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 第232章 大结局(五) 终章

一场未尽的离婚盛宴 第232章 大结局(五) 终章

作者:榴芒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1:52

天色才蒙蒙亮,小叠山的山上,却已经是一片异常繁忙的景象,各色的工作人员都在为一场深南市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世纪婚礼而有条不紊地忙碌着。

没错,今天就是顾泽城和季怡宁的婚礼,深南市两大豪门的结合。

在婚礼正式举行之前。全城的所有媒体已经把这场婚礼炒到了街头巷尾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地步,而且,季家通过全城媒体发布,从婚礼当天的凌晨开始到晚上十二点。只要通过手机以短信、微信的方式发送祝福顾泽城和季怡宁的祝福语到指定的平台,便可以凭借他们发送的祝福信息到深南市最高档的连锁西饼店领取上佳的喜饼一盒,而且,季家还会让专人从所有发送的祝福信息中筛选出写的最好最有新意的一百条祝福信息。每人给以一万块钱的奖励。

所以,今天的凌晨一到,小到七八岁的孩童,大到七八十岁的老爷爷老奶奶,只要有手机的人,都拿起手机往同一个信息平台发送新婚祝福的短信,几乎是全城行动。

不仅如此,几十年来从来不准外进入的小叠山,第一次对媒体开放,允许两百名媒体人员进入到小叠山指定的地方来顾泽城和季怡宁的婚礼进行直播。

虽然以顾泽城的身家,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和季怡宁的这场婚礼如此疯狂的炒作所带来的那些利益,但是,既然身为商人,没有白白的好处不要的道理,更何况,这一切的媒体炒作。其实一开始都是季怡宁父母的要求。

既然是岳父岳母大人的要求,顾泽城怎么好拒绝,而且,又有哪一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爱的男人能给自己一场举世瞩目的世纪婚礼,既然他不是给不起,为什么他不满足大家的要求,让大家都高兴呢。

清水湾的别墅里。一大早吃过早饭,苏沫和慕容谦就去了季家的大宅,凭苏沫和季家的关系,是不可能不参加顾泽城和季怡宁的婚礼的,更何况,现在,苏沫也早就把季怡宁当成了自己的半个妹妹,妹妹出嫁,做姐姐的怎可不出席。

到了季家大宅,苏沫和慕容谦自然是被季博仁和宋慧心奉为上宾,季博仁还有季易轩的大哥季易辰亲自招待慕容谦,而苏沫,则去陪今天的新娘子。

一到季怡宁的房间,便看到穿着一身洁白婚纱的季怡宁。季怡宁身上的婚纱,并不是出自什么国际大师之手,而是由容蓉花了半年的时间亲自为季怡宁纯手工打造的。

婚纱穿在季怡宁的身上,雍容华贵,却又丝毫不失简洁大气,婚纱的每一针每一线,每一处边边角角,都体现出来精致的作工,穿在季怡宁的身上,完美的让人无法挑剔,就连苏沫看着此时的季怡宁,也不禁发出了赞叹的声音。

“怡宁,你太美了,连我都心动了。”苏沫向前拉住季怡宁的手,由衷地赞美道。

季怡宁含羞一笑,认真而诚挚地道,“苏沫姐,谢谢你!”

聪明如苏沫,当然明白季怡宁所说的谢谢是因为什么,也不禁扬唇明媚一笑,说道,“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己全心全意的付出得到的回报,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你不需要谢我。”

“其实在当初看到城哥哥为了你而把自己折磨的不成样子的时候,我就已经放弃了。”季怡宁看着苏沫,回忆着当年苏沫生死未明时顾泽城折磨自己的样子,只觉得往事如电影倒带,一切清晰可见,“如果不是那次在伦敦偶然遇见你,听了你的那一番话,我相信,我永远也不可能得到今天的幸福。”

“所以,我真的很感谢你,你不仅让城哥哥重生了,也让我重生了。”

苏沫一笑,“好,那我接受你的‘谢谢’,也祝福你和顾泽城,一直幸福快乐下去。”

说着,苏沫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Zita,Zita会意,立刻将手中的一个宝蓝色的四四方方的首饰盒子递到苏沫的面前,苏沫接过,打开,里面是一整套由粉钻设计而成的首饰,项链、手链、耳环,一样不少。

“这是我为你新婚设计的,全世界只此一套,喜欢吗?”

