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一吻林少误终身 > No.83 大结局

一吻林少误终身 No.83 大结局

作者:汤尛圆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2:10

“请不要着急,孩子的妈妈马上就出来。”

安雅睁开眼时,林慕言正握着她的手,见她醒来,一脸兴奋,“老婆。你醒了?”

安雅笑了笑,“孩子呢?”

“在这儿,老婆,你看。她长得多像你啊,以后肯定是个大美人。”林慕言转身把婴儿车推到安雅面前。

“孩子还小,哪儿看得出来像谁啊?”

“小雅,你还别说。男孩像慕言,女孩像你。”谢心琰弯腰逗着小宝宝。

“老公,宝宝有名字了吗?”

“我想了一个,梓玥,怎么样?”

“林梓玥,挺好的,就叫这个吧。”安雅面露微笑,温柔如水。

他们在病房内其乐融融,外面的护士站成了八卦站。

“那位先生真是疼老婆啊,我见过无数家属都只问孩子,对孩子的母亲不闻不问的……”

“是啊,还有的家属更狠心,问他们保大保小的时候,毫不犹豫地说保小,你说如果大人平安活下来,知道家人想要变相地杀了她。该怎么面对这家人啊?”

“就是啊……”

一周后,安雅出院,林园因为两个孩子的出现,变得热闹非凡,安雅在坐月子的过程中把身体也逐渐调养回来了,又像以前一样是个战斗种族一员了。

一个月后,林园高调办满月酒。邀请了许多圈内人士,安雅正在忙碌中,小齐跑过来告诉她,门口有人找她。

起初,她以为是樱井尘回来了,可等她到门口一看,竟然是蓝睿齐,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

“你怎么来了?”看到他怀中的婴儿,安雅放松了戒备。

“我来是恭喜你喜得千金。”

“谢谢……”安雅看着他,感觉他怪怪的。

“还有一件事,想要拜托你。”蓝睿齐的目光变得黯然。

“什么?”

“能不能请你和林总收养这个孩子?”

“你说什么?”安雅眉头皱起,目光中带着探究,“这是孩子是……”

“他是我和琳琳的孩子,琳琳她……难产血崩。生下他就撒手人寰了。”说到这儿,蓝睿齐的目光黯然伤神。

“什么……她……她死了?”安雅没有想到,自从婚礼一别,再次听到她的消息竟然是难产死了,安雅还没有来得及治她的罪,她就死了……

“我恳请你和林总,收养我们的孩子。”

“那你不能把他抚养长大吗?”

“我是个孤儿,就在琳琳生产前,我查出了肝癌晚期,活不过半年,林太太,我求你……”说着,把孩子往安雅面前一送。

安雅将目光转移在孩子身上,小家伙睁着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看见安雅的时候,抬起小手伸向安雅,那意思是要她抱抱。

“林太太,你看,宝宝很喜欢你……”蓝睿齐把孩子抱在安雅面前,安雅看着这个可怜的孩子,接了过来。

宝宝到了安雅手里,立刻冲着她笑了起来,看到宝宝这么喜欢安雅,蓝睿齐也放心了。记吗匠技。

“朱琳生前也有很多朋友,你为什么一定要交给我?你该知道,朱琳生前最恨的就是我了。”安雅一边哄着宝宝,一边问道。

“我当然知道,琳琳生前做了很多错事,婚礼当天,你完全有机会将她打入地狱,但是你没有,我知道你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所以我不奢求你能原谅她,我只恳求你收养我们的孩子,让他长大以后孝敬你,算是替琳琳赔罪吧!”

“哼,好一个母债子尝,她的父母呢?”

