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二胎来袭 > 第83章

二胎来袭 第83章

作者:唐多令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0:28

原本充满辞旧迎新节日氛围的新年,因为保护区的新闻变得沉重起来,我手机不离手,随时刷新看新闻。

向泳恩到的时候,也知道了保护区的消息,她搂着小种子。担心的看着我,“我也很久没有他消息了,他没有手机,只能等他主动打电话给我,上一次听到他声音,两个多月以前了。”

我艰难的挤出点笑容。

小种子絮絮叨叨的跟向泳恩说堆雪人的事情。开始很高兴,后来一点点注意到我的神色不怎么开心,就问妈妈怎么了。

本来我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可被孩子突然这么一问,我一下子就不行了,眼泪噼里啪啦的落下来,我起身去了卫生间,站在里面痛哭起来。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

十几年前的这一天,一场大火让我失去了父母。很多鱼泉的父母也在这一天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就像五号楼的胡姐,失去了唯一的儿子。

造成那场悲剧的人,不管无意还是有心,也从此和那些受害者家属一样,生活在了醒不过来的噩梦里。

一场大梦中,有我,有毛莉,有江植……

多年后的今天,江植又再次失去了联系,不知生死,竟然还是在这一天……我哭着看镜子里的自己,这难道是宿命吗。是老天的刻意安排?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现在内心的真实想法,我不想他出事,哪怕今生我们都不会再见面。我也希望他好好活在这世界的某个地方。

我怕他不在了,这比我无数个夜里问自己是不是从来就没拥有过他,更加可怕。

我从卫生间里出来时,向泳恩拉着小种子的手,站在门口看着我,孩子一定不理解妈妈这是怎么了,可是他像个小大人似的什么都没再问我,只是笑着问我要不要去看看他堆得雪人。

我没再流眼泪。跟着小种子和向泳恩一起去看雪人,我站在院子里朝保护区所在的那个方位望了望,相信他一定会没事。

李猛是新年的凌晨赶到善苑的,他来的时候我没睡一直等着他,向泳恩陪着小种子去睡了,她跟我说这些天孩子就交给她了,我不用管,我想干嘛就干嘛,只要心里不觉得憋屈难受就行。

李猛坐在我对面狼吞虎咽吃东西时,我正拿着手机发愣。

我的手机里,几乎没有任何跟江植有关系的内容,我的社交软件里没有他,通讯录里没有他,通话记录里也没有他,甚至黑名单里都不会有他的痕迹。

原本还存了几张从李猛微信那里弄过来的照片,可是最后一次谈完话后,我犹豫了一星期后还是把照片都删除了。

如果他这次真的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我都没留下一丁点跟他相关的讯息,哪怕是说分手的记录都没有。

还有,我等着李猛的时候仔细想了想,我跟他连合照都没有,除了在伦敦拍的那组特殊的婚纱照,可那些照片也都不在我手上。

好后悔啊,我当时应该留下那些照片的,应该的。

我满心凄凉,忽然就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上楼,李猛吃惊的抬头看着我喊我,我也没理他。

我直奔向泳恩的房间,她和小种子在睡觉,可我还是敲了门。

向泳恩起来开门,睡眼朦胧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保护区有消息了,我说不是,然后就问她有没有在伦敦的那位帅哥老板的电话,我要找他,就现在。

向泳恩不知道我要干嘛,可是看我着急的样子,就赶紧拿着手机翻起来,很快找到了电话号。

我顾不上解释,马上给伦敦那边打了过去,可是电话通了我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语言不行,又赶紧让向泳恩替我跟帅哥老板说话。

我让她问帅哥老板,他还记不记得我去伦敦时和江植在他婚纱店里拍过的那些婚衫照,他那里是否还有备份。

向泳恩这时才知道我为何半夜抽风打这个国际长途,她帮我用英语问着,脸上忽然露出笑容冲着我直点头,我就知道一定是那边还有备份。

“他说有的,我让他把电子文档发过来,你是这个意思吧?”向泳恩跟我确认,我使劲点头说对的,我就是要那些照片。

婚纱照很快就用邮件发了过来。

我接收后点开看,往日一幕幕从心底浮上心头,围着一起看的李猛和向泳恩都沉默着,他们的心情一定跟我一样难受。

“好了。都去休息吧,别弄得跟人已经不在了似的,天亮我就继续联系,咱们都得精神这点,他可能随时需要我们呢!快,都去睡,睡不着也闭眼睛养精神!走吧。”李猛最后打破了压抑的沉默,让我回房间休息。