季家是深南市数一数二的豪门大家,季怡宁又从小受尽父母的宠爱,见过的好东西,不计其数,首饰更是不少,不过,当她看到眼前的首饰时,还是不由惊喜地微微张大了嘴。

盒子里的一整套首饰,不仅设计独特、华美大气、做工精华讲究,而且一颗颗粉钻的质地更是不俗。

天然粉钻本就世间罕有,季怡宁从小接触这些华贵的首饰,自然是能根据钻时在光下发出来的光泽判断钻石的好坏,眼前的粉钻,绝对是天然的,而且是精品中的精品。

这一整套首饰,价值不菲,定然在千万之上,更何况是由苏沫亲自设计的。

如今苏沫已经是全球顶尖的珠宝设计师,她设计的作品,一问世便会遭人高价哄抢,有人为了得到苏沫亲自设计的一价作品,不惜花费千万,而这千万之资,只是设计的成本,并不包括宝石在内。

这样一来,由苏沫设计的这一整套首饰,就不知道值多少钱了。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虽然第一眼季怡宁便喜欢上了这一整套首饰,可是,她真的没有理由接受苏沫如此贵重的赠送。

苏沫一笑,她当然明白季怡宁的顾虑,拿出盒子里的项链,然后把盒子递回给Zita,又小心将手中的项链往季怡宁的脖子上戴,戴好后,苏沫才淡淡扬着唇角道,“你不收,就是没有真心把我当姐姐看。”

“不是的,苏沫姐,你是我最敬重的姐姐,只是…”

“既然如此,那就安心收下吧,我也只有你和莎莎两个妹妹,你出嫁,我怎么空着手呢。”苏沫又拿过盒子里的手链,往季怡宁的左手戴,继续道,“再说,你知道的,我是西娅和思寇的老板,一套首饰对我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

季怡宁抿唇看着苏沫,心里,竟然有种想哭的感觉。

“姐姐,怡宁,你们是不是在说我的坏话呀,害得我一直在打喷嚏。”这时,夏莎莎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声音里全是掩藏不住的欢快与幸福。

苏沫侧头朝门口看去,看到穿着一身粉色长裙礼服的夏莎莎,扬唇笑了笑,打趣道,“你去哪里偷懒了,这么晚了才出现。”

夏莎莎听了苏沫的话,立刻一脸无辜的样子来到苏沫面前,欲哭无泪地道,“我现在就是一头大奶牛,吃的是草,挤的奶,而且要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供应,哪里还有时间和机会偷懒呀。”

苏沫笑,这夏莎莎呀,就是**裸地秀幸福嘛,她想给宝宝和贝贝喂母乳 ,可是还没有这个机会呢。

“而且小九那个臭小子,现在动不动就咬我,咬得我痛死了,我真不想继续喂他了。” 夏莎莎又抱怨道。

“二嫂,你把咱们家的小九九养的那么白白胖胖那么健康,你看爸妈和二哥多喜欢多开心呀。”季怡宁笑着道。

夏莎莎看着苏沫和季怡宁,挑着眉梢无奈地叹了口气,“小九现在七个多月大了,你二哥说了,只要我喂母乳喂到一岁就好,还有不到五个月,我就可以彻底解放了。”

说着,夏莎莎又拉住苏沫的胳膊,一脸讨好地道,“姐姐,到时候,我就又可以去你那经常蹭姐夫做的饭菜了。”

苏沫一笑,“就你就这么点出息,你就不担心小九知道了会嫌弃你吗?”

