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宋锦世家 > 结尾

宋锦世家 结尾

作者:徐娘半老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8:39:23

到了珍姐家.凌菲抬手摁门铃.见院子里停着一辆汽车.她认得这车.是情报站的.她摁完门铃就后悔了.也许是陆地來了.他神出鬼沒的.沒准他知道了她私自相邀他的秘书.如何解释呢.在珍姐这胡编的借口.在他那定是说不过去的.

保险起见.她扭头打算离开.可已经晚了.珍姐在后面热情的招呼道:“凌菲.凌菲.你可來了.你家的电话打不通.我打了十几个电话过去.急死我了.”

凌菲只得转身笑道:“家里的电话坏了.”

“哎.主要怪我这只有一个使唤丫鬟.在忙着招呼客人呢.空不出人來跑堂腿给你递个信.”

“是陆地來了.”

珍姐笑着摆手.“这工作的时间.他哪有空到我这里來.再说他要來也是和你一起來.走走.快进屋吧.”

“那陆地的秘书來了吗.我把礼物都带來了.”

珍姐朝两辆堆得高高的黄包车一瞧.油滑的说道:“來了.早到了.你吩咐我办的事.我肯定办的麻麻利利的.”

凌菲惊喜的一笑.凑近她的耳朵.小声道:“我买了三份.给你也留了一份.都是不值钱的洋货.珍姐你将就着用.”

珍姐笑的合不拢嘴.两人礼让着进了屋.这是凌菲头次见陆地的两位秘书.与她想象的不同.是两位看上去精明又能干的年轻男士.都是二十出头精力充沛的样子.年轻人有年轻的优势.也有年轻难以避免的缺点.眼光短浅.不知深重.对凌菲相赠的礼物不客气的收下了.像是他们应得的报酬.

四个人坐下搓了一圈麻将.凌菲问了些工作上的事.说了无数的好话.也输了不少的钱.以示她的诚意.珍姐差遣玲儿去厨房做饭.凌菲见时机成熟.故作恍然的道:“我去往家里打个电话.出來的时候忘记嘱咐丫鬟不回去吃饭了.怕他们等我.”

珍姐道:“你家里电话不是坏了吗.”

凌菲道:“我再打了试试.说不定修好了呢.每天找周老爷的人特别多.电话是不可或缺的.”

珍姐道:“那你快去吧.等你啊.”

凌菲快速走到电话机旁.牌桌上的三人在聊天.外面有人摁门铃.玲儿跑过去开门.她拿起话筒.快速拨下曹璐家的电话号码.

铃声响第一下的时候.她的身后传來了麻将桌被掀翻在地的响动.哗啦啦.哗啦啦的麻将乱滚.她吓了一大跳.话筒从手中滑落.

这次真的是陆地來了.他极其的愤怒.上前各扇了两个秘书一耳光.“都给我滚回去上班.”

说完.他径直向凌菲走來.这是凌菲头次看到他怒不可遏的样子.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愤愤走來.他把凌菲推到一边.拿起话筒耐心的听着.

“滴滴滴……”

根本沒有人接起电话.他转向凌菲问道:“你在给谁打电话.”

虽然他在努力压抑情绪.但他那在上下起伏的脸颊背叛了他的初衷.他分明是想打她的.可他的手不自然的在胸前摆动.

珍姐忙调和道:“陆站长.周小姐是在往家里打电话.她今天约于秘书他们來打牌.也是出于好意……”

陆地抬手制止她继续说下去.“别喊我站长.我已经不是站长了.现在暂由曹璐代理站长的职务.真是巧的难以令人置信.不知白青青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有人策划好的阴谋呢.”

珍姐道:“周小姐哪会干出害人的事.她自己也为绸缎厂发生的那件事感到愧疚呢.所以才想办法來弥补.她也觉得很对不起你的.”

陆地冷笑道:“弥补.好.那周小姐.我问你.你在给谁打电话.”

凌菲道:“打到周家.”

陆地道:“你撒谎.周家那一片的通讯已全部陷入瘫痪状态.”

凌菲不再说话.

珍姐着急的道:“妹妹.你快对陆站长说实话.两口子把话说开了.这矛盾就沒有了.”

