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帝师太妖娆 > 第160章 尽归(大结局)

帝师太妖娆 第160章 尽归(大结局)

作者:方小九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8:38:36

那决计是一年之中最好的时节,天高云淡,雁过长天。沐颜歌在玉璧城一处清澈见底的溪流前弯腰掬水浅饮,一阵轻风吹来,但见满眼芦花飘飞似雪,让她恍然不知身在何方。

一切都活过来了,满目的生机让她几欲喜极而泣。

但很快,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她的玉颜瞬间变了色。

她的身体因为剧痛而蜷缩成团,痉挛的十指死死抠着地面的藤草,忍不住自唇齿间溢出低低的痛呼。

须臾之间,无数血液全都汇于一点,在她的额头中心、两眉之间,一片红云从无到有由淡转浓,最终凝结成大朵凄艳无比的血色莲花……她的冰肌玉肤渐渐深黯下去,就仿佛白昼隐灭,黑夜席卷天空;双瞳由清亮渐渐幻化为妖紫,最后演变成浓得化不开的墨色,犹似深不见底的寂灭。

沐颜歌感觉自己堕入了一口无底深井,天空越来越远、越来越小,渐渐凝聚成一个针尖般的亮点,最终连那个亮点都消失了,黑暗在疯狂滋生,肆意吞噬……

“容墨……” 沐颜歌轻声念着这个名字,胸口满满都是想念与酸楚。

“……你快要死了。”有个不怀好意的声音在上空盘旋响起。

她涩然笑着低声吟道:“容墨……”她反反复复念着那个名字,“容墨……”

路染赶到的时候,只看见无边火海,只看见崩塌的玉璧城楼,以及满地破碎的土石。而在这火焰、灰烬、一切的一切之中,悬浮着一颗硕大的光球,紫色的莲影疯狂流转、忽隐忽现,光球里赫然是她,胸口腾起无数朵紫焰的莲。

他猛冲过去,冲到她身边,冲到光球里。她皮肤上的紫色已然褪尽,雪那样苍白,却如火焰般灼烫。

沐颜歌尚未反应之时,已被那飞闪而来的身影紧紧扣住了腰肢。重力传来,他身体被那股劲力带起,向上方飞冲。与此同时,一声剧响自身下传来,震耳欲聋。恍然间,她似乎看到了冲天的火光,伴着上空飞旋的星辰,身下暖热而柔软。

“颜歌……”路染拼命唤着她的名字,将她紧紧搂在怀中。

沐颜歌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幕的是一张清隽的面庞,那人的脸呈现出冷玉般的白,嘴角一袭血色缓缓涌出,她轻声问:“……容墨?”

路染的声音一滞,随即拼命点头:“是我!是容墨……你坚持住,我这就带你出去,你一定要坚持住!”

他的汗水落在她的脸颊上,“嗤”的一声化作青烟。

伴随一声巨响,大堵残墙倒在他们脚边,火焰猛然窜高。路染抱着沐颜歌,想要站起身来,却只觉怀中的那具躯体似有千钧重,自己的双脚牢牢陷入地面,无论如何也移动不得。可他依然拼命咬牙,不肯放弃,仿佛已察觉不到疼痛,全然不顾自己的衣衫头发尽皆起火燃烧。

她的瞳仁忽然在眼眶中缓缓移动,仿佛刚从梦中醒转:“路……染?”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最后,仿佛承诺似的,仿佛积年好友,路染对沐颜歌说。

惨淡的青,染血的白,滚动的烟光在眼前不断飞闪。一股剧痛传来,冲天的热浪排山蹈海涌来。地热火山的威力如斯可怕,更何况将她护在怀中的路染!她万没想到,在此刻,他竟以血肉之躯为自己遮挡,拼死护她无恙!

就在沐颜歌震惊之时,路染似乎对她笑了一笑,“走!”

