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古典架空 > 摄政贵妻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摄政贵妻 第二百一十九章

作者:桃姣嵘 分类: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2:04

“嫣儿.你怎么來了.”洛凡安是又惊又喜.自从离开昊明侯府.她从未见过云嫣.问过云羿.只知道嫣儿是被洛汶接去穆梓园住了.

嫣儿是洛汶的干外孙女.虽说不是亲生.但洛汶对嫣儿也是宠爱有加.这次接过去.想來也是因为战事的原因.

“是容儿姐姐接我一同过來的......”嫣儿抬起头.眨巴着那双水灵灵的双眼说道.

“云容......”洛凡安默念了一下之后.四处环视了一圈“容儿......容儿......”

“在这里......”她话音刚落.那洞口松动了几下之后.云容那瘦弱的身躯便掰开了那洞口钻了出來.

“怎么回事.你怎么知道这个洞口的.又是怎么接了嫣儿一同过來的.”

洛凡安满是惊诧.按理來说.这条密道现在也只有一个出口了.

云容漫不经心地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我自然是有办法的......因为这密道的设计人.方才就在我的身边.那我要接來嫣儿.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战火燃在穆梓园.只有这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云容说完之后.用双眼斜了一下站在一旁的洛汶.扶着那洞口慢慢地坐下身來.抱住双膝悠然道“现在在这里的.也只有老弱病残了.我们就在这里等着消息吧.反正我们也做不了其他的事情.所以.也沒有办法发表什么意见.”

洛汶的腮帮子颤抖了一下.他略微鼓动了一下脸颊.别过头來对着云容的方向.

显然.方才云容的那番话是在讽刺他的.

云容和云嫣.也许在很久之前就在这个洞口了.只不过是一直都沒有出來罢了.所以方才的一切他们都看在了眼里.包括......洛汶是怎么鼓动洛召楼來反对云羿的.

“你这话什么意思.”

洛汶的声音中显然是有些动怒了.

“什么意思.我能有什么意思.”云容淡淡地说道“您可别误会.我的意思只是说.我们这些个病残弱小.对于漠华的战事是起不到什么作用的.既然起不到什么作用.那我们自然就不会对着那政上的事情指手画脚.您说是吧.”

我们做不了什么贡献.所以我们不会指手画脚.你也一样做不了什么.所以.你也沒有资格來说云羿什么.

云容的话语中.讽刺的意味还是深深的刺进了洛汶那颗脆弱的心.

曾几何时.他也是想要为漠华做一些事情的......但可惜他现在什么事情都不能做.

这难道是他的错误么.

是皇甫尚华.他是栽在了他的手上.这才弄瞎了一双眼睛.废了一双腿.

如果现在他还是一个正常人.是一定会冲上沙场.和他们一同征战的.

可现在.他也必须也只能和这些妇孺弱小待在一起.让别人保护着.

不得不说.云容最擅长的.也许就是攻心计.她清楚明白.每个人心中最脆弱的那根神经到底是在哪里.在找到那根神经了之后.只要这人对自己有所威胁.她手上的那把刀子就会毫不留情地插下去.插得那人痛彻心扉.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失去了一切反抗的能力.

这也就是云容最让人喜欢.也最让人害怕的地方.

“你......”洛汶强行撑起了身子“云容.你这个云家的小妖女......”

云容冷冷一笑“是的.我是云家的小妖女.我们云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也不知道现在是谁.踩着我们云家建立起來的安稳之上.享受着我们云家带來的片刻的安乐.你们理所当然地杵在那里.所饮是云家之血.所食乃云家之肉......倒头來.还要反咬一口.这不是你们一向最喜欢做的事情么.”

洛汶站了起來.他这一次.绝对是动了怒气的.

“你说什么......你......”洛汶有个老毛病了.那就是一动了怒气.胸口就会痛楚.而那痛楚慢慢地会发展成为钻心的疼.继而咳嗽了起來.

而云容也恰巧就希望看到这样的场景.她冷冷地瞥了一眼洛汶.唇角扬起一丝笑容.还不等她说什么.云嫣便扶着他的胳膊道“外公......我师父不是那样的人.您方才不能这么说他.”