夏莎莎撇撇嘴,哼了一声道,“这小子要是敢嫌弃我,我揍他。”

大家听了夏莎莎的话,都不由笑了,没一会儿,容蓉也来,四个女人说笑了一阵,接亲的婚车准时到达了季家的大门外,由几个伴娘折腾了一阵之后,季怡宁便按照既定的礼仪,上了婚车,离开季家,苏沫她们三个人也都陪着季怡宁一起,往小叠山而去。

小叠山虽然早已是人头攒动、热闹不已,但是一切却有条不紊、井然有序,婚礼更是按照既定的程序,丝毫不差地进行着。

看着顾泽城在红毯的尽头从季博仁的手中接过季怡宁的手,婚礼台下的苏沫不禁淡然一笑,想到当年顾泽城戴着金色的面具出现在自已和顾少言离婚典礼上的情形。

和顾泽城的一切往事,仿佛如烟一样在苏沫的脑海里渐渐飘散,再不复往日清晰。

她只是在想,如果没有当时出现的顾泽城,或许,就不会有今天的苏沫。

搂着苏沫的慕容谦低头看着苏沫唇角的那一沫淡然宁静的笑容,也不由一笑,问道,“沫儿,我知道我今生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吗?”

苏沫抬头看向慕容谦,澄澈的双眼,如流星般明亮闪烁,“是什么?”

“就是当年在你和顾少言的离婚典礼上,我没有能像顾泽城一样出现,向你求婚,把你带回家去。”

苏沫看着慕容谦,笑容宁静明媚如此刻温暖的阳光般,幸福的意味,无法言喻。

是啊,缘分这种东西,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只能说,上天早有注定,任何人都无法改变!

*******************

时光匆匆,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幸福中流逝,转眼,宝宝和贝贝就已经三岁了,和纤纤在同一所幼儿园的上学,而慕容谦则带着苏沫,开始了他们的环游世界之旅,他要带着苏沫,去当年所有他去过的城市,他走过的好玩的地方。

他们所到的第一站,是泰国的曼谷。

曼谷是泰国的“佛教之都”,融合东西方文化、包罗万有的“天使之城”,在这里,除了可以看到金碧辉煌的寺庙,还可以欣赏到河道纵横交错的水上市场,更慕容谦带着苏沫来到曼谷,却并不是为欣赏金碧辉煌的寺庙和纵横交错的水上市场,而是来追寻安帕瓦的神奇之光——萤火虫之光。

苏沫和慕容谦是在中午的时候到达曼谷的,用过午餐,他们便直接驱车前往安帕瓦水上市场,到了之后,一条精致而小巧的游船早就在安帕瓦水岸等着他们了,下午三四点,正是安帕瓦水上市场最热闹繁华的时候,登上船,游船缓缓开动,苏沫和慕容谦坐在船头,看着河道上别具特色的小船来来往往,听着各种商贩大声叫卖的声音,繁华躁动的景象,却让苏沫觉得,一切如此安宁恬静,生活,原来可以如此简单而美好。

看着那诱人的各色小食,根本还没有到晚餐时间,苏沫便觉得自己饿了,于是边吃边看边玩,渐渐地,夜幕降临,划船的男子时间把握的刚刚好,在天色才黑下来的时候,就带他们划向了神奇的萤火虫之旅。

初秋傍晚的水岸,微凉,慕容谦脱下自己的风衣为苏沫穿上,然后将她搂进怀里,两个人坐在船头,由划船的男子,带领他们前行。

“沫儿,闭上眼睛。”

