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春风一顾,错爱经年 > 081 春风一顾【结局】

春风一顾,错爱经年 081 春风一顾【结局】

作者:未时呢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37:20

“这孩子是你们的?”易妈妈坐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板着脸看了一眼额角破皮贴着可爱绷的顾子说,然后问脑袋上缠了一圈纱布的顾经年。

顾经年正襟危坐,双手规矩的放在膝盖上,他先是看了一眼易染,见易染的目光根本不在自己和一一的身上。便对易妈妈点了点头,说,“是的,这是我跟易染的孩子!”

纵然之前听别人说过这是易染的孩子,易妈妈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但现在听顾经年这么说,她简直……简直想把易染赶出家门。

易染感觉到易妈妈的强大怨念,低着脑袋偷偷的看向自家额娘,小声的说,“我也是第一次听他讲!”

她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易妈妈就更加的生气了,马上呵道,“你给我闭嘴!”

易染缩了缩脑袋,往自家阿玛旁边挤了挤,然后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家阿玛。

易妈妈轻咳了一声,刚准备说话。易妈妈又是一声冷呵,“你也给我闭嘴!”

易爸爸讪讪的住嘴了,跟易染一起缩在沙发的一角,半低着头屏息凝气,竖着耳朵听着易妈妈和顾经年的对话。

只是半天她都没有听到他们的说话声,而就在此时。她的袖子被人扯了扯,她侧过头,便看到顾子说泪水汪汪的瞅着她,小声的喊了一声,“小染~”

易染脸上的表情顿了顿,虽然去年的时候想着给顾经年在自己这片沙地种出一株草,结果草没长出了,现在半路冒出来了一朵小鲜花。

她看着这朵小鲜花,怎么也想不到她是从自己的肚子里面蹦出来的。

易染抽了抽嘴角,咬咬唇,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尴尬……甚至还有几分羞涩。对,就是羞涩……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个已经八岁的女儿。

“你……”易染看了一眼顾子说额头上的可爱绷,犹豫的问道。

顾子说没想到易染会主动跟她说话,眼睛里顿时漾出了闪亮的光,咧着嘴角,露出几颗雪白的牙齿,然后摸了摸自己额角的伤口。说,“这是……我不小心摔的!”

易染伸出手,想要去摸摸顾子说的伤口,但手一出去,她就觉得有些尴尬和难受……她的手就这么顿在半空中,小姑娘眼中的期待一点点的幻灭。

易染有些不忍心……但这个孩子,自己没有尽过做妈妈的本分,甚至连她的存在都不知道……她有些惭愧。

或许是看到了易染的纠结,小姑将伸手拉低了易染的手,然后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随即蹭了蹭。

她的大手感受着小脑袋上温热,心里泛出一种异样的感觉,心里涌出一种酸涩的感觉,易染的眼眶顿时红了。

顾子说做出了一个M的口型,然后顿时糯糯的喊了一声,“小染~”

易染紧紧的抿着唇角,然后闭了闭眼睛,突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场的其他人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她。

她面无表情的说,“我……我先出去一下!”

易妈妈看着易染的背影,咬了咬牙,而顾经年想要跟着易染一起跑出去,但一看到易爸爸和易妈妈的表情,随即转过身安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爸爸,妈妈……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瞒着一一的存在,我也不应该把小染车祸和失忆的事情瞒下来……所以,真的对不起!”顾经年说着,就扑通一声跪在了二老的面前。

“爸爸~”顾子说不明白爸爸的举动,但看到易爸爸和易妈妈严肃的表情,也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然后一寸一寸的跪到了易妈妈的面前,抱着她的膝盖,憋屈的喊道,“姥姥~”

易妈妈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有些无措的看向了易爸爸。

易爸爸也不知道怎么面对突然出现的外孙,大脑也是一片空白,顾子说看易妈妈的眼神看向了易爸爸,于是转头看向易爸爸,然后甜甜的喊了一声,“姥爷~”

这下,易爸爸和易妈妈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几个人僵持的时候,顾经年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件,然后伸手递给了易妈妈,说,“这是一一跟我和易染的生物鉴定报告,你们先照顾一下一一,我去找易染!”