“他们……呵呵,琳琳于他们而言不过是为自己争夺利益的棋子,把孩子交给他们,这孩子以后还能有活路吗?”提起她的父母,蓝睿齐一脸愤怒。

“好吧……”许久之后,安雅终于答应了。

“谢谢你!谢谢!”蓝睿齐冲着安雅鞠了一躬,转身离开,头也不回,但是从他的背影中,安雅看出来他在抹眼泪,他舍不得怀中的宝宝,但是也得舍……

安雅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直到蓝睿齐的背影消失不见,她才抱着宝宝回到御景园。

林慕言一看安雅手中多了个宝宝,把他拉到一边问道,“老婆,这孩子是哪儿来的?”

安雅看了他一眼,“是朱琳和那个男人的……”

“那怎么在你手上啊?”

“朱琳难产死了,那个男人患了肝癌晚期,他把孩子托付给我们。”

林慕言听了这个消息后沉默了,曾经害得他和安雅两地分离的人忽然间死了,心中百感交集,他紧紧地抱着安雅和怀中的宝宝,从此以后他绝不会再让安雅离开他。

“老公,就让这个孩子跟你姓吧,就叫梓遇好不好?”

林慕言点了点头,“好……”

曹小溪挺着大肚子正坐在角落里啃着鸡腿,忽然间感觉腿上感到一阵温热的暖流,她低下头一看,“妈呀!老公!羊水破了,宝宝要出生了!”

“老婆别急,我立刻带你去医院。”用力抱起发福的曹小溪,一边跑一边招呼着家人,“爸,妈,溪溪要生了!”

听到他的话,顾父顾母立刻放下酒杯,跟着他们坐上了车,离开林园,而顾昌义老爷子却被他们遗忘得干干净净,此刻他正生着闷气呢!

到了医院,曹小溪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生下一个男孩,在那一刻她就发誓,再也不生孩子了,因为太TM痛苦了!

自从曹小溪生下顾氏长孙后,她在顾家的地位一路飙升,顾父顾母已经完全接受了她,并且把她当成亲女儿一样对待,有时候顾子安说错话惹她生气后,顾母还帮着曹小溪收拾顾子安。

半年后,林慕言正抱着女儿笑个不停,却发现安雅这阵子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几次想问她都忍住了,因为他想等她主动说出来。

“老公,我想回一趟日本……”

“终于说出来了?”林慕言斜着眼睛看着她。

“怎么了?”

“看你这几天心事重重的模样,是不是早就想着要回去了,嗯?”最后这一个嗯字,他抬高了音调。

“我必须要回去,我父亲的忌日快要到了,我先过去看看他……”

“你想看我岳父直接说就好了,你觉得我能不放你去吗?”林慕言傲娇地翻个白眼。

“我想带着孩子去,毕竟他们是他的外孙。”

“可以,我和孩子们陪你去。”

安雅笑了,她何尝不知道林慕言的心思,在那里还有个情敌呢!

一周后,林慕言和安雅带着梓宸梓玥踏上了前往日本的班机,一家四口到达墓地的时候,竟然遇到了熟悉的人——樱井尘。

樱井尘也发现了他们,他淡淡地看了一眼安雅,“美汐,你回来了?”

他始终不愿意叫安雅的中文名字,坚持叫她美汐。

安雅牵着梓宸走上前,淡淡一笑,“我们来看看他。”

樱井尘看着她的侧脸,生过两个孩子了还是那么迷人,可惜她的这份魅力从来都不属于他。

“梓宸,叫尘叔叔。”安雅低下头,摸着他的小脸蛋。

“尘叔叔!”

“这是小塬吗?都长这么高了?”樱井尘把他抱在怀中,原地转了几个圈。

“尘叔叔,我不叫小塬,我叫林梓宸,是爸爸给我取的名字。”

“好,梓宸,你爸爸对你好吗?”

“给我打住!当着父亲的面,你消停会儿行不行?”安雅在一旁忍无可忍,冲着樱井尘喊道。

樱井尘只好识趣地闭嘴了,林慕言偷着笑了一会儿,抱着梓玥走到墓碑前。

原以为安雅会和樱井吉说很多话,但是她竟然一句话也没说,她和樱井吉的感情并不深厚,而且她至今都不能原谅他从前的所作所为。

离开墓地,樱井尘问他们,“你们住在哪儿,要不回樱井宅住几天吧?”

