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围城内外皆热闹 > 第九十八章,爱的琐碎

围城内外皆热闹 第九十八章,爱的琐碎

作者:蓝郁金香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38:34

腊八节这个晚上,家住井冈山安福县洋溪乡坳里村的肖家的气氛,可以用“瞬息万变”这个词来形容了。吴小花自导自演的‘嬉,闹,哭,笑“,肖求才的怄气,爆料,求解,卸包袱,然后大家给他敲碎心头石。最后,肖求才与吴小花冰释前嫌,重归于好。接着全家人围着火炉而坐,热乎乎吃夜宵水饺,牛牛和三花在等待饺子熟的空档唱起了《将爱情进行到底》的插曲《等你爱我》。这一家人,各个角色的轮番上场,简直就是一场没有彩排的话剧表演。

肖求才的大哥肖求贵是个实在人,平常话不多,和弟妹交流更不多,但今晚看到弟弟和弟妹和好如初,特别高兴,他一边吃饺子一边对弟妹说:“小花,你们今年过年谁都不能走啊,还有,明天家里杀猪,你们吃完杀猪饭再回城里啊。”他说的你们包括他儿子和准媳妇三花。

小花夹着一个饺子正要往嘴里送,听大哥说这话,放下饺子,急忙说:“不行,不行,明天早上我要尽早回城,俊楠还得赶着上课呢。”

肖求才一边吃着热饺子一边对小花说:“这话怎么不早说?这事我哥中午都说了,都已经请好了杀猪师傅,下午,牛牛还去邻居家请他们明天过来吃杀猪饭呢。”

“中午那时候,我和你的事情搞得我没心思听大哥说话,再说,明天你们吃你们的杀猪饭,我先回城送儿子上学。”小花回答说。

肖求才不高兴的反问道:“你看你说话,没心思,没心思,原来是一门心思想着闹去了吧?”

小花刚要反击他,求贵看他们俩一会儿热乎的很,一会儿又嘴不饶人,话多,他插嘴说:

“你们俩也真有意思,一下子好的不得了,一下子又你一句我一句的,来回拉锯呀,这不是小事么?明早打个电话给杀猪师傅,说延迟日子杀猪,然后你嫂子去各家邻居说一声,下次再吃杀猪饭,不就解决了吗?”

肖嫂子也故意岔开话题,问求贵:“老头子,那你说,哪天杀猪?也好叫小花他们回家吃杀猪饭呀?”

求贵问小花:“小花,你说,你们哪天放假?能不能在小年哪天赶回家?”

小花高兴的回答:“好啊,好啊,就小年那天放假,和你们一起过小年吧。”

求才故意开玩笑说:“你们小年那天放假呀,那我们提前一天杀猪,你只管回家吃肉好了。”

求贵故意跟求才顶嘴,讨好小花的同时又讨好老婆,他说:“你求才也不要在这里耍嘴皮子,好像人家没吃过猪肉似的,不就是图个一家人在一起图个热闹吗?再说,这猪不是你饲养的,也不是我饲养的,是你嫂子饲养的,哪天杀猪听你嫂子的。”

嫂子听后,大笑起来,说:“哈哈,什么时候选我当家庭干部了,我说话还能那么得力?”

牛牛接上他妈的话茬说:“妈,你这个干部当得真大,领导我们全家老小六个。”

她妈笑着回答:“你妈今年领导六个,明年可得升级当婆婆,领导七个就好啰。”

这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只有三花不好意思,羞羞的偷着笑。

第二天清早,牛牛准备开车送小花母子和三花一起回城,每次从乡下回城,求贵夫妇总是大包小包的让他们带回家乡特产呀,新鲜蔬菜呀。求才帮着把东西放入小车的后备箱,小俊楠一一不舍的和伯伯,伯母,爸爸一一说再见。三花先上车,小花母子也上了车,车子启动了,小俊楠在车子的玻璃窗里杨着小手说再见。车子开动了,坐在后座的小花回过头看着大哥,大嫂和求才一直站在寒风中,一直目送着他们的车缓缓开走。小车开出几十米远便要拐弯了,刚要拐弯,小花看见求才一个人在那里目送他们,小花对牛牛说:“牛牛,开慢点,停一下。”

牛牛一边踩刹车,一边问;“婶婶还有啥事?”车子停下来了,小花摇下玻璃窗,伸出头来,向站在寒风中的求才使劲摆手。

肖求才以为小花落下啥东西了,大声问:“小花,落下啥东西啦?你说,我帮你去拿。”

小花心里很想说让他和自己一起回城去,但她没好意思说出来,只是大声说;“没事,我叫你快点进屋去,外面冷,小心感冒。”

就这样,他们依依不舍的暂时分开了,小花回到酒店继续管理经营酒店,而求才回到工地,负责工地的一些事物,白天,他们各尽其责,各做各的事情。但到了晚上,他们每天晚上就像恋爱的小青年,每晚都要电话联系半小时以上,甚至不知不觉泡一个小时以上的电话粥,特别是小花没话找话,将这两年在井冈山遇到的趣事趣闻都讲给求才听,听得求才在电话那头哈哈大笑。有时候小花冷不丁撒娇似的一句:“求才,想我不?”