顾经年说完这句话,没等易妈妈和易爸爸答应,就从地上站了起来,风一般的跑出了房间。

易染其实没跑多远,她从家里跑出来之后就慌了……她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尤其是当顾经年牵着顾子说站在自己家门口,对自家额娘说,“妈妈,是我的错,你不要责怪小染!”的时候,易染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脑仁疼的快要炸掉了,但那种影视剧中应该出现的脑袋疼,想起失去的记忆什么的,完全没有出现,她只是……有一种心里说不出来的感觉,说着的,如果顾经年出车祸然后没了……那么,这辈子,她或许就这样了。

这个人伤的她最深,但她也爱的他最深。

但顾经年只是脑袋上绑了一圈的纱布,纵然是光着脑门戴着一定鸭舌帽,他易染没有不伦不类……易染甚至在看到顾经年的那一瞬间,有点心疼。

想想,她真是挺贱的。

这种想要让自己的每个细胞都把顾经年忘掉的感觉他妈的难了,她……可以做到不去找他,然后慢慢的跟这个人的距离拉开,但是她做不到这个人老在自己的身边晃悠,然后把他忘掉。

易染做不到这样!

“小染!”

易染听到这句喊,顿时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僵着脚步站在了原地,甚至连呼吸的节奏都慢了下来。

一步两步……顾经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身上的冷冽的气息也越来越近。

“站住!”易染猛地出声。

她没有转身,但身后的脚步声好像停了。

“你别再过来了!”易染确定顾经年没有再过来之后,又喊了一句。

顾经年果然没有再往前走,他定定的注视着易染的背影,目光深沉而柔情。

“你不要再过来了……”易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喘匀了呼吸,紧紧的闭了闭眼睛,然后开口道,“一一你带走吧,你也走吧!”

“小染~”顾经年步子往前了一步。

“我说过了,不要过来!”易染狠狠的转身,然后看向顾经年。

顾经年抿了抿嘴唇,然后收回了迈出去的步子,认真的看着易染。

易染捏了捏垂在两侧的手指,然后对顾经年说,“你走吧!”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不管一一是不是我们的女儿,我现在都没有接受她的准备……各个方面,尤其是心理方面!”

听易染说心理方面的压力,顾经年的眉头皱了皱,黎初原说他不可以把易染逼迫的太紧……现在,他和易染之间距离仅仅几步之遥,但仿佛是无法触及的距离。

“你什么时候可以准备好?”顾经年出声,带着几分沙哑和苦涩。

易染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顾经年怆然的站在对面,凝视着易染说,“我知道了!”

易染讶然,顾经年又说,“我会等你!”

“我等你……等你要我们!”

顾经年说完这句话,沉沉的看着易染,易染咬了咬嘴唇,然后挥了挥手,说,“再见!”说完这句话她慢慢的向后退去,直到视线中顾经年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余边农血。

“这是什么意思?”米乐皱着眉,问对面的易染。

易染趴在桌子上,一只手懒懒的搅动着咖啡杯里的液体,撇了撇嘴说,“不知道啊,就是不知道怎么办的意思……”

米乐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哎……也是,任谁突然冒出一个那么大的孩子也有点难以接受,你说当初那小丫头怎么就乖乖的跟着顾经年一起走呢?”

“我听我妈说,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去,小姑娘哭了一宿,要不是最后顾经年说,她再哭下去,我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小姑娘估计会一直哭下去!”

米乐竖起大拇指,说,“你牛逼,有你这么对待亲闺女的嘛!”

“我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啊……你说,顾子说都八岁多了,我对她的印象还是去年小姑娘一脸高傲的冷讽我呢!”

“呵……那不正好像你,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闺女……我说你这都晾了三个多月了,真的不打算去看看小丫头!”

易染眼神迷茫的看着米乐,问,“我该去吗?”

“你不该去吗?”米乐反问。

易染摇摇头,烦躁的扒拉了一下头发,说,“我不知道!”

“不知道算啦,顺其自然吧,反正也快要暑假了,说不定小姑娘背着顾经年又包袱款款的来找你了!”

易染一想到自己和顾子说相处的画面,额上三道杠,叹道,“我们两个人估计除了吵架就是干瞪眼了!”

“嘿……敢情你没带在身边养就这么对待闺女啊,可怜的顾子说!”

“滚犊子,要你有这么大一闺女心里能接受得了?”

“接受不了也得接受啊,谁叫当时激情一刻的时候没有戴套!”

“我……”易染语结,然后白了一眼米乐,随即转开了话题,“你和林雨深怎么样?”

“不怎么样,他在成都,我在A市,异地恋……也不知道最后能到哪一步!”

