶打着他。

“你做了错事,还来这里干嘛?”

风无极抱着我,声音轻柔,“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怪我怪我!不过我来接老婆孩子回家没错吧?”

我抿着嘴难受的看着他,赌气的说着,“我不想结婚,我还没奋斗过,还没工作过……”

风无极难得顺从的说,“好,先不急结婚,但孩子要有爸爸吧,难道你想当杀手,扼杀这个生命?”

听到杀手这个词,我连忙摇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你不是会部队了吗?怎么来这里了?”

风无极笑魇如花,“媳妇都跑了,哪里有心思回部队?要走得一起走才行!”

我蹙眉疑惑,“所以?”

“所以你到这里的第五天,我就过来了……”

一想到自己始终还是脱离不了他的五指山,整个人就变得不高兴了。

伸手摸着肚子里的小生命,想着有个男人也愿意如此疼惜我,就这样过吧,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终究不属于我。

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真。

我只能叹息的认命。

当明妈妈得知我怀孕的事情,在电话那头把哥骂的狗血淋头,说怀孕了为何还不赶紧回去结婚,过段时间肚子大了怎么办?

于是,我就秉持着不结婚的原则,糊里糊涂的被双方的家长安排着,刚毕业三个月不到,奋斗不到一个月。

就急匆匆的奉子成了婚。

风无极答应我浑厚可以经营我的“小小家”旅馆,我满心欢喜的等待这结婚。

结果没实现,后来又说答应等我生下小奶球后再回去,也没实现……

再后来他去了德国,而我,也被逮着一起去。

美名其曰,夫妻不能长期分隔两地,不然感情会淡。

我的“小小家”旅馆,我再也没有机会去看过,每每想起,总是一阵伤感。

婚后的我,才终于明白明妈妈为何会向风爸爸凄惨的求饶。

因为风无极这个浑球夜夜不放过我,导致我看到他回家就想躲。

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风爸爸每次出差,都会拐着明妈妈跟着去。

因为风无极也是这样的,每次远出,只要超过三天的,必带上我,而我是次次反抗无效。

这辈子,就这样吧,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注定只能活在他的阴影中。

悲乎哀哉中,总是感到一股甜甜的幸福!

好吧,我承认,我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