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排行 全部分类 完本小说 | 玄幻 奇幻 武侠 仙侠 都市 历史 军事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变态辣 > 都市 > 听说乔总难伺候 > 第129章 大结局

听说乔总难伺候 第129章 大结局

作者:纳兰静雪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6-06 08:42:14

我抬手想推开他,可触及到他胸膛反而被他扣在脑后,气压上身,吻很准的落在我唇瓣上。我大口的穿着粗气,挣扎着问他为什么要这样这么做,还是那个我认识的楚严吗?

他固定住我的身体。带着一丝紧张说:“萱萱,我知道我这样很卑鄙,可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你放心。只要你跟我在一起了,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楚严,你别疯了行不行?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干什么?何况我爸已经订了婚期,你就这么急不可耐吗?”

“我急不可耐?陆萱。你拍拍自己的良心,这些日子我究竟待你怎样?可你又怎么回报我的?你别给我说婚期,即使到了那天,你真的能嫁给我?何况那个姓乔的,也不会让我们顺利结婚的。萱萱,我之所以这样,也是被逼无奈,只要你彻底属于我了,他肯定不会在要你了。我可以发誓,我会一心一意待你的,你相信我,你相信我一次行吗?”

我依旧用力的在挣扎,可根本使不出一点力气。由于yao性发作,我热躁的不断蠕动着,恨不得现在光着身子才好。

理智一下子又将我拉回了现实,他是楚严。我不能这样被他给**了。

“救……救命。”

楚严见我喊,更加紧张起来,手立刻捂住了我的嘴巴,另一只手继续撕扯我的衣服,很快胸前便露出大片的春光。

我不知道他究竟放了多少,只知道那一刻,脑袋彻底迷糊了。我主动靠近他,抱住他,全身血液沸腾,像是冲出血管一样。那种悸动、那种热潮、那种快乐,就像我跟乔演在一起**一样。

没多久,只听到一声惨叫,有人拍了拍我的脸,随后将我抱了起来。等我慢慢有点意识时,看到抱着我的男人竟然是乔演。

我问他怎么知道的,他冷哼一句:“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你被他欺负,被这种混蛋给玷污了吗?”

可yao性又让我脑袋像是要炸开一般的难受,我抱紧他,嘴巴慢慢凑上他的唇,告诉他。我现在很难受,让他救救我。

乔演听到我这么说,步伐更加加快了。走了好远,朝远处喊去,让人把这个禽兽先关起来再说。

车子急速前行,很快就停了下来,再到上楼关门,那时我已经控制不住扑上他,亲吻他,带着从未有过的狂野。

暖昧的气氛游离在这个房间,除了大床在晃动,还有彼此的喘息低吟,最后我禁不住折腾昏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乔演早就没了踪迹。我头有些疼,忍不住捏了捏眉心。旁边是早就准备好的衣服,我穿上后,急匆匆下了床。只是身子一阵酥软,害的我一下子跌歪在床沿上。很快,腰部便传来火辣辣的疼。

我以为这里是乔演的家,可坐下来仔细一看,发现只是宾馆。待自己腰部没那么疼时,去洗漱了一翻。离开这后,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

刚好这时电话响了,是乔演的。他问我起了没,我告诉他已经离开了宾馆。他叫我在宾馆不远处等他,他马上就到。

等来后已经到了十二点,肚子咕咕叫个不停。我见他带着口罩忍不住问他这是怎么了。他没什么表情回我:“真的想知道?”

