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 051章 锦琛,你要做爸爸了(大结局)

顾依暖再也看不下去,立即关掉了电视,胃里难受的像是有人在捣鼓,她急忙倒了一杯热开水喝下才好一些。

坐到沙发上,顾依暖心里想着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孙浩然的不雅照会出现在电视上?是谁曝光的?

昨天她问裴锦琛解决事情的办法时。裴锦琛叫她看电视,也就是说,裴锦琛昨天就知道今天电视里会出现孙浩然的不雅照,难道,是裴锦琛放上去的?

可裴锦琛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孙浩然想侮辱她,裴锦琛在报复吗?

“是啊。那你掐死我啊!有本事你就掐死我!”裴锦玲大小姐脾气,哪里懂得妥协,她也知道他不敢真的动手,所以天不怕地不怕。

“你别以为我不敢,我若是想要弄死你,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段明睿眼瞳瞪大,扣住她颈子的手逐渐用力。

裴锦玲被掐的面色惨白,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身体发软。她索性就躺在地上,以段明睿的实力,他还不敢跟裴家抗衡,她知道的,他也知道的。

段明睿见她躺在那里像是要死掉了一样,只好松了手,抓住她的胳膊将她拽了起来,大手伸到她面前:“底片给我。”

裴锦玲愣了一下,这才明白是因为照片的事情,他居然为了那些照片对她动手,她委屈又愤怒,恨恨地跺了跺脚,那个女人!又是那个女人!

“底片给我。”段明睿吼了一声。他是喜欢顾依暖没错,可他从未想过要伤害顾依暖,做不成恋人,还可以是朋友。

裴锦玲被吓了一跳。急忙从包里拿出U盘递给他。

段明睿一把夺过,转身往办公桌走,走动电脑面前,见她站在那里没有动,操起办公桌上的笔筒砸了过去:“滚。”

“段明睿,你这样对我,你会后悔的。”留下这句话,裴锦玲转身跑出了办公室。一直跑出公司才停下来,双手紧紧攥着包包的链子,心里愤恨难耐。

是因为顾依暖,又是因为顾依暖那个女人,她为什么要来到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她,说不定段明睿早就接受她了,那个贱女人,她让她不好过,她就让她生不如死。

她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裴锦萱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锦玲?”

“锦萱,你讨厌顾依暖吗?”

“我何止是讨厌她,我恨她,前几天我哥因为她骂我,我长这么大,我哥从来没有骂过我,她算哪根葱啊,凭什么让我哥骂我?可是我哥又护着她,我真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不说还好,一开口裴锦萱像轰炸机一样,没完没了。

“你到上岛来,我找你有事。”裴锦玲说完,直接挂了电话,她眼中阴毒狠辣的光,几乎要将人置于死地。

裴锦琛处理完手上的工作已经是四点多了,想着晚上和顾依暖在外面吃饭,正准备给她发短信问她想吃什么,顾依暖的电话打了过来,但不是叫他过去接她,而是告诉他,今天晚上他们同学聚会,她不回家吃饭了。

裴锦琛美好的心情像是被雨淋了一样,糟糕透了!为了同学聚会,她连丈夫都不要了,真不是一个好妻子!

没有心情一个人在外面吃饭,裴锦琛在办公室待了一会儿就回去了。

顾依暖知道裴锦琛的脾气,不敢跟同学玩的太晚,八点多就告别离开了。

她记得裴锦琛喜欢吃桂圆,路过水果店的时候,特意买了新鲜的桂圆,但桂圆吃多了上火,她又买了一个蜜柚。

回了家里,上楼走进卧室,裴锦琛半倚在床上讲电话,顾依暖没有打扰他,拿着睡衣去浴室洗了澡,出来时,裴锦琛已经挂了电话。

顾依暖提着桂圆去厨房洗了一下,用水果盘装了放在床头柜上,抚了抚裴锦琛墨黑的碎发:“知道你喜欢吃,特意给你买的。”

裴锦琛满意的“嗯”了一声,指了指桂圆,再指了指自己的嘴。

顾依暖坐到床沿上,剥了桂圆壳,又挤出里面的核,这才送到裴锦琛唇边,他张开嘴吃了进去,嗯……很好,作为妻子,就应该这样贴心和温顺。

“好了,你自己吃吧,我写毕业论文去了。”早就该交的毕业论文,顾依暖拖到现在还没写,要赶工了。

裴锦琛伸手抱住她,将她拖进自己怀里,修长的腿夹住她,笑着道:“毕业论文哪有我们的事情重要,嗯?”