陆地道:“珍姐.你别替她好言好语了.她就是不想同我把话说开.”

珍姐为难的皱眉.“这……”

陆地拖着凌菲的胳膊往外走.走到车边上把她推到车里.载着她开往周家.两人一路无话.到了目的地.陆地把她放下.无力的说了声.“你回去吧.”

凌菲温和的道:“都到家了.回家吃好饭再去忙吧.”

他咬住嘴唇.忽然痛苦万分的拍打方向盘.拍的整个车身都在晃动.嘶声力竭的吼道:“你走.你走.你给我走.”

她只得下了车.却清晰的听见从身后传來的.他在哭泣的声音.那个小小的世界.容纳了他的昂藏七尺和无动于衷.也许是因为小莲他们得手了.他发现了她的背叛.她的欺骗和她对他的伤害.

凌菲的眼圈也不由的红了.那一串串泪珠子落在阳春三月的青石板上.似雨滴.

电话在傍晚时分通了.陈管家在楼下兴奋的喊着.“大小姐.电话通了.”

陪在凌菲身边的小凤以为她沒听见.重复道:“大小姐.电话可以用了.”

凌菲仍然沉默的坐着.把身体的重心移到大门上.残阳似血.撒在冰凉凉的地板上.

她茫然的应了句.“知道了.”

“大小姐.你别在地上坐着了.地上冷.”

她不听.又坐了一个多小时.房间里亮起了灯.她问道:“小凤.小少爷呢.”

“在太太房里呢.”

“噢.太太沒把他送走吧.”

“大小姐.你在说什么呢.”

“这宅子里住着不踏实啊.”

凌菲试图爬起來.可手脚已麻木到不听使唤.小凤忙來扶她.“大小姐.我扶你下去吃饭吧.”

“又到吃碗饭的时候了.这一天光顾着吃饭.什么事都沒干.我就不吃饭了.我想出去走走.”

“大小姐你要出去.如果陆站长來了.我怎么跟他说.”

凌菲想了想.道:“你就说我去散步了.”

她围上流苏披肩.独自走出家门.流苏在晚风中优雅的回转.像在屋檐下清唱的风铃.到了曹璐的家门口.她拉紧披肩敲了敲门.是小莲來开的门.他们正在吃饭.一人一碗阳春面.

小莲惊讶的道:“妹妹.你怎么來了.吃饭了吗.”

她惊呼着向曹璐喊道:“老曹.是周小姐來了.”

曹璐急速的跑过來.又担心又生气的问:“你一个人跑來赶什么.多危险.”

凌菲微微的道:“我不知道你们有沒有拿到你们想要的东西.跑來问问.家里的电话白天的时候坏掉了.”

小莲把凌菲请进屋.说:“我们约好的是铃响三声.但那铃声足足响了十下.我想着事情有变.为了安全起见.我们取消了行动.为此.我还被老曹狠狠批评了一顿.”

“还好你沒接电话.我的计划被陆地发现了.当时陆地也在场.”

小莲紧张的道:“那他有沒有为难你.”

凌菲摇摇头.“沒有.我什么都沒讲.他手中沒有证据.”

她望向曹璐.“听说你当站长了.”

曹璐低下头.双手插在裤兜里.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凌菲就那样看着他.看的泪眼婆娑.

小莲知趣的走开了.留下他们二人.凌菲继续问道:“你现在当站长了.做任何事比以前更方便了.即便我帮助你们找到地图.你也不会带我离开这的.对吗.”

“凌菲……”

凌菲从口袋里掏出几张字据.塞到曹璐手里.“拿去做经费吧.反正我留着也沒有用.你不要为难自己了.我理解你.我知道你有信仰.我只是想得到一个答案罢了.现在我明白了.曹璐.我走了.再见.”

她转身走了.他沒有无谓的挽留她.

他们第一次相见.在北方的初夏.她穿着窄袖的翠绿色旗袍.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而如今.

劳劳燕子人千里.落落梨花雨一枝.

1978年的美国.圣诞节前夕.凌菲在郊外的别墅中整理账目.29岁的儿子隔水满头大汗的跑进來.手中拿着一封信.喊道:“妈妈.妈妈.有大陆來的信.”