古城的上空升腾起一团似蘑菇般的火云,在山谷上缓缓绽放,如同地狱之花,又似有千万恶灵由地狱汹涌而出。

身后撞上一颗大树,背后剧痛,两人身体骤然停下。高台所处的土坡被炸开,轰然倒落,热浪,似流水般滚滚而来,带着巨石尘土压顶而来,路染护住怀中人尽力翻滚着,远离袭来的热浪。

“你一定要撑住,为了师兄,为了你们的孩子……他爱这个孩子,但他更爱你……”路染抱起沐颜歌靠在怀中,一手扣上她的手腕将真气缓缓注入他体内,一面大声嘶喝,声音中已是不自觉带了几分轻颤。

沐颜歌双眸轻颤,惨白的薄唇微勾,轻声道:“为……何你……要救我?你不是……恨我么?你爱……他,应……该乐于看到……我死……才是!”

他清浅的话语在一片喧嚣中传来,路染浑身一颤,心间涌起复杂的暗潮,眼眶微热冷声道, “是啊,我该痛恨你这个女人才是。师兄那么高洁若仙的一个人,却痴狂上你这个寡意薄情的女人。宁愿选择去死,也不愿留在他身边做一国之后,这天底下,有多少女子想要那个位置,可你却弃之如敝屐。他素来清心寡欲,却在你身上一再放纵,不惜自损也要将己身的元阳供与你的元阴,为的是让你体内的紫伽之莲花开不败。你为他做得那么少,他却为你做了那么多,情深而不悔。这几个月以来,你只看到了他的忽视和淡漠,却没有看到他的成全。很爱过,再放手,有多痛,你可曾想过?”

沐颜歌缓缓睁开眼睛,面前晃动的是一张充斥着愤怒和紧张的复杂面孔,感受到体内不停注入的真气,她清淡一笑,微挣手臂:“别……费力了……我这样一个……女人,你还救我作甚?”

“我只是不想他……恨我罢了……”那人幽幽一叹,将内力与真气源源不断地渡与她的体内。

“很快,禁锢在你身上的枷锁将解除,你将恢复**凡胎……”

沐颜歌浑身一震,骤然回神,伸手抚过那人的身子,心神透凉,触手处一片濡湿,鲜血横流。

她双手不可抑制地剧烈颤抖,声音断断续续自胸间挤出,“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替我……好好爱……他!”路染轻轻握住沐颜歌的手,眼中涌起了笑意。

“你别说话,我会有办法的!我不准你死!不准!”沐颜歌匆乱说着,却抑制不住心凉如冰。

“我……我终于可以……放手让……他幸福了。”路染眸中似乎痛意闪过,却又释然一笑。

沐颜歌身体一颤,几乎不能呼吸,泪光朦胧不敢去看他幽深的双眸。

“爱不到……想爱的人,便想让他……恨恨也好,可最终……还是害怕……被他怨恨,所幸……总算……用这种方式,在他心里……占据了……一个角,我……知足了!”路染终是笑着闭上了眼睛。

握在掌中的手向下一滑,沐颜歌泪水骤然凝滞,闭目良久,仰面天光微亮,天空呈现惨淡的青色,宛若他燃起的青衣。

永嘉元年仲夏,玉璧地心的这场大火,令城池尽毁,古老楼苑烧夷一空。那一日,伴随着消逝在半空中的莲花的幻影,沐颜歌奇迹般地活了下来,但她体内的“紫伽妖莲”却已消失无踪;甚至灵越族所有族人的异能,也都与此同时荡然无存。

当那场变故引发的波澜渐渐平息,当秋去冬来,白雪覆盖大地,某日阳光极好的午后,容墨在早朝使了气,此番挥袖离开却不晓得要去往哪里。

青书在旁边撑着伞,全身被雪花沾了个满,有些冷,见容墨停下来,沉默了半天,眼里一片迷茫,不由得轻声唤道:“皇上?”

容墨偏头瞅了他一眼,倒没有为难,只道:“走罢,回德清殿。”

青书跟在帝王后面,好几次动了动嘴皮子,终究是没敢开口,这哪里是回德清殿的路?