顾依暖满脸黑线:“不行,最后期限了,我得赶了。”

“不就是一篇毕业论文吗,明天我让人给你搞定,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伺候丈夫,明白?”

“真的?”虽然顾依暖是一名好学生,但毕业论文这恼人的东西,能推就推了吧。

“当然,这点小事能难到我?”

“锦琛,你好伟大。”顾依暖勾住他的颈子,在他脸上吻了一下。

“明天去公司吗?我给你安排职位。”裴锦琛话音落下,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帮你拿。”顾依暖自告奋勇,伸手拿过手机,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她的手僵硬在那里。

安晴,这是一个女孩子的名字吧?这么晚了为什么还要给裴锦琛打电话?他们是什么关系?

一瞬间,顾依暖心里冒出无数个想法,可她不敢去猜测,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裴锦琛见她拿着手机没有动,瞧了瞧她的脸色,从她手中拿过手机,避免她多想,他就没有避开,直接接听了电话:“安晴?”

“锦琛,你现在有没有空?可不可以来帮帮我?”许安晴焦急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还隐隐能听见摇滚歌曲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

“我和朋友在外面玩,被人拦了不让走,我朋友把人打伤了,锦琛,你有空就来一下好不好?我是迫不得已才打扰你的。”

“你在哪儿?”

“楚歌。”

“好。”裴锦琛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起身下床,一边穿衣服一边道:“你先睡,我出去看看。”

顾依暖也坐起来,看着他穿衣服的速度,心里牵起一丝丝疼痛,她不应该在的乎,可是为什么,心还是会疼?

他有很多女人,她又不是不知道,何必要去在乎?何必呢?

裴锦琛穿好衣服,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要走,顾依暖慌忙握住他的手:“锦琛……”

裴锦琛顿了顿,弯下腰在她额上吻了一下:“不要等我,早些睡。”

顾依暖抿了抿唇,终是问出了口:“你会回来吗?”

裴锦琛微一沉吟,牵起她的手,轻轻捏着她的手背,在指腹上留下一吻:“回来,一定回来。”

得了这句话,顾依暖悬在嗓子口的心,突然就落入了腹中,笑着点了点头。

裴锦琛出了宅子,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了‘楚歌’,许安晴等人已经纠缠到大厅,在之前的一番拉扯中,许安晴撞伤了额头,见到裴锦琛,她仿佛看到了救星。

而对方那些人,其中一个竟是裴锦琛的发小,他一过来,所有矛盾都解开了,却不忘讽刺:“楚成钧,你什么时候好这口了?”

“原来是锦琛的女人,早说嘛,早点说出来就没事啦!”楚成钧走到他旁边,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别把兄弟看成那种人,我发誓没有碰过她,大家都没碰,闹着玩的。”

“这边处理一下,我带她去医院。”裴锦琛自是了解他这位发小,虽然不缺女人,但也不会随便碰女人。

许安晴额上的伤口不算轻,到医院包扎后,裴锦琛打算送她回去,她却不想回去,担心被母亲知道受了伤,怕是要挨骂。

她不回去,裴锦琛也就不好勉强她,给她安排了vip病房。

“锦琛,你饿不饿?”许安晴躺在病床上,叫被子一遮,显得越发的娇小。

“我不饿,你饿了吗?”

“有点,我包里有两个柿子,你帮我拿一下吧,我们一人一个。”

裴锦琛站起身,从她包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了两个红红的柿子,他起身到洗手间洗了个手,把柿子皮撕开递给她:“我不饿,你吃就好了。”

许安晴眸中是满满的欢喜和感动,他这样的仔细和贴心,这个男人真好,如果可以嫁给他该多好!虽然他有很多花边新闻,有很多绯闻女友,可她都不在乎,这些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对她好,她就足够了。

她伸手接过柿子,轻轻咬了一口,生怕被他看到不好的一面,微微别过脸去。

裴锦琛微微笑了笑,看了看手表,已经十点半了,起身道:“安晴,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明天早上再过来看你。”

听闻他要走,许安晴猛地转头,一把抓住他的手:“你要走吗?”

“现在也不早了,你需要休息。”

“你可不可以留下来陪着我?我害怕。”许安晴哪舍得就这样让他走掉。

“医院这边很安全,你不用害怕,我会跟护士交代好,让她们照顾好你。”

“我不要,锦琛,你留下来陪着我好不好?”