求才要么反问一句:“你说呢,傻瓜,不想你想谁?”

要么开玩笑逗小花:”不想,不想,不想是假的。”逗得电话那头的小花嘻嘻笑,笑出来的声音简直就是像铃铛那么清脆响亮,开心得很。就这样,他们这十来天的电话连线就像是在从新谈一场恋爱。

好日子过的真快,转眼又到了小年,肖求才提前一天来到城里接小花和儿子回乡下。

那天晚上,小花和小枫作为老板,宴请他们酒店的所有员工吃一顿晚餐,同时给大家预备了春节福利让他们各自带回家。求才和大利同一桌子喝酒,在与大利喝酒聊天中,求才看似顺便关心前岳母,也看似顺便打听雅丽在北京的近况,他端起酒杯对大利说:“大哥,来,咱们再喝一杯。”

大利也不客气,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喝了一口,求才问:“大哥,咱妈他老人家身体还好吧?”

大利一边吃菜一边回答说:“还好,还好,就是越来越耳背眼花的,其他都还好。”

“雅丽她,最近来了电话吧?她在北京还好么?”求才问这句话,声调降低了,语速也放慢了。

大利有点不愿意回答了,停顿了一会,回答说:“这,你就不用管她了,好不好都是她自己的事情,再说,她在北京大都市,有女儿陪她能不好吗?”

在一旁的小花听到这里,替求才打圆场,说:“大利哥,吃菜,吃菜,今年一年来,你也辛苦了,多吃点,多吃点。”

明天是小年,员工们想着今晚开始放假了,归心似箭,加上那些水果,干果,糖果等等福利得及时带回家,也就无心恋酒,小喝几杯,吃过饭便一一告别了。

由于酒后不能驾车,需要开车的小枫拒绝喝酒,也劝姐夫大利少喝点。大利想到母亲还在家等他唠唠嗑,所以也不敢喝醉。因此,不至于喝醉便放下了酒杯和碗筷,由小枫开车送他走了,红桃跟着也一路走了。

这晚,求才也没有喝醉,他和小花,儿子一起回到客厅,他坐在沙发上喝茶,陪儿子看电视,突然想起来问:”小花,你说年前要不要去四川接你爸妈他们过来过年呀?”

小花没及时回话,幸福的笑了,想不到自己想不起来的事情,老公居然想起来了。她走过来给老公加热水,很感激的回答说:“谢谢老公,本来是应该的,可是,今年是妈妈的守孝年,家里得搞拜祭仪式,对联也得是绿色的,,不是别的,我觉得气氛相对比较严肃和静默,所以,今年年前姐欧文爸妈他们的事就算了吧,要么明年牛牛结婚前再去接他们过来也不迟。”

求才会意的点点头,提起母亲,他说不出话来。

大家走了,肖求才和吴小花总算分居了两年之后,在今晚真正意义上的和好如初了。刚才在酒桌上,小花听求才提到雅丽,当时心里不是滋味,真想冷嘲热讽他一下,但当着大家的面,小花只能咽下去。后来大家都走了,也就是现在,两人都沉浸在久违的幸福之中,小花完全忘记那件不影响他们幸福快乐的事情,更谈不上埋怨求才什么的。

第二天,肖求才帮小花提着大包小包,他们一家三口和牛牛以及三花,高高兴兴又回到了老家,这一天正是小年,求贵正在家里杀猪,准备搞两桌杀猪宴迎接大家,同时也邀请邻居们过来喝酒吃饭,凑个热闹。不用说,小年那天,求贵家异常热闹,清早一挂杀猪鞭炮,开饭前一挂鞭炮是少不得的。乡下就是这样,一家人杀猪,村小组的人都知道。而且在酒宴上,谁家来了客人,谁家在外务工的儿子,女儿,谁,谁赚了钱,谁家媳妇生了儿子,谁家的孩子考上大学了,大家都在这顿杀猪饭的酒宴上了解得一清二楚了。因为大家凑在一起就是唠嗑,有说有笑的。宴席散了,由于陪邻居乡亲划拳喝酒,求才,求贵都醉了,剩下清洗碗筷,打扫卫生全是女人们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几天,肖求才每天都去邻居家帮忙写对联,每次去人家,小俊楠无论刮风还是下雪,总是离不开求才半步,求才也越来越喜爱这活泼可爱的小家伙了。再说,小俊楠到了邻居们家,要么有小朋友陪他玩,要么邻居大人拿出准备过年的吃的给他尝尝。不过,他们父子俩不会在人家家里吃饭,及时到了吃饭的档口也坚决不吃,这时老规矩。

最后到了除夕那天,肖求才才给自己家里写对联。今天也是一年一度上山为过世老人拜祭的一天,江西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上山拜祭不让媳妇去。虽说小花在江西几年,但她也不太了解这种规矩,执意要跟着求贵兄弟俩,以及牛牛和俊楠一起去山上拜祭。求才一再说她不用去,可小花听不进去,还是跟在后面来了。走到半路,求才发现小花还是来了,转过头,非常生气的说她;

“小花,你这是干什么?有没有规矩啊?”