“嗯。”

“那把脸凑过来。”

“啊?这……”

“快点,宝贝。”

我忍不住还是凑了过去,没想到他竟然在我脸颊上啃了一下。紧接着摘掉口罩,凑近我,让我看了个究竟。

很深的吻痕,即便是离的很远都能很清晰的看到。

“现在你明白了吗?陆萱,你是不知道你昨天究竟有多狂野,差点让我觉得这根本不是你。”

我一阵羞涩,忍不住将头低了下去。可,我也不是有意的,当时我根本没了意识……

“好了,逗你了。我哪能真的生气,你没事我比什么都开心。我现在就带你去吃饭,下午,我会给你看一些东西,让你知道这个楚严是怎么样一个衣冠禽兽。”

简单吃了点东西后,我便急不可耐的拉着乔演走了。我很想知道楚严的过去,连对我下yao这种时他都做,可以想象平时他表现的衣冠楚楚肯定都是装的。

没多久,我便跟乔严来到一家侦探所。虽然我也听说过,但从来没进过这样高大上的地方。在我的印象中,找侦探大都是情感纠纷,为了揪出那个破坏感情的第三者。

走过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他笑着跟乔演打招呼后便将资料送到他的手里,说这是楚严三年来所有资料,保证不会让他失望的。

乔演笑着说了声感谢,那男人半开玩笑地说:“乔总说谢我可不敢当,我只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而已。好了,你们自己看,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好。”

我很好奇里面是什么,火急火燎的从乔演手里抢过了文件,撕开一份一份的看着。

从2003年一直到现在的,仔细的阅读后发现,上面显示楚严竟然结过婚,那他们离异的理由是:那个女人现实又拜金,嫌弃楚严没本事,跟他在一起看不到任何希望。

他还有一个六岁的女儿,一直跟爷爷奶奶在乡下生活。

下面是他来到这座城市所发生的事,在我之前他也交过几个女人,上面写的很露骨,他这个男人有性虐倾向,只要一发脾气对女人就是拳打脚踢,最后一个个都舍她远处。

后来他开始不断的去找小姐,下面一个个会所数据,还有所花金额,简直让我触目惊心。基本上达到每天一个,我在想,怪不得之前上班时,总是觉得他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原来是纵欲过度。

04年是楚严辉煌了一年,他做到了**公司的主管,也就是我之前待的公司。他之所以能坐上主管,也是有原因的,他爬上别的女人的床。那个女人就是之前包养傅强那一个。是她一手将楚严扶到了今天的位置。

上面还有他们开房的信息,很多,几乎到令人夸张的地步。下面还注明楚严有一笔上百万的存款,都是她花言巧语哄骗那个女人得到的。

后来他们彼此都厌倦了对方,私下签订协议,希望这件事永远烂在彼此的肚子里。

再下面就是他跟我的信息,哪怕是他追求我的那一刻,每天晚上再晚都要找一个小姐伺候着。

谁都无法想象当时我有多生气,恨不得现在就找到他,狠狠的给他几巴掌。

“我之前跟你说过,楚严未必就如表现的那么好,可是你却不听。”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我转头看着乔演问他人了,他告诉我楚严现在已经被移交给了警方,他拿了那个女人的钱都是赃款,要面临牢狱之灾。

“陆萱,其实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他是这种人,或许是我在商业圈这么多年了,天生敏感,这才让我去查了他。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只能说老天还是睁眼的,这样龌蹉的男人,老天都不让他的阴谋得逞。他对你的好,全都是演戏的,包括你之所以会来这,也是他鼓动你爸搬过来的。就是想让你在他身边,让我跟你切断联系。他后来发展这样根本不行,才用起这样下三滥发手段。”

到这,我忍不住对乔演说了声感谢。要不然我要是真的跟楚严结婚了,那么我面对的就是地狱。

他笑了笑,让我千万别谢,他也是有私心的,我是他的女人,这辈子也只是他的女人。

“这资料能不能给我?”

“怎么?”

“我想给我爸看看,让他知道楚严究竟是怎么样的男人,让他知道他看中的男人是怎么样的衣冠禽兽。”

乔严捏着我的脸蛋,凑近我,轻轻啃了一下,说我这样的表现,明显就是舍不下他来,想跟他在一起。

他说的对,除了他,我真的不愿意嫁任何人。但嘴上还是不承认:“你别自恋了行吗?这些都是你的臆想,我可没这么想过。”

“死不承认,是不是要我给你点颜色看看?”

“别闹,你看清楚这里是哪吗?”