“可以吗?”安雅试探着问道。

“当然可以,那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林慕言在一旁有点不爽了,他刚要回答不去,安雅就问了出来,现在来看,不去不行了,老婆都已经同意了,跟着老婆走吧,而且他也想参观自家老婆从前的住所是什么样的,之前虽然每晚都爬窗户,但是却没有闲工夫留意。

进门后,一切都没有变,安雅只觉得恍如隔世,她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脑海中不停放映着曾经在这个场地发生的事情,多半两人都在比试刀法。

“尘桑,有刀吗?”安雅看着樱井尘,一脸期待。

“怎么,你想比试了?”

安雅点了点头,樱井尘随即进屋拿了两把刀出来,递给安雅一把。

“老婆,注意安全。”

安雅笑了笑,刀出鞘,朝着樱井尘发起攻击,几轮下来,安雅有些体力不支,但还是打赢了樱井尘,因为他在让着安雅,从始至终都在让着她。

一家四口逗留了一周,便启程回了宁海,临走前,安雅签署了几份股份转让协议,把樱井株式会社中她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转让给樱井尘了,并且对他说,“尘桑,记得用这些钱赶紧娶个嫂子回来!”

听了她的话,樱井尘一笑了之,也许某一天,这会成为现实的吧……

林慕言一家回到林园,安置好两个孩子后,就把安雅锁进卧室扑倒了,安雅瞪眼,“禽兽!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吗?”

“老婆,看到你我就把持不住,生完梓玥后,你这里更饱满了。”说着林慕言将一双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不要脸!你给我起来!一会儿孩子们过来了!”安雅红着脸,一双手不停地敲打着林慕言。

“放心吧老婆,我已经把门反锁了。”说着吻着她的红唇,进行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

许久之后,“老婆,顾小三回顾氏了,反正你现在也没事做,不如去林氏陪我吧好不好?”

“老公,你这是打算高薪聘请我吗?”

“不是聘请,是视察,整个林氏都是老婆你的了,老婆,你跟我去吧,好不好?”

“好吧,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我就跟你去吧。”安雅翻个白眼,一脸得瑟的笑容。

可是真正去了公司后才发现,林慕言之所以叫她跟着去公司,那是为了他兽性大发的时候可以及时满足他,安雅咬牙切齿却是徒劳,上了林慕言的贼船,这辈子都下不去了。

“林太太,到总裁办来一趟……”

“……”

“林太太,马上到会议室……”

“……”

“林太太,我立刻过去……”

“……”

虽然每天被林慕言变着花样的压榨,但是这样的生活却很安逸,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一年后,印尼,巴厘岛。

清澈的海水,干净的沙滩,炙热的阳光笼罩着整个海滩,安雅和曹小溪坐在躺椅上,每人身上都裹着一条毛巾,而她们身边的男人却悠哉悠哉地喝着啤酒,为什么要裹毛巾呢?因为这里的色狼实在是太多了,而自家老婆的身材又那么火辣,实在不想便宜了那些色眯眯的色狼们看着她们歪歪,所以在她们两人幽怨的眼神中,用毛巾把她们裹成了粽子。

很快,两个漂亮女人就把头凑在一起嘀嘀咕咕。

顾太太:“靠之,凭什么他们就可以看美女,咱们两个就要在这里捂痱子?”

林太太:“就是,分明就是想要咱们中暑,不行,太热了,咱们去游泳!”