裴锦琛吐了口气,微微弯下腰,轻言细语道:“安晴,我是个已婚男人,我妻子还在家里等我,我不能不回去。”

许安晴脸色一变,“妻子”二字像是一把尖刀刺进她心里,他是在提醒她,他有多爱他的妻子吗?尽管她对裴家有恩,也不会得到他的半点青睐。

想着这个事,她心里像是有针在扎,一层水雾涌上眼眶,眼前瞬间就模糊了,握住他手的手,逐渐松开,旋即又握紧,看着他道:“等我睡着了你再走好不好?”

裴锦琛不好再拒绝,只得点头答应。

裴锦琛不是看不出许安晴对他的情义,可不能给她未来,他就不会给她希望,但她毕竟是裴家的恩人,裴震玄提醒过他,一定要对她好,所以有些时候,他不能拒绝的太决绝。

如果事情在裴锦琛的承受范围,他是可以顺着她的。

宅子里万籁寂静,窗外是一片漆黑,没有月光,就连星星也少之又少,今晚的夜,是要下雨了吗?

顾依暖坐在床上等着裴锦琛,时光犹如回到了半个月前,他们结婚的那天晚上,她也是一个人坐在床上等着他回家,等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睡着了也没有等到他,那么今晚,又是历史重演吗?

顾依暖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二点过了,给他打电话,手机关机。

心里像是打翻了水杯,那些水漫过心脏,漫过胸腔,漫向每一个身体里的低处,积成水洼,倒影出细小的疼痛来。

但顾依暖坚信,裴锦琛会回来的,因为他答应过她,一定回来。

然而,窗外的天,逐渐泛白,她没有等到他回来,他没有回来!

顾依暖紧紧抱住双膝,眼泪不听使唤的落了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汩汩而出,延绵成珠。

她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哭过了,就连裴锦琛将她踹下四楼,她摔得血溅三尺也不曾哭过,可此时此刻,她竟忍不住落下泪来。

心上的痛,永远比身体的痛来的猛烈,直接。

到如今,她还是没有明白一件事情,裴锦琛不属于她,裴锦琛是不属于她的。

他高兴的时候会哄哄她,他生气的时候会置她于死地,他不是一个阴晴不定的人,只因为他不爱她,所以才显得阴晴不定。

哭!为什么要哭?有什么好哭的?顾依暖,难道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你嫁到裴家,是还债,是替身,不是享受!

顾依暖抬手抹掉脸上的眼泪,起身去浴室梳洗,两只眼睛跟熊猫眼似的,她化上比平时浓一点的妆容,遮住脸上的疲惫和憔悴。

吃过早饭就去了公司,顾依暖直接到销售部报道,销售部总监陈建没有接到有新员工报道的通知,顾依暖给裴震玄打了电话,说想在销售部磨练磨练,裴震玄虽是震惊,但也尊重她的决定,就跟陈建通了电话。

十点多,顾依暖接到裴锦琛的电话,她把手机调成静音没有接,裴锦琛又发短信,她也不回。

第一天上班没什么事情做,她先将公司业务熟悉了一遍。

下午四点多,陈建拿了两份合同递给倪敏:“倪敏,今天晚上有个客户你去接待一下,合同我们已经谈好了,你只要让他在合同上盖个章就好。”

“我一个人啊?”倪敏看着手上的合同,有点忐忑,不是小数目啊!

“我陪你一起去。”顾依暖站起身,她正愁不想见到裴锦琛,但又不能不回去,如果有客户要招待,那就再好不过了。

“你可以吗?”陈建怀疑的问。

“我可以。”顾依暖信心满满,在盛世工作的时候,她也签下过不少合同,连游乐园那种大工程她都能搞定,还有什么能难倒她?

“好,那你们就一起去吧!”陈建点头同意,转身回了自己办公室。

顾依暖把椅子移到倪敏旁边,亲切的自我介绍:“你好,我叫顾依暖,今天刚来的,多多照顾。”

倪敏也是一个很亲和的女孩,笑着点了点头:“我叫倪敏,不过我说,这种事人家推都来不及,你怎么还往前窜呢?”

“反正我没什么事情嘛。”

“谢谢你啊,不然今天晚上,我要孤军奋战了。”

“不客气,可不可以给我看看合同?”