我也不想他们跟着我一起熬,就回了房间,可是睡不着,就只能像李猛说的闭着眼睛养精神。

李猛说了,保护区那边人烟稀少,地震应该不会又太大的人员伤亡,可是保护站失去联系还是让人担心,就看今天能不能有消息了。

我也明白,可是没办法控制心情,只会一直往最坏的发展上面想。

天刚一蒙蒙亮,我就起来了,我出了客栈,直奔古镇入口那里的一座小庙,想去烧一炷香。

我其实从来不信这些,来善苑这么久还是头一次过去,这里的人和游客都很信这些,我昨晚突然也就觉得自己也该去庙里。

即便是临时烧香,我也想接着这个替江植祈福,希望他平安无事,很快就会有消息,平安无事的消息。

我以为自己来的足够早了,可是到了小庙门前才知道,善男信女们比我要更早,这里已经是烟火缭绕,聚满了来祈福添香的人。

新年新气象,大多数人都是来庙里图个好彩头,我跟着大家跪拜磕头,上香,闭眼在佛前说了我的心愿。

不知佛珠是否会宽恕身上罪孽深重的人,我手里捻着一根香,出神的望着庙里的佛像,直到身边的好心人善意提醒我香要烧完了,我这才反应过来,把烧得所剩无几的香头插到香炉里,转身离开。

回客栈的路上,遇到比邻的邻居商户,她笑着问我去哪了,知道我是去庙里烧香就说这时候去庙里许愿很灵的,该去,去得好。

我笑着无语,心里想着我刚才在庙里许的愿望。

我别无多求,也许也只是我今生唯一一次向佛主许下心愿,我只求江植平安无事活下去,只要他活着。

回到客栈里,李猛和向泳恩都起来了,小种子也起了,我进院子时,他正从向泳恩手上抹了乳液往自己的小脸上抹着,扭头看见我,叫着妈妈就扑了过来。

我看着小男子汉几乎就是江植翻版复刻的眉眼,心头酸楚的要命,可我没有在孩子面前失态哭起来,我帮他擦好脸,亲了他一大口。围帅在划。

小种子很乖巧,像是知道我心里难受,自己吃饭,吃好了就去隔壁卖杂货的店里找他的小伙伴一起玩。

我和李猛,向泳恩坐下,李猛握着手机,眉头难得的皱起来,向泳恩问我店里有没有打印机,她想把我跟江植的那些婚纱照打印出来。

“你两那几张拍的真好,我要打印一套留起来,做个纪念。”向泳恩刚一说完,李猛就扭头瞪了她一眼。

向泳恩也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不好意思的笑笑看着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中文表达你知道的,春夏……”

我当然明白她不是那个意思。

“我也想打印出来呢,麻烦你也给我打一套。”我说着,起身领向泳恩去我办公室。

婚纱照从打印机里掉出来时,我还没什么反应,拿着照片的向泳恩却突然哭了起来,肩膀一耸一耸的停不下来。

她哭着跟我说,“你都不知道,混球跟我说过,我们两个商量过,我们结婚以后等个三年就离婚,混球说要跟怪姐姐去雨乌,他要带着你去那里举行婚礼……就这个戒指,他说到那时要正式给你戴上,那是他妈妈留给儿媳妇的戒指,他让我别嫉妒,他能给我婚礼给我名分陪我演戏,可就是不能把这个戒指给我戴上,这戒指……”向泳恩红了眼睛,指着照片上我手指上那枚黄金镶嵌的戒指,“混球说这个只能给你……可是你看看你们……你们两个混蛋,混蛋……”

我很想哭,可是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了。

向泳恩说的太正确了,我是混蛋,他也是。

为什么我到现在才意识到一件事,意识到其实所有的对错都不如和他在一起活着重要!

我最需要最在乎的难道不就是他这个活人吗,可我干嘛一直违心的认为那些过去那些对错仇恨都比他重要。

等我明白了,想透了……他却消失了,也许比上一次消失的更彻底。

是真正的消失。

我不敢想下去,整理着打印好的婚衫照,看着江植和我表情古怪,服装另类的定格影像,视线一点点模糊下去。

向泳恩也慢慢不哭了,这时李猛跑进了办公室里,瞪着我说联系上保护站那边了。

我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

“保护站那边没事,没有人受伤。”李猛瞪圆了眼睛,说话声音好大,跟吼似的。

向泳恩听了他的话,马上高兴地说了句鸟语,我也松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可是,可是……站长说,那小子十天前就离开保护站了,没说去哪儿,就是说短时间内不会再回来了。”李猛话锋一转,又来了这么一句。

向泳恩和我几乎同时冲着他喊了起来,他这话说的!