“知道。不过这里也算是我的地盘,就算我想做什么也没人敢管。不过呢,既然老婆开口了,我自然要执行……那今晚,你是不是应该好好伺候我一下?”

“不行,我现在浑身酸痛的很,可不能再被折腾了。”

乔严将我抱在怀里低语说:“放心,我一定会轻点的。”

“滚,臭流氓。”

“我流氓?你见过有我这样的流氓?要不是我,你现在不知道成什么样子呢。我是你老公,记住,这辈子都会是。”

我们嬉闹了一阵后,他将我送了回去。到住的地方后,我将资料送到我爸的面前。他质问我这是什么,我说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我爸拿过资料,在那仔细的阅读着,很快就抬头看着我问:“陆萱,你这些资料都是从哪弄来的?”

“你别问我是从哪弄来的,爸,你被楚严的表象给骗了。你知道昨天晚上他干什么了吗,对我下yao,没想到他竟然这种事都做。要不是乔演发现的及时,我真的很有可能就被他给侮辱了。”

我爸是信非信,忍不住问我:“这么说,你昨晚一夜都跟他在一起?”

我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摇头说没有。

“陆萱,即使楚严是这样的人,我也不会同意你跟那个姓乔的在一起的。何况这份资料是真是假谁能确定。万一是有人故意抹黑他呢?不行,我现在就想见楚严,我要当面问他这是不是真的。”

“爸,这件事难道还有假吗?谁会无缘无故的抹黑他?照你这么说,我说昨晚他给我下yao,你也认定是假的?”

“我现在不相信这些,我要见楚严,只有当面问他,我才能知道这件事的真实性。”

我告诉他,楚严已经进了监狱,用了赃款,要吃官司的。

后来他又去派出所打听了一下,回来后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爸,我也没想到他会是这种人,你说我要是真的嫁给他,你说会发生什么?”

“唉,这东西,我真是瞎了眼,怎么被他表象给迷惑了?好了,我们赶紧收拾东西,我们离开这,他给我们找的房子,我们不住。”

我告诉我爸房子的事情,我可以去找。他说不用了,他想办法,说不定要离开这个城市。

我问他为什么,他又打算去哪?

他告诉我,总之不会让乔演找到我。

当时我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爸,您这又是何必了?我们搬了好几次家,你应该知道,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找到我的。他爱我,我也爱他,为什么你就非不同意我们两个呢?我知道你顾及卢静,顾及卢家,可你想过没有,如果没有乔演卢静会是这样吗?卢静上次还要杀你跟我,都是乔严救了我们,难道到现在你还认为他不是好人,是一个衣冠禽兽吗?”

我爸狠狠瞪了我一眼,说我肯定是被乔演的甜言蜜语给迷住了。才不顾一切的为他说话的。

两天后,乔演给我打电话,说卢静的案子现在有了最新进展,的确如想的那样,她背后还有一个大人物,而那个就是梦涵。

卢静是昨天松口的,交代了一切,她觉得为了那女人扛下所有的罪名根本不值得。听说她在,牢里哭的泣不成声,好像是有点悔悟。

“萱萱,即便如此,她还是避免不了法律的制裁。”

我让他帮我咨询一下,像她这种会面临怎么样的刑法,不管如何,我都会尽力去搭救她。

卢静的案子有了新进展,占据了更大媒体的头条。对于为什么要谋杀人,上面很有很多猜想,热度最高点莫过于是情杀。我爸看到这个报纸后,激动的猛拍了一下桌子,转头把气往我身上撒:“陆萱,要不是你干出这么混的事,有怎么会有今天是后果?卢静现在什么状况,我要去看她,我现在就要去看她。”

我见我爸很激动忙答应了下来,问了一下乔演,他说让我等等,那边他会想办法的。

两天后,我知道我爸去见了卢静。监狱里,她穿着囚犯,我跟我爸看到后眼眶一阵濡湿起来。即使没做过牢都知道,监狱的滋味不好受。

“静静,对不起,都是舅舅不好才导致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

“舅舅,在监狱的这断时间,我想了很多很多,我觉得我对不起死去的爸妈,我如此糟蹋自己的青春得到什么,痛苦的始终是自己。我不怪任何人,都是自己一根筋,被仇恨蒙蔽的眼睛。”