“喏。”倪敏把手中的合同递给她。

顾依暖接过来,仔细瞧了瞧:“建筑工程,这个客户实力很雄厚,估计有点难以应付。”

倪敏挽住她的胳膊,笑着道:“管他呢,有我们两个大美女出马,还怕搞不定吗?哎,小暖,你觉得,这个客户是老的还是年轻的?是丑的还是帅的?”

顾依暖想笑,硬是忍住没笑出来。其实,她刚开始做销售的时候也会这么想,总是把客户想成高高帅帅的,然而见面后,心碎一地,如此反复,她再也不敢想了。

“希望是块小鲜肉。”

“小鲜肉,哈哈哈哈,晚上加油咯,对了小暖,你能喝酒吗?”

“能,不过酒量不是很好,但是应付一顿饭,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顾依暖从小就跟着哥哥喝酒,哥哥喜欢喝酒,每次也灌她喝,所以她的酒量还是不错的。

“没事,还有我呢,加油。”

吃饭的酒店陈建已经订好了,为了表示尊重客户,顾依暖和倪敏提前很早就到了酒店,陪酒吃饭签合同这种事,顾依暖不是第一次,所以也没什么好紧张的,和倪敏聊了一会儿,客户还没有来,她就说去下洗手间。

等她上完洗手间回到包房时,包房里已经多出了两个人,当她看清坐在倪敏旁边的客户时,她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感觉心跳都要停止了,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小鲜肉!确实是块小鲜肉,可是……怎么是他?为什么会是他?!

顾依暖心里像是突然涌进一股热浪,把她的心润的像新出炉的包子,热的烫手,在心脏上砰砰乱跳。

这就是被宠的感觉,这就是有人宠的感觉,万事不用怕,因为有他。

顾依暖反握住他的手,凑上去在他脸上吻了一下:“锦琛,有你真好。”

裴锦琛放下筷子,拉着她起身往卧室走去:“好男人不多,要学会珍惜。”

骄傲如他,自恋如他,是不是男人都这样?

回到卧室,顾依暖梳洗好走出浴室时,顾以修正好打来电话,兄妹两聊了许久,聊的裴锦琛都有些烦了。

他觉得顾依暖真的太不懂得适可而止了,当着自己丈夫的面,与其他男人什么话都说,也不知道要避嫌!虽然是她哥哥,但也要懂得男女有别好吗?

耐着性子又等了片刻,顾依暖还是没完没了的讲电话,裴锦琛把她拖进怀里,捧起她的脸吻住她。

被逼无奈,顾依暖只好跟顾以修说再见,随后挂了电话。

“顾依暖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跟你哥打电话,不允许超过五分钟。”

“他是我哥!”顾依暖简直醉的不要不要的,那是她哥哥啊!同爹同娘的亲哥哥啊!

“你哥也不行!”裴锦琛脸色严肃,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

顾依暖觉得再说下去一定会吵架,她不想跟他吵架,他们明明可以像刚才那样你侬我侬,为什么要吵架?

虽然他只是把她当成一个替身,在她身上寻找这另一个女人的影子,可那又有什么关系?那个女孩已经死了,她回不来了!

如果她还活着,顾依暖或许会担心她会抢走裴锦琛,可她死了,没有人跟她抢!即便裴锦琛会在外面找很多女人,可她顾依暖才是他的妻子!

他对那些女人再用心,都不可否认她是他妻子这个事实。

假如有一天他想离婚了,她会拼尽全力,拼尽全力的……挽留。

顾依暖将他骨骼分明的大手握在手中,轻声道:“锦琛,你什么时候有空,陪我回一趟永安好不好?”

回永安!

说起这个,裴锦琛就想起那天晚上,她来找他和解,他以为是她想明白了,作为妻子,就应该顺承丈夫,没想到她是有事情才找他,他心大原谅她,不再提那件事,没想到她又来说。

高傲如他,他怎么能忍受别人有目的的接近他?

“以后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她要回娘家,裴锦琛不是不愿意陪她回,可她为什么总是要用一些他讨厌的办法?

“为什么?”顾依暖望着他,心里可悲可恨可笑,她的娘家就那么见不得人吗,他嫌弃到这种地步!是,顾家确实没有裴家有钱,可没钱怎么了,没钱就要被瞧不起吗?