小花问:“什么规矩呀?你倒是说呀?”

求才真的生气了,说:“问那么多干啥?你给我赶紧回去,好不好?”这时,牛牛领着小俊楠走在最前面,他们作为肖家的后代,必须去给祖先上坟。而小俊楠作为小孩子认为上山好玩,所以牛牛一路告诉他说到了坟墓那里要跪着跟爷爷奶奶拜年,小俊楠听到这话,觉得很好奇,他问:“哥哥,爷爷奶奶为什么住在山上啊?”走在他们后面的求贵突然大声跟孩子们说:“上山少说话,专心走路,当心路上滑。”

小花以为自己没有和求才办理复婚手续,暂时还不是肖家的人,所以求才兄弟俩都没把她当作肖家人看待,心里很不痛快的回转身回去了。心里想:“只有办理复婚手续,我才有资格说话和做事,今天过年,还是先忍忍吧。”

由于今年春节是老母亲过世之后的第一个春节,按老规矩,该为母亲吊孝三年,也就是三个春节都得用绿色的纸为母亲写挽联,近几年,大家都拜祭一年,所以只需一年挂绿纸对联。江西农村的除夕饭都是在晚餐,所以求才上过山为过世的亲人祖宗上坟回家后,和家人一起草草吃过中餐后,忙着该家里的劳烦和新房子书写家里的对联。中午这一顿,虽说没有大鱼大肉,但每人都吃了一大碗猪头肉顿萝卜汤。

小花在家帮嫂子忙前忙后,也就忘记上午为上坟的事情那种不愉快了,加上正是除夕佳节,也不便生气,更不能吵闹,过年期间,忌讳吵闹。就在求才沾墨书写对联时,求才的电话响了,求才一看,是女儿婷婷从北京打来的,他高兴地向大家报告似的,大声说:“婷婷从北京来电话啦,婷婷从北京来电话啦。”

大伙儿听到他的“小报告”,都替他高兴,想想从小开始抚养的女儿还是记挂父亲的。

婷婷:“爸爸,新年好。”

求才:“婷婷新年好。”

“爸爸,家里人都好吧,替我向大伯,伯母,婶婶他们问好新年。”

“好,好,好,向他们问候。”

“弟弟好吗?听话吗?成绩怎么样?”

“还算好,还算好,你们在那边都好吧?你妈,她在北京还习惯吗?”

“挺好的,妈妈来北京一个月就在社区跳上广场舞了,真可以的。”

“你妈胃不好,你要关心她,知道吗?”

“知道了,爸,你也要保重身体。”

“我,你就放心吧,啊,在那边多关照你妈。”

小花在旁边听着求才三番五次交代婷婷关照雅丽,心里真的不是滋味,但由于今天过节,又当作大家的面,实在不好发作,但她当时是这样想的:“好你个肖求才,吃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等过完年,办理好复婚手续,好好的跟你算一账。”

接下来,村子里各家各户,陆陆续续,噼里啪啦,热热闹闹的炮竹声响个不停,没一会儿,肖求才家的炮竹也噼里啪啦,热热闹闹的响起来,不用说,老百姓最大的节日里,大家都喜滋滋,乐滋滋的欢庆着新年,肖求才家耶不累外。至于,过完年,小花有没有找肖求才算算那笔对于雅丽来讲的“情债账”,也就不得而知了,估计没有大吵,也难免小吵一次,夫妻嘛,难免吵吵闹闹的,但有时也是因为爱才吵闹的,婚姻外的人很多人是很难理解的。

总之,恋爱是恋爱,婚姻是婚姻。恋爱是一回事,婚姻又是一回事,恋爱只是过程,有时候你追我躲,有时候你退我进,充满愉悦,有可能有时候也闹心,只不过浪漫和激情多一些。

婚姻也有很多愉悦的事情,但闹心是逃不过的,那可不是有可能的事情,而是一定逃不过的,所以说,一旦进入了婚姻的人们,一定得扛得住闹心,因为婚姻就没有不闹心的,只有扛得住,才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还有啊,那就是深爱过的人,想忘记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即使不提起,也是埋在心坎上。(全剧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