最后卢静将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说她很对不起我,争来争去,根本没任何意义。她也想了很久,知道乔演眼里只有我,即使她再怎么样,哪怕是把我给杀了,她依旧得不到乔演。她最恨自己为什么要听那个叫梦涵的女人蛊惑,一切都是她,她才是天底下最恶毒的女人。

我告诉她,再恶毒终将只会是一场梦,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卢静的表现让我就像做梦一般,后来才明白,一切都是乔演的功劳,是他找了最有名的心理咨询师去开道她,不然就不可能有今天这样的局面

出门后,我爸揉了揉眼睛,问我乔演那边怎么样,看能不能救救卢静。我告诉他,乔演从来就没放弃救她。即使她跟我离婚了,可他觉得照顾好她是他的责任。卢静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也很心疼,否则不会一次次的救她于水火。

“我就是问问他那边怎么样,你解释那么多干什么?萱萱,即便如此,我也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你想过没,你是什么样子,他是什么样子,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觉得你们合适吗?你以为乔家人是那么容易让你跟乔演在一起吗?经历楚严的事,我可以不逼你嫁人。但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自己什么样就应该找个跟自己差不多的,这样你才能快乐才能幸福。”

我明白我爸的意思,可我对爱情一向没多大的要求,从来没想过对方是怎么样。那时我在想,假如乔演现在要是跟我一样的出生背景,我们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呢?

不过世界没有假设,或者说他假如没有一手遮天的本领,也根本不会找到我。

那之后我便一直在甜品店里忙,生意好,每天都累成狗。有时候乔演也给我发短信,让我注意安全。我说我也想,但店里生意这么好,不能耽搁。

他说他一直都想有一个让我在家做全职太太的冲动。我揶揄他别做梦,即便我爸上次去看了卢静,对他的态度依旧没好过。

他告诉我,他相信自己,也相信老天会帮他的。

周三,我收到一条神秘的短信,上面说要见我,让我马上去。我不知道是谁忙拨了过去,那边没人接,后来就直接按掉了。我发短信问她是谁,她回我:“别废话,要想救你爸,就马上来。”

“什么意思?”

“你爸现在就在我手上,如果你不来,我保证会弄死他。”

“好,我现在就去,我现在就去,你能保证不伤害他嘛?”

她给了我要求,要我只准一个人去。否则她一定不会留情。为了让我相信,果然我看到了我爸此刻正歪倒在桌上了。

我到了那后,老远就看到梦涵站在那,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刀,一脸自得的说:“陆萱,我就知道你会来的。其实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你有什么不好,你哪点能跟我比,凭什么乔演就爱上你这个烂货了?”

我没理会她的话,只是问了一句我爸在哪。她告诉我就在里面了,至于是死是活她就不知道了。

“你——”

当时我气的想冲上去,可她忽然把刀子抵在我的胸前说:“你再敢动一下试试,信不信现在我就要你的命?”

我问她究竟想干什么,她已经被通缉了,即使杀了我,她也跑不掉。

“哈哈?我有想过活吗?乔演那个王八蛋,老娘对他那么执着,可他竟然一点都不动心。不过我可不是卢静,没她那么蠢那么笨。”

紧接着她便拿起了电话,说了些什么,然后将电话我的嘴巴,另一手将刀子猛的在我大腿上扎了一刀。很疼,我忍不住惨叫起来。

“哈哈,现在信了?”