“不要再说了。”

“那是我娘家,是生我养我的爸妈,裴锦琛,你能不能懂一点人情世故?”顾依暖恼了,声音都大了起来。

裴锦琛“腾”的一下坐起身,双指钳住她的下颌,面有愠色:“顾依暖,你能不能不要在需要我的时候才对我好,我是你丈夫,不是你的工具。”

需要他的时候?顾依暖时时刻刻都需要他,她明明是把他当做丈夫,可他为什么觉得是工具?

他的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她做的不够好?

“锦琛,我没有。”

“没有?那天晚上说过的话,这么快就忘记了?”

“我……”顾依暖无言以对,那天她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气话,没想到他一直记着,真是个小气的男人,裴家的男人都小肚鸡肠吗?

“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样的女人吗?就是你这种表情上清纯,背地里耍心机的女人。”裴锦琛想找个词来形容她,脑子里突然“心机婊”三个字,可他没有说出口,他不擅长骂人。

顾依暖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原来,在他眼里,她是一个心机婊!

她推开他的手,深深吸了一口气,坐起身来:“那你现在是不是后悔娶我了?”

“后悔?”裴锦琛冷笑一声,眼里发出阴鸷的光:“你就是一个我用来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而已,我有什么后悔的?待哪一天我腻了,你就给我滚。”

顾依暖腹中一阵抽搐,像是突然涌入了很多东西,憋得她呼吸都有些不顺畅,她紧紧抓住被褥,转头望着窗外。

窗外月光如水,如此好的夜晚,他们不是应该坐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吗?她不是应该躺在他怀里,听他讲故事吗?

可为何,现实是这样子的?

“很荣幸成为裴大少爷的性工具,以后我若再嫁人,就可以光荣的说,裴家大少爷是我的前夫,因为他女人太多造成早泄,满足不了我,所以我把他甩了。”顾依暖唇角勾着笑容,是悲伤的,凄凉的,僵硬的。

“顾依暖!!”裴锦琛勃然大怒。

果然,吵架争辩这方面,裴锦琛是赢不了她的!

顾依暖从小跟着哥哥乱打乱撞,惹是生非,哥哥是个大痞子,她就是小痞子,而裴锦琛身在豪门世家,裴家的家规又严格,学习坏习惯,他是没有机会的。

商道上他可以翻云覆雨,吵架争辩就算了,他真的不行。

顾依暖才不要管他有没有生气,他让她心痛,她就让他不得好过。

回过头来看着他,笑着道:“对哦,我还可以拿你去赚钱,在淘宝上卖你的优点和缺点,你喜欢什么和讨厌什么,我相信可以赚很多钱,就我们学校那些女人,都不会在乎这么点小钱。”

哈哈哈哈哈,顾依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她怎么这么机智,居然用这种办法去赚钱。

裴锦琛七窍生烟,她是想钱想疯了吗?居然贩卖他的优缺和喜厌!他反手将她摁在床上,跨身坐在她腰间,狠狠摁着她的双肩。

“裴大少爷还有强bao的习惯。”顾依暖不紧不慢说了一句。

“……”裴锦琛好想吐血,这个死女人,真是气死人不偿命!他俯下身,用力的咬在她唇上。

顾依暖疼的尖叫,推又推不动,只能拼命的挣扎。

裴锦琛咬着不放,直到她唇破,他尝到了鲜血的味道才放开她,他唇上沾满了她的血,像极了一个吸血鬼。

顾依暖只觉得嘴唇被咬掉了一大块,疼的说不出话来,只是愤怒的瞪着他,裴锦琛抬手擦掉唇上的鲜血,跳下床往外走。

顾依暖慌忙起身:“你去哪儿?”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是在她这里受了委屈,去找小情人诉苦吗?

“用不着你管。”

“你走出去就不要再回来。”

裴锦琛恰好走到门口,闻言回身看着她,冷冷的勾了勾唇:“那正好。”

顾依暖坐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她却无可奈何。

她咬住鲜血满满的下唇,恨自己为什么要说出如此混账的话?她不是应该跑过去抱住他,叫他不要走吗?

妈妈说过,裴锦琛性子高傲,要迁就他,要迁就他!

迁就他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为什么非要闹成这样?

可是她迁就他,谁来迁就她,在裴家,她唯一能还嘴的就是裴锦琛了,难道连这点儿权利都要舍弃?

他有他的高傲,可她也有她的性子啊,虽然她家不富裕,但从小也是爸爸妈妈和哥哥的掌上明珠好吗,为什么嫁到裴家,就要给人做牛做马,事事听从别人?