她们两个阴险一笑,扯下身上的毛巾纷纷扔到自家老公的脸上,正在欣赏沙滩美女的二位苦逼老公,把啤酒洒到了身上,拿下毛巾一看,安雅和曹小溪手拉着手在沙滩上蹦蹦跳跳,还不忘回头冲着他们挑衅地笑。

结果如二位老公所想,她们的身影成为了沙滩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很多男士纷纷驻足欣赏,其中还不乏想要搭讪的,无视自家老公快要喷火的目光,她们在沙滩上尽情玩耍着。

终于,他们两个忍无可忍,直接冲过去扛起各自的老婆,直接扛回了酒店房间,按在床上狠狠地“教训”,本来美好的蜜月之旅由于两位太太的体力不支,不得不提前结束了。

半年后,林园香邑溪谷后院。

林氏夫妇和顾氏夫妇带着各自的孩子在这里吃烧烤,两个男人负责烤,两个女人加四个孩子负责胡吃海塞。

“小雅,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特别像个吃货!”曹小溪左手三根鸡翅,右手五根肉串,一边吃着一边嘲笑安雅。

安雅举着一根肉串的手停在了半空,她斜了一眼曹小溪,“顾太太,麻烦你把眼睛睁开,你手里有八串,我手里只有一串,咱们两个谁更像吃货?”

“嘿嘿嘿!”曹小溪看了看安雅,又看了看自己,傻笑着。

安雅瞪了一眼她的模样,摇了摇头,实在是太惨不忍睹了。

“程哥怎么还不来?”

“应该就快到了。”林慕言给肉串们翻个身。

程宇轩开着车,在十字路口等红灯,刚刚变绿灯的时候,由于起步太快,他好像撞到一个姑娘,麻溜儿把车停到一旁,下查查看姑娘的情况。

“姑娘,你怎么样啊?你没事吧?”

“能没事吗?你挨一下撞试……”夏天正骂着,抬起了头,看到程宇轩帅到人神共愤的那张脸,她竟然脸红了。

“你怎么样?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去什么医院!不去!”夏天恢复了理智,但是爱的种子已经在心里扎下了根。

“你能起来吗?”

“不能!”

“算了,我送你去医院。”无奈,程宇轩只好先把她送到医院,谁知程宇轩刚刚发动车子,夏天又出幺蛾子了。

“我不去医院。”

“为什么不去?你受伤了……”

“我没受伤。”夏天打断了程宇轩,抬起双脚晃了几下。

程宇轩一脸无奈,“那我送你回家吧。”

“不回。”夏天姑娘回答地干脆利索。

“那你要去哪儿?我送你……”

“你要去哪儿啊?”

“我要去……你问这个干什么?”

“带我去你要去的地方。”夏天说完靠在副驾驶座椅上闭目养神。

程宇轩瞬间石化了,这姑娘什么路子?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我送你回家吧好不好?”

“夏天。不好。”

“姑娘,我问的是你的名字,不是季节。”

“大叔,我姓夏,叫夏天,咱们可以走了吗?”

程宇轩发誓,他活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孩子。

“告诉我你家地址,我送你回去。”

“大叔你真的很磨叽,带我去你要去的地方就好,我先睡了,不要吵我。”

程宇轩对待罪犯很有一套,但是对待姑娘,他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他又不忍心像对待罪犯那样对待她,只好把她带到林园。

远远的看到程宇轩带着一个年轻姑娘缓缓地走过来,众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脸上皆是一副八卦的表情。

“哟,老程,还不赶紧给我们介绍介绍……”顾子安一副坏笑的表情,率先开口。

“她叫夏天。”程宇轩看了她一眼,坐下后开始逗几个孩子。

众人等了很久,都不见程宇轩再开口,顾子安一脸黑线,“没了?”

“没了。”

“美女,你来说。”顾子安将目标转移到夏天身上。

“大家好,我叫夏天,是……”说到这儿,她还不知道程宇轩的名字,于是——“是他的女朋友。”

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炸开了锅。

顾子安:“呦呵,老程,看不出来啊,深藏不露啊你!”

林慕言:“老程,你看我和顾小三儿女成群,小溪肚子里又有了一个,你早该脱单了,既然有了女朋友,为什么不早点带来给我们看看!”