“哎,走一步看一步了啦!”易染说。

两人临窗托腮而坐,看着窗外的行人发呆。

三个月前,易染让顾经年走,顾经年就真的走了……那天晚上她没有回家,住了宾馆,第二天傍晚的时候到家,顾经年和顾子说已经走了,看着客厅里盯着自己的看的阿玛和额娘,易染叹了叹气,说,“我准备开个咖啡店,然后搬出去住!”

易染边说边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看着自家阿玛,接着说,“顾经年和孩子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因为这些事情在我看来也很荒谬,但它却真实的发生了,如果不是我脑子有病了,就是他们其他人脑子进水了,但……现在我不可能再回到那个圈子里了,爆出了那么的事情,我所谓的事业也结束了,反正当初爸爸您也一直反对,现在正好!”

她当时的梦想好像是做一名老师来着,但现在……谁会要这样的老师。

“你想好了?”易爸爸问。

易染看着易爸爸,目光坚定,然后点了点头,说,“想好了!”

易爸爸叹了口气,说,“从小到家,你主意都正,我和你妈妈也没有过多的干涉你的决定个,更何况是现在……孩子……”易爸爸犹豫了一下,说,“孩子虽然没有带在身边养,但我看的出来,顾经年把她教育的也很好,他们顾家……虽然是商人,但对孩子的教养都很严格,所以,大人的事情不要让孩子来承担后果!”

易染怔愣了一下,她没有想到自家老爸会这么说,但他说的没错,大人的事情不该让小孩子来承担后果,只是……这个后果,她也承担不了。

“爸爸,我知道了~”

“什么时候搬出去?”一直没有说话的易妈妈突然开口问。

易染愣了愣,然后说,“快的话一个礼拜,慢的话……”

她话还没有说完,易妈妈就说,“早点搬出去吧,看不到你我们也清净!”

听到易妈妈说这样的话,易染的眼眶顿时红了,一双凤眼里面氤氲着水汽,然后呆呆的看着易妈妈,喃喃的喊了一声,“妈妈~”

易妈妈故作生气的没有理她。

“妈妈~都是我的错!”易染又说了一句,然后没有理会自家额娘的冷淡,抱了抱她温暖的身体。

当她们母女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易染好想说一句,“我一定会幸福的”,但她没有勇气说,因为她不确定。

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有爱的能力,不确定自己独身是不是会开心,也不确定自己跟别人结婚顾子说是不是会很可怜……她不确定的事情太多了,匆匆的过了将近二十九年,等回头看的时候,发现自己连记忆都是不完整的,更何况其他的。

自从这次谈话之后,顾经年成了他们之间的禁忌,但顾子说这三个字常常被易妈妈和易爸爸放在嘴边,看到一本好书了,念叨着留给顾子说。某天烧了一顿好菜,说是以后有机会了做给顾子说……

易染实在是被他们念的无措了,借着开店的名义直接搬到了店铺的三楼。

在娱乐圈这么多年,易染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积蓄的,所以当时准备跟那个圈子撕破脸的时候,易染就拖徐锦西给自己打听店铺了。

徐锦西发了很多图过来,最后易染选中了这一家,三层的小洋楼,一楼和二楼全部装成了休闲区,三楼留给了自己。

易染几乎是把自己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装修房子上,幸好徐锦西的冷面男朋友是室内设计的行家,所以咖啡厅的设计没有败在易染的手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

咖啡厅花了一个半月装修,又晾了半个月……算起来,现在也才开业了一个月。

当初,装修完成之后,徐锦西问易染,“名字想好了吗?”

易染歪着头,顿了顿,然后说,“春风一顾!”

徐锦西当时看着易染的表情很微妙,半响他才笑着说,“不错!”

易染撇撇嘴说,“不走心!”

“还不错!”徐锦西的冷面男友说。

易染愣了。

他接着说了一句,“很符合设计的风格!”

易染:……这四个字好像是她刚刚说出来吧,设计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完成了,跟这四个字有什么关系啊。

“也很符合你心里的想法,春风一顾,一顾嘛,知道的,顾一一……”冷面男友此刻化身柯蓝说。

易染嘴角抽了抽,谢谢您没有说一顾,顾的是顾经年!

所以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咖啡厅的名字成了【春风一顾】,每次易染外出看到点名和logo的时候,总是会闭一闭眼睛,装作没看见。

因为这个名字太犯贱了,好像在说自己旧情难了似的。

易染依旧和米乐发着呆,半响,米乐突然问,“你知道冉昕茉去哪儿了吗?”

