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历史 > 重生之商女不愁嫁 > 第199章:安安的身世

重生之商女不愁嫁 第199章:安安的身世

作者:萌啊呆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1:48

“既然你们什么关系都没有,以后你就留在宫中吧。就算她回来,你也最好不要见她。”萧逸说。

他没有理由去责怪一个孩子,尤其那人还是他曾经那么细心照顾的少年。

安安自己的心中一定也很内疚,事情已经发生,过去的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但这少年,他想保护。

顾简在一旁等着萧逸起身一起回宫,安安怯怯的从座位上起来,往后退了一步,跪在地上。

“谢皇上。”

萧逸扬了扬手,“起来吧,一会我会派太医帮你把手上的伤口都包扎好。再给你安排一处院子,安心读书,在这宫中不会再有人欺负你。”

安安伏在地上,不抬头。眼眶中却默默地盈满了泪水,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阿简,我们走……”萧逸刚想带着顾简离开,却在临走前看见安安脖子上一个黑色的胎记。那位置不高不低,若不是现在头低的这么深平时根本就看不到。

一个普普通通的胎记没什么特色,可胎记的位置却让萧逸的动作僵在了原地,紧张的连呼吸都不敢大口呼进。

“皇上,你怎么了?”顾简注意到他的变化,慌忙上前问道。

安安听到这声音也连忙抬起头,一眼便看见萧逸正震惊的盯着他的脖子,仿佛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皇上?”

萧逸听到他的声音,蓦然感觉心中一痛,慢慢的靠近他。一向淡然的他此时却伸出了颤。抖着的手,朝着安安的脖子摸去。

动作缓慢,而悠长。

安安不知道他是怎么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觉得萧逸看他的眼神,充满了震惊以外,似乎还有一丝……喜悦?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安?”他沙哑着嗓子问道,不是刚见面那种恍若千年的感觉,而是真真切切的喜悦。

萧逸在喜悦,他怎么了?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安安疑惑的看向他,不明所以。

“你,你是八岁?是谁告诉你你只有八岁的?”

安安摇摇头,“我不知道,没有人告诉我我几岁,就连她也没有告诉过我。娘……唐糖糖问我的时候,我是随便编的一个年龄,我想当时我肯定有五岁了。”

“那他们有没有提过你的身世?有没有提过你身上有什么信物没有?”萧逸越问越觉得心中波涛汹涌。

是他吗?会是他吗?

安安继续摇头,“他们一直说时明月是我的娘妻,我那时候小,不分明善恶谎言,以为他们说的就是真的,时明月就是我的娘亲。可是后来我发现,并不是。我应该只是他们捡来的孩子,一个无父无母被人抛弃扔掉的孩子……”

他说着,脸上带着明显的失落。

萧逸的心中激动不已,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来。

倒是在一旁的顾简,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拽了拽萧逸的衣袖,突然问道:“皇上莫不是怀疑他是九年前的……?”

萧逸扭头看向她,脸上带着明显的笑容。

对,他在怀疑,这世上就是有这么巧的事。

顾简明白了,但目前还是有点不太清楚。她从头上拔下簪子,端过桌子上一碗水,递到萧逸面前,“皇上既然怀疑,不如试试便知道是不是心中所想?”

“嗯!”萧逸接过簪子,毫不犹豫的往手上划了一道,一滴鲜血滴落碗中。

安安不明白他做这些是为了什么,但是一联想到刚刚的对话,突然清晰了些,他们在怀疑……

萧逸朝他一笑,点点头,“试试吧。”

安安看着那期望的眼神,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接过他手中的簪子,在手指上划了一道。

又一道鲜红的血液流入碗中。

碗中两滴血毫无波澜,好似没有任何关联一样。

萧逸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全身上下所有的惊喜全部冷却。

怎么可能?竟然又是一场空……

安安也看懂了结局,没有说什么。只是将簪子小心翼翼的交还给顾简,便准备起身离开。

顾简看他的眼神也有点揣摩不透。

然而正在这时,刚刚还毫无动静的两滴血,渐渐散开。不,不应该说是散开,而是以缓慢的速度朝两滴血中间的位置游弋了过去,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在吸引着它们似的。

萧逸刚想放下碗,就看见了这一幕。

刚刚消失掉的惊喜,再次涌上了他的脸庞。

顾简和安安也一起看到了这画面,安安震惊的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脚下有些踉跄,后退着有些不敢相信。

“萧闻。”萧逸朝他笑道,“这才是你的名字。”

他失散九年的亲生弟弟,终于找到了!