停在凤章宫的门口,深深的望着这座已渐荒凉的宫殿,满脑子竟都是那人一颦一笑,一怒一怨,反反复复出现,竟让他有些分不清现实亦或是梦幻。

“颜歌……”他伸出手去,想摸摸她那张清丽白皙的小脸,只可惜,触手一片湿冷,而比那寒风更凛冽的,是对她的思念。

年初,沐颜歌在云王封地生下一个男孩儿,卫子陵的折子送到宫里,容墨却是捏着折子舍不得合上,里面不过一句‘母子平安’,他便恨不得将这封折子盯坏了,期盼能得到她更详细的消息。

颜歌,你在做什么呢? 可是瘦了?身子养得如何?还有,我们的儿子到底长得像谁?……他有千百句话要说,想问,对她们母子,有太多的不放心。

当初云王有异心,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将人打发去了江州。可那女人心里还别扭着他,不愿回到他身边,执意留在云王封地待产。他的心上人,从来吃软不吃硬,他只好顺了她的意,害怕一味强留,反将她推得更远。他如今之所以怀有三分心安,不过是他坚信,那人儿揣着他的儿子,终归是跑不远……

云王府位于江州城西,占地面积极大,灰瓦白墙,守卫森严。

墙头趴了一个粉妆玉砌的小娃娃,晃动着两条小短腿儿艰难的挪动着,路过的丫鬟听见响动,好奇之下,不免有些惊骇,这小丫头是怎么避过外头卫队巡视翻过外墙,又进入了内苑,瞧这样子似乎并未惊动任何人。

沐颜歌出来一瞧,那小丫头已然摇摇晃晃的站在墙头,好几回都差点栽了下来,她的眉皱了皱。

小九见到来人,笑容咧得更大,张开双臂道:“母后,接住我。”话落,也不管沐颜歌是否答应,已经姿态优美的扑了下来。

众目一花,只见粉光闪过,那小丫头已经稳稳当当的落在沐颜歌的怀里,搂着她的脖子,在她脸上吧唧了好几口,软软糯糯的唤娘亲。

众人瞪目,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小女娃便是当今圣上的掌上明珠,容栖公主。

“这墙头虽是内墙,却也不低,怕是不死也要去半条命,你这丫头腻是如此胆大!”沐颜歌轻斥一声,却是爱怜不减。

小九瞥了眼不远处的一道白影,在沐颜歌怀里扭了扭,道:“母后,带着弟弟跟小九一起回家好不好?”

沐颜歌脸上的笑容一僵,摸摸小九的脑袋,轻声道:“小九难道在宫里不开心么?”

小九扁扁嘴,“宫里没母后,小九想要父皇和母后一起陪着小九……”说着,竟是呜呜哭出了声来。

那眼泪如泄匝的水,看得沐颜歌心里揪着疼,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便是这孩子,没有尽到一个作为母亲的责任。

“母后,还在生父皇的气么?父皇可想母后了,经常一个人跑去母后寝宫的门口站着发呆……”小九还在哭嚷。

墙头有人瞧着宝贝女儿哭得泪眼汪汪,而那女人的表情亦是有些松动,他心里颤颤,视线牢牢盯着那张娇艳的红唇,害怕那芳唇吐出让他手足发凉的话语。

“小九,不是娘亲不愿陪你,只是……”沐颜歌将小女娃揉进怀里,却是没有再说下去了。

某人却是再也无法淡定了,从一墙之上直直掠了下来,将妻女紧拥入怀,带着几分恳求,涩然道,“颜歌,小九不能没有娘亲,咱们的儿子也不能没有爹爹,而我更是不能没有你。过去的一切就将它一并翻过去,我们重新开始,好么?”

沐颜歌身形微微一颤,依旧没有半分言语。

“颜颜…颜颜……”容墨的唇覆了下来,轻揉慢捻,极尽痴缠,似乎唇齿间无论怎样纠缠,都缓解不了这一年以来的如骨相思。

“不要再离开我了,可好?”那人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说道,这将她抱在怀里的真实几欲让他喜极而泣,如何还舍得让这份娇软温宁散去?

小九闭眼封耳,装作什么也未曾听闻。

永嘉二年,北翼帝京。

小年岁末,皇后的凤撵在千人抬护下一路浩浩荡荡入了宫门。

皇帝在德清殿亲自授予皇后金册金宝,而后告祭天地、宗庙,文武百官行三跪九叩之礼。

翌日帝后补办的婚礼隆重异常,实乃百年之最,年轻的帝王不仅大赦天下,更是当着天下百姓的面宣告六宫从此无妃,由此成就了一段帝后情深的佳话。(本书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