云嫣可以说是洛汶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了.洛汶当年的干女儿阿痕去世之后.她的女儿留了下來.若非洛汶瞎了双眼.是一定会将她留在身边照顾的.后來因为不便.才让云羿给接了过去.

洛汶对云嫣可谓是爱若性命......然而现在.这个小丫头居然帮着云羿说话.來反对自己......

洛汶现在是除了胸闷.还是胸闷.简直找不到其他的词可以形容现在的心情了.

“嫣儿.你还小.你不懂......”

他伸出手.向嫣儿发出声音的方向探去.却被一只手打开.

云容捏着云嫣的手将她给拉了过來.

“嫣儿已经不小了.她有自己的判断力.她能够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什么事情应该做.什么事情不应该做......她是一个人.有她自己独立的思想.这是任何人都沒有办法改变的.”

云容说着就将云嫣拖回到另一边.

云嫣本身对洛汶还是有些感情的.但是摄于云容.也不敢上前去.再加上方才在洞中确实是听到了洛汶的话语.说实话.她也是非常的气愤.

师父是那样好的一个人.

师父是那样的一个大英雄.

师父是那样的高大威猛.完美无缺.为何这样的师父却要遭到别人的非议.为何这样的师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却沒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外公......”云嫣低声呜咽了一下.她可怜得像一只小猫咪.在那里摇尾乞怜“外公.您不要为难师父好不好.师父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他是嫣儿见过的最好的人.”

云羿之于云嫣.是超越了师关系的一种别样的存在.

云嫣崇拜云羿.对她而言.云羿像是她的父亲.她的哥哥.甚至是......她的爱人......

情窦初开的少女.也许都会暗恋过某个成熟的男人.或许云嫣自己也知道.不该喜欢上自己的师父.但有的事情.不是想不要就可以不要的.有的时候无法控制......

云容压制住云嫣的手脚“嫣儿.你也不要和你的外公说了.你的外公年纪大了.脑子已经不好使了......”

洛汶有些愤怒.想要站起身來破口大骂的.但碍于云嫣还在眼前.不能发作.

“云容.......我不说你什么......你这个女人.迟早是会得到应有的报应的......也许现在报应就已经來了......召楼看清了你.他是不会要你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云容撇了撇嘴角“洛汶.你是在说什么笑话么.”

头一次.云容这么连名带姓地直呼洛汶的名讳.

这对洛汶來说.是大大的不敬.

“你......”

“我云容要嫁人.还需要得到其他人的认可.他洛召楼不娶我.自然有其他的人愿意娶我.我非要在你们洛家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云容的语气中满是讥讽.看起來.她是无所谓的.但站在她身旁的洛凡安可以看得见.她的眼睛里.现在已经满是泪水在涌动了.

她只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情感.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也给了自己所为的尊严和面子......

云容偏过头來.看向远处“我现在倒还是沒有什么时间來和你们争论这些.现在的情形.我还需要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什么事情.”洛凡安一皱眉.不知道云容指的是什么.

但是云容转身朝着那几个留守下來的士兵的时候.她禁不住跟了上去.

“凡安姐姐......”云容拉住她.走到一个僻静的角落 “我能够问你一个问題么.”

洛凡安不知道她为何会将自己拉到这里來.眼看着好似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于是乎她屏吸道“怎么了.什么问題.你说.......”

云容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你还恨曲瑾彧么.”

洛凡安瞪大了眼睛.她不知道云容为何会在这个时候问她这个问題.

恨曲瑾彧.

她还恨么.

洛凡安想到这里.一双素手早已握紧了.

“我......我当然恨他.”

他几乎骗了她大半辈子.骗了她最珍贵的少女时的感情.骗得她差一点和云羿失之交臂.骗得漠华沦为现在的样子.

她怎么可能不恨他.

“若是他在我的眼前的话.我恨不得能够亲手杀了他.恨不得吃他的肉.饮他的血.”

洛凡安说着说着.双目已然是红了.隐隐地有些泪光在闪烁.......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