慕容谦那低沉温润的声音响起的同时,他温热的大手也覆上了苏沫的眼睛。

苏沫浅然一笑,听话的闭上了双眼。

看到苏沫闭上眼睛之后,慕容谦让划船的男子将小船的灯光熄灭,然后,小船静悄悄地朝专属于萤火虫的地盘靠近。记围叨弟。

虽然闭着眼睛,但只是听着小船驶过而发出的潺潺的水流声,苏沫便能想像得出,此时他们置身何种静谧而神秘的空间里。

慕容谦看着前方河岸的那些树,很快,漆黑一片的空间里,有一闪而过的微弱光芒,然后,一颗、两颗、三颗,闪动的光芒越来越多,成片闪动的萤火虫之光在眼前绽放。

在最美的时候,慕容谦放下了自己覆着苏沫眼睛的手,低头亲吻她的额头,苏沫会意,睁开双眼,瞬间便被眼前灵动的美妙景色所震惊了。

只见数不清的萤火虫在眼前飞舞着,就如无数夜幕里划过天际的流星,只是,流星一闪即逝,但是眼前的闪动的光芒,就仿佛是在电影屏幕里不断重复地播放着。

“喜欢吗?”

慕容谦随意扬手一抓,然后,手掌再在苏沫的面前打开,三只萤火虫便在他的掌心里翩翩起舞,飞出他的掌心。

苏沫点头,灿然一笑,也学着慕容谦的样子,随手一抓,然后将握拳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唇边亲吻了一下,又闭上双眼,对着自己手掌里的萤火虫许了一个愿望后,才将自己的手伸到慕容谦的面前。

“给你。”

慕容谦握住她的手,也亲吻了一下,“你许了什么愿?”

苏沫皎洁一笑,眸光闪亮如此此时舞动的荧光,“等下一次我们来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慕容谦一笑,“好,下次,你想来的时候,我们再来。”

话落,慕容谦的大手掌包裹住的小手,从她的手心里接过那些带着苏沫愿望的萤火虫,然后,他们一起将那些萤火虫放飞。

……

他们去的第二站,是坐落于欧洲屋脊阿尔卑斯山最高峰——勃朗峰脚下的霞慕尼小镇,世界滑雪胜地。

在这里,他们可以享受如春天般的花海,又可以纵享滑雪的乐趣以及欣赏巍峨的勃朗雪峰。

他们去的第三站,是罗马,在拉丁语里,罗马便是“爱”的意思,而罗马的精神,是永恒。

在罗马这座名副其实的爱之城,慕容谦骑着摩托机车,载着苏沫,绕街飞驰,他们去古代的竞技场里,大声呼喊彼此的名字,十指相扣着一起奔跑,他们在罗马广场,相互喂对方吃着最美味的冰激凌,他们一起去圣彼得大教学,虔诚地做祷告,他们一起参观万神殿,赞叹古罗马文化的伟大,比起《罗马假日》里的安妮公主和乔,不知道要幸福甜蜜多少倍。

第四站,他们去了埃及,一起骑着骆驼去参观红色金字塔,然后,沿着尼罗河顺流而下,一路游览,来到卡纳克神庙。

卡纳克神庙是太阳神阿蒙神的崇拜中心,古埃及最大的神庙所在地,神庙的通道两边有狮身羊面像,一根根巨大的石柱,上面刻满了精美绝伦的浮雕,站在这些巨大的石柱旁,抬头仰望,苏沫不得不感叹古埃及法老们的智慧与伟大,然后,慕容谦开着越野车带着苏沫来到了广阔的沙漠地带。

晚上,他们在沙漠的中心地带安营扎寨,吃自己亲自烤的食物,然后躺在细细软软又热热的沙子上看星星月亮,满天的星星犹豫就挂在眼前一般,触手可及,仿佛只要踮起脚,一抬手,便能摘到。

慕容谦抱着苏沫,指着各个星座的位置,教苏沫辨识星座的形状,跟她讲星座的起源与故事。

讲着讲着,慕容谦便吻上了苏沫的唇,两俱火热的身体紧紧地缠绕在一起,在无数的星光下疯狂地**,不知疲倦。

不知道做了多久,直到苏沫软软地爬在慕容谦的怀里,再也不想动弹的时候,慕容谦才魇足地将苏沫紧紧地抱进怀里,用毯子将两个人的身体裹了起来,吻着她头顶的发丝,眼里,是无法形容的快乐与满足。

“阿谦!”