“十天前走了,也没跟你说吗,没说要去哪儿?”我刚刚落下去的心又提了起来,问李猛的话也好大声音。

“是啊,他没说吗,也没给我来过电话,混球!魂淡!”向泳恩生气的喊着,使劲挥了挥拿在手里的婚衫照。

“当然没有,我要知道还能不跟你说,这小子什么意思啊!这回走的连我都不支声了,靠!等老子见到他的,整死他!”李猛恶狠狠的骂了起来,可眼神里却全是担心。

我坐到椅子上,两条腿发软站不住了。

可坐下没多一会儿,我就笑了起来,我的心也平静下去。

我抬头看着李猛和向泳恩,“没事了,他就是想去新的地方了,没事就好,知道他还活着就行。”

他们两个看着我,然后互相对看,那眼神像是在询问彼此,我没事吧。

我当然没事,作为他的怪姐姐,我总算还是能摸到点他那个别扭想事的心思的,他一定是想继续在路上了才离开的保护区,他是觉得在那里能做的已经做完了,该去新的地方了。

我起身亲自去菜市场采购,然后亲自下厨,张罗了一桌子丰盛的新年饭,李猛和向泳恩也都不去多问我,他们两个只是在跟我喝酒的时候都比平时节制,随便我喝。

从前可都是他们沾了酒就要喝个痛快才罢休,每次都是我要搂着点好照顾喝醉的人,今天全拧过来了。

我倒也没喝多,毕竟还有小种子在,我可不想给他留下个酒鬼妈妈的印象,我只是喝得难得放开,喝得挺痛快。

把小种子哄睡了以后,我拉着向泳恩和李猛坐到了院子里,听着偶尔响起的鞭炮声,望着幽黑的夜空,跟他们说了这几年里我心里最想说的一句话。

一句实话。

“李哥,泳恩,我想他,我一直很想他。”

他们两个听了,很有默契的一起叹了口气。

隔了好久,李猛问我,要是江植以后出现了来找我,我会怎么做。

我望着星空,笑着回答他,要是他真的出现了,我就让孩子抱着他的大腿哭,让他留下来尽一个父亲该尽的义务,甭想让我一个人养孩子。

“唉!你们啊,何苦呢……放心吧,我觉得他怎么着也会联系我的,早晚的事,只要他好好活着,我们就等着吧……”李猛无奈而又很有信心的对我说。

向泳恩也搂着我的胳膊,说:“对啊,你是姐姐,要包容混球,他一定会出现的,虽然他从来不主动问我你和小种子的情况,可我知道他每次打电话给我都很想知道你们的消息,我都会主动跟他说的,我还把小种子跟我的合照发给他过呢,就是他不用手机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到过,这个混球……”

我听着他们的话,温凉的夜风从头顶吹过去,我的酒劲有点上来了,晕晕乎乎的像是看到那个瘦高的身影正从远处朝我走过来。

他一点笑容都没有的看着我,可我却对着他笑得那么开心,曾经我恨他的怨他的的那一切,此刻都变得那么珍贵不舍了。

人啊,总要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这句鸡汤是真真要亲身体验过,才会知道汤里的那个滋味儿。

向泳恩回了新加坡后,李猛也回了雨乌,一切又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我和小种子一直在善苑,直到春节前一天,才去了雨乌,因为答应了李猛去他那儿一起过年,我也正好看看雨乌那边的经营状况。

雨乌在春节的时候,绝对是旅游旺季,好像所有人都在这时候涌进了古镇里,倒是都是摩肩接踵的游客,小种子也被关在了院子里不能随便去街上玩,我和李猛都担心他走丢了,他实在是还太小。

其实这次回雨乌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李猛要结婚了,他要我过来帮他准备准备,他打算在未婚妻生日那天举行婚礼。

他那个小了他九岁的未婚妻生日是正月十六,我当然义不容辞。

李猛未婚妻回老家去了,要等婚礼之前和娘家人一起过来,我对于结婚筹备其实没什么经验,自己就从来没经历过,我跟李猛忙得焦头烂额,他连着感慨结婚怎么这么麻烦呢。

我看着他嘴里抱怨,可一脸幸福的样子,心里滋味并不好受,难免又想起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的江植。

“唉,也不知道那小子什么时候跟我联系,我结婚一辈子就这么一次,他看来是赶不上了,真不够意思!等你们将来办婚礼的时候,看我怎么收拾他!”李猛伸着懒腰,在我身边念叨着。