“去哪儿了?”易染半抬着眸子,懒懒的问。

“你知道布鲁斯吗?”米乐问。

易染摇了摇头,随即又点了点头,说,“好像听说过!”

“其实秦歌的英文名字就是布鲁斯……”米乐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易染的反应,当她看到易染呆愣的表情时候,就知道易染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这秦歌又是顾经年的同学,所以……故事很长很烂,冉昕茉怀了孩子,不是布鲁斯的,更不可能是顾经年的,所以……当你把那些资料爆出来的时候,冉昕茉就被秦歌带走了,然后孩子估计也没了……”

易染一想到那天在铭爵5203看到的,顿了顿说,“秦歌本来就是个狠角色!”

“可不是……据说冉昕茉被秦歌带走以后,秦歌又安排人跟着梁楚微和王富贵,所以王富贵和梁楚微的私生子也是被他爆出来的!”

易染听着米乐说着这些,就像是看电视剧一样,她简直想不到自己以前的那么多年,到底是在拼着一股子什么劲坚持到底的。

她都要忍不住的说一句,“贵圈真乱了!”

而就在易染想要发表点看法的时候,她新招的小鲜肉服务员跑到了二楼,气喘吁吁的喊了一句,“小染姐~”

易染最见不得的就是小帅哥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所以给小帅哥倒了一杯水,说,“气先喘匀了说!”

小帅哥看了看老板给自己倒的水,受宠若惊的看了看易染,然后在易染目光的示意下,仰头将大半杯水一饮而尽,抹了抹嘴角说,“不好了,顾总来了!”

“什么顾总?”米乐问。

“就是顾氏娱乐的顾总啊!”小帅哥着急的说。

小帅哥一说完,米乐就看向了易染,“顾总也放暑假了?”

“你没有看错?”易染挑了挑眉,问。

“没有,绝对没有!”小帅哥一脸认真的说。

易染也一脸认真的跟小帅哥说,“你们老板今天不在!”

小帅哥一愣,易染问,“你来找过我吗?你看到我了吗?你和我说话了吗?”

易染连着三个疑问,小帅哥有点懵,但小伙子还算机灵,随即恍然道,“谢谢小染姐告诉我老板不在!”

坐在一旁的米乐嘴角抽了抽,看着这一演一配合的老板和员工,心想,易染这演技退出娱乐圈真是可惜了。

但有句话叫做天算不如人算,就在几个人商量着怎么将顾总忽悠走的时候,通向二楼的楼梯上传来阵阵脚步声。

那轻重,那频率……易染的心跳也跟着颤了颤。

坐在对面的米乐心照不宣的笑了笑,然后对易染说,“既然是家事,我就不方便参与了,先撤……到时候到店里来找你!”

说完这句话,米乐就闪人了!

就在米乐离开位子的时候,易染也突然站了起来,拍了拍小帅哥的肩膀,然后说,“老板不在,切记!”

说完这句话,易染就拔腿上楼了。

但易染紧走快赶,还是慢了一步,因为那个该死的员工在面对顾经年的强压时,指了指楼梯说,“小染姐说老板不在!”

听到这句话,易染简直有一种想要把这个小员工开掉的冲动,易染咬咬牙,然后闪身躲进了三楼的房间。

她紧紧靠着房间的门,心砰砰的跳个不停,紧张又忐忑……很快,外面就响起了脚步声,因为房间的隔音很好,所以听起来并不明显。

“叩叩叩……”

易染的身体靠着门板感受着规律的敲门声,她咬了咬嘴唇,然后没有做声。

“叩叩叩……”

易染还是没有动。

“小染,你不开门,我就要破门而入了……”

破门而入,你以为你是谁啊,这实木门的钱是白花的吗?

“我真的要进来了!”

听到这句话略带歧义的话,易染嘴角抽了抽,继续装死。

可过了半响,易染都没见顾经年破门而入,忍不住的轻嗤了一声,但她嘴角的弧度还没有完全下去,就听到扑通一声响。

她寻着声音望了过去,顾经年半跪着,手里捧着一束玫瑰花,正面色深沉的看着自己,好像在极力的忍着什么,所以一张脸柔柔的晕开了笑意。

“小染~”明明眉头痛的都纠结在了一起,顾总还是耍帅的上扬的嘴角,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中隐隐带着泪光,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美人。

“你来干什么?”

“我来陪你!”

既然你不来,我就来陪你!

“顾氏不要了?”

“我只要你!“

【正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