程宇轩一脸黑线,“她不是我女朋友!你们别听她胡说!”

“程哥哥!你刚刚可不是这么说的!”夏天一听,立刻变脸了,作委屈状。

曹小溪:“啧啧啧,程哥,你看着姑娘多水灵,配你绰绰有余,赶紧收了吧,我的捧花不是被你接到了吗?看来还真是管用啊!”

安雅:“就是啊。”现在场面的局势一边倒,大家都支持夏天,“来,夏天,你接着说。”

夏天一脸委屈地说道,“我真的没想到程哥哥会是这种人,把人家吃干抹净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账!”

“卧槽!老程!你可以啊!蔫不唧的把事都给办了!残害祖国的花朵啊!这姑娘还未成年呢吧?”

“额,这位哥哥,我已经成年了……”夏天低着头,两根食指不停地对着戳,眼神中却闪过一抹精光。

“老程,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大老爷们敢作敢当,更何况你还是警察,你不得给我们普通小老百姓做榜样啊?”顾子安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

程宇轩只觉得欲哭无泪,他躺在草地上望着天,脸上写着四个大字:还我清白。

“程哥哥你是警察呀!真好,我最崇拜警察了!”说完夏天扑过去对着程宇轩猛亲,两对父母立刻挡住孩子们的视线。

“你们两个,找个没人的地方去,不要在这里荼毒祖国的小花朵们!”

自从那日夏天睁眼说瞎话成功后,程宇轩的身边多了一个叫夏天的女孩,他这块儿难啃的骨头历经千辛万苦终于被夏天同学成功啃下了,不久之后,两人结了婚,程宇轩的父母对夏天这个女孩十分满意,小姑娘嘴甜,把他的父母哄地一愣一愣的,而夏天的父母对程宇轩也非常满意,人民警察,正义凛然。

不久后,安雅收到了来自樱井尘的电子邮件,她读完内容后,莞尔一笑,他终于放下了,邮件的内容正是樱井尘的结婚请帖,他即将和一个日本姑娘结婚。

这个婚礼必须参加,安雅心想着。

安雅开车路过一家夜店,在门口她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想了很久才想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是楚伊,不对,应该是龚晓颖,自从那晚樱井尘把她独自留在别墅,很久之后发现她没有用处了,就将她放走了,丢了工作的龚晓颖已经无法进入任何一家企业,林慕言放话了,哪家公司敢用她,就是和林氏集团过不去。

因此,她现在沦为夜店小姐,每天靠出卖色相为生,安雅别过头,迅速把车开走了,为她保留了最后的尊严。

林氏夫妇在一次晚宴上遇到了安建东和安薇,如今姐妹再相见,早已放下了昔日的恩怨情仇,互相点头示意,安雅于安薇而言,已经不存在任何威胁,安雅主动交出公司这一举动,虽然至今不知道原因,但是让安薇着实感到意外和佩服,安雅把自己的母亲送进监狱,她虽然恨,却也无可奈何。而安雅之所以不动这对父女,只因为他们并没有做出泯灭良知的事情。

朱琳的父母得知蓝睿齐将他们的外孙托付给林慕言和安雅后,两人便出了国,再也没有回来。

铺着地毯的阳台上,林慕言和安雅依偎在一起。

“老公,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当然记得,那时候你把我当成鸭子了,还强吻了我。”

安雅没忍住笑了出来,每每回想起当时的场景,总是觉得有趣。

“万万没想到,那一吻便是终身……”

“老婆,你上辈子就是我的,这辈子也逃不掉了,下辈子我也预订了,生生世世你都是我林慕言的女人。”

“哟,林先生,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些话了?”安雅面色红润,挑着眉。

“老婆,我不只会说这些,我还会说别的……”

“什么?”

“老婆,”林慕言静静地看着她,目光炙热,“我爱你。”

安雅莞尔一笑,“老公,我也爱你!”

两人紧紧地拥吻在一起,久久不愿意分开。

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全文完—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