我手里正拿着他准备的请柬,他把给江植的和我的写在了一份儿上,我看着请柬上我跟江植并排写在一起的名字,用手指摩挲着。

我还会有自己的婚礼吗,我跟他的婚礼,我都不敢想这个,对于我来说,这念头太奢侈了。

李猛没什么家人,父母都不在了,有个妹妹也很少联系,结婚这事通知她了,也没说准会不会过来,我这时才知道看着什么都不在乎的李猛,其实也很渴望亲情的。

他那天跟妹妹说完结婚的事没得到准信,那个失望的眼神啊,看得我心里现在想起来还难受。

“你不是还有我呢吗,我就是你妹妹啊,我就是你家里人,还有你干儿子呢,你看这么多人呢!”我安慰着李猛。

人高马大的糙汉子,被我说的眼泪汪汪的。

婚礼的日子在我们忙碌的准备中,眨眼就到了。

婚礼前一天,我看着李猛时不时就看手机,或者站在门口张望路上,就知道他还在期待唯一的妹妹能来,可是这个时间了人还没到,大概是不会来了吧。

晚上十一点时,我听到李猛低声骂了句什么,坐到了我身边。

“都不来,不来就不来吧,睡觉。”李猛扔下这么一句,回屋去了。

我知道他期待的人是谁,一个妹妹,一个是江植。

我也期待,我的希望也落空了。

按着雨乌这里的婚俗习惯,婚礼要在中午开始,接新娘要在太阳高悬的时候,李猛的未婚妻和娘家人都住在我的客栈里。

我早起在李猛的新房这边张罗着,然后又赶去客栈里,看看新娘子那边还需要什么。

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小种子更是乐开了花,他还是头一回参加婚礼,早上飞机才赶到的向泳恩带着他在客栈里,他们两个都是看哪都新鲜,我也没空管他们,忙里忙外直到上午十点多才有了点空闲。

我渴的厉害,拿了杯果汁站在客栈院子里,背对客栈大门看着院子里贴的喜字,脑子里想着还有没有什么忘记了没准备好的事情。

大事小事在我脑子里过着,忽然身后院门口传来了问路的声音。“请问,这里是谢余年客栈吧,今天这里要办喜事是吧,是李猛结婚。”

我嘴里含着没全咽下去的一口果汁,猛地回头,看向客栈大门口。

客栈的经理正好在门口,他正对问路的一对年轻男女说是谢余年客栈,也是李猛今天要结婚,问他们是谁,是来参加婚礼的朋友吗。

“是啊,我们才到,怕找不对地方呢,李猛在吗?”一对年轻人里的男人,声音好听的问着经理。

经理马上热情的招呼他们进了客栈。

我嘴里含着果汁早就忘记了要咽下去,我愣愣的看着走进客栈里的两个人,怀疑自己是不是忙昏头了,有了幻觉。

我还没回过神,腿上就突然被重重撞了一下,换上了黑色小礼服的小种子从屋子里跑出来,跑得太猛一下子撞到了我身上,哈哈大笑着,身后向泳恩跟着跑了出来,笑得花枝乱颤。

我慢慢转头看着向泳恩,就看到她看了眼走进客栈里的人,笑容也一下子僵住了。

可她比我反应过来的迅速,愣了几秒后喊了起来,用鸟语喊着,提着裙角就朝进来的人奔了过去。

我想说话,可是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眼睛里也不知怎么了,有点发热,酸酸的。

“妈妈,妈妈,干妈怎么了,那个帅哥是谁啊,我好像看见过呢……”依偎在我腿边的小种子,晃动我的大腿,扬起小脸问我。

我伸手摸着他的头顶,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果汁咽了下去,我盯着向泳恩的身影,看着她一把抱紧了刚才问路的年轻男人,费了好大力气才回答小种子问我的话。

“你是见过他,在妈妈肚子里就见过……”

向泳恩大声问着进来的年轻女孩,还转头看着我。年轻女孩笑着回答她,说自己是李猛的妹妹。

“我来之前去了李哥老家,把他妹妹接着一起过来的,你放开我,容易误会好不好,我又不是你男人!”年轻男人大声说着话,伸手轻轻推开向泳恩,眼睛笑得弯起来,终于朝我看了过来。

明媚的阳光从他头顶照下来,晃得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妈妈,是谁啊!”小种子还在晃着我的腿,追问着。

我弯腰抱起他,朝客栈院子里走过去,照着他的阳光也一点点照在了我们母子身上。

他也朝我们走过来,站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收起了笑容,依旧是那副一脸凉薄的神色,目光紧紧盯着我的眼睛。

“喂,老板娘,你这里还招不招老板爷啊!看看我,行吗。”

我瞥到向泳恩在抬手抹眼泪,我拼命忍住眼里涌上来的水雾,搂紧小种子,颤着声音回答他,“招,招啊,招一个叫江植的,你叫什么。”

笑容再次从他脸上浮起。

他用好听的声音回答我,“真巧,我就叫江植啊。”

我的眼泪汹涌而出。

(正文完结)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