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其他 > 诀别书 > 第一百一十八章:终结篇桑铃花开

诀别书 第一百一十八章:终结篇桑铃花开

作者:教主无心 分类:其他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0:00

月老第七十三次造访画壁灵山时.眼前仍重复着百年不变的画面.

连绵的桑铃花海中躺了位身着白衣的女子.女子身上不见一点活人气息.半跪于旁的绝色男子掌心萦绕了雾光渡入女子体内.垂了半透明翅膀的青狮子卧于花田边沒精打采.

月老飞身落入桑铃花海.

“神尊.一百年了.你将真气渡给小羽毛整整一百年了.可她还是醒不过來啊.再这样下去.恐神尊体内真源耗尽.最终落个早衰的下场啊.神尊要接受事实.小羽毛却是死了啊.”

一汐不曾被打扰.只将掌心真气渡入女子眉心.轻轻抬臂将女子抱入怀中.“她沒有死.不过是睡了.”将脸颊紧紧贴于她面颊上.“我能感受到她微弱脉息.她不会死的.她舍不得我.一直都舍不得……”

月老凿凿额头.再幻出一只葫芦.“这是打老君那得來的仙丹.能助神尊恢复元气.神尊保重呀.”

一汐却不曾抬眼望一眼金光葫芦.视线始终辗转于怀中女子.“月老走吧.我已失了仙身.再不是什么神尊.如今不过莲妖.你日后不必再來看我.”

月老喟叹连连.一步三回头离开了画壁灵山.

百年前.画壁灵山本已被三味真火烧得干净.寸草不生.一汐用仙术将整座灵山复原.如今灵山草木葳蕤.仙鹤清鸣.蝶舞翩跹.他亲手种了大片桑铃花.然剔透桑铃花只盛开一半.山风荡漾.铃铛似得花盏便叮叮当当响彻山谷.

春去夏逝冬來.一汐始终不曾离开画壁灵山半步.亦不曾离开这片桑铃花海.

他自月老口中得知.自殇无虐坠入涯底后.云姬已为魔界霸主.此人邪功了得.不断欺压异族;而人间经百年平和再起战乱.分裂的藩王已组织了几场可载入史册的战役.只是战后人间已白骨累累.

这是他自他人口中听到的世界.他已猜测出背后那些不为人知的事乃云姬所为.

合欢林的遮面人.解开腓腓封印之人.偷袭上古画壁及狐狸二姐之人.恐怕乃她一人所为.此人神鬼莫测.自上古便隐匿.暗暗做了那么多.终是将上古遗留的血脉清理干净.此人究竟还要做什么.他已无力思量.哪怕听闻人间再起战祸.百姓生灵涂炭.他觉得那些往日最为在意的事已变得无关紧要.

仙族的天燮神将曾于数十年前探访灵山.原是人间善见城郊出了一只三头怪.仙族死伤无数亦无一人将怪物擒拿.天燮呈了天帝旨意遂请守在画壁灵山的一汐出山.

天燮见绵延无尽的桑铃花海中.一汐抱着怀中女子轻轻呢喃着什么.他跪地将三头怪的事陈述一遍.久久得不到对方回应.

他喊了三遍神尊.青袍男子方稍稍抬睫看他一眼.“神尊是谁.我眼中早已沒了六界.三头怪又是何物.如今能入我眼的唯有这片桑铃花海.还有我怀中的小羽毛.”

天燮躬身离去.再无叨扰.

一场大雪纷扬了画壁灵山.一汐于桑铃花海中撑出一道结界.大雪落入结界转瞬即化.只将花海渡上一层晶莹.

他为怀中女子披了貂裘.似乎怕她冻着.将她抱得再紧一些.于她耳边轻声道:“他们都说你死了.只有我知道你沒有死.你是睡着了不肯醒來.”

稍稍抬眸望着漫天皓雪.“你看.又下雪了.今日的雪好像当年寒冰涯顶的那一场大雪.小羽毛.你已睡了一百年.还沒睡够么.还是……你不肯原谅我.”

这百年里.他很少入睡.若是浅浅睡着.亦有噩梦相随.

那年.寒冰涯顶.漫天风雪.小羽毛仰身坠入寒冰涯.

他曾为了天下伤她无数次.哪怕于诛仙台上将上古神剑刺入她心脏.那一剑他本下定决心将她杀死.当神剑刺入对方心口一瞬间.他终是不忍.神剑稍稍偏离.她性命方留了下來.

其实于那一刻.我已明了自己的心.天下同她.恐关键时刻.他会选择她.

他曾拼劲全部心力逃避的情感再也逃不下去.

她坠入寒冰涯的那一刻.他方明白何为恐惧.更甚于亲眼看到苍生屠尽的恐慌绝望.

他喊着她的名字打算同她一起坠落时.背后袭來一阵痛麻.

着了黑袍的殇无虐挡在他面前道:“你不配同她去死.”

他被定在寒冰涯顶.眼见那道黑影飞身入涯底.

寒冰涯底戾风回旋.能将人的记忆肉身连同魂魄侵蚀的干干净净.乃神仙鬼魂灰飞烟灭之地.

那日.他眼底落的是漫天大雪.心底落入的是不见边际的苍茫.

蓦地睁开眼睛.垂眸见怀中紧紧抱着的女子.方寻回些安心.

往日似一场噩梦.他抬袖擦擦额头沁出的细密汗水.有些许微怔.他居然流汗了.

他又蓦地想起.他已失了仙身.

寒冰涯一战.他不断将体内几乎枯竭的真源渡予倏然自涯底返回的小羽毛.

落入寒冰涯的乃两个.然返回的只有小羽毛.殇无虐始终不见踪迹.他不知俩人坠入涯底后发生了什么.