造化弄人,他找萧闻找了这么多年,没想到弟弟竟然一直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还一直被人欺骗乃至欺负至今,忍气吞声。今天要不是他不小心看见他脖子上的胎记,恐怕又要错过很多年!

萧闻后退着,脸上没有一点惊喜,反而满满的是无措,是慌张。

“我……我怎么可能,我分明是个被人扔掉的孩子。”他说话间还在后退,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事情。他跟萧逸生活过一段时间,他知道萧逸在找他的亲生弟弟,可是根本就没想到原来他失踪的弟弟就是自己!

“不要胡说!”萧逸打断他的胡思乱想,“你同我一样,都是父王与母后爱的结晶。当然宫变,我没有保护好父皇母后,甚至还把刚出生不久的你也给弄丢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每每看到街头的乞儿都会想到你在外面会不会也沦落街头。”

“说什么傻话,没有人扔掉你,是我。是哥哥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在外面流浪受苦了九年。”萧逸说着,语气都有些哽咽。

萧闻无措的看着他,“我,我一直以为我只有八岁的,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会是你的弟弟。”

他这么说着,可心中却不断浮现起以前跟萧逸住在一起的时候。他当时跟唐糖糖的关系那么亲密,就算喊他父亲都很正常,可是自己就是觉得应该喊他扶苏哥哥才对。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自己的哥哥,难道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么?

他有些接受不了。

如果萧逸真的是他的哥哥。那三年前那些事情,只会显得更加肮脏。

他和他的哥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一内一外,一起伤害了她……

这让他该怎么接受……

萧闻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他突然找到了自己的家,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可是知道身份后的感受,更加的生不如死。他痛苦,他难受……

索性便蹲在地上细声哭了起来。

萧逸也蹲下身子,将他揽在怀中安慰:“别怕,以后哥哥会保护你。你回家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欺负你,再也不会有人能分离我们兄弟。”

说着还一边细心的帮萧闻擦眼泪,动作轻柔的好似三年一样。依旧那么贴心,如初阳般和煦。

萧闻一下扑进他的怀抱深处,颤。抖的大哭出声。所有的声音全部被埋在衣服里面,任由泪水肆虐在眼前人的身上。

萧逸抱紧着少年的身体,只觉得这半生的寻找,终于落幕。

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弟弟。终于能有脸面对父皇,终于能给母后一个交代。

尽管,他们都已不在人世。

“哥!”萧闻终于还是喊了出来,声音被堵在衣服里。闷闷的声音,带着这么多年委屈的哭声,全部都朝他发泄了过去,“哥,我好痛苦,我真的好痛苦啊!”

萧逸笑笑,拍拍他的背,“不苦,有哥在。再也不会让你受委屈,想哭就哭出来,大声的哭。男子汉不怕哭,哭完站起来继续傲然于世!”

一句男子汉不哭,再次勾起了萧闻心中的回忆。

恍然那年,那女子笑吟吟的告诉他,“别哭,经常哭的小孩不是男子汉!”“男子汉顶天立地,敢作敢当,无愧于天无愧于地。还有最最重要的一条就是流血流汗不流泪!”

“嗯!那安安保护娘亲!”

……

往事历历在目,往昔的承诺却让人心痛到不能呼吸。

说好会保护她的,结果却是全世界伤她最深的人。

萧闻哭的不能自已,好像失去了整个世界一样,把自己这么多年来隐藏的恐惧、无措、惊慌,全部哭诉了出来。偌大的院子中,只有这三人,以及那闷闷的哭声,即使被衣服紧紧的捂着,却还是让人能感受那彻骨的绝望悲伤。

萧逸一直在笑着,却觉得有些凄凉。他的弟弟,和他一样,恐怕都想起了当年他们伤害的那个无辜的女孩子。

“不要难过,她回来了,她没事,她还好好的活着。”萧逸这样安慰着他,也安慰着自己,“我们还有机会见到她、补偿她。我们欠她的,一定会还给她的,不要难过,不然哥哥都要被你带的一块忧伤了。”

顾简在一旁默默不语,萧逸说的这些话,她懂。

他还是放不下唐糖糖,他还是喜欢,不,应该说是深爱着唐糖糖。

否则也不会过了那么多年,还会一直念念不忘。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