“恩,我在。”

“我想宝宝和贝贝,还有纤纤和小溯了。”

“恩,我也想他们,我们已经出来有一个月的时间了。”

“你说,贝贝每天晚上听不到你讲的故事,会不会哭鼻子。”

“或许会吧。”慕容谦吻着苏沫的额头,有些疲惫地闭上双眼,轻喃道,“但是她总有一天会跟小溯一样长大,会习惯了没有我们在身边的。”

……

这是苏沫和慕容谦第一次离开宝宝和贝贝身边,而且时间还这么长,虽然即使他们不在,孩子们同样都能得到最周全的照顾,可是,苏沫终究是太想念孩子们了,于是,第五站,他们直接飞回了国内,去了呼伦贝尔大草原。

呼伦贝尔市,是内蒙古自治区下辖地级市,以境内呼伦湖和贝尔湖得名,而呼伦贝尔草原则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草原。

苏沫从小喜欢骑马,不过,她却从来没有机会在绿草如茵的大草原上放纵驰骋。

现在,有慕容谦陪在身边,苏沫没有任何一丝的顾虑。

在当地的牧民里那里挑选了最好的马,苏沫身姿矫健地跨上马背,回头看一眼还没有翻身上马的慕容谦,冲着他皎洁一笑,突然间挥舞手中的马鞭,马儿一声长鸣,飞快地奔跑了出去,而此时的苏沫,就如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一头青丝飞扬,笑声如银铃般,响彻草原。

慕容谦看着飞奔出去的苏沫,立刻也翻身上马,追了出去。

即使此时的苏沫快乐的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可是苏沫就是苏沫,从来就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她稳稳地坐在马背上,纵横驰骋,速度快的如一道闪电,而慕容谦紧紧地跟在她的身后,保护着她,任由她飞驰放纵,只要看到苏沫没有任何危险,他便不会出声让苏沫慢下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远,苏沫终于勒住了缰绳,停了下来。

眼前,蓝天、白云、青山、碧水、百花烂漫、绿草如茵,莫日格勒河在无垠的草原上蜿蜒流淌,滋润着风光秀美的牧场,宛如一幅幅美丽的风景画。而白色的蒙古包,游动的牛马羊群,又给画面增添了无限生机。

将忽而遮住自己视线的长发往后一甩,翻身下了马。

身后,慕容谦的马也停了下来,苏沫看着慕容谦,满脸明媚耀眼的笑容。

只要苏沫的眼神微动,慕容谦便知道她想的是什么,而她的笑容,又代表着什么。

所以,慕容谦也下了马,然后,朝着苏沫伸出了手。

苏沫笑,大步向前,将自己的手递给慕容谦,和他十指紧扣。

“不骑了?”

苏沫侧头看着慕容谦,眸光澄澈明亮的如那莫日格勒河里的水般,一眼见底。 “我怕你追不上我。”

慕容谦笑,紧紧握着苏沫的手举起来,“我已经紧紧抓住你了,就算你跑的再快,我也会在你的身后,紧紧跑随,不怕再追不上。”

苏沫低头,轻笑,笑容,如那烂漫的百花,美的让人挪不开眼。

“沫儿,喝首歌给我听吧!”慕容谦看着苏沫,目光愈渐迷离。

苏沫抬头,微微蹙眉略做思忖,然后,薄唇轻启,惠特妮.休斯顿的经典情歌《i will always love you》,从她娇艳欲滴的红唇间,轻轻地飘逸而出。

If I should stay,

I would only be in your way.

So I'll go, but I know

I'll think of you ev'ry step of the way.

And I will always love you.

I will always love you.

You, my darling you. Hmm.

Bittersweet memories

that is all I'm taking with me.

So, goodbye. Please, don't cry.

We both know I'm not what you, you need.

And I will always love you.

I will always love you.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