就算让她改性子,那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她这性子已经二十几年了,哪能说改就改?

裴锦琛出了卧室就直接上了五楼,裴锦毅喝了加过变态辣辣椒的红酒,还是要去看看好,别弄出什么事情来。

顾依暖在卧室里思前想后,还是决定给裴锦琛打电话,他们是夫妻,夫妻没有隔夜仇,对吧?

裴锦琛正在和裴锦毅喝酒聊天,不想接顾依暖的电话,就将手机调成了静音,奈何顾依暖这只打不死的小强,毅力特别好,不停的打,似乎他不接,她就打爆他的手机,所以,裴锦琛把手机关机了。

顾依暖气得很想发飙,最后也只是靠着床坐在地毯上,她和裴锦琛的夫妻关系,什么时候才能正常?

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因为她没有办法把自己变成一个事事听命与他的女人!

顾依暖拿起手机,给顾以修发了一条短信,说是周末回永安。

还是先离开吧!或许,离开一段日子会好些。

顾依暖以为裴锦琛夜里没有在家睡,早上下楼吃饭时,却见他端然的坐在餐桌上,只是裴锦琛没有理她,像是没有看见她一般。

吃完饭,两人也没有说话,各自出门上班。

顾依暖走出客厅大门,只见裴盛晖带着一家人急匆匆走来,她心里莫名的紧了一下。虽说两房人只有一墙之隔,但没有要紧的事情,他们不会随便窜门,今天是为何?还是一大早!

紧随裴盛晖身后的章静兰,走到顾依暖面前,扬手就甩了她一巴掌:“你这个贱女人。”

顾依暖被打的晕头转向,懵懵傻傻的看着她:“二婶?”

裴锦琛已经走到了宅子门口,听到声音回身走过来,看着顾依暖被打的通红的脸,凤眸一禀,凌冽的目光射向章静兰:“二婶一大早跑来打人,是不是有失大雅?”

“那是她该打,锦琛,你老婆背着你偷人,你不会不会知道吧?”章静兰目光狰狞,仿佛要吃人了一样。

“二婶,没有证据的事,希望你不要信口雌黄。”这样的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裴锦琛听的一阵冒火。

章静兰冷笑:“证据,我多的是!”

裴震玄几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见一行人站在外面,微有愠色:“在这里嚷嚷什么?叫人看去了,丢裴家的脸吗?”围边团血。

裴锦玲从后面走上前,抓住裴震玄的胳膊,哭着道:“爷爷,您可要为我做主啊,爷爷……”

裴震玄看着裴锦玲的样子,惹得一阵心疼:“锦玲,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谁打你的?”

裴锦玲脸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多的吓人,手背和胳膊全是青一块红一块,对她下手的人,似乎与她有什么深仇大恨,要置她于死地。

她抹着眼泪,哭的哽咽,只是把目光看向了顾依暖,没有回话。

顾依暖一惊,心里头顿时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裴锦玲看她,意思是她把她打成这个样子的?

可她没有动过裴锦玲,她何时动过裴锦玲?裴锦玲为什么要冤枉她?就算是冤枉,那也该有证据吧?

裴震玄瞧了瞧顾依暖,目光很淡,却是温和的,轻轻抚了抚裴锦玲的手背:“走,到屋里去,仔细跟爷爷说说。”

裴锦玲点了点头,和裴震玄一起走进了客厅,其他人也跟了进去,裴锦琛转头看了一眼顾依暖,双手插进裤袋,迈开长腿往里走。

顾依暖看着他,他的背影,伟岸如山,他的步子,沉着稳重。

他说过,就算有事,还有他呢!就算接下去会发生很悲很惨很残暴的事,他也会护着她的,对吧?

顾依暖站在客厅中间,听着裴锦玲说着事情的经过:“昨天早上,大嫂发短信给我,说想跟我见个面,我按规定的时间去了,但没有见到大嫂,反而被几个男人打了。”

她说的哽哽咽咽,扣在一起的双手忍不住瑟瑟发抖,仿佛受了极大的恐惧,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短信在哪里,给爷爷看看。”裴震玄声音温和,生怕吓到了这位受伤的孙女。

裴锦玲拿出手机,在短信里翻出顾依暖发送的那条短信:“爷爷您看,就是这条短信。”

裴震玄看着短信,发送时间是昨天早上,约定时间是晚上九点,他心里犯着嘀咕,为什么这么晚了约见面,什么事情白天不好说吗?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