“梦涵,你有什么事就冲我来,我求你放过她。”

“乔演,你别做梦了,我最想看到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亲眼死在你的面前,我要你痛苦内疚一辈子。”

这一刻我明白,原来她就是想当着乔演的面杀我,让他尝到心爱的女人就死在自己面前的滋味。

“你最好快点来,不然,我会一刀一刀把她身上的肉割下来,让她生不如死。”

再后来为什么都听不到了,十分钟后乔演赶了过来。

梦涵让他别过来,乔演便原地不动,红着眼眶十分忧虑的看着她说:“我知道你恨的人是我,我可以当你的人质,我希望你能放过她。”

“凭什么?乔演,我为你付出这么多,为什么你视而不见?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一直爱你爱了这么多年,你凭什么要这样对我?你知道我最恨什么吗,如果她比我优秀或许我还能有些安慰,可她了,什么都没有,凭什么就得到你的爱了?”

“什么叫她什么都没有?梦涵,萱萱的优点很多,单纯可爱,笑起来特别纯真,没有心眼,一直都是一个很善良的姑娘。在我心里她一直都是无可比拟的,否则我也不会要跟她在一起。”

“你够了。从一开始你就设计要了她,是她傻是她愚蠢才选择跟你在了起来。乔演,如果不是因为你,卢家乔家的结局或许都不一样了。我还告诉你,卢静的爸的事情为什么会捅出去,是我在背后做的。包括陆萱母亲为什么会死,哈哈,也是我动的手脚。我以为这样就能扫除一切障碍,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真是可笑。”

那时我心里一阵疼痛,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她所为,恨不得立马将她千刀万剐。就在她得意之时,我爸突然从房间里冲了出来,速度很快的将她手给控制住了。乔演看到后,急匆匆跑了过来一脚将梦涵给踢开了。她大概没想到这样,扑通一声睡在地上。就在我爸关心的问我怎么样时,倒在地上的梦涵一下子站了起来,拿刀朝我爸刺去。我以为我爸这下遭了,没想到乔演先一步堵在我爸面前,刀子直接戳到了他肚子上。

血很快就溢了出来,梦涵很慌张的丢下东西往后退了几步,这时从远处赶来的几个人,快速跑了过来将梦涵给控制了。看到乔演满身是血,忙打了120…...

那一夜我跟我爸都守护在乔演身边,做了手术,至于什么时候会醒真的很难说。刀子很深,差一点就彻底要了他的命。

我爸长长叹了口气说:“唉,没想到他会这么勇敢,我欠了他一条命……”

乔家人赶来后,看到他这样忍不住哭了出来,知道是梦涵行凶后,又气又恨,说当初对她那么好,真是瞎了眼。记役助才。

乔演的母亲站在他旁边说:“儿子,只要你醒来,妈保证什么都依你,我说到做到。”

一个星期后乔演才醒来,我一直觉得一定我眼泪感动了老天,所以才让他睁开眼的。他见我哭,让我别难过,说他这不是没事了吗?

我爸见他醒来,脸上也有了一丝笑容,说他欠他一条命,他会还的。

“叔叔,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陆萱嫁给我就行。”

这时我忽然呕吐起来,一检查我竟然怀孕了。我爸知道后也没多说什么,说以后我自己的事情他也不管了。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医院。

乔家人看到我这么多天守护在他身边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态度对我,知道我怀了乔演的孩子,脸上更是多增添了几分笑容。

“爸妈,不管你们怎么想,但我跟萱萱在一起是肯定的,你们要是反对,我保证一辈子不会再踏进乔家半步。”

乔演的爸冷哼一声:“即便你想跟她在一起,也等你身体恢复吧?她都有孩子了,我跟你妈都想着抱孙子了。事情到这一步,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一切都有你做主。”

当时我一下子泪流满面起来。没想到我们终于在一起了。这时我的电话响了,是沈雪的,她知道我们的事情后,说她也应该加快点催那个男人结婚才是,不然就要落后了。

我问她是谁,她说是他高中的同学…...

婚礼那天我终于见到那个男人了,长的挺斯文的,礼貌的冲我笑了笑,恭喜我新婚快乐。

乔演单膝下跪,问我:“陆萱,你愿意嫁给乔演先生一生一世,不管生老病死……”

“我愿意。”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