只是落入他怀中的小羽毛已被涯底戾风侵伤.当时已探不到任何脉息.

他于漫天风雪中将元气渡入她体内.却不见对方有一丝反应.他不肯罢手.于运气中悲伤郁结致使走火入魔失了仙身.

小羽毛生前最爱的便是画壁灵山.她曾再此无忧无虑过了千年.他于画壁灵山种满桑铃花.守护岁月.期待花开.期望她终有一日会从“梦中”醒來.

为她拭擦面颊手心.青袍袖口摆动间可见腕间狰狞疤痕.

噬骨索的疼痛非常人能受.为减轻她痛苦.他不曾离了诛仙台.当噬骨索刺穿她身子时.他暗暗施了仙术将她一半疼痛转移到自己身上.

一半刚刚好.诛仙台下众位仙将才不会察觉.

她体内有魔神之力护体.噬骨索留在她身上的痕迹会随着岁月而消逝.而他却不能.

将袖袍抬高.皓白腕间落了噬骨索刺穿的痕迹.可惜她不曾见到.

他执了温热湿帕细细拭擦她掌心.掌心处本落着他赐予她的羽毛印记.如今只剩道道伤疤.

当初她爱他.爱得不留余地.后來恨他.亦是不留余地.

当年.将她打入无间塔.他知她不会死.他留于她掌心的羽毛印记足够令她撑下去.撑到他想出万全之策接他出塔.

他不曾想到.那道羽毛印记会被她剔除掉.她宁可受尽煎熬痛苦亦不会接受他半点施舍.

松枝上的积雪渐渐融化.滴滴浇灌石土间的新芽.寂静百年的画壁灵山热闹起來.灵山众妖自无虚幻境返归.

当年他曾答应她护灵山众妖平安.他不曾食言.仙族降下三味真火焚烧灵山时.他将烈火中的众妖及时救出并藏入无虚幻境天水湖.他以满湖古莲封印了众妖气息.甚至连月神皆探寻不得.

漫漫一生.他行事光明磊落.不曾做过半点偏袒之事.那一次.他破了例.

唯有狐狸二姐中途暗暗逃走.或许她放心不下小羽毛.二姐于烈火焚烧中同两位仙将厮杀.落了一身伤.

她临死前本欲对小羽毛道明乃一汐救走了灵山众妖.要她安心.可惜不曾说完便长归离恨天.

她是众妖中唯一一个死去的人.

灵山众妖自无虚幻境返归后不曾过多打扰.众妖深知这世上若有一人可救得小羽毛.便是一汐了.众妖只于桑铃花海中探望小羽毛一次.便退到灵山洞穴暗暗祈祷.

灵山的雪渐停.皎洁月光洒入桑铃花田.

莹润花田.他为她系好披风.再将她拢入怀中.仰望当空皓月.他想起月神宫.想起日落山城.想起云川城.想起他们之间的三世情缘.

他细细打量她洒满月光的面颊.“你是不肯原谅我了.是么.你不打算醒來……是么.”

怀中女子仍阖眼睡着.山风将她额前流海晃的温柔.

他将她放入花田.握了她的手.仿似再同她聊天.“你不知道吧.我已不再是神尊.如今是只古莲妖.守护天下苍生的重责终于自我肩上卸掉.我成了妖精.我终于可以随心所欲.这样的我……你喜欢么.”

沉默许久.

他笑笑.“你睡吧.既然不愿醒來.我便陪着你永远睡去.”

落于她额间轻柔一吻.他平躺于她身侧.如瀑墨发间隐了缕缕雪白发丝.眼角留下两道温润.

含着血的泪落入半开的桑铃花中.他终于将欠她的眼泪流了.哪怕是血泪.

血泪滴入桑铃花一瞬.绵延花田纷纷盛放.玲珑剔透的花盏竟将漫天月光比了去.叮叮当当似铺开一场盈盈宛歌.

他睁开眼睛.抚摸着她的面颊.眼底垂下血泪.“小羽毛……桑铃花……开了……”

久久得不到回应.他面上呈了苍白绝望.将他抱紧.打算阖眼睡去.她不醒來.他亦不会留恋这个世界.

感觉掌心微动.他视线停驻于握于掌心的手指.那根手指又动了动……

他身子竟有些发抖.微颤的手指触到她面颊的一瞬.她睁开了眼睛.

桑铃花.色如琉璃.状如铃铛.古书道此花只开一半.便再无绽放.若见花开.便是奇迹.

一年后.

他将一盏白粥喂给她吃.她一口一口咽下.

为他拭擦了唇角.轻声道:“今日外面的太阳很暖和.我们一路上可以晒晒太阳了.”

她点点头.甚是乖巧.

他牵着她的手站起來走出茅屋.沿着盛放的桑铃花田出了灵山.身侧随了一头青狮子.

她虽醒來.但眼睛却是看不见的.

这一年來.他细心照顾.从不假他人之手.可她却对他淡淡的.他曾怀疑她已失了记忆.但自她神情來看.她明明什么都记得.

他伤她太深.他懂.她不曾将他赶走.他已心满意足.无求其它.

他自一本古籍得知.月光灵珠可医治她的眼睛.他费了心力探查到极北蛮荒之地有一座殇氏古墓.剩余一颗月光灵珠许藏于古墓内.

他本想一人去寻灵珠.可放心不下她.便将她时时刻刻带在身边.

两人踏出灵山.衣袂翻飞于枝叶投影的寂寂山路上.枝头嫩芽有雀鸟啼鸣.青狮子抬掌扑着蝴蝶.空中有花香弥漫.他始终牵着她的手.

“待我医治好了眼睛.我们去找殇殇好么.”

他停了脚步.拨开她被风吹乱的碎发.温温一笑.“好.”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