凌菲摘下老花镜.笑着招呼他道:“慢点跑.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给我看看.是谁來的信.”

“你看.是外公写來的.是北方的外公.不是南方的.”

隔水伏在凌菲的肩上.双手环绕着她的脖子道:“妈.我想去台湾看看我爸.”

凌菲边拆信封边说:“等过了圣诞节你再去好不好.你哥哥又不在家.你舍得让妈妈一个人在家过圣诞节啊.”

隔水撒娇道:“妈妈就是偏心.你哪里是想让我陪你过节.分明是要我帮你看店.沒想到你设计的那些老土的破手帕这么受欢迎.都多少年了.生意还那么好.不可思议.”

“你这孩子.不靠妈妈的店賺钱.你吃的穿的用的从哪里來.这可是在美国.什么都贵.”

“哼.那哥哥吃的穿的用不是家里的钱啊.他现在又谈了女朋友.花钱的地方比我多多了.”‘

凌菲乐了.“那你也找个女朋友.妈妈舍的花钱.花的心里也高兴.”

她忽然愣住了.惊喜的问:“你刚说你哥哥有女朋友了.叫什么名字呀.家是哪的.在读书还是工作了.”

隔水忙捂住嘴巴.嘀咕着.“不小心又说漏了.妈.你真八卦.”

“妈妈就是八卦.快告诉我.不然午饭沒你的份.”

隔水白了她母亲一眼.“好吧.告诉你吧.那姑娘叫Ginkgo.是一个服装设计师.在巴黎读的大学.”

凌菲点点头.“是外国人.”

“不是.中国人.好像是南方人.”

“好好的中国人非要起外国人的名字.Ginkgo不就是银杏的意思吗.还不如叫银杏.”

隔水向他母亲竖起大拇指.“妈.你英文学的不错嘛.very good.”

“你呀你.一副沒大沒小的样子.到了台湾你爸又要训你话.”

“要不是你非让我读博士.我哪会快三十岁了还在学校里晃荡.显得一点都不成熟.不过我到了台湾.曹璐叔叔会帮我说话的.我爸威风不起來.哈哈.”

凌菲的表情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语气变得温和.“也不知道你小树弟弟长成什么样了.你去之前提醒我准备些营养品.你给小树带去.”

隔水点点头.“妈.你说小莲婶婶和曹叔叔怎么四十多岁才结婚.害得小树天生营养不良.”

凌菲烦他.“大人的事.小孩少管.”

她想了想.若有所思的道:“等你哥哥结婚了.我们回趟大陆.看看你外公外婆.说起來.你的祖籍是江南.”

“你老翻旧账有意思么.动不动就说祖籍.”

“忘本的小混蛋.48年你父亲送我來美国.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带着你这个讨厌的家伙漂洋过海.当时你在我的肚子里一刻都不安宁.我还以为我会死在轮船上.”

“好啦.好啦.你说过几百上千遍了.我知道妈妈最辛苦了.可咱爸对你绝对是真爱啊.竭尽毕生的积蓄送你來美国.我觉得你们这样相隔两地.彼此相思.挺浪漫的.”

凌菲臊的打他.“一把年纪了还浪漫.你是不是闲的沒事.沒事的话.出去把草坪收拾一下.晚上圣诞树就送过來了.”

“我不.我也要看信.”

凌菲拿他沒办法.展开信纸.隔水一字一句的读着.读到那句.“林家已经被摘掉了右派的帽子.林家的少爷林梓慕从狱中出來后.重振家族生意……”

凌菲推着老花镜往信纸上凑.“你外公说什么.说谁从狱中放出來了.”

“是叫林梓慕.妈.他是谁啊.”

凌菲笑了起來.笑着笑着笑出了眼泪.“是林梓慕.林梓慕.梓慕.”

“沒错.妈.是叫林梓慕.他到底谁啊.你这么激动.”

凌菲笑着捂住脸.两行泪水从指缝渗出來.

“妈.你到底怎么了.”

“沒什么.隔水.妈在想.我们终有一天会找到你沂铭舅舅的.”

她闭眼微笑.梦中的家乡.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